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 花青色

第121章 慈善会

    墨君夜满意的眯了眯眼睛,昂起头迈开了脚步。

    他将她带来,要的就是昭告所有人,这个姓陶名意的女人,的确是上位了。

    她可以肆意的踩着他的肩膀,岿然傲视所有人。他墨君夜在男人中是什么地位,那么她在女人中就是什么地位。

    她就是这么独一无二。

    陶意看着男人和煦的笑容,心渐渐稳了下来。她似乎明白了,墨君夜将她带到这个场合的真正用意。

    虽然心里有小小的不喜,便不得不承认,能光明正大的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真的是一件让人头晕目眩的事情。

    “墨君夜,你一定是故意的!”

    墨君夜低下头,压低了声道:“当然,难道你允许我的身边的女伴,不是你?”

    当然不允许!

    陶意心里补了一句,手指轻轻捏了捏他的胳膊,表示了抗议。

    隔着衣服,墨君夜感受到女人掌心的热度,那热度让人心动。

    他的笑容更盛了。

    “大哥他还是一如继往的气质非凡!”

    墨凛从嘴里咬出一句话,目中寒光微微一闪,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墨安晏眼角的余光深看他一眼,心里微叹一口气。

    他这个侄儿虽然栽了个大跟斗,行事也稍稍低调了些,但似乎并没有吸取什么教训,还是一样的对阿夜心怀嫉妒。

    青衣自从两人出现,目光就没有挪开过。

    她早就算准小意会出现,但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一个隆重的方式出现。

    深若海洋一般的眼底掀起一丝涟漪拨动,青衣的心不知为何揪在了一起。

    据她所知,墨氏集团这些年的慈善晚会,墨君夜从来都是一个人参加,不带任何女伴。

    此刻他将小意带到世人面前,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那样简单。

    如果说墨安晏把她带出来,是为了防止她逃跑的话,那么墨君夜把小意带来,多半是想表明两人的关系。

    由此可见,这个墨君夜至少对小意是真心的,小意在他的庇护下一定非常的安全。

    那样的话,她也就能放心的

    青衣想到此,美目微微一流转,目光落在远处

    墨安晏感觉到身侧的女人,似乎轻点了一下头,回首再看时,却看到女人正含笑看着他。

    墨安晏心中微一沉吟,侧首向墨凛道:“阿夜来了,总要过去打个招呼,失陪下。”

    “小叔请便!”墨凛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墨安晏走出几步,低头笑道:“要不要过去和她打个招呼?”

    青衣柔魅一笑,“我都可以!”

    墨安晏目光微冷,“那你要怎么解释。我们俩人的关系?”

    “你想如何解释,我都随便!”

    青衣轻巧的把皮球踢到男人手脚下,一副你是老大,你想怎样就怎样的表情。

    墨安晏虽然对这个女人深恨无比,但听到这话,心下还是震了一震,像是被人毫不留情的砸了一拳,有点喘不过气来。

    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女人从来与温柔,听话扯不上关系,可是,为什么如今她听话了,温柔了,他的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墨安晏深目看了她一眼,再抬头时,嘴角已擒上冷笑,“还真是不巧了。这会他们正忙,你想和你外甥女说话,得等一等了。”

    “好的!”青衣依旧柔情似水。

    “墨少,顾先生来了,您得过去招呼一下。”阿离悄无声息的上前。

    顾先生?

    墨君夜眉心一动,神色讳莫如深。

    阿离嘴里的顾先生,全名顾正亭,是一位高官,为人低调无比。

    每年,墨家的慈善晚会都会邀请他,但是他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来是为了避讳,二来也是因墨家从商,而顾家从政。

    只是今年,他怎么来了?

    “是要去见什么人吗?我在这里等你就行!”陶意明锐的察觉到男人的为难,很体贴的松开了手。

    “不用!”

    墨君夜笑着将她的手捉住,邪魅一笑。“你今天是我的女伴,职责就是与我寸步不离,难道你想做逃兵?”

