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婚约:老公别过分 小酒轻狂

第90章:容景又做了了不得的事儿,气疯乔布·渊!

    容景也说的对,之前他们确实是太过轰轰烈烈,热烈的让他们都没有机会停下来好好感受平常是什么样。

    但不得否认的是,他容景一直都在努力!

    心,漠的被攥紧,疼的厉害!

    之前那无尽的等待,说真的!她不怨他不可能,就连回来东洲,其中也有几分跟他赌气的味道,可她没想到,她在等,而他却在努力!

    壮大冥会的势力,是他必不可少的一步。

    “想什么呢?”

    “啊?没,没什么!”

    男人平淡的语气将她从思绪中拉回,看着他容颜里带有和妖治不符的温柔,江语忍不住就环上他的脖子。

    突如起来的动作让男人浑身肌肉也是一僵,“景,我们之前一直都不正常吗?”

    “你认为正常?”没回答,而是将问题原封不动的抛给她。

    江语仔细回想了一下点点滴滴,也对比了她身边的人,才发现,她到现在为止正常的夫妻该有什么样的生活都不知道。

    不管是自己的母亲还是自己的弟弟,就连身边的朋友,乔布夜,唐玄,慕晓晓这些人的感情谁不是风风烈烈的?

    唯一没有承受过什么感情之苦的就是裴锦眠,但在她看来,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正常。

    “我不知道,因为,我好像没见过正常的!”

    容景,“”这么惨!?

    感受到怀里女人的蹉跎,想了想便道,“江薄和乔安好现在应该算正常,没人能阻止他们,他们想怎么在一起就怎么在一起!”

    “嗯,我们也会有?”

    “当然,你不想?”

    “想,想的都要发疯了!”

    江语说的是实话,暮然回首,才发现她这么多年忍受的一切,都不过是在等,等一个可以和容景好好在一起的机会。

    没人能阻止他们,他们想怎么在一起就怎么在一起的生活。

    听着女人的肺腑之言,容景的思维也丝毫不轻松,轻轻揉了揉她细软的发丝,“再不去要迟到了。”

    “迟到被罚也是正常夫妻生活的一部分对不对?”

    容景,“”这逻辑!按照江语这么想,他们是正常了,不过乔布渊要疯了!

    宠溺的将她从怀里拉出来,将车载箱的一个信封递给江语,“这个帮我交给乔布渊!”

    “这是什么?”

    “让他亲自打开!”

    没有回答江语的问题,只是态度却极为认真,江语也没多问的收了起来,然而,她没想到上午,她差点被因为这个信封被乔布渊给轰死了!

    目送江语进去后,容景并没去冥会总部。而是直接折转朝另一个方向。

    江语乘坐电梯上楼,径直就去了乔布渊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门从里面被拉开,乔布夜和慕晓晓一身劲装的出来。

    看到江语,慕晓晓微笑的打招呼,“明玉!”

    “你要出去?”

    “嗯,今天任务很紧急,我和夜一起去!”

    江语微微蹙眉,让乔布夜和慕晓晓一起出去,可见这次的任务到底多重要,因为着急出发,彼此也没多说什么。

    江语转身进了乔布渊办公室,男人此刻正在打电话,看到江语进来,简单朝对方交代了两句就挂断了。

    一贯的冷语,“身上的伤都好了?”

    “嗯,这个是给你的!”

    话落,江语直接将手上容景给她的那个信封递给了乔布渊。男人一贯冷凝的眉蹙了蹙,“这是什么?”

    “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到底是什么江语自己也不知道,乔布渊就这么当着她的面给拆开,然而,在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几乎是想也没想的砸在了江语身上。

    一向沉稳的男人,此刻也忍不住怒吼出口,“离开,你想的挺简单,回来的时候怎么没想现在什么样子?”

    江语被乔布渊突然的怒火骂的一懵,完全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捡起地上那张纸,在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整个人都郁闷了!

    她这辈子,很少有郁闷的时候,然,此刻看着那‘退出书’,就是这辈子很少郁闷中的一刻!

    乔布渊想烦躁的掏出烟,想也没想道。“你现在想离开根本没商量,收起你的心思!”

    “哦!”

    难得的,对这窘迫的时刻江语丝毫没有解释的机会!

