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为妃作歹:祸妃太嚣张 行走的荔枝

第二百三十三章 他是妻管严

    都说小别胜新婚,但这一番生离死别,沈玄翊控制不住也实属正常。

    陆莘莘醒来时,外面阳光明媚,光线透过纸糊的窗户照射在房中,也将一地散落衣物照的旖旎暧昧。

    别误会,其实这已经是次日清晨了

    陆莘莘迷迷糊糊睁着眼,感受到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只好缩缩脖子,哼着鼻音道:“我饿了。”

    搂住她滑腻的纤腰,沈玄翊满足的在她额心印下一吻,“你在睡一会。”

    话落,陆莘莘才感觉那道灼热的视线从身上移开,她微微睁眼。床前的男子背脊裸露,铜色肌肤条理分明,纹理下隐藏的力量可想而知,陆莘莘看着看着脸颊又是一热,突然感觉自己越来越色了。

    可这都怪沈玄翊。他们在房中待这么久,都一天半了,虽说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超额了,可陆莘莘想象的到,待会出去,东方北霖一定会狠狠的嘲笑她。

    这都怪沈玄翊,如此纵欲,迟早伤身!

    “你一直盯着我看,我会以为你舍不得我。”沈玄翊突然俯身低头。伸手捏了下她的小脸。

    陆莘莘恼怒的拍开他的手,“你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沈玄翊闷笑两声,目光却依旧缠绵炙热,以至于让陆莘莘又红了脸颊,她将脑袋缩回被子里,闷声道:“你在不给我吃东西,我真的要饿死了!”

    从昨天到今天,她几乎都没吃什么东西,还做了这么多消耗体力的运动,陆莘莘此刻饿的几乎要吐酸水了。

    而沈玄翊也不在逗她,虽然不舍得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但还是将她从被子里拉出来,温声道:“小心闷坏自己。”

    陆莘莘一掌拍在他脸上,沈玄翊这才笑着去穿衣服。

    等沈玄翊出去后,陆莘莘看着暖阳四射的房间,微微愰神。

    她觉得一切也好不真实,没想到她还能回到沈玄翊身边,不过这一次,陆莘莘保证,她一定不要再与沈玄翊吵架,还有庄以栗那个女人!

    想到这,陆莘莘顿时眸光一厉,这次她一定不能手软!

    吃饭前,陆莘莘沐了个浴,这才清清爽爽的来到小厅吃饭。

    像东方北霖夏暖他们已经坐了上去。看到陆莘莘出来,又是一顿冷嘲热讽,“没想到你这小身板还挺硬朗,我以为你出不了那间房了。”

    “比不得某人,至今未娶妻。还不知道是不是某些地方出了问题?”陆莘莘笑吟吟的坐在沈玄翊身边,一碗清粥顿时摆在她面前。

    “我要喂。”陆莘莘可怜巴巴的摇了下他的手。

    沈玄翊轻笑一声端起粥碗,轻轻吹一口,这才将勺子递到她嘴边。

    陆莘莘一口吞下,跟着得意的瞥了东方北霖,“像你这种孤家寡人,是不会理会我们这种夫妻之乐的。”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东方北霖顿时一拍桌子,没好气的看向沈玄翊道:“我帮你把她送回来。你要怎么感谢我?快点,我也是很忙的!”

    沈玄翊放下粥碗,夹了个热乎乎的小笼包到陆莘莘嘴边,见后者满足的咬一口,他才随意道:“你想要什么?”

    “听说你有京城暗道地图?”东方北霖眉梢一挑。

    “等等,那是我的东西!”陆莘莘眸光微闪,扬起嘴角看向他道:“因为是我的东西,所以我不能给你。”

    沈玄翊无奈一笑,“你也看到了。”

    东方北霖脸色一沉,没好气的指向陆莘莘。“你这是恩将仇报!”说着,他又把目光转向沈玄翊,“还有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吃的这么死。你把你沈家的脸都丢尽了!”

