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有多爱你,时光它知道 绯色添香

第132章 他有病,她是药

    “好啊,我们以十球为准,谁能十杆进十球,谁就赢,输的人,则请今天在场的人所有消费。”蔚唯微笑道。

    围观的人有几十个人,以这里的消费水平,是一笔不小的钱,但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也没有人愿意占这种小便宜,但看着蔚唯如此自信的开出这样的条件,人们还是拍手叫好。

    毕竟,十杆进十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萧董事长并不在乎钱,但他是一个极其要面子的人,怕输给一个小姑娘,但周围拍手叫好的人,又让他下不了台。

    “好,我答应你!”

    “这位先生,我还没有说游戏规则呢,除了十杆进十球外,还需打在指定好的位置,才算赢。”蔚唯云淡风轻的道。

    高尔夫球本来就不是一个容易的运动,再加上指定位置,谁也没有那个把握。

    萧董事长有些讪讪的不敢应答,其他人更是议论纷纷,说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来和你比赛。”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蔚唯看向声音的主人,夕阳西下,裴锦逸站在橘色的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脸,却将他勾勒的像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样,高大,英气逼人。

    而从裴锦逸的角度看蔚唯,夕阳打在她的脸上,使她的五官更加柔和美丽,给人窒息的美。

    不得不说,她的美真的很张扬,让人无法忽视。

    鱼儿上钓了!

    蔚唯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步代轻快的走到裴锦逸面前。

    “能和裴总切磋技艺,是我的荣幸。”

    “女士优先!”裴锦逸淡淡的道。

    “多谢裴总承让!”蔚唯说着让十个服务员分别站在十个不同的位置,目光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一切路线,思考着作战计划。

    周围的人看这阵仗,一个个都充满好奇的看着蔚唯。

    对于这些年手段残忍,阴晴不定又古怪的裴锦逸,是没有人敢轻易招惹的,见蔚唯敢和他比试,都想一探结果。

    蔚唯紧握球杆,瞄准位置,一杆快准狠的挥球,一个球准确无误的进到一个服务员面前的球。

    有了之前连进七洞的惊人成绩,对于这一次的进洞,人们并不惊讶。

    接下来,两个,三个,七个,九个,蔚唯一气呵成,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将最后一球成功进洞。

    顿时,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

    蔚唯目光微笑的看着裴锦逸,“让裴总见笑了。”

    “蔚小姐这是一鸣惊人,哪里会让人见笑?这里都是滨城的名流贵人,今天蔚小姐在这里大出风头,以后怕是没有人不认识蔚小姐了。”裴锦逸声音冷漠的道。

    “那也是沾裴总的光。”

    “好一张伶俐圆滑的嘴!”

    “能得到裴总的夸奖是我莫大的荣幸,裴总请。”

    裴锦逸看着十个摆好队形的服务员,声音冰冷的道:“我要你当那个指定位置。”

    “只要裴总高兴,别说当个地标,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蔚唯说着跑到一个服务员面前,让他站到一边。

    裴锦逸看着远处的蔚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蔚唯看着裴锦逸开始打球,要说心里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以裴锦逸的财力,他根本就不担心请这些人,他若是有心抱复她,那一球打在她身上,疼痛绝对少不了。

    就在蔚唯走神之际,一个球已经安稳的落在她面前的洞里。

    “好球!”

    周围的人叫好声将蔚唯拉回现实,蔚唯微笑道:“裴总好球技。”

    “蔚小姐又何必强装,如果害怕,我可以让别人来。”裴锦逸声音没有温度的道。【W wW.  】

    “哪有,我只是惊叹裴总的球技如此高超,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裴总,开始吧!”蔚唯又站到一个新的位置。

    接下来,蔚唯没有表现出一丝害怕之色,目光平静的欣赏着裴锦逸打球的样子。

    不得不说,他是上帝的宠儿,身材很棒,挥洒汗水的模样,非常的迷人,让人心动。

    当然,她除外。

    他是席一扬的仇人,也就是她的仇人。

    一连九颗球,裴锦逸非常平稳顺利的完成。

    只要最后一球进洞,两人就是打成平手的成绩。

    “蔚小姐是希望我进还是不进?”

    这话虽然很正常,但蔚唯听着总有一种暧昧的感觉。

    “那就要看裴总的心情了,裴总想进就进。”

    “的确,洞就在那里,我想进也不是你能阻止的。”

    蔚唯“……”

    她这是被冰山面瘫脸言语调戏了吗?