    就算容景不这么做她也会找机会跟乔布渊提,但没想到容景会这么急,让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对她无所谓的态度,乔布渊脸上的冷意更甚,语气也不怎么好的问,“为了容景?”

    “嗯!”依旧不解释!

    但并不代表乔布渊就这么放过她,“当初回来,也是为了他?”

    “嗯!”

    此刻,江语除了将这一切承认下来外,没有任何选择,容景既然帮她开了这个口,她没必要去否认什么。

    再有就是,知道容景这么多年都在为他们的未来努力后,她就更没理由去质疑他的所有做法。

    虽然,现在这件事看上去他太过霸道,霸道的没跟她有任何商量就直接将退出书给乔布渊,但她并不怪他。

    分别了这么多年,这段时间难得有一种安稳感,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病态的想,就算被他这么管着下去,其实也不错。

    看了看一脸阴冷的乔布渊,江语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笑,“那个,这件事你考虑一下,也不是很着急,就是!”

    “不可能!”

    江语,“”就知道他会这么回应!

    不过都走到了这一步,也容不得她退缩,稳了稳心神,“你也别把话说的这么满,天下没有什么绝对性的事儿!”

    话是这样说,但还是不免心虚!

    当时她对你容景的感情已经被逼到死胡同找不到出路,被逼到极致的她,就跑回来换了安好的自由,然而,回来才没几个月就!

    若她是乔布渊。面对自己这么多问题的部下,肯定也会觉得非常头疼!

    乔布渊被她说的浑身气息更加不稳起来,烦躁的吸了两口烟,冷沉道,“江语,你在我看来是很稳重的女人。”

    “”

    “不会谈个恋爱把脑子都谈坏了吧?你现在什么处境需要我来提醒吗?”

    “我!”

    “要退出是吧?好啊,我马上宣布你退出,看那些人会不会把你五马分尸!”

    江语,“”都说了这事儿不着急,这人还真是!

    接下来一整个上午,江语都被乔布渊各种洗涮,平时话并不多的男人,这一个上午江语却是被他说的够够的了!

    不过也不光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退出书,还说了她在御景门口对自己人那样已经算是违规。

    说是上面的通知下来了,她这次要接受的处分比上次还严重;被处分的是她,乔布渊还口不留情的教训了她一顿。

    此刻江语脸上有‘生无可恋’四个加粗的大字!

    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江语第时间就给容景拨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起来,没等容景说话,江语就先炸毛了,“容景,你以后做什么事儿能不能先跟我商量?”

    “被骂了?”

    “你说呢?岂止是被骂,我都巴不得他和在御景那天一样踹我两脚更干脆!”那样她心里也不那么难受了。

    然!

    容景却抓住了她失言中最关键的一点,语气深了深,“他踹你?”

    “啊?我!”

    江语此刻是去死的心都有了,之前她就没敢说,现在!听着她吞吞吐吐的语气,电话那边的呼吁都沉重了几分。

    在江语要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电话那边已经挂断了!

    听着传来嘟嘟的短线声,江语觉得自己后背有些出汗,出的还都是冷汗。

    想起上午乔布渊说的那些话,江语就觉得自己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乔布渊那样失控;那简直是比之前在御景门口两脚踹她身上还难堪!

    想了想,担心容景会做出什么事儿还是拨了他的号码,电话那边很快被接起,语气也不是很好,“还有事儿?”

    江语,“”这人,她这个被踹的人还没什么,他这是生什么气!

    想了想,还是道,“那个,我不告诉你是担心你会!”

    “担心我杀了乔布渊?”

    江语,“”她为毛有种感觉婚前婚后不一样的意思?这之前不会是这样的啊?难道真的是男人婚后都会变?

    杀乔布渊,这东洲怕还找不出这样的人来,容景,和裴锦眠都不可能,但一个人出手她觉得还是有把握的,那就是这段时间和容景走的极尽的七爷。

    那个人,太深!深的让人看不出任何底!

    “好了,那天情况紧急,我要是不被踹两脚的话,那后果可能会更严重,唐玄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离开御景。”

    当时谁不愤怒,就连江语自己都很愤怒,因为那是这么多年来乔布渊第一次对她动手。

    但事后江语明白,他如果不给她两脚,他当时根本找不到任何台阶能下,说到底,还是她当时太急,很多事情考虑的也不周全。

    这件事稍微处理不好,乔布渊可能都会被牵连。

    容景深吸一口气,道,“我不生气了,你这工作太危险了,我不放心!虽然我知道不可能是一封退出书就能解决的,接下来的事儿交给我就好!”

