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 花青色

第122章 一个亿

    主持人听到墨少叫出一千万的价格,心里已然笃定,下面的事情,便是走走过场了。..

    “墨少出价一千万,有没有加价的,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

    谁会加价?

    谁敢加价?

    不知死活的事情,心里想想就行了,千万不能做。

    做了,那便是死路一条。

    所以,众人对主持人这么罗里吧嗦的,很不屑一顾。

    “一千万第”

    “一千两百万!”

    就在主持人即将一捶定音前,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喊出。

    “哇!”

    大厅里一片惊呼。

    谁他娘的这么不长眼,敢和墨少抢东西,而且一出手就加了两百万,不要命了吗!

    众人寻声望去,待看到举着号牌的人是一身黑衣的沈韩时,惊呼声再也出不了口。

    我靠,竟然是他!

    死寂。

    压抑到极致的死寂。

    倘若说之前,众人对沈家兄妹的出现纷纷表示不解时,那么此刻,他们心里的谜团,豁然解开。

    人家哪里是来为慈善献上一份薄力的,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抢走最后一件拍品,无异于当众狠狠打了墨氏一记耳光。

    哇哇哇

    太他娘的有胆量了!

    沈韩侧过脸,对着墨君夜座位的方向,举了举杯,挑衅的意味十足。

    而一旁的沈欣彤也只淡淡一笑,似乎对兄长的这一举动不可置否。

    墨君夜在沈韩的声音一开口时,眼中便涌起寒光。

    的确,他对沈家是有愧疚,这份愧疚原自沈欣彤。

    沈欣彤等了他多年,从来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心里或多或少因为她而内疚。

    所以,就算沈韩在民政局将阿泽的身世掀开,逼得陶意远走他乡,他仍然没有了出手报复。

    因为,在那件事情上,沈韩只是揭露了事实,而真正错的人,是他。

    后来,沈韩利用私权,扣了墨氏集团的货品,他依旧没有出手。为的,只是想给沈家再多一次的机会。

    沈,墨两家,合利两利,斗则两伤,他希望沈韩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然后收手。

    毕竟,民政局的事情。足以让他心里的怒火发泄出来。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墨氏集团的慈善晚会上,在最后一件拍品的归属上,沈韩会突然叫板。

    这已经不是叫板这么简单的事情了,而是他沈家当着所有人的面,公然向墨氏发出挑战。

    墨君夜冷峻的脸,更添了寒气,嘴角却依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陶意却知道,他生气了。因为他放在她腰间的手,骤然加深了力度。

    她咬咬唇瓣,担忧地看了男人一眼,没有多说一句话。这是一场男人的战役,她相信他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她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在一旁支持他,没有任何缘由的支持。

    所有人的视线慢慢移向墨君夜,期待着他的反应。

    墨君夜在众的注目下,慵懒一笑,脸部的线条因为这一笑,舒展开来。

    他没有向阿离示意,而是亲口叫出一个数字:“两千万!”

    “哇!”

    两千万,整整高出八百万,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心怦怦跳的厉害。

    妈啊,果然对上了!

    强强对碰,精彩啊!

    墨君夜的话音刚落,主持人尚未做出任何反应,沈韩的声音紧随其后,“两千五百万!”

    “三千万!”

    “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此刻的宴会厅里,除了这两位的声音外,已经连呼吸也不大能听见了。

    台上的主持人嘴张得直接可以塞下一个鸡蛋,她甚至忘了履行她主持人的职责,要把场面稍稍控制一下。

    因为这火药味,实在太浓了,浓到在场所有人的心不光是怦怦直跳,而是直接要跳出心脏。

    天啊!

    照这个样子下去,这件拍品必然是天价!

    不可仰视的天价。

    “快打我一下,快,动手!”

    傅云飞对身旁的秦凡道:“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秦凡一改面瘫的神情,目光深深的在阿夜身上打了个转后,抬起手,毫不犹豫的赏了他一记毛栗子。

    “嘶”

    傅云飞疼得咧开了嘴,目光的暗芒一闪而过,“如果我不是在做梦,那么一定是这两个人的脑子坏掉了。”

    秦凡白了他一眼,冷笑道:“没想到沈韩这人,竟然有这么大的魄力,敢直接对上阿夜。好胆量!”

