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房东是千年女鬼 慕容永夜

第719章 青铜号牌

    话虽这么说,伍文琪还是很努力地回忆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应该……再往前走两三里路,就是一座大山了吧。

    我记得红旗村的水库就是在山脚下建的,那地方有一条河,叫什么北安河的,是从山下穿过的。”

    “有一座大山么……”慕容嫣微微托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没言语,眼神中透出几分莫名的神情。

    “怎么了?”许潇看出慕容嫣脸色的异样,问道。

    慕容嫣摇了摇头,似乎想说什么,又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来,魑这种东西,就是山泽中的鬼怪,吸收山林异气所生,害人食肉……

    它的老巢,有可能就是在那座大山里面,或者红旗村水库附近吧。”

    魑是山泽里生出的鬼怪,这一点许潇也是知道的。而且刚才魑出现的时候,几个人就已经做过猜测,怀疑这东西是白毛僵尸从山上引下来的。

    两个怪物结成了同盟,商量好分食村外这些人的血肉和骨髓,才会一起出现在红旗村,对许潇等人下手。

    可是许潇却感觉到,慕容嫣的话里似乎有所保留,还有什么更关键的消息,没有向他透露出来。

    想了想,许潇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对了,慕丫头……我刚才看到你和文琪妹子,从魑的尸体上翻出了一块金属牌子,那块牌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虽然不知道那块牌子有什么来头,但是许潇能看得出来,那东西绝对不简单。

    且不说慕容嫣看到金属牌的时候,表情明显错愕了一下,说话的语气都多了几分惊讶。

    就连表面上看起来很轻松的伍文琪,在和慕容嫣提到那块牌子的时候,眼神中也多少有些异样。好像是有些忌惮的样子。

    很显然,这两个女孩都知道这金属牌字的来历。而且也知道这块牌子的出现,说明了什么问题。如果不然的话,两人也不会在看到金属牌以后,就立刻出发,匆匆忙忙的赶上来。

    听了许潇的问题,慕容嫣眸光微微闪动,似乎犹豫了一下。

    倒是伍文琪瞥了许潇一眼,对慕容嫣说道:“容姐,其实你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既然许潇是圈子里的人,那么这些内幕他早晚也会知道的,早点知道,说不定还会有些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伍文琪这么一说,许潇反而更加觉得好奇了。

    过了片刻,就听到慕容嫣微微叹了口气,走在前面的脚步顿了顿,说道:“那也好,既然你也很想知道,那我就直截了当的告诉你吧……那块金属牌子,其实是一块号牌。”

    “哈?”许潇没太听懂。

    慕容嫣这时候已经挥了挥手,示意继续赶路。几个人一边踩着泥泞往前走着。而后慕容嫣脚步放慢了一下,就将那块金属牌从身上取了出来,回手递给许潇看了一眼:

    “喏,就是这样的号牌。简单地说就和家常使用的猫牌狗牌差不多了,上面写着魑的名字。”

    许潇看过去,那金属牌虽然看上去古迹斑斑的,布满铜锈,像是用青铜一类的东西铸造成的,而且样式也已经很古老了。但是仔细看了几眼,果然看到牌子上依稀有几个古旧的字体。

    好像是繁体的隶书字体。

    许潇仔细辨认了几遍,才试探性地读了出来:“戴……子……晨?”

    难道这就是那只魑的名字?

    “没错,那只魑是有名字的,就是戴子晨。”慕容嫣点点头,把青铜号牌重新收了起来。就只顾着走路,迟迟不说话了。

    “牌子上面写的是戴子晨,那然后呢?”

    许潇还等着慕容嫣做一番解释呢,没想到只说了这么一句,就迟迟没有下文了。不禁让他一脸懵逼。

    这说话说一半的风格,可不像是慕容嫣啊,难道说刚才慕容嫣说的话里,就已经有什么意思透露出来了,只是许潇没有留意,还没有意识到的?

    想到这里,许潇又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慕容嫣刚才说过的话,嘴里默默念叨了几句,暮然间,仿佛有一道闪电在脑海中炸响!

    等等……

    一只山泽中的怪物、只会出现在古籍中、现实中连猎鬼师都难得一见的魑,怎么会在后背上挂着一块青铜号牌?而且这块号牌上面,居然还写着它的名字?

    姑且不论魑这种怪物为什么会有名字……这块号牌,总不会是魑自己搞到了,然后把名字刻上去,再贴身带在身上的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只魑可要逆天啊,连识文断字都会,那还了得?这智商水平略高啊,明显已经超出了普通山怪的能力范围了。

    毕竟,这些山妖野怪和通常意义上的妖鬼,还是不一样的。

    因为鬼都是从人类变来的,如果生前作为人的时候,就会读书写字的话,在死了以后,只要不喝孟婆汤,生前的记忆仍然会保留着,那么生前学到的知识就还在。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才貌双全的女鬼,和书生缠绵反侧的凄美故事……

    甚至就连一般的妖怪,比如狐狸那种比较聪明的物种,在修成人形以后,也是可以很快学习掌握人类的知识,学会读书写字的。

    但是魑……

    这东西纯粹就是一只山精,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吸收了山林异气化成的鬼怪,又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怎么能有机会去学习写字?

    那么,如果这牌子上的名字,不是魑自己写的,那又会是什么人?

    许潇这时候已经想到,慕容嫣刚才好像说过一句,这种青铜号牌其实就和家常的猫牌狗牌差不多……

    差不多?

    “难道……”许潇猛地生出一个念头,可是这念头实在太过匪夷所思,连他自己都觉得可能是在瞎想。但是眼前这种情况,似乎也只能用这个猜测来解释了:

    “难道这只魑,还和人类有过勾结,甚至有可能这块牌子,就是那个人给他写的??”

    慕容嫣和伍文琪对视了一眼。过了片刻,慕容嫣才幽幽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