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酋长到球长 茅屋秋雨

第七十一章 粟夏有限主权体系(三)

    七月末,粟城。

    首领专用的、夏城赠送的马车不断在城门进出接待那些附近城邑的首领,车轮上不仅仅是安逸,更多的代表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威严。

    两个参与征讨的粟城士兵从东边回来的时候,粟岳刚刚去城外迎接了一位首领,在马车上看到了返回的两名士兵,心中焦急地想要知道结果,却仍旧忍住保持了气度和礼节,完成接待后匆忙地回到了屋子,两名士兵已经休息够了。

    “胜了?”

    他直截了当地问出了最想知道的事,看到两名士兵点头后,这才遏制不住地叫了一声,大为兴奋。

    既然知道了结果,剩下的也就不急,叫人准备了酒菜,让两名族人慢慢诉说。

    当听到炸城的时候,粟岳的面容严峻起来,第一次插问道:“慢些说,那城门真的被炸开了?”

    “真的,我亲眼所见,轰的一声木头就被炸碎了,守在上面的人也都被炸死了,姬夏带着夏城人冲进去的时候,根本没有几个人抵抗。粟汤还说以后再也不用围城,那些据城而守的城邑再也不能拖住我们数月了。”

    “你们死了多少人?”

    “没有多少,只有些受伤的。”

    士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等我们从那声惊雷中醒来的时候,姬夏已经带着夏城士兵冲进去了。他们大概这东西见多了,也就没当回事。”

    粟岳听着士兵的形容,想象着数百斤火药爆炸的场面,暗暗心惊,又问道:“夏城的军阵……真如粟禾所言,难以抵挡?”

    “这一次出征没有战马战车,又是攻城,与粟禾所见的平地冲阵不同。不过夏城的士兵的确很厉害,他们五个人都是相熟的,我听说他们平日不需劳作,每天都要苦训,一个个都很强壮。”

    士兵想了一下,最后形容道:“在攻城前列阵向前的时候,他们可以四十步一整队,而且四十步的时候阵型未乱。各种我们听不懂的哨子声、鼓声他们都能听得懂,进退有据,这个咱们确实比不过。而且他们的弓手可以在百步之外抛射城墙,十箭能有五箭落在城墙上。”

    粟岳静默半晌,疑惑道:“四十步一整队……队形尚能不乱,竟然真有这样的士兵?”

    见两人都颇为折服地点头,粟岳也终于信了,叹口气道:“粟禾说的果然不错,在平地之上,即便夏城没有火药、战车、骑手,那些士兵也足以以一敌三。”

    “他冬季会盟时讲的那些,我也听过一些,他说要在大野泽筑城,教授各族各城,训练兵士,如果真能如现在的夏城士兵……不用全部,哪怕是一半,能做到二十步一整队,能做到冲击的时候先慢后快不惧羽箭,撤退时能够交替呼应,那东夷北狄便有数万,又有什么可怕?”

    “我本以为夏城获胜,不过是靠了火药战车,如今看来绝非如此,绝非如此啊!”

    他心里盘算了一下,如果姬夏真是那种一心想要氏族联合不起争端的人,真的将这训练兵士的办法传授出来,自己城中能有三千这样的士兵,任何城邑都难以抵挡。

    更可怕的是有了火药,自己可以在两个月之内攻下一座城邑,而不是如同以前那样围城许久导致敌方的盟军前来,决定城邑存亡的最终还是野地决战,出征的人数可以更少,也可以更快结束战斗稳定军心。

    “三千!三千!给我三千这样的士兵,什么都够了!”

    内心期待如火,却根本不知道陈健为了训练这些士兵花了多少代价,不要说三千,就算一千,夏城都难以承受以致破产。

    原本对于陈健说要教授众人的事并不关心,此时却忍不住问道:“你们和姬夏同行,可听他说起过将来要帮着亲族训练的事?”

    “说过,粟汤也问过。姬夏说他已经开始在大野泽筑城了,冬天的时候或许就能有个雏形,到时候各个城邑亲族要选派有姓聪颖的亲贵年轻人去学,三年小成,回去后一传十,十传百,十年内让各个亲族都能有这样的士兵。火药作坊之类的也会在大野泽建立,只要各个亲族信守盟誓,可以随便,也会教会各族如何使用,甚至可以帮着各族训练投掷火药的士兵,但是平日的吃穿都要各个氏族自己出。”

    粟岳连连点头道:“当然要自己出,不但自己出,还要多给一些感谢姬夏。他真是这么说的?”

    “是,一点没错,粟汤还说到时候他也要去。”

    粟岳嗯了一声,心中已有计较,这些东西按说都是各个氏族首领的不传之秘,只会传给自己的儿女绝不会透露给外人。陈健这个人他觉得自己看不透,当初也劝过他不要将这些东西传给劳力者,那时候只当陈健是个孩子,有些不懂其中的缘故。

    可如今从陈健抓住机会干涉他城的时候,粟岳便知道是自己想得少了,他搞不懂陈健到底为什么会把这些东西传出来,不过粟城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一旦大野泽的城邑建立,新的军队训练方法粟城肯定是要派人去的,但是派人的时候就不可能是普通的人,而是要选派自己家族的年轻人、支持自己的年轻人、城邑中的亲贵和富庶家庭的子女。

    这些年轻人将来都会成为新的军事贵族,垄断住训练士兵的方法,等到陈健老去后再不会有人公开传授,这样便可万世万年。

    而且趁着陈健现在说话还算话的时候,一定要大量地火药,越多越好。他觉得陈健并不是之前自己想的那样幼稚,所以不用想如何配置火药自己的人是绝不可能知道的。

    将来一旦和夏城有了战争,那时候火药来源就会断绝,自己现在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夏城的地方,只有提前准备。

    片刻间他心头已经拟定了几个前往大野泽学习的人选,基本都是家族内的年轻人,这些人将来将构成粟汤身边的支柱基石,如果还能学到夏城种植、冶炼、营商之类的办法,那么自己儿子的位置就算是彻底稳固下来。

    甚至,还可以以此作为利益,以确保达成陈健出征前和自己商量过的目的,让这个同盟变得名副其实,让自己这个盟首变得名副其实!

    想到这,他兴奋地说道:“你们立刻出去,大声宣布这个消息,就说姬夏带了只带了一百人攻下了城邑!将你们见到的火药炸城、军阵冲杀的事,都说出来,立刻去告诉那几个已在城中等待的亲族首领!快!快!”

    一名士兵起身的时候,另一名士兵严肃地说道:“首领,粟汤还有些话让我传给你,并说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只有您可以听到。”

    粟岳一怔,知道自己儿子虽然年轻却分得清轻重,挥手让那名士兵先行出去,遣散了屋内的奴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