    他的胆量,一向很大!傅云飞在心里补了一句,手心里却慢慢渗出冷汗。

    怎么办,以他对这两人的了解。这两个男人完全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不分出个胜负来,绝不可能罢休。

    那么,今天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两败俱伤。

    真是要命了!

    傅云飞一拍额头,眼中的嬉笑,一点点消失,随即而起的,是浓浓的担忧。

    陶意此刻的心里,火急火撩。随着身边男人一次一次的叫价,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已经快要停止。

    她死死的咬住唇瓣,挣扎了片刻,在男人耳边低声道:“阿夜,别再斗下去了。那对手镯你不送给我,也没有关系的。”

    墨君夜淡回首,只是对她淡淡一笑,“你认为我会输?”

    “不是,我怕这样斗下去”陶意说不出去,有些情绪在胸口压着,很难受。

    她也分不清这些情绪是什么,直觉就是不想让阿夜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毕竟,阿夜是因为她,才和沈家人对上的。

    “别怕!”

    墨君夜将手在她腰间婆娑,似要将她不安的情绪抚平,“我心里有数!”

    陶意哑然了。

    而此刻的另一边,沈欣彤压低了声,道:“哥,适可而止。”

    沈韩的脸上,露出一抹绝然,“彤彤,哥只是想把这副手镯送给你,然后看着你幸福。”

    “哥!”

    沈欣彤交叉的手,握紧,心里升起暖意,漂亮的眸中泛起水雾。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男人,无私的爱着她,没有一点点保留,那么这个男人,只有兄长。

    因为只有他,才会把她的幸福,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而那个男人

    沈欣彤看墨君夜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伤痛掠过。

    他和她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眼中只有彼此,根本看不到旁人。

    “五千万!”

    “五千五百万!”

    “六千万!”

    “六千五百万!”

    “七千万!”

    “七千五百万!”

    “八千万!”

    “八千五百万!”

    “一个亿。”

    清亮的声音横空出世,打破了场上的平衡。

    谁?

    谁他娘的还要来搅这趟混水,这混水本来就够混的了。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英俊的男子翘着二朗腿,优哉游哉的脸上,带着一抹淡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只是高高举手的号牌,跌破所有人的眼睛。

    是他!

    傅氏集团唯一的接班人,军政两界手眼通天的人物,墨君夜最最要好的兄弟,傅云飞。

    墨君夜和沈韩眸色同时一暗,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只有他们身边的两个女人,不约而同的喘出一口气。这场闹剧总算有人出来制止了。

    而此刻,秦凡上下瞄了一眼身旁的男子了,怔了怔,旋即露出一抹淡笑。

    一亿元,叫得恰到好处。

    阿夜不是笨人,很清楚云飞的这一举动。

    斗下去肯定没完没了,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借此机会住手,即可让墨氏毫发不损,又可卖云飞一个面子,世间谁不知道,傅家和墨家好得能穿一条裤子。

    傅云飞拍下,和他墨君夜拍下,并无两样。

    沈韩那家伙更不可能和傅云飞叫板。

    一亿元的价格,已是天价。

    沈韩只要敢再加半毛钱,那么就是活生生的在打傅云飞的脸,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穷尽他这辈子,想让傅云飞再看他一眼,已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

    他只有收手,就算再不甘,也只能收手。

    秦凡如海洋般的深眸,一点点起亮起,心底微微叹出一口气,这世间,能把场面圆起来,又让那两人同时住的人,只有傅云飞了。

    兄弟。干得漂亮!

    傅云飞此刻,手心里的冷汗,都涔涔而下了,偏偏脸上还装着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

    操蛋的。

    一个亿买两只破手镯,真是败家中的败家!

