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双面总裁难伺候 罗可可

第113章 我的女人爱吃醋

    那女人想不到姚若雨还敢这么瞪她,还准备逞能,却感受到一个十分恐怖的眼神,那张阴冷,让她一下子感觉浑身冰冷刺骨。

    顺着看过去,只见顾斐把玩着手机,正看着她。

    明明也没有做出很凶神恶煞的样子,却让这女人大脑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顾斐直看得那女人低下头去,这才低头开始划拉手机,所以姚若雨回头看到的就是顾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在玩手机。

    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所有女人,肯定还是希望老公能保护自己。

    不过,想到今天自己被顾斐虐了一个上午,她又能理解,大概这也是考验第一部分?

    姚若雨规规矩矩地和顾斐吃了一餐午饭,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收回了注意力,竟然仿佛没有人在谈论她,那些若有似无的目光也不再黏在她的身上。

    顾斐眯着眸子看了眼门口,门口几个保镖对他打了一个k的手势,他才懒洋洋地收回目光看着姚若雨,敲了敲桌子道:“怎么吃这么慢?给你半个小时,吃不完也得跟我回去工作。”

    姚若雨咬着一条意面,幽怨地抬头看着顾斐,怎么工作起来这么铁面无情,简直不是人。

    不过,想到一个上午他教给了她那么多知识,姚若雨又舍不得拒绝他。

    于是,她埋头加快了速度。

    就在她刚刚吃完的时候,刚刚说她坏话的那个女人忽然从隔壁桌,颤抖着走了过来。

    姚若雨第一反应是抓起了桌子上的叉子,心想,难道这个女人还要过来抱打不平,打她这个“小三”不成?

    没想到,那女人忽然双腿一软。跪在她的脚边,哭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骂你的,是有人,有人收买我,你们一出来,我就盯着你们了,有人故意让我传播这个消息。”

    姚若雨的眼神瞬间冷了一下来,想也不想就提出了一个名字:“王佳云?”

    “我不知道,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那女的哭道。

    姚若雨惊讶地道:“那你怎么忽然就招认了?”

    那女的哭得更厉害了:“刚刚我去上厕所,她派来负责指导我的那个男人在和她打电话,说是要杀了我。我好怕。”

    姚若雨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于是,她道:“你等下,我找找照片。”

    现在不好好利用这个舆论,那她就是傻子了。

    明明好几个记者都在附近,看来是跟着她和顾斐过来的,但是一直被拦在外面,现在,保镖故意将他们放了进来。

    姚若雨想从自己的手机里翻出王佳云的照片,但是,一下子激动了,总是翻不到。

    这时候。顾斐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沉声道:“让她看看。”

    姚若雨一看,可不就是王佳云吗?

    难道刚刚他一直翻手机是在找王佳云的照片?不过,为什么找这张啊,王佳云笑得满脸皱纹都出来了,姚若雨嘴角抽了抽,心里想,这家伙真是腹黑,太坏了,蔫坏蔫坏的。

    她故意将手机举高,让那个女人看,顺便方便后面的记者拍照,大声问道:“是不是这个女人?”

    “就是她,就是她,她明明说给我一大笔钱,但是却背地里想害死我,我要揭发她,如果我死了,肯定是她害的。”女人大叫道,眼神里满是恐惧,但是,姚若雨却发现,她的恐惧好像来自于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所以,刚刚进门开始。顾斐就猜到了这一切。

    姚若雨发现,这个男人真是只老狐狸。

    所以,以前自己决定他害自己,还真是猜错了,他要真想对付她,那她估计现在死得骨头渣都不剩了吧。

    “太过分了,以前就小三上位逼死了我妈妈,生的私生女年纪比我还大,现在竟然又因为我夺回了公司的主权,竟然找人陷害我,我分明就是清白的,我说怎么会有人在报纸上造谣中伤我。”其实姚若雨还是有些心虚,因为不管怎么狡辩,她和一个男人亲吻是实打实地被拍下来了,而且自己到现在也是有夫之妇的身份。

    就在她想要轻轻将这块揭过的时候,顾斐忽然出声道:“那个男人明明就是我,难道你们连这点分辨力都没有?如果是别的男人。”

    他忽然冷笑了一声,那几个记者原本一直拿着摄像机在拍,然而,仿佛是隔着镜头都能感受到了顾大总裁眼神里的阴毒。

    不由自主地跟着缩了缩脖子,顾斐冷冷地道:“得罪我的人,现在还能存在于A市吗?”

