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恋上骄傲女上司 初始焰

第三百二十章 不见了

    “惋惜姐姐,你给谁做那么多好吃的呢,”厨房,一个小脑袋伸进来,带着十分好奇的神色看着里面正在专心致志做着美味的苏惋惜,

    “自然是给你哥哥了,他太忙了,吃饭都没有时间,我带过去,放心我都记得你说的事情,会跟他说的,”苏惋惜并没有回头,昨天,她跟燕京那一位好朋友视频聊天了,那一位有一个演出,邀请她去看看呢,她一个人自然是不敢的,于是想通过自己打她哥哥的主意,

    “你说哥哥会同意嘛,”后面那一位可是没有多大信心的,“我想应该不会,”苏惋惜一说,张芷兰就很着急了:“可是我答应了竹竹去看她的,我不能说话不算数了,我一个人又不敢过去,”

    “但是我会尽力跟他说这一件事情的,好了,我先走了,自己一个人在家注意点,陌生人不要开门,打我电话就好了,骑车也要小心,别太快了,”苏惋惜把饭菜跟煲汤都打包好,提着就走了出来,

    “惋惜姐,你一定要记得跟哥哥说呀,”在身后还喊了一句,跟着车子出来,她也推着车子,打算去外面玩玩的,

    张芷兰一般都不限于在庄园骑车了,她还喜欢在盘山公路骑车,这里车很少的,都是豪车,因为有上下坡,还有弯道,骑车的感觉更加好一点,

    一辆保时捷911行驶在盘山公路,车上的男子嘴里叼着一根雪茄,一手握着方向盘,一个转弯根本就没有减速,然后把正在骑车的张芷兰重重的撞击飞出去了公路边边,

    “啊,强哥,”旁边的妙龄女郎发出一声尖叫不过车子还是带着一道弧线直接离开,都没有来得及看一样,

    路边车子还转动,只不过人却不见了,张子强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撞了一个人而已,能有什么事情,死不死也跟自己没有关系,反正有人帮自己搞定,

    医院病房,苏惋惜提着饭盒过来,过来还是热砰砰的的饭菜,苏惋惜坐下来,打开饭盒,把里面一样样精致的小菜端出来,整个房间都是一股菜香味了,

    平常都很少能吃到她做的饭菜,没有想到住院几次都能享受到这样不一样的待遇啊,“惋惜,我觉得我一辈子住在这里也是挺不错的,”张开口,就能吃到美味了,特别的享受,

    “久病床前无孝子,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看你没死才照顾你一下,要不然,你以为我会那么好心,”苏惋惜坐下来,嘴里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很是细致的照顾着张凡,

    “对了,跟你说一件事情,你的小情人要开首场演唱会了,她邀请芷兰过去看呢,其实就是间接邀请你去看看,芷兰一直缠着我,要我跟你说这事情,你看看能不能赶过去,”苏惋惜一说,张凡问道:“竹竹要开演唱会了,”

    “对,就在暑假,我想你还是能站起来的,条件还是允许的,可以在那一边打消炎针,问题不是很大,但是她不敢跟你说,要我跟你说,”

    “她就是胆子小,一个人不敢去而已,我看看能不能安排,你别先答应她,不然让她白高兴一场就不好了,”张凡喝着煲汤,先跟苏惋惜确定一下,

    “我不答应她,她就缠着我,她不敢找你,但是敢缠着我,我知道你,你其实挺想去的,我也不介意,反正还小,我想你也下不了手,”

    “惋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那杀猪佬的女儿自己敢惹,上一次她最后一面自己都没有过去,要不是那个电话,自己已经死了,没有想到她却能坚强的活下来,自己也是太高兴了,

    自己已经把她也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啊,自己可对那小丫头没有任何心思,不知道为什么苏惋惜还那么介意这小丫头,

    “安娜妹妹,我撞了一个人,不知道死了没有,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帮我处理下,对了,你跟我妈说一下,我要开一家公司,她不是说让我帮她报仇吗,地段我都选好了,手续去办理一下,”张子强带着嫩模过来,看就一眼在大厅的安娜,

    “在哪里撞的人,”安娜习惯他出去惹事了,只要人不死,倒是不大的问题,“就在仙湖那盘山公路,一个女的,在骑车,挡老子的道,我先上去了,”