    就在她心里暗骂裴锦逸流氓时,额头上传来一抹剧烈的刺痛,让她脚步向后踉跄了几步,而她所站的位置是一个高坡,身体本能的身体跌,在绿茵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

    林天哲第一时间跑到蔚唯面前,将蔚唯扶起,看着蔚唯额头红肿,关心的问:“你怎么样?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林先生不用担心。”蔚唯忍着痛轻声道。

    “裴锦逸,你怎么能故意打人?”林天哲目光充满敌视的看着裴锦逸。

    “对于这种自以为有点资色,就把男人耍得团团转的女人,就应该给她一点颜色看看。”裴锦逸冷冷的道。

    “裴总,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张脸,但容貌是父母给的,我也不能改变,你不能因为我这张脸,就对我乱下定位,我从来没有以仗自己的姿色去玩弄任何人。”对于裴锦逸的诬蔑,蔚唯生气的回击。

    不管裴锦逸怎么刁难她,能忍的她会忍,但是对于原则性的问题,她不会忍。

    裴锦逸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你敢说你能进来这里,不是靠男人把你带进来的?”

    蔚唯神色一怔,“没错,我是让林先生把我带进来的,但我并没有……”

    “如果你是一个丑女人,他会带你进来吗?如果你不是一个漂亮女人,你又哪来的自信对男人提这样的问题?你就是一个出卖色相,为达目的,不惜破坏他人家庭的坏女人,你这种女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让我赢你。”裴锦逸说完看向服务员,“今天所有来俱乐部消费的人,都记在我名下。”

    “球从那么远的地方打过来,一定很疼,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林天哲将蔚唯扶起来,目光关心的道。

    蔚唯将林天哲的手推开,退开两步,目光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有家室的人,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许会有一些风言风语传进贵夫人耳中,希望不要因此给你们夫妻带来麻烦。”

    见蔚唯疏远的目光,林天哲心里有一些不舒服,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没有哪个法律规定结了婚,就不能助人为乐,就不能和异性说话,我对你只是朋友之间的帮忙,她不会生气的,你不要多虑。”

    “那就好,以后有机会请林先生和林夫人吃饭,我先走了。”蔚唯说着转身离开。

    蔚唯换好衣服出来,一个女服务员微笑道:“蔚小姐,你好,刚才见蔚小姐额头受伤了,我们准备了冰块,还有一些点心,请蔚小姐敷一下伤口,休息一下。”

    蔚唯没有多想,消费这么高的俱乐部,服务周到细心,也是必然的。

    蔚唯从服务员手里接过冰块,放在火辣辣疼的额头上。

    反正今天找裴锦逸谈生意,是彻底没戏了,也不能把他逼得太紧,否则,真让他发起火来,一句话下令,让她无法在滨城混,那就遭了。

    以席氏现在的情况,还没有在滨城站住脚,还不是裴锦逸的对手。

    累了一天,直到现在也没有吃饭的蔚唯,确实是饿了,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蔚唯来到一个靠窗的卡桌。

    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还有清粥,小菜。

    让蔚唯意外的是这些东西都是她喜欢吃的。

    “谢谢!”蔚唯礼貌的道。

    “蔚小姐不用客气,请慢用,有事按桌子上的服务铃,我们会第一时间过来。”

    “好!”

    坐在柔软适中的椅子里,蔚唯一手捂着额头,一边吃起来,耳边是轻柔舒缓的音乐,这一刻,全身心得到放松的她,又有美食在前,蔚唯心里涌出无限满足。

    自从到滨城以来,她的神经就处于紧绷状态,很难有放松的片刻,所以这一点的舒缓,让她觉得非常珍贵,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动人的弧度。

    蔚唯不知道她放松享受的一幕,被站在二楼某个角落的男子尽收眼底。

    蔚唯正在专心吃东西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清脆悦耳的铃声在空旷的房间显得格外突兀,让人一下便能听到。

    当听到蔚唯的手机铃声时,裴锦逸瞳孔猛得一缩,漆黑的目光凝视着因为接电话而笑得灿烂温柔的蔚唯。

    笑得那么甜,那么纯,不用想也知道那个电话的主人一定是席一扬。

    裴锦逸面无表情的转身,脚步从容的离开。

    邓栗和舒安看了一眼蔚唯,又看着前面的裴锦逸。

    “让人给蔚小姐准备带有消肿活血中药的冰块,又让人准备一桌子美食,裴总明明是关心蔚小姐,为什么还要假装冰冷的为难蔚小姐?”舒安疑惑的小声问。

    邓栗瞪了一眼舒安,“裴总的心思岂是你我可以揣测的?裴总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我们的职责是保护裴总的安全,其他的不要多想。”

    “我知道了!”舒安撇了一下嘴,只是觉得男人的心思好难猜。

    当众让蔚唯出丑,事后又默默关注,她家boss的心,真是海底针啊!