    说完,他勾唇道:“果然,我收购了姚氏是对的呢。”

    “对啊对啊,是顾家收购了姚氏,看来是给自己的妻子出气呢。”

    “是的,姚氏早就不行了,就是因为有个小三老婆在搅局,我那口气以前就在姚氏,看不惯小三母女的做派才走的。”

    “那太好了,姚氏有了顾家的坚强后盾,以后可就能发展得越来越好了”

    众人议论纷纷,那几个记者已经想到自己后面回去该怎么写了。

    这次的这件事情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只是到下午,姚氏的股票就涨了好几个点,从死气腾腾到了生机勃勃。

    姚若雨原本看申请项目的文件看得郁闷不已,现在听到这个好消息,立刻精神一振,还真被她找出好几个项目不实的点。

    晚上加班到九点,她终于将所有的东西都看完了,有一种非常满足的成就感,现在姚氏慢慢又起色了,可不能在自己的手里给毁掉。

    她拿着自己的那些想法,去找顾斐。

    顾斐看着,眉头越皱越紧,姚若雨心里一阵沮丧,还是不行吗?她还以为自己挺厉害的。

    顾斐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吓得她身子一僵。

    就将他精致的眉眼里带来点叹息道:“你站过来点。我和你讲一下。”

    于是,他开始一边用红笔在她的报告上进行划计,一边给她讲解:“你看,这个预算就是错的,你竟然没发现,我给你算一遍。”

    那么大的数字,也不见他用计算器,刷刷刷就算好了,摆在姚若雨面前。

    姚若雨惊讶地道:“你怎么算出来的?”

    顾斐想了一下,好像想起来了,随意地道:“以前七八岁的时候,去报过一个心算班。所以心算还不错。”

    姚若雨心里吐槽,这叫还不错嘛?吓死人了好不好?

    这后面多少个零啊,她总有种想掏出计算器重新算一遍,确定这家伙是不是故意装模作样吓唬她。

    仿佛看出了姚若雨的心思,顾斐似笑非笑地再和她说了下怎么算预算,然后命令道:“好了,你再按照我刚刚说的算一遍。说完他将自己的算的那些公式盖住,丢给姚若雨一个计算器。”

    于是姚若雨苦逼地在那里对着计算器戳戳戳,发现很多自己忘记了,只好小心翼翼地不时问问顾斐,幸好顾总今天心情还不错,都给她指导了。

    等姚若雨算完,去翻开刚刚被顾斐盖住的那个数字,果然一模一样。

    于是,她真的彻底服气了。

    心里默默想,想不到自己竟然嫁给了一个天才,他q到底多少啊。

    不过,后来又愤愤地想,计算Q再高又如何,情商低到吓人。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道阴影压了过来,吓了姚若雨一跳,抬头才发现是顾斐靠过来看她的计算结果。

    他看了下数据,难得表扬了一句:“还行。比五岁小孩好教点。”

    姚若雨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就比五岁的小孩好点啊?太欺负人了,不毒舌会死吗?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顾总。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先回家。”顾斐勾唇,看着姚若雨,比起之前的严厉刻薄,此刻的他带了几分风情。

    姚若雨敏感地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心里继续默默吐槽,果然是个精分的家伙,假装看不到他身上散发的荷尔蒙,姚若雨眼观鼻鼻观心,收拾自己的东西,忽然惊呼了一声道:“糟糕,我忘记了,今天秘书给我的那一大叠怎么办?我只签了项目这块的文件。”

    顾斐从自己的桌子下拿出一大叠东西,眯着眼眸,不爽地教训道:“现在是我来帮你代笔,但是,三个月后你还这么乱七八糟,可没人会管你了。”

    姚若雨随便翻了几本,上面都有顾斐龙飞凤舞的批复,那种充满权威的威压,仿佛透过他的字里行间穿出来。让她佩服无比。

    自己有一天也能变得和他一样吗?

    她心里生出无数感激:“谢谢你帮我的忙,其实一开始你就没打算解雇那些员工吧?你只是想逼我来学习怎么管理公司,谢谢你老公。”

    姚若雨抬头看着男人,眼底都是星星,那中儒慕和感谢仿佛宝石一般在眼底闪耀。

    顾斐摸了摸鼻子,难得产生一丝心虚,其实他就是喜欢欺负她而已,而且将她骗到公司就可以多陪陪他了。

    他捏了下她的鼻子,低声道:“我要收利息的,今晚就要。”

    姚若雨瞬间觉得自己的那些感激可以拿去喂狗了。

    可恶,这个男人简直是个欲求不满的禽兽。

    两个人回到顾家的时候,时钟超过了十点。姚若雨抢了浴室洗澡,等顾斐沐浴完,出来,她已经睡得打起了小呼噜,顾斐不满意地将她翻过来平躺,仔细盯着她的脸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丫头竟然真的睡着了。

