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有多爱你,时光它知道 绯色添香

第131章 吸引他的目光

    “裴总说不是就不是!”何辰道。【W wW.  】

    “我曾贴身照顾过少夫人一段时间,我觉得那个女人无论是音容笑貌,还是一举一动,谈吐都和少夫人一样,我觉得她就是少夫人,只是因为当初受伤重,失忆了而已。”舒安坚定的道。

    “你只是贴身照顾了少夫人一段时间,而裴总却是和少夫人同床共枕九个月的男人,你说是你了解少夫人,还是裴总了解?”何辰反问。

    “可是裴总的记忆被封锁了啊,他根本就不知道少夫人长什么样,更别说分辨了。”舒安着急的道。

    “裴总再失忆,他识人好坏的本领也比我们大,裴总说这个蔚唯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我们就必须要对她防备,裴总受了太多的伤,我们绝不能再让裴总受伤。”何辰神色凝重的道。

    办公室里,洛小凡在汇报完工作后,神情犹豫了一下。

    “还有事?”裴锦逸看着洛小凡淡淡的问。

    “裴总,我在楼下遇见了一个和少夫人长得很像的女子,她也叫蔚唯,她想要和裴总做一笔买卖,但裴总不见她,我看了合同,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把合同带上来,请裴总过目。”洛小凡说着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

    裴锦逸看也不看文件一眼,漆黑的目光看着洛小凡,“洛总监,你在质疑我的工作能力?”

    虽然已经在裴锦逸面前工作了五年,但现在的裴锦逸变化实在太大,一个眼神就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裴总,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洛小凡连忙解释。

    “把东西拿走,以后无关公司的垃圾,不要让我看到。”

    “是,裴总!”洛小凡连忙拿起文件就走,生怕晚走一步,就要被他寒冰般的眼神秒杀掉。

    洛小凡第一时间来到蔚唯面前,充满歉意的道:“对不起,没能帮上你的忙。”

    蔚唯感激的笑道:“你愿意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做生意哪有这么容易成功的,更何况,因为我这张惹裴总讨厌的脸,就更加困难了,你不用自责,我也不会放弃,我相信只要我诚心,总有一天,裴总会抛开对我的成见,愿意和我谈生意的。”

    见蔚唯乐观的态度,洛小凡很是佩服,“虽然你可能真的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但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当然了,只要你愿意,是我的荣幸。”蔚唯笑得眼睛眯成一个好看的月牙状。

    “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裴总他每天都在办公室用餐,没有重要的事情是不会出来的。”洛小凡道。

    “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在这里等着吧,我现在肚子不饿,一会饿了可以叫外卖,你去吃饭吧。”

    对于蔚唯的工作态度,洛小凡并不意外,当初还是一个小小业务员的时候,为了拿下一笔订单,她也经常用这样的方法守着对方负责人。

    虽然老套,却有成效。

    “好吧,这是我的名片,有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洛小凡递上她的名片。

    蔚唯双手接过名片,打量了一下,“改天有空请你吃饭。”

    “好,我等着。”

    洛小凡走后,蔚唯拿起手机给宋彦打了一个电话,问一下她那边的进展。

    听着宋心讲了一堆虚情假意的话,宋彦正想着找什么借口离开,清静一下耳朵,蔚唯的电话来,正好让她不用想借口。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宋彦说着施施然站起来离开包厢。

    宋心看着宋彦离开,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目光微笑的看着乔臣轩。

    “臣轩,你觉得我妹妹怎么样?”

    “你也知道,以前的人我都不记得,我和她也算是第一次见面,没有深入了解,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不管别人怎样,在我心里,你才是最好的那个,你喜欢的我就喜欢,你讨厌的我也一样讨厌。”乔臣轩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但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之前两人热吻的画面,以至于心脏漏跳了半拍。

    对于乔臣轩的回答,宋心很满意,腑过头想要去亲吻乔臣轩的唇。

    闻着她愈发靠近的味道,乔臣轩心里有一抹强烈的恶心感,让他不自由主的皱起眉头,但他还是努力强撑,不想让宋心失望。

    就在宋心的唇即将靠近乔臣轩的唇时,乔臣轩再也控制不住的将头转向一边。

    宋心眼中闪过一抹愤怒和尴尬,随后神情温柔的道:“已经五年了,你还是连吻都不想吻一下我吗?”