    “谁想做逃兵?”陶意嗔怨的瞪了他一眼,要做逃兵早做了,还会等到现在。

    墨君夜眯起眼睛,看着女人胸口大片的雪白,低低道:“那么,得跟紧了!”

    陶意见他目光落在她胸口,手指在他胳膊上用力一捏。

    这种场合,能不能正经一点!

    两人这间的小动作,落在阿离眼中,阿离突然觉得傅少爷有句话是对的:这两人对单身狗的伤害,是一万点。

    “顾先生大架光临,墨氏篷壁生辉,欢迎欢迎!”墨君夜和手,和中年男人握在一起。

    男人穿一件黑色中装,皮肤白净,周身散着淡淡的贵气,只见他儒雅一笑。

    “恭喜墨少,又为B市的慈善做出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代表省里的领导,特意来向墨少献上一面锦旗。”

    墨君夜谦虚的笑道:“多谢领导们关怀,墨氏企业一定会再接再厉,取富于民,还富于民。”

    顾正亭满意的点点头,道:“我们B市,如果能多几个像墨少这样的青年才俊,那就是百姓的福气了。”

    “顾先生高抬我了!这些都是墨氏应该做的。”墨君夜脸上的谦虚,更盛。

    陶意听这两人一问一答,心里满是狐疑。

    能让墨君夜如此谦虚的人,来头一定不小,可见这人的官位,做得极高,可对方明明还是那么年轻。

    “墨少。我还在公职在身,先走一步。”顾正亭的目光扫了陶意一眼,又落在墨君夜身上。

    墨君夜深知他的身份不可能留下,能出现这几分钟,已经极为难得,立刻笑道:“我送顾先生!”

    “不必,今天你是主人,留步,留步!”

    两人的手再次握一下,顾正亭颔首离开,随行纷纷向墨少点头示意,一并离去。

    陶意等人离开,忍不住小声问道:“阿夜,这个好大的气势啊,他是谁啊?”

    墨君夜玩笑道:“我的气势也不错,你怎么不夸我一下。”

    “臭美!”陶意低嗔。

    墨君夜敛了玩笑的神色,道:“他叫顾正亭,一位高官。”

    “哇,这么厉害!”

    “厉害的不是他,是顾家。顾家所有男人,都身处高位。”

    陶意嘟嘟小嘴,敷衍的表示了一下惊讶,正要说话,突然神色一变。

    墨君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惯冷静的眸子里,浮现丝丝缕缕惊色,很浅,却不容忽视。

    他们竟然来了!

    沈韩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缓步走进宴会大厅,脸色平静无比。

    臂弯中的沈欣彤则脸带微笑,下巴微微昂起,淡的礼服衬得她如同公主一般,高贵迷人!

    “哇,他们怎么会来?不是已经和墨家退了亲了吗?”

    “你忘了,墨氏每年的慈善晚会,沈家都是坐上宾,哪一年都没断过啊,这是惯例啊!”

    “可是,今年和往年不一样啊,两家闹成这样,这会出现”

    “会不会是来砸场子的?”

    “我看着有点像啊!”

    “闭嘴,闭嘴,快看好戏!”

    傅云飞听着四周的议论声,又看着沈韩一脸平静的样子,心底的不安却一圈圈不断扩大。

    靠!

    不会真来砸场子的吧?

    “秦凡,咱们过去瞧瞧!”

    秦凡此刻也已经注意到了,他眸光微微一冷,拉住他,“你过去,能起到什么作用?”

    傅云飞面上淡淡的颔首,却沉声道:“我过去,的确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打个招呼是应该的,再说也不能让阿夜一个人应付。”

    “既然你这样说,我陪你一道去!”

    秦凡立刻改变主意,墨氏最重要的晚宴,他不能让沈家给破坏了。

    沈家人出现了?