    归一苑别墅内!

    已经换上一身休闲服的裴锦逸,坐在书房椅子上,从书桌里拿出一个白色手机。

    那个手机一看就是女人用的手机,背后贴了一个可爱的兔子。

    那是以前蔚唯用的手机,在手机里,没有一张蔚唯的照片。

    只有一些蓄存的音乐和两人偶尔发的短信。

    裴锦逸用自己的手机拔通白色手机的号码,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这是裴锦逸每天回到归一苑都要听的铃声,五年来,倾听的次数不计其数,却百听不厌。

    对他来说,这是思念蔚唯的唯一方式。

    从这首铃声里,裴锦逸也能感受到,蔚唯对他的爱有多么浓烈和深厚。

    裴锦逸脑海里想起下午在俱乐部听到的铃声,不仅人长得像,同名又同姓,就连用的手机铃声都一样。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巧合吗?

    还是说对方心思慎密到连这个小小的细节都不放过?

    不得不承认,即使这真的是对方设下的一个陷井,蔚唯今天的表现,的确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

    为了不让裴锦逸对她过于反感,今天蔚唯没有去找裴锦逸,而是去忙其他的工作。

    在临行前,经过宋彦的办公室,蔚唯走进去,见宋彦正在收拾东西,也准备出门。

    “宋彦,你那边怎么样?”蔚唯问。

    “乔臣轩是个老滑头,想要拿下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这不,我正要去催催他。”宋彦道。

    “那也比我这边好一点,裴锦逸对我的敌意很大,恐怕到时候还需要你出马。”蔚唯无奈的道。

    回来滨城这几天,宋彦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还无瑕去关心蔚唯,听到这样一说,宋彦关心的问,“他为什么讨厌你?”

    “他说我故意整容成他亡妻的模样,讨厌我的名字,讨厌我的脸,说让我改名,虽然他很讨厌,但看在他对亡妻一片痴情的份上,我也不和他计较,我先晾他一天,给他一天喘气的时间,明天再去骚扰他。”蔚唯道。

    关于五年前的那些事情,宋彦多少了解一些,裴锦逸为了慕若怡,把蔚唯伤得很深,甚至还威逼蔚唯给他和慕若怡生孩子,蔚唯绝食七天,滴水不进,他还用她父母坟墓来威胁她不得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

    怎么现在看着不像她了解的那么一回事?

    裴锦逸不仅深爱着蔚唯,还是一个深情的情痴,痴情到别人和她长得一样都是罪。

    难道这中间有什么误解?

    还是男人的通病,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真相之前,宋彦也不敢轻易下定论,更不敢告诉蔚唯,她就是裴锦逸的妻子。

    她害怕让蔚唯想起以前的事情,只会让她更痛苦。

    她和席一扬感情很好,五年来,席一扬对她有多么宠爱,她也是看在眼中的,不希望蔚唯失去眼前的这份幸福。

    “如果裴锦逸那边你真的没有进展,我可以去试试。”宋彦微笑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谢谢你,我的好彦彦。”蔚唯高兴的道。

    “现在谢什么,等成功了再谢。”

    “对了,你有没有给安安打电话,他现在怎么样?”蔚唯关心的问。

    “还是老样子,你也知道他很坚强,小小年纪就报喜不报忧,但从医生那里得知,安安昨天病情恶化了一下,导致他痛到昏迷。”提起儿子,宋彦酸子忍不住酸酸的。

    蔚唯也是鼻子一酸,“别担心,安安那么坚强,那么善良,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真的好怕,我必须要尽快给安安找到合适的配型,这件事情不能等。”宋彦声音坚定的道。

    “如果乔臣轩不配合,就把他打晕抽血。”

    “你这个主意不错,今天如果不能诱骗他抽血,我就一掌把他劈晕。”宋彦笑道。

    “那你记得少用点力,我怕他吃不消。”蔚唯玩笑的道。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然后各自开车去找各自的客户。