    不管江语在乔布渊的部下中到底多强悍,但在容景面前,容景始终是潜意识将她保护在身后,过去的时间顾不上她。

    但以后,他不会再让她一个人去承受些什么!

    想到乔布渊说的惩罚,江语心里又被打上了个疙瘩,想了想还是先给男人打个预防针,否则到时候这男人可能又做出她接受不住的事儿,“我接下来可能要离开东洲两个月,不过要等唐玄的事情结束后。”

    “去哪儿?”

    “不会有危险!”

    这几个字,让一贯脾气本就不稳的容景气息都粗重了几分,上次她也是这样告诉他。然后就离开了东洲一个月。

    这次,是两个月!

    他自然知道她话里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有生命危险,但谁知道她这两个月需要承受什么!

    说什么有了那份合约后他们之间的对立面就解决了,但在关键时刻,他还是忍不住将她给卷了进来。

    就在江语以为男人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对方却道,“晚上等我下班!”

    既然是唐玄的事情结束后,也就说这两天她还不会走,也好,等他们这边结束了,他也绝对不可能让她离开。

    御景。

    唐玄面如死灰的看着手里的一张不算新的照片。

    从机场回来后,他状态就不是很好,麦丹匆匆进来,语气还些喘,“先生,容长老那边来消息了,说唐赧已经去接唐家水业的船了!”

    “乔布夜那边准备好了吗?”

    “是,他们的人已经埋伏在附近!”

    “好。走吧!”

    这么多天的消沉,并没让男人看上去颓废多少,亲眼看着米愿的飞机上天那一刻,他整个人都变了,变的比以往更狠了不少。

    以往,还会留三分余地,现在不会!

    即便是他什么都不说,麦丹也知道,他是要血洗那些人,不会让那些人活着,尤其是唐赧!

    原本被关的唐玄,此刻却是畅通无阻的出了御景,可见乔布渊,七爷,顾千城几个人的配合已经到了尾声,只等收网!

    车上!

    男人幽冷又空洞的开口,“她进医院之前,是否发生过什么事儿?”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麦丹整个人都是一愣,米愿出事儿这么多天以来,唐玄从来没问过,就好像是在刻意逃避这个问题。

    然,并不是!

    他是在将和这件事有牵扯的人全部都梳理出来,等唐赧的事情一结束会,他更不会心慈手软!

    “我找浅海岛那边的佣人了解过,那天,白小姐去过浅海岛,还对米小姐说了一些刺激她的话。”

    至于说了什么,麦丹已经说不出来,身边男人的呼吸也沉重了不少,他就知道!米愿突然进医院不可能无缘无故!

    微微眯眼,再睁开,妖治的瞳孔中就剩狠戾!

    山顶别墅!

    此刻整个别墅都差点炸开了。

    曼德老爷看到手里的结婚证那一刻,整个人都气的浑身颤抖起来,“混小子,那混小子,他,他竟然!”

    后面的话,曼德老爷已经说不出来。显然是被容景刺激的不轻!

    极力忍受着颤抖将那结婚证砸在了老陈身上,“我让你看好他,你看看这是什么!”

    老陈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有些头疼,他找人死死的看着容景,但只是看着,至于他和江语到底走的多近却是无法干涉。

    看到结婚证的时候,老陈觉得自己很冤枉,“老爷,这,三少并没和那女人进民政局啊!”

    “没去怎么会弄到结婚证?还有,赶紧去查查北美那边是不是也被登记了。”

    “是,是!”

    老陈赶紧去查了,容景是北美人,若只是在东洲这边注册的话,在北美他们这段婚姻是得不到任何承认的。

    老陈很快回来,脸黑的已经能滴出冰来,看他的神色曼德老爷也已经知道这件事到了什么地步。

    但还是忍不住问,“如何?”

    “不但是北美,就是达尔山那边也已经被登记结婚!”

    “混账,啪!”