    墨凛脸色一变,豁然起身,想着要迎上去,又生生顿住了脚步。

    不行,他今天的任务,可不来出风头的。

    墨凛缓缓地坐下,拿起面前的一杯酒轻轻晃了晃,目光微微眯起,看着不远处的墨君夜,慢慢走了过去。

    墨君夜带着陶意,迈着得体的步子走向沈韩兄妹。脸上是淡淡的笑容,尽显身为主人的热情。

    “云飞,我们先不过去。”

    秦凡看到了墨君夜的举动,伸手将傅云飞拉住。

    沈韩今天来这里,目的明显只有墨君夜,既然阿夜能处理得来,他们上去,就显得多余了。

    傅云飞也想到了,不由地停下脚步。

    那对兄妹今天光是远远地看着,就气势逼人,面对阿夜都丝毫没有落下成,显然是做足了准备。

    “沈兄,欢迎,里面请。”

    墨君夜语气简单客气,没有任何的诧异和惊奇。

    “里面,还有我们的位置吗?”沈韩淡淡一笑,说出来的话却咄咄逼人。

    墨君夜笑意加深。“沈兄肯赏脸,自然是有的。”

    陶意虽然一句话也不用说,然而她的心,却在砰砰直跳。

    总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看着沈欣彤浑身不可逼视的傲气,忍不住挺直了胸膛,她不想给阿夜丢人,一点都不想!

    沈欣彤眼睛里微微闪动,今天,她是作为哥哥的女伴来的。

    她是沈家的女儿,他们是来告诉所有人,沈家,并不会因为跟墨家退了婚,就失了势!

    他们仍然高高在上,仍然强硬有力,因此她不会在墨君夜面前有任何失礼的表现,她的自尊不允许!

    可是这个陶意

    沈欣彤不由地对她另眼相看。

    本以为,自己习惯了这样的场合,以她的气势绝对能将这个女人给比下去,没想到,她竟然能撑得住,比起自己来也不遑多让。

    这四人相对而立,成为了绝对的焦点。

    然而其中迸发出来的气场,却绝不是融洽和谐,让默默关注的人,都能领略到一丝凌厉。

    “走吧。”

    傅云飞转身,拉着秦凡离开。

    已经,回不到从前那样了。

    阿夜和沈韩已经彻底地对立起来,这一点,他能够预见得到。

    那么身为阿夜挚友的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立场。

    大概以后再见到,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了

    沈韩保持着笑容。余光,扫见了傅云飞离开的身影。

    只是瞬间,他的注意力仍旧回到了墨君夜的身上,有时候人是没有选择的,他现在,只能尽力做好他该做的事情。

    与墨君夜和陶意擦身而过,沈韩带着沈欣彤往他们的位置走。

    墨君夜的胳膊上,陶意悄然地挽过去,让他心里微微一暖,她在担心自己

    “怎么了?”

    陶意摇摇头,手挽得更紧了一些,总有种感觉,今天的这场酒会,不会太平静,希望,这只是她自己的错觉

    该到的客人差不多已经都到齐了,慈善会拉开序幕。

    说是酒会,重头戏却是之后的拍卖。

    陶意跟着墨君夜在主席上坐下,场内灯光昏暗,光束集中到了台上,那里,站着一名身穿华美礼服的女子。

    “感谢各位贵宾的光临,首先,我们请本次慈善酒会的主办方,墨氏企业的总裁墨君夜先生上台致辞。”

    掌声雷动,墨君夜起身走到台上。

    陶意在下面呆呆地看着,看着那个男人如同天神一般,站在所有灯光的焦点。

    他是那样地从容稳重,那样的霸道无双,仿佛上天偏爱的宠儿,将所有的好处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陶意听着墨君夜低沉磁性的声音,忽然心念一动,悄无声息地往沈欣彤的方向瞥了一眼。

    沈欣彤此刻,也正看着台上的那个人。

    从头到尾。她掩饰得再好,在这一刻,也无可避免地露出一丝丝破绽。

    这个男人是她从小的向往,她知道,此时此刻她不该再有任何的想法,可是有些事情,说忘记,又怎么能那么快的忘记?

    陶意转过头,眼神里,浮现出一丝迷茫。

    台上那个完美的男人,真的,已经属于她了?她真的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吗?

