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为妃作歹:祸妃太嚣张 行走的荔枝

第二百三十八章 黑化的东方夜

    沈玄翊看似说的随意,可陆莘莘却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安,她忍不住握紧他的掌心,眉眼一弯,“不会的,我向你保证,一定不会有那一天!”

    她伸出三指做发誓状,看起来倒格外认真,沈玄翊不禁将她揽入怀中,细细的吻着她眼角,“一生这么短,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你记得要对我好点。..”

    “我对你不够好吗?”陆莘莘冷眼一瞥,突然伸手捏住他的鼻子,没好气的道:“我若对你不好。此刻早就各处游玩去了,谁还会待在你身边,一点也不好玩!”

    “听起来,倒是我赚了。”沈玄翊握住她的小手,眉梢一挑。

    “当然是你赚了。我都赔上了我人生最好的时光,等我以后老了,你若敢找年轻姑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陆莘莘挥舞着小拳头,一脸威胁之色。

    沈玄翊笑了笑,没有说话,须臾,不知是想到什么,他突然恢复一脸正色,“东方雅安,是不是也和你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陆莘莘神色一变,不得不佩服沈玄翊的敏锐直觉,她点点头,却是没有说什么。

    “那你可知她如今在做甚?”沈玄翊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陆莘莘坐直身子,认真道:“不管她做什么,我只知道,她是不会伤害我的。”

    沈玄翊伸手覆上她莹白的小脸,脸色有些无奈,“你可否还记得东方潇曾给你的羊皮卷?”

    “怎么了?”陆莘莘不解道。

    “五百年前,李国虽然被灭,可国库里却没留下丝毫财物,数百年来,多少人都在暗中追寻这一笔财富,却都无功而返,那张羊皮卷,我虽不知东方潇是从何处得到,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里面记载的,便是李国留下的所有财富。”沈玄翊眸光幽幽,房中的烛火照的他脸色忽暗忽明,看不清任何神色。

    陆莘莘闻言,也是娇眉轻蹙,不等她开口。沈玄翊却接着道:“而如今东方雅安看似归隐,可实则,怕也是在暗中追寻这个东西,她看过那张地图,如今却还未找到宝藏。想来其中必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屋外天色逐渐暗沉,黑漆漆的一片不露丝毫月光,也让陆莘莘心绪逐渐压抑起来。

    她不知道东方雅安到底要做什么,就算得到那批宝藏,难道她还要去做女帝吗?

    不,陆莘莘知道,东方雅安的绝不会有这种想法,可她到底要做什么?

    “这世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切不可被她表面所迷惑。哪怕她不会伤害你,可难保她不会利用你,你要看清楚。”沈玄翊温声道。

    陆莘莘眸光一转,盯着面前的沈玄翊微微晃神,或许沈玄翊说的对,可陆莘莘还是想试一试,她若是连一个人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又怎么让别人去相信她?

    “我会有分寸的。”她微微一笑,突然起身,“我饿了。你陪我吃点东西。”

    拉过她的小手,沈玄翊轻轻点头,眼中一片宠溺之色。

    失而复得之喜,只会让沈玄翊更加珍惜陆莘莘,就像他说的。人的一生这么短,今日不懂的珍惜,或许明日就老了。

    当屋外夜色黑沉一片,屋内却弥漫着一片温馨,可远在天音皇宫内的东方夜,却是烦躁不安的将眼前的奏章扫落一地。

    书房中其他大臣也是面面相嗤,看着东方夜那副暴戾不安的模样,一个个心惊胆颤的站在那,深怕东方夜找自己麻烦。

    如今的东方夜身上戾气比以往更加,胆子小的人接近,怕是都会吓的双腿发软。

    他揉着额心,声音冷厉,“说,司州城为何会失守!”

    书房中气氛一片诡异,那几个大臣也是瑟瑟发抖的站在那。不敢说话,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怎么,哑巴了!”东方夜一掌拍在桌上,暴戾的眼神直射对面的几人。

    霎那间,那几个大臣被吓得立马“扑通”一声跪下,“皇上恕罪!”

    “恕罪?今天你们不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谁也别想踏出这门半步!”东方夜眸中闪过一丝嗜血,吓得那几人更是连连求饶起来。

    而其中一个面相一片精明之色的男子,不知是想到什么,突然跪着上前两步,声音颤抖的道:“皇上,微臣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东方夜揉着额心,似乎很疲惫。

    话落,那男子这才抬起头。颤巍巍的道:“微臣得到消息,听闻司州城内出现了一个绝色女子,据探子回报,那东方北霖还让那女子住进了城主府,可到第二日,却与那女子齐齐消失。”

    东方夜脸色一变,不由微微抬眼,眸中一片黑沉,“继续说!”

    那男子咽了下喉咙,这才继续道:“据探子的消息来看,那女子倒有点像像陆丞相之女。”

    说完,男子便紧张的垂下头,深怕东方夜不相信,可是如今,他如果不这样说来转移东方夜的视线。怕是姓命难保啊!所以无论那个女子是不是陆莘莘,他也只能说是陆莘莘。

    而其他人也是瑟瑟发抖的跪在那,此时所有希望都得寄托在陆莘莘身上,他们只希望皇上对那陆莘莘还存着一丝情意,或许他们还能逃过这一劫。

    可当时间一分一毫的过去。东方夜却迟迟不见动静,倒让其他人心中越发忐忑了起来。

    须臾,东方夜突然声音一沉,眸光闪烁着道:“此事朕知晓了,另。联系司州城所有探子,一把火,将所有都毁灭!”

    “可可城中还有百姓啊”众人齐声不解道。

    东方微微抬眼,盯着他们,一字一句道:“朕得不到的。宁可毁灭!”

    顷刻间,所有人都身子一颤,一抹彻骨的寒意从心间蔓延四肢,等走出书房后,一个个双腿还是发软。得相互搀扶,才勉强迈步,死里逃生,说的就是他们吧?

    而此时的御书房内,东方夜眸光幽深一片,身上戾气却是收敛不少,“出来。”

    话落,房梁上突然跃下一名黑衣男子,“主子有何吩咐。”

    “去查查沈玄翊最近身边可有出现其他女子?”东方夜声音微冷。

    “是!”男子瞬间从窗口跃出,消失在这黑沉的夜色中。

    当御书房中只剩东方夜一人时,他却突然从袖中掏出一个并不精致的香囊,眼神逐渐柔软一片。

    虽然知道陆莘莘如今还活着的希望渺茫,可东方夜还是不甘心,他不甘心连陆莘莘最后都没看到,就要永远失去她。

    虽说他也从未得到过,可陆莘莘活着,他心里至少还有个寄托,可是她死了,东方夜却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一片,如今活着。却也不过是为了完成身上压着的担子与责任。

    当初,当他听到陆莘莘死了消息时,也是不敢相信,他甚至还去找了沈玄翊,却发现他也是一片颓废之色,如若不是有人拦着,怕也随着她去了。

    那一刻,东方夜只觉得胸口气血沸腾,这种感觉,就犹如他当年看着家族被灭,那种绝望感是一样的。

    可家族被灭,还有仇恨支撑着他活下去,但陆莘莘死了,难道他要杀了东方季白吗?

    不,他做不得,纵然他也非常想杀了东方季白,却也知道,东方季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音,还有他。

    说到底,害死陆莘莘的,还是他自己,可他还不能死,他身上压着太多担子,就如沈玄翊一般,哪怕生活无味,却也为了责任而活。

    东方夜微微偏头,看向窗外那轮半圆的月亮,眼中闪过一丝希冀,他希望,这次陆莘莘是真的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