    乔臣轩目光充满歉意的道:“心儿,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是一个女人,我想要得到你实实在在的爱,我不想每天看着你,爱着你,却不能感受你,你知道这样对我来说,有多么难过吗?”宋心目光伤心的控诉。

    这些话有一半是想让乔臣轩内疚,从而更加爱她,想要弥补她,因为每次乔臣轩对她内疚,就会送她昂贵的礼物。

    另一半,是她真的想要感受和乔臣轩上床的滋味,因为迄今为止,她体验过的男人不计其数,但却没有一个像乔臣轩这样优秀又英俊的。

    如果再生下乔臣轩的孩子,那她就再也不用过这样小心讨好的日子了。

    乔臣轩眸光充满心疼,“心儿,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把身体的障碍治好,给你一个幸福的人生。”

    宋心破涕为笑,“对不起,乔臣,我不是要给你施加压力,我只是太爱你了,你一直以不能给我幸福,不肯和我结婚,我害怕等到我人老珠黄时,你就不愿意和我结婚了。”

    “怎么会呢,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乔太太的位置,永远是你的。”乔臣轩温柔的道。

    “你就会逗我开心,我去一下洗手间。”宋心说着离开。

    走廓偏僻处,宋彦正要和蔚唯讲电话。

    “裴锦逸不肯见你?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就算买卖不成,也不用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吧?”宋彦生气的道。

    “谁让我长了一张人前亡妻的脸呢,可能是怕触脸生情伤心吧,我相信只要诚心,他会给我谈判的机会,倒是你,一回来就和那个恶毒姐姐见面了,你要小心点。”

    “你放心,她有把柄在我手上,不敢拿我怎样,顶多看她演会戏,一会我就以公司有事为借口离开,看着她,我根本就没有吃饭的胃口。”

    “嗯,那你小心点,有事电话联系。”

    宋彦回头,看到宋心正朝她走过来。

    “姐姐是来叫我吃饭的吗?”想着刚才宋心对她虚寒问暖,姐姐妹妹的叫个不停,宋彦便顺着她的话演。

    “贱人,不要叫我姐姐,你不配,更没有资格叫我姐姐。”宋心目光尖锐的道。

    “好吧,贱人!”宋彦笑颜如花的道。

    “你敢骂我?”宋心说着扬手就要打宋彦。

    宋彦动作利索的抓住宋心的手,一点点的收力,“如你所说,你我身上流着相同的血,你叫我贱人,我当然也只能叫你贱人,因为我们谁都不高贵。”

    宋心这些年养尊处优,身体恢复的很好,早就忘记了什么是疼痛的滋味,被宋彦这么一握,她觉得手腕要碎掉了一样疼。

    “你给我松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宋心恶狠狠的道。

    “宋心,我说过,不要招惹我,否则,我把你淫乱的丑事公告天下,就算乔臣轩相信你,其他人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你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戳你脊梁骨。”宋彦说着一把重重的将宋心推开,转身离开。

    看着宋彦的背影,宋心气得直跺脚。

    宋彦回到包厢,见乔臣轩站在窗户前,高大的身体沐浴在阳光中,明明是很温暖的阳光,但看着他的背影,宋彦却觉得他身上被一层浓郁的忧伤笼罩,让她的心忍不住轻扯了一下的疼。

    “乔臣,真是不好意思,公司有急事,我必须要回去处理一下,午饭就不陪二位了。”

    乔臣轩没有回头,淡淡的‘嗯’了一声。

    …………

    蔚唯一直等到下午三点,都没有看到裴锦逸,而没有吃午饭的她,肚子已经在无数次叫嚣了,正当她准备叫外卖时,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从总裁专用电梯走出来。

    是裴锦逸!

    在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穿黑西装的人,一看就是身手不凡之人。

    蔚唯连忙拿着文件跑到裴锦逸身边,“裴总,请你给我十分钟时间,让我给你介绍一下好吗?”

    裴锦逸目光漠然的看着蔚唯,“我没有和你谈话的兴趣。”

    “这笔买卖绝对不会让裴总亏本,请裴总给我五分钟时间好吗?只要五分钟。”蔚唯说完这句话,肚子里传来一道咕噜声,让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下。

    裴锦逸看了一眼蔚唯平坦的小腹,“没吃午饭?”

    蔚唯点点头,又摇摇头。

    “一个对自己身体都不负责任的人,还能指望她能做好生意?”裴锦逸嘲讽的看着蔚唯一眼,大踏步往前走。

    虽然他的声音极其冰冷,但身后的舒安和邓栗却各自对望了一眼。

    那句话怎么就听出了浓浓的别样关心呢?