    她被墨君夜这些日子的亲昵和娇宠迷得晕头转向,她时时刻刻沉静在墨君夜的深情里,然而这样一个她从未踏足过的场合,却让陶意稍稍清醒。

    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她应该有的吗?

    “想什么呢?”

    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陶意回过神,墨君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自己的手被他握在手中,所有人,都能看得见他们两人之间的亲密。

    陶意忽然就怔住,墨君夜,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适不适合站在他的身边。

    他让她站了,他将自己介绍给所有人知道,那么,她还在怕什么?

    陶意手里微微用力,反握住墨君夜的,墨君夜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拍卖会很快开始,墨君夜小声地给陶意介绍。

    “慈善拍卖会的展品,有些是墨家的,有些是参加的客人带来的,所拍得的款项,都会用于慈善捐赠,这一次的主题,是首饰。”

    美丽的主持人,用诱惑的口吻介绍着一件又一件展品,因为都是首饰珠宝,吸引了场中所有女性的眼光。

    陶意看得目不转睛,忽然,她看到新拿出来展示的,是一只发簪。

    这种带着古朴气息的优雅发饰,有许多女性都很是钟情,尤其,这只发簪的造型很别致,竟然像是一柄精巧的细长匕首。

    整支发簪都是由美玉雕琢而成,只在顶端镶嵌着一枚蓝宝石,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装饰。

    优雅,而凌厉。

    陶意在看到发簪的一瞬间,脑子里就浮现出了一个人,她的小姨,青衣。

    小姨在江南古镇的时候,都是喜欢用一支簪子将头发固定住,十分优雅动人。

    这支簪子跟小姨的气质也很相配,陶意有一种冲动,想要将发簪拍下来找机会送给小姨。

    然而第一轮叫价,陶意就彻底放弃了,她根本买不起

    也不是不能跟墨君夜借钱,只是陶意并不想这么做,她在心底默默下决心,要赶紧上班赚钱,用自己的钱给小姨买一样礼物才行。

    光线昏暗的席位上,只能够看得到出价人安亮的号码牌。

    须臾之间,这支发簪的价格已经被拍到了百万以上,且仍旧在不断攀升。

    “两百万!四十五号这位客人出价两百万!”

    美女主持的声音有些激动,之前都是十万十万加价,这一位直接加了七十万,价格陡然上升了一个档次!

    周围轻微哗然,甚至有掌声零星地响起,青衣轻描淡写地瞄了一眼墨安晏,他的号码,正是四十五号。

    像是感受到了青衣的注视,墨安晏转过头,也看了她一眼。

    “很好看,我觉得,很适合嫣然。”

    墨安晏语气随意,竟然是在向青衣解释自己拍卖的动机。

    青衣面色丝毫不改,仿佛并不在意一样又将头转了回去,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墨安晏都来不及看清自己的倒影。

    他的手骤然捏紧,指尖都发疼。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刚刚那一句,可是在看到青衣的眼神时,他下意识地想要掩饰什么。

    那支发簪,从他刚刚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有种看到青衣的感觉。

    表面温润惊艳,内里却冷然凛冽,那匕首的造型,与青衣简直太贴合,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出,青衣那一头青丝被缠绕簪住的模样,定然美不胜收

    青衣的眼睛从台上的发簪上收回,落在地上。

    仗着昏暗的光线,她已经将周围的地形牢记心底。

    上一次,是她的失误,她太担心小意,才会毫无准备地出现,以至于被墨安晏抓住。

    然而,或许在她的心底。她也并不是一点儿都没有想到。

    这些日子如同笼中鸟一样,青衣将积压在心底的,所有对墨安晏的愧疚一点一点还清。

    自己并不欠他的了,他们,就没有再相见的必要了吧

    今天一过,她依然是行踪不定的青衣,再也不会,被这个人影响牵绊了吧

    “接下来这一件,可是有些来头的,是医学世家楚家老夫人相赠的一枚胸针。”

    美女主持看着介绍的卡片,娇美的面容有了一瞬间的僵硬,随后笑起来,“楚老夫人说,这枚胸针原本是想给她的孙女作为陪嫁,奈何楚小姐迟迟不结婚,于是老夫人便干脆捐赠出来做慈善”

    “呵呵呵,楚老夫人可真是幽默。这份善意十分珍贵,那么下面我们就来拍卖这件展品。”

    主持人挽回得很苍白,她真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说明,圆得有些狼狈。

    然而台下,有个人更加狼狈,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去质问自家的奶奶,这就是她非要自己来参加酒会的目的?!