    天人交战了一会儿,他性感地舔了舔唇,心里想,这么累先放过你,等忙完这段,一次性可以收好多利息。

    想到这里,他深邃如墨的黑眸里,透出了几丝邪气的期待。

    姚若雨虽然前一天晚上,一碰到枕头就累得睡着了,但是她这一觉因为顾斐的纵容就睡到了九点,起来的时候,想到昨天终于对付了王佳云,还学习了很多东西,瞬间觉得自己原地满血复活。

    她高兴地穿了一身黑色的套裙,兴冲冲下楼道:“顾总,我们什么时候去公司上班?”

    顾斐扫了眼姚若雨的衣服,这衣服虽然是黑色的,只露出白色的衬衣,但是,却做得非常修身,将小妻子的美妙身材显露无疑。

    他忽然觉得大早上的,就有些受不住诱惑,要不是今天真的有事,他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将她扑倒,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啃干净,连渣都不剩。

    不过

    “今天不去公司,奶奶刚刚给我打电话,说老家的叔公过世了,我们代替奶奶回去祭拜一下。”顾斐不慌不忙地解释完,又指着桌子上热腾腾的油条豆浆道:“先吃早饭,不吃早饭身体不好,我发现你最近有点肥。”

    肥?!

    姚若雨被这个评价炸得脸色发白,气鼓鼓地坐到椅子上,又昧心自问,难道自己真的胖了?

    肥?

    太伤人自尊。

    因为这个评价,姚若雨就不怎么理顾斐,和他上了林肯后,她就扭头看窗外顾斐看了她的脸色,眼底闪过一丝促狭的神情。

    如果若雨能仔细想想,就会发现,现在的顾斐和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姚若雨虽然没注意到的,但是,给顾斐开了十几年的司机先生早就发现了。

    顾总这个上午就一直在笑呢,天啊,每天都好像刚刚从南极回来的顾总,竟然不但不冷冰冰的,还露出那样幼稚青涩的笑容,就好像十八岁毛头小伙子一样。

    司机也跟着高兴起来,心里非常感谢姚若雨。

    不过因为姚若雨的脑子里还在循环顾斐的那个肥字,也错过了最重要的司机先生的眼神。

    最后,她破罐子破摔地想,肥就肥吧,反正不稀罕他喜欢,既然嫌弃就别上她的床。哼,求之不得。

    “对了,我忘记买花了,丧礼上,怎么也得送捧花才行。”顾斐忽然自言自语道。

    姚若雨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看吧,就说情商着急,竟然这么重要的事情,就忘记。

    她想了想,目光落在外面的一从从白色小雏菊上:“那我们去那里采点,看起来挺好看的。”

    顾斐跟着看了一眼。点点头道:“可以。”

    于是,让司机停了车,姚若雨有点兴奋,一直住在城里,很少来乡下,看到什么都特别新奇。

    她跑了两步,忽然觉得不对劲,回头一看,果然顾总和司机两个好像大爷一样,一个坐在车里不出来,另外一个靠着车,拿手机拍拍拍。

    “老公。出来帮忙。”姚若雨不爽地瞪着顾斐。

    顾斐顿了一下,指着自己问:“我也要采?”

    看到他不情不愿的样子,若雨就觉得非常高兴,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他从车里拖了出来“当然得你采,我只是个女人,体力不够。”

    “你这么肥,本来就该多运动,不要偷懒。”顾斐揉了揉她的头,忍笑道。

    不过,虽然这么说,他还是认真地开始去采那些野花,虽然是野花,却非常好看,小小的一朵,放在手里一大把,就好像天上的星辰。

    姚若雨看到顾斐弯腰在花海里忙碌的样子,忽然楞了楞,仿佛看到他整个人都在发光。

    直到顾斐捧着一大把花朝着她走过来的时候,她的心脏忽然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他们是每一过求婚和恋爱的过程的,此时,又高又帅的男人,捧着花朝她走来的样子,就好像是来向她求婚,若雨不由得有些浮想联翩。

    忽然,鼻子上痒痒的,却是顾斐将花塞到她怀里:“刚刚是我采花,现在你负责抱着。”

    姚若雨瞬间被他无情的言语带回到现实,好吧,果然顾总的情商低,我们要原谅他。

    不过个,刚刚顾斐认真采花的样子,还是让姚若雨觉得自己好像更加喜欢他了,所以一路上的那种生气和别扭额没有了。

    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她被轻轻地推醒,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着顾斐宽大的肩膀睡着了。