    不过,能让这两只好胜的公鸡停止争斗,这一个亿也算值了。毕竟今天这场闹剧再闹下云,对谁也没有好处。

    只是,从今晚以后,墨、沈两家的对立,怕是要从暗处转向明处。

    今晚,很多与这两家有关的世家,要睡不着觉了!

    哎!

    主挂人此刻如梦方醒,拿起小捶,迅速的叫道:“一个亿一次,一个亿两次”

    墨君夜脸部线条绷得紧的,胸口起伏两下后。突然淡然一笑,侧过头,在陶意耳边低语。

    “宝贝,怕是要让你失望了,云飞叫价,我倒不太好意思和他抢。”

    陶意此刻根本惊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力的点了两下头。如水的目光看向男人,恰巧那双墨眸也在看她看来。

    四目相对,陶意心里的震惊慢慢褪去,伸出手,抓住他的,十指交缠在一起。

    “我不要那些东西,幸福在我们手里。”

    墨君夜眸光一亮,温和的看着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而此刻的沈韩,却因为傅云飞的一句话,一颗心四分五裂。

    情绪,在胸口压抑着,咆哮着,冲撞着他的心脏,一下又一下,让人生疼。

    眼中的寒光涌上,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狰狞,然而仅仅过了几秒钟,他就恢复了平静。

    “彤彤,下回哥再寻个好东西拍给你,这家伙上次送你去医院,这个人情,我得还!”

    是得还!

    沈欣彤长舒服一口气,柔声道:“哥,你怎样做,我都支持你。”

    “一亿元第三次,成交!”主持人捶子落下,一捶定音。

    花一亿元买一对手镯。有钱人的世界,不懂。

    虽然能出席墨氏慈善晚会的,都是B市有头有脸的人,但如此疯狂的举动,就是再过几十年,也不可能再有了。

    众人纷纷起身,向酒会厅走去,他们需要用美食和美酒,来压压惊。

    刚刚那一幕,实在太刺激了!

    墨君夜牵着陶意的手,刚要迈步,眼角的余光看到沈韩兄妹慢慢向他走来。

    兄妹俩每一步,都走得沉稳,脸上的表情也极为淡然,仿佛刚刚出手争夺的人,不是他们。

    墨君夜嘴角扬笑,牵着陶意的手迎上去。

    既然对上了,那就必须迎上去,原地等待,不是他的个性。

    沈韩看到他走过来,眸光微眯,清冷的笑意浮上脸庞。

    四人又走到一处,沈韩主动伸出手,笑道:“真不好意思,刚才夺人所爱了,墨少不会放在心里吧?”

    “自然不会放在心里的,好东西,人人都有权利拥有。”墨君夜四两拨千金,不轻不重的还回去。

    沈韩笑意不减,“那我们就告辞,来日方长,以后再见!”

    “韩兄不用了晚宴再走吗?”墨君夜神态不变,仿佛在挽留一个老朋友。

    “不用了,想必若要留下。很多人会愁得吃不下饭,为了诸位的身心健康,我还是先走一步。”沈韩目光扫过陶意,嘴角的笑,浓了几分。

    “沈兄玩笑了!那,我便不送了,一路平安。”

    平安两个字,加了重音,别人听不出来,沈韩又怎会听不出。

    在墨氏慈善会上虎口夺食,他墨君夜绝不会善罢甘休,平安两个字即是祝福,也是威胁。

    沈韩浅笑。

    那又怎样?

    既然敢来,必已做好了全力在赴的准备,你墨君夜虽然厉害,但我沈韩也不是孬种,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墨少。也请保重!”

    沈韩迎上他的目光,两道视线在空中交汇,迸出最强烈的火光,随即各自移开。

    “妹妹,我们走!”

    沈欣彤朝兄长颔首,视线却在陶意脸上逗留,静默了几秒钟后,她璀璨一笑,“陶小姐,恭喜你,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好运下去,毕竟有些男人,并不是一般的女人能掌控的。”

    陶意没有想到沈失彤会对她说这句话。

    她摇头,很干脆的回答,“沈小姐,有些男人不是用来掌控的,是用来爱的。”

    沈欣彤冷冷一笑,转身,挽着兄长的离开。

    背影,亭亭玉立。

    墨君夜一眼未扫,视线只在一个她身旁的女人身上。

    她刚刚说什么?