    楚笑有些尴尬地扫了一眼商修然,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儒雅,丝毫没有任何嘲笑的意思。

    这让楚笑稍稍有些安心,“我奶奶,就爱开玩笑,呵呵。”

    “楚老夫人很可爱。”

    “呵呵”

    楚笑只能干笑,可爱个鬼,对自己的逼婚已经无所不尽其用,她一点儿,都觉得可爱不起来

    另一边。秦凡的一张脸,也是难以言喻。

    特别是拍卖开始,有一个三十八号的竞拍者一直在持续加价,傅云飞若有所思地记起来,那个三十八号好像就是商修然。

    “二十五号,二十五号客人出价一百五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三十八号,三十八号客人出价一百七十万。”

    “二十五号,两百万。”

    “三十八号,两百二十万。”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枚胸针的竞拍者,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互相之间连犹豫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价格直直地往上飙,主持人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

    傅云飞托着下巴,眼神放空,他也管不了了,你们随便闹吧,反正闹到最后,这钱也是要捐出去的,就当是做善事了。

    楚笑那里却在不断地劝着商修然,“别拍了,不就是个胸针吗,值不了那么多钱的。”

    商修然淡定地按亮号码牌,“这是你奶奶的东西,你想被别的人拿走?”

    楚笑不露痕迹地往秦凡的方向望了一眼,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二十五号,是秦凡。

    那家伙,是真的跟木头一样,脾气犟得很,他想要得到的东西,绝对不会放手。

    所以商修然现在,不过是在浪费精力而已。

    “既然我奶奶拿出来了,说明她老人家就是想做好事,真的,我奶奶的脾气我知道。”

    楚笑管不了那么多了,信口胡扯,商修然跟楚奶奶接触得不多,有些将信将疑,楚笑正好趁此机会将他的号码牌笑眯眯地抢过来。

    最后,这件胸针被以两百八十万的价格拍下来。

    “爽了?”

    傅云飞闲闲地问秦凡,秦凡冷着脸,不回答他。

    傅云飞不用看也知道,这家伙的心情,明显更糟了

    拍卖会渐渐进行到最后一样拍品,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期待起来,然而他们手中的号码牌,却都商量好了似的放下。

    历年的墨氏慈善拍卖会上,最后的一样展品,约定俗成的,要留给墨家的人拍下,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和对主办方的尊重。

    忽然,台下一直都安分坐着的青衣轻轻地看向墨安晏,“我去下洗手间。”

    墨安晏的眼睛微微眯起,这个时候?

    青衣指了指四周墨安晏安排的人,“这么多人看着呢,我还能跑了不成?”

    墨安晏仍旧不放心,身体微微一动,像是要跟她一块儿去。

    青衣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借着昏暗的光线,按着他的肩膀低头居然吻了过去。

    柔软香甜的唇瓣,让墨安晏有一瞬间的恍然。

    这仿佛是自己跟她重逢一来,第一次,她主动吻自己

    忍不住想要将人按住加深这个吻,青衣却已经站起了身,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嘀咕,“受不了,这么疑神疑鬼。”

    她嘟哝的语气,很像是从前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她也会这样嘟囔着。

    墨安晏嘴角慢慢松软下来,身子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青衣很庆幸,这里的光线那么暗,足以,遮住她眼底,不想让人看见的异样情绪