    曼德老爷气的顺手就将桌上的茶杯给扫在了地上,没有哪一刻有现在这样的愤怒,容景竟然背着他做出这么大的事儿。

    愤怒,蔓延在整个别墅中!

    老陈后背都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次三少态度竟然强硬到那种地步。

    先是用一份继承权的放弃书将曼德老爷气的无暇旁顾,紧接着就用最快的速度跟江语登记结婚。

    唐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谁都认为他的心思都在唐玄身上,谁知道他!竟然真的分出心思来处理了他们这件事。

    “老爷,现在该怎么办?”

    “哼,他狠,他狠!以为这样我就拿那女人没办法了?”

    “”

    “去,将那女人给我请来!”

    “是!”

    说是请,但所有人都知道曼德老爷所谓的请到底是什么意思,容景用这样的方式将他们都给框进去,曼德老爷本就抵触,跟不可能对江语有什么好感。

    当然,他以往都是照着要江语命的架势,容景也不指望他这辈子能对江语有什么好感,讨厌程度多点少点都无所谓了!

    所以。在大家对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和江语结了婚!

    江语挂断容景电话后,心里就一直不安!

    想到早上乔布夜和慕晓晓出去的架势,在想到容景中午的不出现,很容景就分析出其中可能是唐玄的事儿进展到关键时刻了。

    眉心拧了拧,最终还是拿起外套就走,刚拉开门就助理就撞了进来,“明玉姐!”

    “怎么回事?”

    “渊先生找你!”

    一听乔布渊找自己,江语的眉心更拧的厉害,直接就去了乔布渊办公室,敲门,进去,和上午比起来,此刻的乔布渊是冷中带着沉稳。

    江语上前,语气有些急切,“你找我?”

    “坐吧!”

    “我!”

    “急着出去?”

    江语,“”她现在确实是着急着要出去,现在事情发展的好像已经不受控制,她担心!

    因为江薄和乔安好的关系。她自然明白唐赧是个什么样的人,若今天是关键的话,她心里总是有些毛毛的。

    对她有些浮躁的情绪,乔布渊的神色不自觉就深了深,以往的明玉遇到这种事儿,可都是冷静自持,然,现在!

    “从你认识容景后,所有有关容景的事儿,你的情绪就已经不受控制!”

    “我现在先出去一趟,回来后你要怎么罚都行!”

    江语已经听不下去乔布渊的任何话,然而,在她转身那一刻,男人却是冷声呵斥,“你给我站住。”

    “”

    男人怒吼的话,江语也只是稍微顿了顿步,最终什么都没说的出了办公室,她说了,等她回来怎么罚都行。

    现在,她必须要赶过去看看!

    看着被关上的办公室大门,乔布渊的神色都深了几个点。

    江语刚出国际大厦大门,就被迎面而来的老陈给截住,一贯公式化的面孔,“江小姐,老爷要见你!”

    “对不起,我现在没时间!”

    对于曼德老爷的请见,江语想也没想的拒绝,然,她的回答却是让老陈瞬间冷了脸,见江语要离开,上前就直接拦住了她。

    原本恭敬的语气也也冷了不少,“江小姐,你这样直接的驳了老爷的面子真的合适?”

    “让开!”

    “这已经是你第几次回绝老爷了,既然已经是身为三少的女人,曼德家的有些规矩还是不能坏了,你这样会!”

    三少的女人?

    这潜在台词就是,‘即便你们拿到了结婚证,没有老爷的认可,也只是三少的女人,离妻子还差的远。’

    对此,江语只嫣然一笑,语气温和中又透露着不可抗拒的坚定,“曼德老爷那边的道歉我改天会亲自登门,但今天,我不会跟你走!”

    老陈的态度有多冷,江语的态度就有多强硬!

    她不管任何,现在只要见到容景,既然是乔布夜和容景都要出动的人,在前期里七爷和顾千城都被扯进来,就可以看出唐赧那人到底有多不简单。

    废掉了一双腿的他都还能如此,可见这人到底多不简单。

    江语强硬的要走,老陈亦是强横的不让,“江小姐,今天老爷必定要见到你!”老陈今天是铸锭要将江语给带回去。

    毕竟,江语真的拒绝过太多次!

