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酋长到球长 茅屋秋雨

第二十八章 运转

    次日一早,一夜没睡的陈健早早出现在城邑当中,带着黑衣卫跨过了那条意味着隔阂的内河,接管了码头仓库和各个作坊,作坊工放下了武器,安葬了暴乱中死亡的双方的人,全都按照夏城的葬礼隆重举行。

    生前他们彼此为敌,死后被葬在一起,合用一块墓地。

    葬礼后,陈健来到了冶炼作坊,看了看附近堆积的大量的农具,清点了一番,称赞道:“很好啊,这十几天的时间,你们需要分出一半的人来守卫自己,只用一半的人完成了正常的劳作,之前可没见你们这么卖力。”

    十几名累的眼睛浮肿的作坊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嗟接话道:“那是因为之前我们是为你们而劳作,而这十几天是为了我们自己,自然会快。”

    陈健笑道:“好了,我也没有指责你们,真心是在称赞你们。马上就要出征东夷了,冶炼司也只能留下一半的人。如今你们也是为自己劳作,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持这种劳作的热情。这是值得奖励的,也是值得称赞的。”

    “你们没有砸毁作坊,你们遵守了之前咱们立下的规矩,其实你们心中只怕也舍不得你们亲手搭建劳作起来的作坊被毁掉。这种舍不得,便证明你们真的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国人了。”

    “记住,如今你们生产的每一件东西,都有一部分属于你们自己。你们现在流的汗,是为城邑流的,也就是为你们自己流的。”

    同样的类似的话,陈健花了两天时间个各个作坊司都说了一遍,并在随后提高了各个作坊每天劳作的最低工资。

    随后他又宣布了一件很大很大的事。

    第一届新国人议事会,将在明年一月份在夏城召开。除了需要指定的十三人外,剩下的人需要那些公士之上或者百姓们自行推选出他们最信任的人。

    国人议事会自然包括那些远在夏城的人,陈健是在告诉所有思恋夏城的国人在明年一月之前必然会回到夏城,算是一个承诺或是宣言。

    届时将会完善整个夏城体系的法律和规矩,以及制定下一年夏城体系的发展规划。

    这件事的公布也算是从法理上正式承认作坊工国人地位的宣言,为之后的舆论宣传奠定了基础。

    名不正则言不顺,很多事没有这个基础说不清楚的。

    两天后,宣传机器开始运转,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战前宣传,也为了抹平之前暴乱带来的一些不算太严重的隔阂。

    嗟泽等作坊工的领袖人物和这群宣传者一起,前往了农庄和矿山,平息暴乱的同时,也大力宣传劳作即为自己的说法。

    之前空说毫无意义,如今变了一说就通,因为不需要欺骗,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同样是为了城邑而劳作,当他们不属于城邑的一部分时,那就是空话。

    到五月二十八日,之前内乱造成的疮痍已经不见踪影,那些新得到国人身份的作坊工爆发出了让夏城国人难以想象的热忱,让人惊讶。

    作坊工们在复工的同时,利用休息时间主动清理了街道上的胸墙和砖石,这在以前绝无可能。

    劳作热忱带来的生产效率提升也显而易见,陈健抽调了三分之一的作坊工参与军事训练,抽调了一千人转入军工作坊为战争做物资准备。

    即便这样,整个民用的作坊体系仍旧可以保持正常运转,简直骇人听闻。

    支撑这种奇迹出现的,只是七枚黄铜的劳动英雄勋章,八十二个公士身份,一篇赞扬新时代劳动者的课文,两幕以原本的作坊工为主角的戏剧,四种以提高了劳作效率的作坊工为名的新勋章,一幕动人的表彰大会。

    五月二十九日,军功赏罚的规章出台,写在木简上的制度由那些宣传者每天解读。

    同天下午,运输司集中了船只,将大量的军械物资和军粮运往下游,就是去年遭受了水灾的那个城邑。

    早在暴乱平息的第二天,榆钱儿便随两艘船东下,里面携带着大量的礼物。她要前往去年遭受水灾的那个城邑,拜会首领,同时以东夷威胁为借口,租用姬松在那里建设了大半年的码头,并要求允许夏城军队在那驻扎。

    昨日刚刚返回,对方已经答应,已经转入军事体制的榆城开始利用自己的水运优势和作坊体系全力将这次出征的一切物资运送到那里作为中转站。

    除了粮食,建造司的一批骨干也随船前往,陈健命令他们在十五日之内在那座码头附近建造一座简单的防御营寨。供销司携带钱币和一部分作坊品一同前往,将利用去年在那里积累的名声雇用那座城邑的底层国人帮助完成修建。

    而供销司还需要负责大量的随军物资调配,很多东西暂时开始限量供应甚至进行配给制,再由宣传部门负责宣传一切为了城邑一切为了战争与之配合。

    五十名黑衣卫乘船而下,他们身边带着几名已经归化的东夷人作为向导,要东出到东夷境内查看地形,选择一处易守难攻的地点作为转运的落脚点。

    医药司的人在准备草药,准备大量的麻布作为止血用的绷带。考虑到正值夏日,还需要准备一些预防疫病的药物和石灰烈酒等用以消毒的东西,他们还要出一批人跟随出征,正在被计划统计司逼着在三天之内整理出他们需要的运输量。

    教育司军事班的全部学员组织成一支戈矛兵方阵,也需要在战争中学习,教育司那边还需要派出归他们管辖的宣传部门的人跟随,随军的演出戏剧的名单等等都要在六月初三之前决定。

    计划统计司的半数人入驻到运输司当中,全面调解和规划运输能力,他们要在战争期间跨越五六百里甚至更远的距离,转运物资士兵,还要保证榆城民用体系的最低维持。

    去年的救灾运粮只是一场预演,那是陈健亲自主持的,有了上次的经验,陈健至少可以放开手让他们自己去做。

    整个榆城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彻底转入这个时代的战时体制,一切为战争让路,一切为了城邑的口号到处都有。

    严格控制的计划体制展示出了超越时代的优势,两年的培养让这座城邑可以在大方向和大调控完成后自动运转。

    除了成规模的计划体系的榆夏,没有任何一个城邑在这个时代拥有这样的组织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