    安娜还想问点什么,在仙湖住下的都是普通人,撞了人还是那么轻描淡写,安娜摇摇头,自己很想跟自己的夫人说说的,但是自己知道,也没有多大作用,

    苏惋惜回到家,一直拨打张芷兰的电话,她的车子不见了,人而已不见了,电话没有人接,一开始苏惋惜并没有怎么在意的,

    直到晚上都没有半点消息,苏惋惜联系了她的导师同学,都没有她的消息,一时间苏惋惜才开始害怕起来,

    如果说那个男人有什么忌讳的话,这个小妹是他唯一在乎的,两兄妹那感情,苏惋惜都羡慕,一旦他小妹出现一点事情,那么苏惋惜不敢想象下去,

    当晚苏惋惜几发动全部人寻找她的踪影,同时让仙湖这一边的物业跟警方联合调查,但是暂时并没有跟张凡说,

    直到第二天,到中午,苏惋惜才十分疲惫的来到病房,这事情她已经瞒不住了,因为寻找了一天,都没有任何踪迹,

    “芷兰不见了,”一句话还在病床上的张凡直接站起来,双眼带着一股恐惧的神色,“别着急,她不会有事的,”苏惋惜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了,能联系的都联系了,但是她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张凡直接取下了自己的吊针,自己很着急的走出来,苏惋惜跟了过来:“昨天我来你这里的时候,她还在家里,后面出门了,她的车子不见了,但是路人并看见她,我调去监控,她并没有出去,我已经让人全仙湖寻找,”苏惋惜走下来拉开车门让张凡上去,

    “她不会掉湖里去了吧,还去海边玩了,”张凡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母亲,这个小妹就是自己母亲的命,她也是自己的命,她千万不要出一点事情,不然,张凡觉得天都要塌了,

    “她应该没有仇人,我觉得还是很大可能在仙湖,应该不会掉湖里了,都没有人看见,你不要着急,会找到她了,”车子是直接往仙湖开去的,苏惋惜认定她还在仙湖,一直都是在仙湖寻找的,

    仙湖很大很大,还有旅游区,还有海滨区,当然也有别墅区,苏惋惜发动了大量人员在整个仙湖寻找张芷兰的踪迹,

    仙湖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在这里的住户都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他们的确没有见到那个女孩,怎么就不见了呢,

    安娜也是今天才得知昨天有一位女孩在仙湖不见了,她询问才知道那个女孩还是住在苏惋惜别墅的,后面再去调查,得到的结果让安娜有点吃惊,

    安娜把张子强叫过来,张子强很烦躁:“安娜妹妹,不知道我在谈客户吗,有什么事情吗,”安娜看向他,很认真的问道:“你那一天在仙湖撞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我知道知道,死了更好,不开眼的,敢挡我的道,”张子强一点都不在乎,现在他的心思也不这里,

    安娜似乎明白了,似乎注定要把两个人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安娜看了他一眼,自己先上楼了,自己必须找个人来顶罪,

    一场暴雨在滨海上空落了下来,苏惋惜撑着油纸伞跟张凡走在这一条自己小妹最经常走的路线,张凡跟她骑过车,现在出口没有她的踪影,那么说明她还在这里,车子也不见了,自己一定要找到她,

    暴雨越下越大,两人身上全部都湿掉了,现在都好几百人地摊上的在寻找了,暴雨视线不是那么清楚,视线受阻,根本就看不出什么,

    两人沿着盘山公路,这一条道路并不是进出仙湖必要的路线,只是一个辅道而已,很少车子,自己的小妹最喜欢来这里了,这里才有骑车的乐趣,

    苏惋惜是很担心张凡的,现在大雨,张凡伤口都裂开了,两人站在大雨倾盆的转弯口,张凡看着前方胸口突然吐出一口鲜血就到在地上,

    这一幕把苏惋惜给吓住了,两个人过来,也没有带其他人,她马上蹲下来扶着张凡十分紧张的问道:“凡凡,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张凡站起来,然后让苏惋惜扶着返回别墅,一个人坐在大厅,双眼无神,双手有点颤抖,

    苏惋惜很是心痛,在包里拿出一包烟,帮张凡点上一根,这样抽着烟的张凡才有了那么一点精神,

    现在苏惋惜已经让人全城搜索了,自己还让自己的父亲出面了,怎么好好的一个人突然不见了,

    现在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苏惋惜是真的怕那个小丫头出现什么意外,要是她出现一点意外,这个男人怎么办啊,苏惋惜也很自责,都怪自己没有看管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