    这次若不将江语给带去山顶别墅,那他在老爷那边必定是跟个废人无疑。

    见老陈执意不让开,江语只能朝一边的保安使了一个眼神,保安见状立刻上前,江语只淡淡笑,“回去告诉曼德老爷,我,必定不会单独见他!”

    “你!”

    没等老陈你出个名堂,江语就已经转身,在他想追上去的时候,保安直接将他给拦下!

    这一幕更让老陈气的脸色发青,他好歹是曼德老爷身边的人,这么多年来多少人因为曼德老爷卖他几分面子。

    可这江语的态度真的已经傲慢的让人头皮发麻!

    江语离开国际大厦后,直接打开了定位。

    乔布夜有皮植的定位器,无需她问任何人也能顺利找出乔布夜的下落,他今天是为唐赧的任务出去的,容景也一定在那边。

    东洲如今很乱!

    反观达尔山,却是平静的让人心慌。

    安好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打开门,刚进去,里面就传来娃娃的哭声,奶妈将孩子抱起来很耐心的在哄着,另一个人正在冲奶粉。

    安好走过去就要将孩子接过来,“给我抱抱!”

    “少夫人,你还是去坐着吧,你现在怀孕,还是有点什么闪失少爷肯定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吧,他现在不在!”

    安好很喜欢孩子,小羽毛出生的时候,她被各种杂事缠的根本没好好感受孩子的成长,如今看着这软软糯糯的孩子就各种眼馋。

    奶妈拧不过她,只能将孩子给她,安好小心翼翼的抱着,原本还哭的孩子,到了安好怀里后果然不哭了。

    “宝贝,我是姑姑哦!”

    孩子温言还睁开眼瞅了安好一眼,这小眼神可把安好给乐坏了,“哇啊,你们看,她看我呢?”

    “是是是,少夫人很有孩子缘呢。”

    “你们看她长的像不像我哥。”

    “真的很像!”

    小丫头睁眼的那一刻,和唐玄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看的安好爱的不得了,一边的奶妈看了看孩子,还调笑道,“这孩子的小鼻子长的像少夫人。”

    “像我吗?”

    “嗯,像!”

    安好,“”这下心里乐翻天了,没想到这孩子还继承了自己的部分。

    只是一想到米愿如今的情况,安好又忍不住忧心忡忡,很仔细的喂孩子吃完奶粉,亲自把她给哄睡着后就去另一个房间看了看米愿。

    比起刚才婴儿房的不同,这房间几乎堆满了医疗仪器,医生正在给米愿做每天的检查。

    安好进去,“她还好吗?”

    “少夫人!”

    “别多礼,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这!”

    医生很为难的看了看安好,显然这个问题也是他回答不了的,只叹息道,“米小姐怀孕期间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

    “”

    “难产,大出血。她自身的求生意志就不强,现在这种状况还真不好说!”

    医生的话,让安好的眉宇拧了拧,她几乎每天都会问米愿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来,显然没想到医生会给她这样的答案。

    走到床边,拉起床上女人冰凉的手,“快点好起来吧,孩子每天都没妈妈,好可怜!”

    安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几天米愿的情况还算稳定,但就是不见任何醒来的迹象,米蓝每天也会来看她,但都!

    虽然不知道在东洲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眼下这个情况也看的出来,那时候遇到的事儿,一定是让米愿走入了绝境。

    “就没有别的办法?”

    安好转头看向主治医生,医生也一脸无奈,“该用的办法都用了,接下来就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了。”

    医生就算没明说安好也明白。说到底,她是因为心病沉睡了!

    接下来,安好几乎每天都会带孩子进来跟米愿说说话,哪怕是孩子哭,也要在她床边哭,几乎是可以用的法子都用了,但就是没见她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东洲!

    唐赧得到一尊佛像的消息,直接赶去和唐家水业的船汇合,但他一向小心,汇合的地点并没在港口,而是直接去了海上。

    即便如此,也不能改变今晚他进入了一个圈套的事实。

    快艇上。

    七爷拿着望远镜看了看前面的境况,唇梢扬起一抹温淡的笑,容景上前一步,“大哥,如何了?”

    这一刻,容景比任何人都紧张,要知道唐玄抖垮唐赧就在这一次了,过了这次机会,后面就难说了!

    比起容景的忐忑,七爷始终沉稳,电话响起,直接摁了一下蓝牙耳机,没等对方说什么他就先开口,“如何?”