    悄无声息的站起来,青衣慢慢向青外面走去,快要走到门品时,她顿足回首,面色平静,目光直直的盯着正前方,陶意所在的位置。

    她的脸上微有些波澜起伏。

    很遗憾,因为人多没有机会遇上,如果能见上一面,那么她心底的这份遗憾,会淡上许多。

    不过,与她再见的机会,会很多。

    青衣正欲转身,忽然,一个锐利的视线直视过来,正是墨安晏。

    她犹豫了几秒钟,突然冲他莞尔一笑,笑意妩媚动人。

    远处的墨安晏心里咯噔一下。

    他实在太了解这个女人。那抹笑根本不是什么妩媚,而是高深莫测的疏离神态,这种神态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出现在她的脸上。

    那便是,万事尽在掌握。

    不好!

    墨安晏心漏一拍,突然起身在步向门外追出去,手在空中做了一个包围的姿势。

    青衣眼角的余光掠过,笑意更深。腿步轻动,人已在数丈之外。

    墨安晏眼中寒光四起,推开身边的人迅速跟了上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最后一件拍品,是一对帝王绿的翡翠手镯,翠中含水,水中包绿,极绿,极透,是翡翠中独一无二的佳品。”

    主挂人说完,工作人员便把那对帝王绿手镯呈上来。手镯在灯光下,熠熠闪光,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叹。

    哇!

    太美了,简直是件绝世的世术品,有着极高的收藏价值。

    主持人笑意不减,娓娓道来。

    “诸位,这对手镯还有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传说当初打造这对玉镯的玉匠。原本是想送给妻子,因为妻子跟了他一辈子,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谁知在打磨的过程中,妻子不幸得了重病,他为了哄妻子开心,拿出毕生本事,日夜不停打磨,用时三个月,终于制成了这样一件艺术品。”

    “后来他妻子怎样了?”底下有人沉不住气,追问结果。

    主持人笑道:“后来,妻子戴上这对玉镯,病莫名的就好了。所以,传说中哪个女子能戴上这对玉镯,那她一定会和心爱的人相携白首。”

    “好美的故事!”

    陶意听完,忍不住轻声一叹。

    墨君夜将手烙在她后腰上,侧首低声道:“我拍下来,送给你。这样,你就可以和我白头到老了。”

    陶意一阵心乱,男人突然的靠近,他的气息全数涌过来,让她只觉得心跳失律。

    然而,更让她鼻尖发酸的是,他说他想和她白头到老。

    这世间再美的情话,都抵不过这一句,陪着你慢慢变老,然后一起到头白。

    心中漾起激动。

    她真的很想什么都不管的扑倒在他的怀里,感受他的温度,呼吸属于他的气息,然后抬眸告诉他:墨君夜,我愿意和你一起白头。

    可是,理智却让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那对玉镯多少钱啊?”

    “煞风景!”

    墨君夜无奈的瞪了她一眼。她需要担心钱的问题吗?他看上去像个没钱的人吗?

    最后一件拍品从来属于墨家,有谁敢和他抢!

    煞风景三个字刚一出口,主持人就在台上报出了拍品的价格。“这对帝王翡翠玉锣的起拍价是五百万元。”

    陶意微微一惊,压低了声道:“好贵啊!”

    墨君夜将环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感受到她身体传来的热度,嘴角扬起笑意。

    在他的词典里,只有值不值,没有贵不贵。

    他觉得在以后的生活中,必须让她慢慢适应这句话的存在。

    “拍给你,再贵我也愿意!”

    男人的话,像是一句承诺,让陶意的心安然沉定,她不动声色的伸出手,轻轻落在他放在膝上的手,调皮的捏了一捏。

    墨君夜扬唇一笑,将她的手抓起,放在唇边落下一吻,随即松开。朝身后的阿离比划了个手势。

    阿离看到手势,微微一惊,举起了号牌,“墨少出价一千万!”

    “哇!”的一声,全场一片哗然。

    直接加价一倍,这个气势也只有墨少才会有。

    一千万,既绝了所有人的念头,也彰显了东道主对慈善的诚意,一举两得,墨少这一招干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