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吴老狼

第六百二十七章 敌料机先

    除了的确有些轻敌托大外,吴军老将胡怀昭只带着二十来天的粮草就北上来打泰安城,还有一个关键原因是筹集不到足够的粮食。

    前文说过,野猪皮九世咸丰五年时,黄河曾经发生过决口改道,其中受灾最严重的就是山东,不但运河报废,还引发了一系列的各种自然灾害,先是洪灾,接着因为黄河水形成了大面积的河滩与洼地,十分有利于蝗虫的繁殖,造成蝗灾屡起;再接着黄河洪水又严重破坏了山东的天然水系和灌溉系统,造成了水系紊乱,河湖淤浅,严重削弱了天然河湖的的容泄能力和灌溉能力,老天爷稍微少下点雨就马上是旱灾。

    非旱即涝,蝗虫又时不时跑出来捣乱,自打明朝时就已经粮食无法自给的山东境内,粮荒有多严重自然可以想象。而更糟糕的是,兖州一带又一直是清军和太平军拉锯争夺的战场,太平军内战爆发后,杨元清又和吉文元在这里多次大打出手,战火涂炭,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吴军再想在兖州境内搜刮粮草当然是难如登天,再加上兖州城里也必须留下一批粮草预防万一,所以吴军不管怎么的精打细算和刮地三尺,也只能带着二十来天的粮草北上来攻取泰安。

    也还好,兖州距离泰安路途并不算太远,即便以正常速度携带重型武器北上也就走过三天时间,同时因为泰安是山东战场上仅次于济南的第二重镇,清军在城中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和弹药,所以吴军只要能够抢在粮草用完之前拿下泰安,缴获清军的库存,那吴军倒也用不着担心有断粮的危险,顺利的话,说不定还可以靠着清军留下来的粮食继续北上,攻打长清和济南。这也是促使吴军老将胡怀昭做出继续北上决定的关键原因之一。

    还是在带着军队北上来到了泰安城下后,亲眼看到了清军在泰安的布防情况后,胡怀昭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发现吴军想要拿下泰安,绝不比吴军当初想要靠正面强攻拿下南京轻松多少,甚至还有可能更难。不过这也毫不奇怪,泰安和济南共拥泰山天险,吴军或者太平军想要北上攻打济南,或者东进攻取青莱等地,都必须要拿下泰安打开北上道路,或者保护侧翼粮道,满清战略大师骆秉章自然对泰安无比重视。

    “操他娘的,乱党是不是疯了?光是护城壕沟就挖了三道,每一道都是深宽两丈有羊马墙保护;又建了四座出城,每座出城都是砖包夯土,高两丈半宽一丈,还有炮台和壕沟,这仗怎么打?别说二十天了,就是给我两个月时间,我也未必有把握拿得下来啊?”

    叫苦不迭也已经晚了,军队已经到了泰安了,直接退兵回去不但让人耻笑,对军心士气的影响也肯定很大,所以胡怀昭也没有多余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在泮水南岸暂时驻步,就地召开军事会议,讨论攻取泰安的具体战术。

    当然了,吴军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机会,因为骆秉章突然病故的缘故,无人调度指挥,驻守济南的山东清军主力也就没能早早就派来援军助战,泰安城里只有三千来人的清军守卫,助防的山东团练也只有三千出头,兵力不算特别雄厚,装备也赶不上骆秉章直属的山东新军。而收编了杨元清和杨辅清的两股降兵之后,胡怀昭带来泰安战场的吴军兵力则已经达到了一万三千之众,其中有四千人还是战斗力靠得住的吴军老部队,另有两千人是吴军在南京收编的太平军降卒,已经通过实战考验证明靠得住,兵力和装备都占优势。

    也正因为拥有这样的优势,成家夔和周安宇等将便一致建议正面强攻,先拿下清军在城外的四座营垒,然后再攻打泰安主城,以吴军拿手的爆破战术破城。反倒是投降吴军没有几天时间的杨元清表示反对,说道:“胡将军,不是末将危言耸听,泰安的出城只会比你们想象的更难打。听兖州那边的老人说,当初石达开带着几万军队围攻泰安的时候,就曾经打过这四座出城,虽然先后攻下了其中的三座,但平均每拿下一座出城,连死带伤都在千人以上。我们现在的兵力比不上当初的石达开,如果想他一样蛮打的话,恐怕光是拿下这四座出城,就得死伤惨重,元气大伤。”