    裴锦逸本来就有一双大长腿,再加上他走的很快,蔚唯想要跟上他的步伐,就必须小跑着,踩着十公分高踩鞋的她,边跑边说,画面看着有些滑稽,但却别样唯美。

    “裴总,请你听我解释,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我只是因为不饿,所以才没有吃午饭,请你给我一点时间。”眼看着裴锦逸就要进旋转门,蔚唯任手拉了一下裴锦逸的手腕。

    裴锦逸随手轻轻一挥,走进旋转门,而蔚唯的身体向后一仰,重重的摔在地上。

    站在旋转门上的裴锦逸看到狼狈摔倒在地上的蔚唯,清冷的目光里波光潋滟。

    蔚唯不顾屁股上的疼痛,连忙爬起来,继续追裴锦逸。

    邓栗给裴锦逸打开后车门,恭敬的道:“裴总,请上车!”

    裴锦逸坐上车,邓栗坐在驾驶坐上,舒安坐在副驾驶坐,车子迅速开出裴氏大厦停车场。

    蔚唯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连忙跑到她黑色的路虎车里,开车去追裴锦逸的车子。

    裴锦逸坐在车里,目光淡淡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有人在裴氏集团的地盘上受伤,公司会负什么责任!”

    对于裴锦逸的突然提问,邓栗和舒安皆是一愣。

    “如果是工伤,公司需付全责,如果是人为因素,需要那个人负责,公司负责一部分赔偿,如果是当事自己在公司地盘受伤,按事故大小酌情赔偿。”邓栗道。

    “那今天那个人被我推倒,以你们的能力完全可以扶住她,避免不必要的伤害,为什么你们没有出手?如果她被摔坏了大脑,或者故意闹事者,今天公司是不是要出血?”裴锦逸冷声问。

    舒安和邓栗对视了一眼,随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表面上装冷漠,内心却是在关心她的安危,他们的裴总怎么这么腹黑?

    “都是邓栗的错,是我没有考虑那么多,我请罚半个月工资。”

    “舒安也有错,舒安请罚半个月工资。”

    裴锦逸冷哼一声,算是默认。

    舒安看着后视镜,观察周围的动向,身为一个合格的保镖,要在无时无刻打起警惕。

    “裴总,蔚小姐在跟踪,要不要甩掉她?”舒安问。

    “能这么快跟上来,这个女人的确不简单,随她去,看看她究竟想干什么?”裴锦逸淡淡的道。

    “是,裴总。”舒安答。

    原以为裴锦逸是要去谈生意,却没有想到裴锦逸的车子开进了一家高尔夫俱乐部。

    看着裴锦逸的车子开进去,蔚唯也准备开车进去,却被保安拦住。

    “请问你有本俱乐部的会员吗?”

    “没有!”

    “对不起,本俱乐部只面对会员开通,不是本俱乐部会员,一律不许进。”

    “那我进去办一个会员卡。”蔚唯道。

    “对不起,会员卡只有每月十五号那一天才办。”保安看了一下蔚唯不算高档的路虎车,淡淡的道:“在这里休闲健身的不是有钱人,就是达官贵人,以小姐的消费水平,还是到其他地方打高尔夫球吧。”

    对于保安的眼高于顶,蔚唯并不想和他争吵,将车子停在路边,进不去,就只有在这里等了。

    那块地皮是席一南对他外公的回忆,不管多难,她都会坚持。

    这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在她前面停下来,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的英俊男子。

    “林总,萧董事长和他的孙女正在里面等你。”秘书对面前的男子道

    蔚唯见状,脑海里灵机一动,连忙打开车门,声音清脆的道:“先生,等一下!”

    听到蔚唯声音的男子转身,在看到朝他优雅走来的蔚唯时,眸光一震。

    “蔚唯,真的是你吗?你没有死?我就知道你不会死,你一定还活着,你果然没有死。”

    看着面前神情激动的男子,蔚唯知道他一定又是认错人了。

    没想到裴锦逸那个亡妻居然有这么多人认识,看来以后在滨城,她要解释的次数还多着呢。

    “先生你好,虽然我叫蔚唯,但我真的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蔚唯。”

    听到蔚唯疏离的话,男人向后退了一步,“蔚唯,我知道你恨我,恨我背叛了你,但是你不要假装不认识我好吗?我宁愿你叫林天哲,也不愿你没名没姓的叫我先生。”

    看来这个男人还是个和裴锦逸前妻有感情瓜葛的人。

    “我了解你对故友的感情,但我真的不是那个蔚唯,我从小在英国长大,这次是第一次来滨城,这是我的名片,我想请你带我进这个俱乐部,在这里有我想要谈生意的人,但我没有会员卡,进不去。”蔚唯目光恳求的道。

    林天哲看着名片上的介绍,想起人们对于昨天那场晚宴的评价。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虽然受邀,却没有去参加。