    她爱她?

    他真的想再听了一遍。

    沈韩把沈欣彤送上车,因为她已搬离沈家的原因,他挥了挥手,示意司机开车。

    车子扬长而去,又一辆沈家的车子缓缓而上。

    他打开车门,正要上车。

    “韩兄,借步说几句话。”

    沈韩身体微微一顿,转身,目光深沉的笑了笑,“云飞!”

    傅云飞走上前,点了支烟,吐出烟圈,俊脸在烟雾中明明灭灭,有种邪邪的魅惑。

    沈韩见他不急着开口,也就将身子倚在车门上,深目看着他。

    一只烟抽完,傅云飞掐灭了烟圈,声音低沉,“我记得以前,曾经告诉过你,不要和阿夜对上。”

    沈韩嘴里泛起苦涩,“怎么,你怕我对上他,他败了?”

    傅云飞一把揪住沈韩的衣服领口,厉声道:“沈韩,你想都别想。”

    两人的距离,离得极近,傅云飞的说话时的气息,直直喷在沈韩的脸上,他不仅不怒,反而淡淡一笑。

    “你笑个毛?”傅云飞的怒意更大了。

    沈韩的手轻轻一拨。胸口的衣襟已然松开,他转身,钻进车里,摇下车窗,探出半张脸,悲凉一笑。

    车子油门急加,那笑越发的落幕而孤寂,苍凉而忧伤。

    傅云飞看在眼里,亦觉得难受。

    操蛋的!

    他这辈子多么的倒霉,才遇到了这两个统统让他不省心。

    “沈家这一出,到底是要闹哪样啊!”楚笑抱着胸站在玻璃窗前,美目看着楼下的暴怒的傅云飞,秀眉紧锁。

    “闹哪样不知道,不过作死是肯定的。”秦凡的声音,冰冷而酷魅惑,让人不寒而栗。

    楚笑惊了一跳,一转身,看到这家伙离她的距离,只有几分会。

    想着刚刚拍卖会上,那家伙抢了她的东西,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会,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

    “那个家伙,不适合你!”

    楚笑怒了,回头过头,“他适合不适合我,关你个毛线?姑奶奶我喜欢,怎么着呢?”

    秦凡眼中跳动火苗,有种想把巴掌狠狠揍到她屁股上的冲动。他咽下翻涌的怒意,冷笑。

    “那只能说明你的口味很奇葩。”

    “我就是口味再奇葩,那也是我的事情,你这个木头脸,给我死一边去,别挡着姑奶奶谈情说爱。还有,以后再要和我抢东西,等你哪天受伤了,姑奶奶拿把剪刀咔擦一下”

    楚笑比划了一个剪东西的手势,红唇嘟了嘟,扭着小腰就走。

    秦凡看着她的背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很好!

    几天不见,这个女人,竟然敢为了一个男人,要灭了他的小兄弟!

    女人,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小意,这个不错,你尝尝!”

    陶意拿盘子盛过来,仰起头,正要道声谢,墨君夜的脸色变了几变。

    “怎么了?”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数丈开外,墨安晏赤红着眼睛,怒气冲冲的向他们走来。

    那神情,像是要吃人!

    杀气十足。

    就在这时,一个端着托盘的侍者横穿过来,托盘上是各种艳丽的鸡尾酒。

    墨安晏恍若未见,直直冲过去。

    墨君夜迅速移动脚步,一把将那侍者的托盘接过来,刚到手,那侍者已被撞倒在地。

    陶意惊呆了,重重的抿了抿唇。

    记忆中,墨安晏是个很儒雅的人,凡事不急不慢,一副很深沉的样子。

    而现在,他的样子低点是被困住的野兽,随时有冲出牢笼的一击。

    此刻,墨安晏已经走到她面前,表情狰狞。

    “说,青衣去了哪里?”

    “小姨?”陶意有些反应不过来,“小姨来了吗?她和你在一起?”