    “下官也觉得不能直接蛮干,只能智取。”此前出尽了风头的何庆涵也站了出来反对,说道:“以我军之强,正面强攻拿下泰安乱党的四座出城是有把握,但谁也不敢保证我们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拿下这四座出城,如果耗时漫长,我们的粮草就危险了。所以下官认为,要想拿下泰安只能是出奇制胜,绝不能全靠蛮力进攻,给乱党把我们拖进消耗战的机会。”

    “那如何出奇制胜?伯源先生可有妙策?”老丘八胡怀昭文绉绉的问,还尊称了何庆涵的表字。

    “关于这点,只能是请胡将军你们自己想办法。”何庆涵苦笑说道:“下官没有什么战场经验,不敢纸上谈兵,贻误我军大事。”

    胡怀昭点点头,然后才向麾下众将吩咐道:“都给我动脑筋,看有什么办法出奇制胜,杀乱党一个措手不及,尽快拿下泰安?”

    并不是所有人都象吴超越和赵烈文那样天生就是满肚子坏水,缺德主意馊点子张口就来,所以吴军众将在绞尽脑汁的盘算间,也就各种不靠谱的办法满天飞了,有人建议让杨元清或者杨友清去行诈降计,骗清军出击接应;有人建议诈败诱敌,引敌人出城追击;还有人建议让一支奇兵假扮成清军援军,在黑夜中去骗开城门偷袭。然而胡怀昭细一盘算后却发现每一条都不靠谱,每一条都毫无把握,自然也就全都摇头拒绝。

    最后,还是地位不及成家燮和周安宇的常亮在绞尽脑汁后,提出了一个相对靠谱的建议,说道:“胡大哥,按常理来说,我们是应该先拿下四座出城,然后再攻打泰安主城,但我们如果反过来直接先打泰安主城,然后再考虑去攻打四座出城,应该肯定能杀乱党一个措手不及。如果成功,我们不但粮草问题可以马上解决,再想拿下四座出城,也等于是易如反掌。”

    “办法倒是一个办法,可如果不先拿下四座出城,我们的进兵道路就会被出城的乱党火力覆盖,仗还怎么打?城还怎么攻?”胡怀昭盘算着问道。

    “在晚上偷袭如何?”成家燮赶紧开口,说道:“在晚上悄悄出兵,先派小部队摸到泰安城下,用炸药炸开城门或者炸倒城墙,然后大部队冲上去直接攻城,拼着多死点人,只要能拿下泰安城就行。”

    “放屁!”胡怀昭没好气的说道:“乱党在城外有三道壕沟,我们的小股部队那有那么容易直接摸到泰安城下炸城?”

    “我们可以先填平壕沟……。”成家燮话还没说完就自己打了嘴巴,说道:“糊涂了,想填平壕沟,又得先压制出城里的乱党守军,甚至还得先拿下出城,这个办法不行。”

    胡怀昭冷哼表示成家燮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时候,那边周安宇却突然心中一动,忙说道:“胡大哥,直接偷袭泰安的南门如何?乱党的四座出城,两座在东门外,剩下两座在北门和西门外,南门这边因为有泮河保护,妖兵没筑出城,现在是秋末冬初,河水比较浅,我们完全有可能抢搭浮桥偷渡泮河,直接攻打泰安的南门。”

    胡怀昭不说话了,只是直接跳了起来,冲到自军新赶制的地图沙盘前查看地形,研究了半晌之后,胡怀昭用力点了点头,说道:“是个办法,值得一试。”

    “胡大哥,那我们赶紧带军队过去,在泰安南门外立营,布置准备攻城。”周安宇忙建议道。

    “猪脑袋啊?刚聪明点怎么又犯傻了?”胡怀昭怒斥道:“直接在泰安南门外立营,不是等于直接告诉乱党我们要对南门下手了?到时候乱党只要把城门一堵,城上多派军队驻守,我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周安宇傻笑,忙问道:“那怎么办?”