    宋彦来到乔氏集团,还没有和前台开口,前台就笑眯眯的说乔总让她直接到办公室。

    宋彦微微一愣,有种乔臣轩在等她这个小绵羊送进口的感觉。

    走出电梯,宋彦敲了一下总裁办公室的门,然后推门,才刚走进去一步,手就被人用力拉住,接着,被人重重的压在门板上。

    房间里一片昏暗,看不清眼前的人,宋彦本能的出招攻击对方,对方却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有这一招,动作迅速的扼制她的手,让她动弹不得,正在她全力挣扎时,一道火热滚烫的吻落在她唇上,动作迅速撬开在她的贝齿,炽热的火缠在一起。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触感,熟悉的电流袭遍全身。

    不用看,宋彦便知道是谁在亲吻她!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乔臣轩会在这样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袭吻她。

    宋彦没有反抗,双手勾住乔臣轩的脖子,主动附应这个吻,两人全身心沉浸在这个热吻之中,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唯有彼此的心跳声和粗哑的呼吸声。

    突然,宋彦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当意识到乔臣轩要进一步时,她身姿灵敏的往旁边一躲,挣脱乔臣轩的手,并且迅速将墙上的开关打开。

    顿时,房间里一片通亮,宋彦看到乔臣轩那双充满火燃的黑眸。

    乔臣轩的白色衬衫两个扣子打开,露出他麦芽色精壮的肌肤,以及若隐若现的两块腹肌,充满了男性强壮的成熟魅力。

    “乔总就是这么对待上门谈合作的女人?”宋彦笑颜如花的问。

    乔臣轩走到沙发上坐上,目光仰视笑得如一朵百合花一样干净的宋彦。

    “说吧,你想要和乔氏合作什么?”乔臣轩声音有些沙哑的问。

    既然要谈工作,宋彦立刻收起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将文件递到乔臣轩面前,一脸认真的道:“席氏初来滨来,想要在滨城做出一点成绩,便想开创一个属于席氏自己的商业圈,城东有块地刚好合适,经过查寻,那块地是你和裴氏集团的裴总共同所有,还请乔总能够割爱,价钱方面,请乔总开价,席氏能满足的,一定不讨价还价。”

    乔臣轩目光直直的看着宋彦,“那块地闲着也是闲着,给你也无妨。”

    听到乔臣轩这么爽快的答应卖地,宋彦心里很高兴,“请问乔总的心里价位是?”

    “我不差钱!”

    宋彦一愣,“那乔总的意思是?”

    乔臣轩看着宋彦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我-要-你-做-我-的-女-人,那块地的钱是给你的包养费。”

    宋彦心里一滞,没想到乔臣轩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明明很爱宋心,为什么又对她提出这样的要求?

    “乔总,你真会开玩笑,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哪里需要你用天价来包养?况且在滨城,谁人不知道乔总心尖上的人是宋心,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姐姐,我怎么能做让她伤心的事情?”

    “所以,我并没有说你是能见光的女人。”

    虽然已经想到是这样,但听着他面无表情的说出来,宋彦心里还是一阵刺痛。

    曾经,她是他法律上名正言顺的正妻,如今,却要沧落到他见不得光的玩物。

    宋彦强忍着心中的痛,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离婚五年,你现在还想让我做你的女人,看来,你对我的身体还挺留恋,真没发现,你居然还是个恋旧的人,我们以前是夫妻,再做你的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只是在次数变多罢了。”

    听着她云淡风轻的话语,乔臣轩心里很不舒服,她怎么就能这么轻松的说出他们再在一起,只是次数变了?

    是她从来没有过他,还是她本性就是如此狂放,又或者是这些年来,她经历的男人太多,让她无所谓和谁上床?

    虽然不悦,但乔臣轩并没有表现出来,若不是昨天宋心无比委屈的模样,他也不会听从裴锦逸的建议,尝试让宋彦来治疗他的障碍。

    他有病,而宋彦是他的药,仅此而已。

    “这么说你同意了?”乔臣轩淡淡的问。

    “乔总用一个地皮包养我,我也不会和钱过不去,我这个人,虽然爱财,但我更爱命,虽然乔总不像是一个私生活混乱的人,但为了我的身体健康着想,乔总必须要配合体检一下,确定没有什么传染病啊什么的。”宋彦微笑道。

    她不是不放心乔臣轩,而是亲眼看过宋心在他人滥交的画面,对宋心不放心。

    “你怀疑我有病?”乔臣轩目光阴冷的看着宋彦,原本就有隐疾的他,被宋彦这样怀疑,怎么可能会不生气?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