    也不知道对方到底说了什么,只见七爷嘴角的笑意更深,只听他道,“嗯,你们撤出,别被发现了。”

    交代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容景因为刚才那句话却更加的心惊胆战,“大哥,出什么事儿了?”

    “没事!”是没事,不管现在出什么状况,对于七爷来说,唐赧这次是插翅难逃了,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通后,七爷也只是淡淡吩咐,“上船的是替身,你们撤出!”

    “是!”

    这下,容景整个人都紧绷了,替身?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今晚唐赧不会来?那么,他们这次做的事儿岂不是?

    没等他多想到什么,只听七爷又在和另一个电话讲什么,“你那边准备行动。”

    “好的!”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此刻的七爷,就如一个掌控天下的男人,不管对方如何变化,他始终无动于衷。

    就好像,不管对方如何变动,都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要不怎么说,七爷一般不出手,他一旦出手了,就绝对会将对方逼进完全无法反抗的死胡同,让人根本动弹不得半分。

    刚挂断电话,电话就又打了进来,“什么事儿?”

    “七爷,江小姐正在往乔布先生的方向去!”

    “打晕,拖走!”

    利落的没有丝毫感情,容景听的一阵心惊,什么叫打晕拖走?直接抢过七爷手里的电话,对电话那边冷声道,“别管她。”

    “这!”

    “不准伤害她半分!”

    容景岂不知江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说到对还是担心他会出问题,只是这女人还真是和以前一样会找人麻烦。

    挂断电话后,就看到七爷一脸沉黑的看着他,容景悻悻的拿起电话就拨给了江语。

    他怎么会不知道今天的所有安排都很缜密,丝毫差错意外都不能出,电话那边很快被接起来,“怎么了?”

    “你在哪?”

    “我去找乔布渊,你在哪儿?”

    “我和他在一起,你不用去找他,赶紧给我回去!”

    男人冷凝的声音,让江语眉心微微蹙在一起,这个时候回去?确定可以?不过男人并没有给她继续下去的意思。

    直接沉声道。“如果不想今天的计划因为你出问题,给我回去!”

    “容景!”

    “回去,我只说这一遍!”

    容景气急败坏,江语的眉心拧的都打结,但终究还是将车停下来,容景的话都说的重到那个程度,她哪里还敢上前。

    要是真的因为她的出现出任何问题,江语这辈子怕都!

    另一边!

    七爷亲眼看着那个轮椅的男人上了船,但很快又下来,然后朝原路返回,容景心里慌了,“大哥。”

    “跟上去!”

    “我们今天是要拿到唐玄是唐家水业掌舵人的证据。”

    原本他们的计划是,唐赧只要上去那艘船后他们的人就冲上去,然而谁想到,唐赧完全就是只老狐狸,不在港口也就算了,还直接是个替身。

    比起他的慌乱,七爷却是笑的一脸深沉,“你急什么?跟上去吧!”

    容景是真的担心,他太清楚这次的事儿对唐玄来说到底有多重要,要真的失败了,那他承受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乔布夜这边很快接到了七爷的消息,说那个人在原路返回。

    深深的看了浑身都掩盖不住戾气的唐玄一眼,“走吧!”

    “嗯!”

    七爷的计划很周密,每一个环节几乎都是配合的天衣无缝!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这对跟踪来说有巨大的难度。

    自然,这种黑暗不但会给任务带来难度,也会掩盖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山脉上,某个破木屋毫不起眼,但今晚这里却来了位风云轰动南州的大人物唐二爷,夜色下,一个人冲冲的进去。

    “二爷!”

    “没人跟着你吧?”

    “二爷放心,没有任何跟踪。”

    “没有跟踪?”

    “是!”

    这话,让唐赧微微蹙眉,没有吗?是他想多了?越是这种做事神不知鬼觉的时候,就越是容易让人生疑。

    来人怀里的盒子递给了唐赧,唐赧打开看了眼,神色依旧没什么变动,然,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动。

    “什么声音?”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人的听觉也十分敏感!