    “马上渡河,在泮河北岸的泰安东门外立营,装出要强攻东门的样子。”到底是吴军老人被吴超越带坏得厉害,胡怀昭想都不想就说道:“按常例搭建浮桥,不能让乱党怀疑我们想随时过河。”

    周安宇和成家燮等将应诺,赶紧指挥军队着手实施抢渡登陆,以便搭建浮桥过河,接着胡怀昭安排了经验丰富的斥候暗中侦察泰安南门外的水文情况后,又突然灵机一动,招手把杨友清叫到了面前,低声说道:“杨将军,一会我会安排军法队到你的军队里巡视,还要故意抓几个触犯军法的倒霉蛋出来收拾,到时候你可别介意,我是要故意让长毛那边觉得我脾气暴躁,有勇无谋,这样我们突然发起偷袭,得手的把握才更大一些。”

    杨友清一听点头,马上拍着胸口说道:“胡将军放心,我会在私下里悄悄安抚好那几个倒霉蛋的。如果有需要,你把我揪出去行军法用苦肉计都行。”

    “那就先谢了,如果真有必要,或许是要委屈一下你。”

    胡怀昭的回答让杨友清后悔得几乎想抽自己的嘴巴,也让杨友清忍不住悄悄祷告,“天父保佑,千万只是让我的部下倒霉就行,千万别让我吃皮肉之苦啊。”

    就这样,吴军的声东击南之计就这么有条不紊的展开了,结果因为泰安清军十分清楚自军在野战中干不过吴军的缘故,吴军没费多少手脚就突破了太平军的泮水防线,搭建起了四道浮桥让军队过河立营。而在立营的同时,吴军的军法队也十分顺利的从杨友清的军队里揪出了几个不小心触犯的军法的倒霉蛋,把他们押到了开阔处当众毒打,用马鞭把几个倒霉蛋抽得是哭喊震天,皮开肉绽,也很快就引起了清军斥候的注意,连同吴军营地的情况一起呈报到了上司面前。

    很可惜,胡怀昭的小花招并没有收到他所需要的效果,相反的,泰安的清军主帅、已经算是胜经百战的山东按察使刘瀛阶,还马上怀疑胡怀昭是个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故意鞭打太平军降卒是苦肉计想骗自己上当。同时对于胡怀昭来说更遗憾的是,吴军主力虽然已经渡过泮河立营在泰安东门外,刘瀛阶却依然不肯放松对南门的警惕,还特意提醒统兵的副手百胜道:“百提台,虽然和我们预料的一样,吴逆贼军果然离营在了泰安东门,但还是得防着他们象石达开那个大长毛一样,突然出兵偷袭南门,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刘臬台放心,早就安排好了。”百胜自信的回答道:“一个营的将士驻守南门城头,一到晚上就放暗哨下城值守,吴逆贼军要是敢来偷袭南门,保管叫他们象长毛一样碰个头破血流。”

    “多备沙包,预防万一。”刘瀛阶还是不肯放心,又说道:“骆抚台生前曾经有书信提醒,说吴贼最拿手的攻城战术是直接炸开城门攻城,就连我们大清的京城都是这样被吴逆贼军攻破的,我们千万不能重蹈京城的覆辙。”

    百胜答应,又说道:“刘臬台,预防万一,干脆提前把南门堵了算了,虽然这么做我们取水要麻烦一些,但是胜在安全,最起码不用担心吴逆贼军突然炸开了南门,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考虑到秋冬之际河水减少,还有泮河的淤塞情况比较严重,吴军偷渡泮河奇袭南门比当初石达开偷袭南门更加容易,刘瀛阶只盘算了不到一分钟就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暂时先把南门堵上,这样取水虽然麻烦些,但只是日常饮用的话,光凭城里的水井也还够用,等熬到了吴逆贼军退兵再重新打开。”

    就这样,在汲取经验和教训之后,越来越聪明的清军方面提前做好了预防万一的准备,早早就用土石沙包唯一有可能遭到吴军直接偷袭的泰安南门。而吴军方面对此却是一无所知,别说是知道泰安清军提前堵塞了城门了,甚至就连泰安清军每天晚上都要放暗哨下城去值守南门城外都不知道,傻乎乎的只是闷头执行几个臭皮匠联手拟划出来的声东击南之计。结果……

    结果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深夜时分,吴军胡怀昭兵团理所当然的挨了一顿饱揍,吃到了从南京出发后的第一个败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