    听人说裴锦逸当众为难一个和蔚唯同名同姓又长得很像的女人,当时还觉得有些可笑,天下怎么可能会有长得那么像的两个人,如今看来这是真的。

    “好,我可以带你进去。”林天哲目光温柔的看着蔚唯。

    因为林天哲称蔚唯是他的朋友,保安虽然怀疑,但还是放行。

    高尔夫球场很大,到处都是绿色的植物,空气很清新,很适合运动锻炼。

    坐在电动三轮车上,开了好几分钟,才到打高尔夫球的地方。

    绿茵上,蔚唯看到换上休闲服的裴锦逸在挥打高尔球,动作干净利索,一杆进洞。

    看到裴锦逸打球的姿势,蔚唯只能用一个字形容。

    帅!

    顺着蔚唯的视线望去,林天哲看到裴锦逸打球的身影。

    “你今天来要和谁谈合作?”

    蔚唯指了指裴锦逸,“还不是那个恶魔头,冰山脸吗?就因为我长了一张和他亡妻相似的脸,就处处为难我,真的很小气,也不知道他这么小肚鸡肠的人是怎么把裴氏做那么大的。”

    林天哲的目光看到蔚唯残缺的一根手指,本能的抓住她的手,“你的手指怎么没有了?”

    蔚唯被林天哲突然握住手,吓得连忙将手抽出来。

    “这是我的私事,林先生不必过问,谢谢林先生带我进来,有机会一定感谢,司机停车。”

    “消费让服务员记在我名下就好。”林天哲大声道。

    “谢谢林总!”蔚唯说着跑向裴锦逸那边的高尔夫球场。

    见林天哲目光一直盯着蔚唯的背影,秘书提醒道:“林总,萧董事长还在等你。”

    “去见萧总!”

    …………

    蔚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换了一身白色的女式休闲运动服,穿上白色的运动鞋,将一头长发绑成一个干净的高马尾,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球场。

    舒安和邓栗看到蔚唯,不禁眼前一亮,蔚唯这样的穿着打扮,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一般,非常的活泼大方,充满了青春气息。

    蔚唯笑容灿烂的向他们招手,“你们好,我叫蔚唯。”

    “少……”邓栗习惯的脱口说出那个字,被舒安掐了一下手背,连忙改口,“蔚小姐好!”

    “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我们可能会经常见面,你们叫我蔚唯就好了,你们都是裴总身边的红人,能和你们说话,可是我的荣幸呢!”蔚唯笑容灿烂的道。

    “蔚小姐别这么说,我们只是裴总身边一名普通员工而已。”舒安神情不变的道。

    “女人要多笑笑才会更漂亮,你长得很好看,整天绷着一张脸,会让男生害怕的。”蔚唯调侃道。

    舒安一愣,以前的蔚唯端庄优雅,的确不会说这些话,眼前的蔚唯,无论是语气还是风格,都和他们所认识的少夫人相差很大。

    或许,她真的不是少夫人。

    “舒安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习惯了。”意识到她不是少夫人,舒安的语气变得习惯性冷漠。

    “舒安,舒适安心,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生活,很好听,我记住了。”蔚唯说着走进绿茵场上,开始有模有样的做打球前的热身运动。

    “一二一,二二一,三二一……”

    蔚唯的声音故意喊得很大,热身的动作也很夸张,让不远处的裴锦逸想不看到也不行。

    看着她毫无美感,像个小熊一样的运动,裴锦逸知道她是在吸引他的眼球,便停下打球的动作,将球杆支在地上,眯着眼睛看着蔚唯。

    不止是裴锦逸,其他打球的人看着蔚唯,也都停下了动作,看着蔚唯。

    对于美女来说,就算做的动作不好看,却还是养眼的。

    蔚唯假装没有看到裴锦逸在看她,喊完数字后,拿起球杆,看着杆下的珠,目光看向前方,一个漂亮的挥杆,球稳稳的进入一个洞里。

    接着,一连六个球,蔚唯都准确无误的打进球洞,让周围的人连连叫好。

    毕竟,很少见到有女人将高尔夫人打得这么好的。

    这一幕,被和林天哲走过来的萧董事长看到,萧董事长曾经在和裴锦逸谈合作时,被裴锦逸放鸽子,让他觉得颜面全无,这个仇,他一直记在心里。

    听到裴锦逸在这里打球,他便过来看看,在看到蔚唯精湛的球技和精致倾城的脸蛋时,不禁心猿意马。

    “这位美丽的女士,我很欣赏你的球技,不知道是否有幸能和你切磋一下球技?”萧董事长目光色眯眯的看着蔚唯。

    对于这样的人,蔚唯一看就知道他不怀好意。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