    然,没等人去查看,破败的门口就走进来一个人,黑暗逆光,即便是看不清男人的脸,也知道来人必定是个不简单的人。

    唐赧的人赶紧打开了灯,当看清来人的时候,唐赧脸上原本平静的神色瞬间不稳,震惊的看着原本该被囚禁在御景的唐玄,而眼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无疑的,这一刻唐二爷对唐玄如何出的御景产生了些许质疑。

    东洲数据丢失到南州中央,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唐玄,那么他被囚禁起来是真的,而他出现在这里的解释也只有一种可能。

    唐玄掏出烟,悠悠然的点燃,语气掩盖所有情绪。“看来这么多年二叔还是不太了解我啊?我要出来,很难吗?”

    “你逃出来的?呵呵,那你接下来可要小心了,这罪名可不小!”

    “”

    “到时候要真罪名加重了,可别怪二叔不保你!”

    话说的像个长辈,但南州谁不知道,这些年唐二爷对自己大哥那一脉哪一次不是照死里整,保?呵呵,他说出这个字都算是一种侮辱。

    唐玄微微眯眼,眸底一抹冷意划过,“二叔,这么费尽心力,值得吗?”

    很多愤怒,甚至是强压下上前崩了唐赧的心思,不按常理的打出了劝阻牌,不过,亲情,还有劝阻一类的,在唐赧心里早就死绝了。

    对上唐玄看似无奈的神色,笑的一脸冷漠,嘲讽道,“当然值得,我早就告诉过你们,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摧毁你们!”

    “”

    “你说,接下来谁比较合适呢?你妹妹安好如何?”

    “”

    “她怀孕了,如果她出点什么事儿,你爸爸的反应应该是我最想看到的!”

    一字一句,就如针一般扎进唐玄心里,他知道自己二叔是个变态的杀人狂魔,但也没想到他对亲情决绝到这种程度。

    那一次虽然是他自作孽,但失去双腿的他还是把这笔账算在了安好头上。

    他!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唐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可惜了,你这辈子都别想要再对她如何,倒是要好好想想你唯一的女儿唐熏了!”

    “哼,你现在自身难保,说说!米愿死了,如何感受?”

    唐赧的话,就如导火索一般。将唐玄心底那抹强压的怒火彻底点燃,在听到‘米愿死了’四个字的时候,他浑身肌肉都瞬间紧绷。

    看着浑身控制不住颤抖的唐玄,唐赧更笑的一脸快活,“别急,慢慢来,你死了,相信你父亲也会和你一样颤抖!”

    “”

    “我早就说过,我会毁了你们!原本想放过你们,但你们不安分!”

    “所以,你就不惜代价偷了东洲的数据给了南州?用国际犯罪来套住我?”

    这句话唐玄说的几乎咬牙切齿,唐赧却丝毫不在乎的笑笑,“这算什么?只要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花代价杀了东洲总统我也觉得值得!”

    “是吗?”

    “当然,知道母带在什么地方吗?”

    唐二爷的话,让唐玄神色都是一凛,事情正在朝一个方向发展,一个唐玄和唐二爷都不是很清楚的方向。

    谁都在打牌,都在打最自信的牌。然而没人知道事情的走向早已偏离了他们两个人的轨迹,男人语气沙哑道,“母带?”

    他完全不知道还有母带这回事,或者说,然没等他接话,唐二爷继续道,“当然有母带,你不知道给南州那份数据是不要齐全的吗?”

    “”

    “若齐全,你唐玄还有命被囚禁在御景?”

    唐玄,“”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到了事情的偏离,之前完全不太清楚的方向,这一刻却走的那么偏激。

    沉默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唐二爷,而他的这副神色在唐二爷看来,就是一个完全失去反抗的人。

    另一边!

    七爷已经和乔布夜站在一起,听着传音器里的话,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看向一边的乔布夜,“那外面的人都解决了?”

    “嗯,都解决完了!”

    唐二爷很狡猾,也很小心,今天他为了拿到那尊佛像可谓是车层层设计,然而,他大概也没想到现在他外面的人已经被全部解决掉了吧!

    要拿下唐二爷这样的人物,若没有百分百的证据,南州那关绝对过不了!他这次的做法已经侵犯到国与国之间。

    如果拿到全面的证据,那这次别说是东洲,就是南州也再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他花了血本去对付唐玄,但他错就错在,不该在对付唐玄的过程中招惹七爷,七爷对待自己的仇人,一向都是绝对性的拔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