    “你快告诉我!”墨安晏怒吼。

    他没空和这个女人打什么哑谜。

    青衣不见了,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在所有人的包围之中,他们之间只有几米的距离,偏偏一个转身,她的不见了。

    “小叔,你吓着她了!”

    墨君夜站在陶意身侧,伸手揽住了她的肩,一个保护者的姿势。

    墨安晏从上而下,目光喷火般的看着他,“说,是不是你?”

    陶意没有这个本事,但墨君夜却有。她一个人不可能有这个本事,必然是有帮手,会不会是他出手相帮?

    墨君夜眉心紧皱,语调含着隐隐的力量,“小叔。还没有喝酒,就开始胡言乱语,你需要冷静一下。”

    像是一盘冷水从头而浇,墨安晏用力掐了一下手心,让自己理智一下。

    但是没有用!

    那个女人不见了,他妈的,他要怎么冷静。

    “小叔,你和小姨认识吗?她刚刚是不是和你在一起?”陶意虽然害怕这个男人脸上的暴戾,却不得不咬牙问出这一句。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小姨了。

    墨安晏一听这话,再看到女人脸上懵懂的神色,心里的希望彻底破灭。

    她聪明如斯,又怎么可能让陶意陷入险境。

    没有片刻犹豫,他立刻夺路而去,如一阵风一样,甚至连个招呼也没有打。

    陶意将他脸上那抹冷酷的狠厉,看得清清楚楚,怯生生的拉了拉男人的衣袖。“阿夜,他和我小姨是仇人吗?”

    墨君夜拍拍她的肩,柔声道:“并不是,事实上,他们是故人。你小姨这些天,应该是躲在他的别墅里。”

    “那”陶意仍是觉得糊涂。

    “他们的事情,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小叔他不会伤害她。”墨君夜极力组织语言。

    关于青衣的事情,他其实不想瞒着她,但是真相如何,他真的不得而知。

    他那个小叔,整个人如同一个迷,根本不会让任何人,解开那个谜底。

    陶意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个男人的眼中,不光有愤怒。还暗藏着一抹担心。他在担心小姨,那么

    “阿夜,能帮我找一下小姨吗?我真的不想她一个人流落在外面。”

    墨君夜温柔看着她,“放心,我会派人去找。”

    只是,她想不想让人找到,就很难说了。

    后面这句话,墨君夜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有个预感,小叔和青衣之间的故事,绝逼简单不了,这两人一个追,一个躲,七年了,还真是有耐心!

    真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豪华的包间里,几个半裸的女人伏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那个男人穿衣着黑色衬衫,配上那副冷漠的神情。仿佛暗夜之子,既邪魅,又充满了男人味。

    门被推开,墨凛一脸兴奋的走进来,看到面前的场景,眼睛立刻一亮。

    男人挥挥手,示意女人离开。

    墨凛贪婪的目光追随着女人们的背影,等最后一个离开了,走坐到了男人的身侧。

    “老大,事情成功了。今天墨氏慈善晚会,沈家直接就砸场子了。”

    “噢?”男人冷酷一笑,“那场面一定很好看!’

    “确实惊心动魄,所有人都看呆了,要不是傅云飞横插一手,今天非干架不可。我敢保证,明天一早,B市最火爆的新闻,就是了墨家和沈家的对立。”

    男人的大手,在墨凛肩上拍了两下,“很好,干得漂亮!这一下,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墨凛得到夸奖,神情兴奋,“老大,我们要不要再烧把火,索性把火烧旺点,烧死他们。”

    蠢货!

    男人冷冷睨了他一眼。

    “那两个人都是厉害的角色,挑拨离间的事情,做一回就够了,做第二回,这两个人肯定能闻出味儿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屁股上的屎擦擦干净。免得把火引到自己身上来。”

    墨凛被教训的连头都不敢头,心里却很不服气。

    有什么可怕的,这两人再厉害,还不是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男人原本还想多说几句,一看他这个样子,索性拿起酒杯喝酒,掩住了嘴角的不屑。

    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天生就是个弃子的命。

    真当墨君夜和沈韩两个好对付吗,他这个局布了十年,才找到了两人之间的一个漏洞。

    雄狮到底是雄狮,干掉他们唯一的机会,是他们尚未清醒过来;一旦两人清醒

    男人想至此,打了个寒颤,不由放柔了声音道:“你和你妈妈相处的怎样?”