    她慌乱地擦了擦嘴角,庆幸自己没有流口水,不然,喜欢打击报复的顾总,还不知道怎么给她小鞋穿呢。

    跟着顾斐下车,司机重要忍不住打趣道:“夫人你和顾总真恩爱,全程顾总一直护着你,生怕您睡着了摔倒。”

    姚若雨闻言,心里一阵甜蜜,心里默默想着,难道他这么这么做了吗?真的对自己这么好?是不是司机的恭维话呢。

    “啊,花。”姚若雨忽然想起。之前的野菊花忘记拿下来了。

    她忙准备回去拿话,此时,顾斐却捧着一大把水灵灵的白色菊花走过来,嘴角还勾着促狭的笑道:“这不是吗?”

    “啊,原来你根本就买了花,还骗我没有卖!!”姚若雨敢怒不敢言地嘟囔道,斜着眼睛看他。

    顾斐淡淡一笑,斜睨着她道:“是你自己笨,明明放在副驾驶座上,居然没看到,算了,既然我们又花了,那些野菊花送给你好了,和你挺配。”

    说完,他纡尊降贵地嫌弃了她一眼,自己迈着大长腿往前面的祖宅走去。

    姚若雨气得在后面跺脚:“姓顾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其实,她心里有些乱,那些话是顾斐亲自采的呢,他现在全部送给她了,总觉得比求婚还要让人心动,糟糕,自己是不是在不知不觉被他洗脑了,竟然觉得他好得不像话。

    她几步追上去,结果顾斐忽然靠过来,离她极近,眨了眨眼睛,姚若雨注意到他的眼睫又黑又长,像两把小刷子一样,勾得人心痒痒。

    他淡淡地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道:“我喜欢欺负你,怎样?”

    说完,不等姚若雨反应过来,顾斐已经再次站直了身子,继续往前走。

    姚若雨觉得自己应该生气的,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却跳得那样快。甚至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脸,入手滚烫。

    虽然两个人在路上有些波折,但是很快就走到了祖宅面前。

    里面立刻有人迎了出来,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者。

    “三叔公。”叫了一声,旁边的秘书将礼金送上。

    三叔公看了眼顾斐,脸上堆着笑容,接着就看到了旁边的姚若雨。

    “我妻子,若雨。”顾斐示意若雨上前问了声好。

    三叔公连声答应,笑嘻嘻地道:“以前总不见来,把你妻子藏的挺好啊,现在怎么舍得带出来了,哟,我看着年纪不大,你可不能欺负人家,身子弱得很,阿斐你以后要节制。”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姚若雨脖子上的一大片红痕。

    顾斐不由得嘴角抽了抽,这回是真心冤枉,这是这丫头刚刚打瞌睡压上去的,真不是他干的。

    但是,三叔公显然不相信他,还拍着他的肩膀道:“前阵子听你奶奶说你病了,我看好得很嘛。努力努力,早点生个胖娃娃带回来玩。”

    顾斐勾唇一笑:“你别打趣若雨,她很害羞的。”

    “哈哈哈,你小子,长大了懂得疼媳妇了啊。”三叔公看着顾斐一遍打趣一边将两个人往灵堂里面引。

    过世的是二叔公,是喜丧,所以大家也不是很悲伤,之前该哭的人都哭过了,还有人在灵堂里唱着流行歌曲,都是些情情爱爱的,甚至还有人大声笑着打麻将。

    姚若雨家里人丁不兴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得看得有些目不暇接。

    做梦也没先到,会看到简爱,她今天穿着一身白裙子,常言说,要想俏一声孝,今日的她随便薄施了点粉黛,却十分俏丽。

    姚若雨自己比较了一下,发现自己其实真没有简爱长得好看,身高也没她高挑,而且简家有钱,姚家比不过,还和顾斐是青梅竹马。

    她心里其实觉得奇怪,为什么最后顾斐选择了她,而不是明明什么都比她强的简爱。

    简爱显然也是这么想打,她做梦也想不到若雨也回来,眉头皱得死紧:“阿斐,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姚若雨心里吐槽,我是顾家的媳妇为什么不能来,反倒是你,你才是多余那个吧?!

    顾斐看了姚若雨一眼,伸手忽然将她一把搂入怀中。

    其实,简爱质问的时候就很多人在看,眼底带着揣测,因为顾斐以前绯闻多,还有人以为是哪个不入流的小明星,所以眼底难免鄙视。

    而此时,顾斐却一把圈住姚若雨,眼底带着宠溺道:“奶奶说作为我的妻子,若雨也该过来见见各位长辈,再说,她老喜欢吃醋,我带她来以证清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