    他一副深痛恶绝的样子,似乎陆莘莘两人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沈玄翊叹口气,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没办法,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看到没!这家里,我说了算!”陆莘莘得意的娇眉一挑,眸光光华流动。

    东方北霖胸膛剧烈起伏着,手指来来回回在两人身上徘徊,最后还是猛然放下,一脸的隐忍,“算我看错了人,没想到你们是这种人!”

    陆莘莘憋笑一声,却是没有在说话,只是继续吃着包子。

    而这时叶柒突然进来,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他,东方北霖将信将疑的打开盒子,可当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又瞬间将盒子抱在怀中,一副嬉皮笑脸的看向沈玄翊,“我就知道我们堂堂齐王,又怎么会那种知恩不报的小人,刚刚如有得罪,还请多多包含。”

    见他脸变的这么快,陆莘莘忍不住嗤笑一声,“东方北霖。你如果去唱戏,那整个戏班子都得数钱数到手抽筋。”

    话落,就连一直不吭声的夏暖也憋笑了一声。

    “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沈玄翊夹了块水晶糕在陆莘莘碗里。

    “三个月?”东方北霖惊呼一声,“三个月能挖到多少!”他眉头紧皱似乎没有不满。

    “那就还回来。”叶柒手一伸。

    东方北霖退后两步,将盒子护在怀中。最后还是叹口气,“罢了罢了,我也不指望你有多大方,三个月就三个月吧,反正人已经给你顺利带到。我就不在这碍你们的眼了。”

    “祝你一路顺风。”陆莘莘头也不抬,懒懒说着。

    东方北霖瞪了她眼,随即又看了眼一心喂食的沈玄翊,跟着摇摇头,一副无奈的离去。

    等他一走。陆莘莘这才好奇的看向沈玄翊,“你给了他什么?”

    沈玄翊拿出锦帕,擦拭着她沾着油渍的嘴角,声音清淡,“一座铁矿地址。”

    如今战事不休,照这样打下去,没点钱财来源,迟早会坐吃山空,而一座铁矿挖三个月,可是值不少钱。

    “你可真是大方,如果是我,两张银票就给打发了。”陆莘莘瘪嘴又咬了口包子。

    “她把你带回我身边,这份人情,我怎么都得还。”沈玄翊目光柔和。

    陆莘莘扯了扯嘴角,却是没有在说什么,毕竟该说的,她昨天基本都说的差不多了。

    “对了,听说庄以栗还在你这?”陆莘莘一偏头,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色彩。

    沈玄翊作势一愣,随即偏头看向叶柒,“有吗?”

    接触他的视线,叶柒也是支支吾吾的道:“那个那个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她医术挺好的,所以属下便自作主张将她留了下来。”

    陆莘莘眼眸一眯,开口之际,门外又急匆匆跑进来一个守卫,他在沈玄翊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又急匆匆的退了下去。

    沈玄翊犹豫了片刻,似乎在挣扎着什么,大手却突然被一只小手握住,他微微抬眼,却对上了陆莘莘那双明亮的眸子。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又不会跑。”陆莘莘说着忍不住隐笑一声,似乎是想到什么好像的事情。

    沈玄翊捏了下她白嫩的小脸,柔声道:“那你别乱走,我不想找不到你。”

    对上他柔软一片的眼神,陆莘莘心中一暖,跟着微微点头。

    沈玄翊不舍得看了她一眼,随即还是起身大步离去,而叶柒也紧跟而上。

    陆莘莘虽然也想沈玄翊陪着自己,可也知道,沈玄翊有他的事情要做,他们以后还有大把时间,也不急在这一时。

    等他们离开,陆莘莘却是把目光投在一直装透明人的夏暖身上。“小暖,我们去玩好不好?”

    一直在吃东西的夏暖突然抬头,愣愣的道:“玩什么?”

    陆莘莘冷哼一声,眸光一厉,“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