    “不错。”

    墨凛见老大主动递来台阶,立刻就着台阶下坡,“多谢老大让我们母子二人团聚,这份恩情,我永世难忘。”

    男人目光闪过诡异,淡淡道:“你可知道你妈妈被墨家逐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是什么?”墨凛眸光茫然,然而心却怦怦直跳。

    “阿夜,你打算怎么做?”

    私密的空间里,秦凡声音微冷。

    墨君夜的手边,放了一杯酒,他却没有动一口。

    慈善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如今在他们周围的圈子里,已经人尽皆知。

    虽然沈韩和墨君夜的相争,最后因为傅云飞的出手戛然而止,然而沈家和墨家的针锋相对,已经昭然若示。

    “上一次沈韩动手扣你的货,我就有了预感,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将事情搬上明面。”

    秦凡的眉头微紧,沈韩此人绝不好对付,如果真跟阿夜完全敌对,会是个极为棘手的麻烦。

    墨君夜轻轻晃了晃酒杯,“我原本以为,以他的眼光不应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一旁的傅云飞忽然开口,“阿夜。你不觉得蹊跷?沈韩不是拎不清的人,沈家跟你对上,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或许,他要的并不是好处?”

    墨君夜眼睛微微眯起,看着晃动的酒液,眸光中有莫名的光芒闪现。

    “或许,这件事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这样,只不过既然他有此决定,我也不是怕事的,至少,我不会让我在意的人受到波及。”

    墨君夜说完,仰头一口将酒喝掉。

    冰冷的酒液顺着喉咙带起一串辛辣。

    酒窖中,就只有他们三个男的,陶意因为知道楚笑不来,因此也留在了家里。

    只有三个男的喝酒,真的是,纯喝酒

    墨君夜换了个话题,“楚笑跟那个商修然怎么回事?她是认真的?那个人,什么来头?”

    身为楚笑的朋友,墨君夜觉得有必要调查清楚。

    只是这个话题一出来,气氛似乎,变得更加不对劲了。

    秦凡仰头猛地灌了一口酒,表情阴冷。

    傅云飞翻了个白眼耸耸肩,“楚老太太的圣旨,但是看样子,似乎笑笑还挺满意的。”

    他刚说完,就得到了一记杀伤力十足的眼刀,傅云飞抖了抖,认怂了。

    墨君夜轻扫了一眼秦凡,心头涌出莫名的同情。

    笑笑的脾气向来吃软不吃硬,刀子嘴豆腐心,可是要让秦凡哄她,画面太美,墨君夜连想象都想不出来。

    那个商修然虽然看着比不上秦凡,但那人一看就是个斯文的,最擅长循循善诱以退为进,哪怕笑笑对他目前只是微微有好感,也很危险。

    秦凡这一次,是遇到麻烦了

    作为过来人,墨君夜有心想给秦凡一些建议,奈何这人性子高傲,坚决避而不谈楚笑的事。

    墨君夜长叹一口气,心有余而力不足。

    “对了”,傅云飞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直接递到墨君夜的面前,“这个,就当我送你们的贺礼了。”

    墨君夜不用看也知道,这里面装的就是那对玉镯。

    “千万别跟我客气,一想到我花了那么多钱就买了这么一对东西,我心肝脾肺肾都在疼,赶紧拿走,拿走。”

    这样一对拥有美好寓意的镯子搁他这儿,总有种在嘲笑他的感觉,他一个单身狗要送谁?还不如做了人情。

    墨君夜也没跟他客气,这一对镯子,他原本就是想拍下来给陶意的。

    “那,我就收下了,等到你大喜之日的时候,我也一定会送一份大礼的。”

    “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啊。”

    傅云飞笑得没心没肺,他大喜的日子?那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