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无敌悍民 摸爬滚打

第2353章 、噩耗连连

    “怎么回事?这都天黑了,按说午哥也该回来了啊!”

    牢房里,一个年人满脸焦急的站在门口不停的张望,正常情况来说战斗的过程不会持续太久的,毕竟所有人的修为都被人下了禁制,多说两个时辰能分出输赢,可现在已经三个多时辰却不见候午归来,这让所有人心都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手机端

    “候午应该不会回来了!”甸义神态落寞的坐在那里。

    此话一出,其他人的脸都升起一丝悲伤之意,他们兄弟八人闯荡江湖那么多年,虽然不是亲生兄弟却胜过亲生兄弟,虽说他们早做好了分别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不可能,午哥拥有混沌六层期的修为而且肉身也是咱们最强的,他不可能有事!”之前说话的年人连连摇头,他无法接受这件事。

    “他如果活着,为何还不回来?”甸义问。

    “可能他的对手旗鼓相当,所以时间慢一些。”

    甸义惨然一笑:“老六,别自欺欺人了,你我都知道候午是不可能回来的。”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年人陶陶大哭起来,偌大的牢房更是弥漫着压抑和伤感的气氛。

    时间缓缓流逝,所有人都在期待牢门开启,哪怕回来的是一个全身染满鲜血,哪怕是一个缺胳膊少腿的人他们也乐意,可是直到第二天天亮房门也没有开启,此时,所有人都接受了候午惨死的事情。

    赵小宁的心情也有些压抑,候午是这个牢房最最活跃的人了,他也没想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离开之后便一去不归,虽然他也经历过生死,可是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样离去他的心里也有些莫名的伤感。

    “十八号牢房,你们选一人出来迎战!”

    第三日,狱卒的声音再次响起,这话像是一道惊雷,让所有人都炸毛了,要知道十八层地牢有着太多太多牢房了,平日里数月都轮不到他们一次,可现在却接二连三让他们派人出战,这是要玩死他们吗?

    “这位大哥,我们牢房刚刚死了一个兄弟,您能否开开恩,宽限我们一些时间?”甸义取出一个储物袋,里面装着一些他获胜之后得到的混沌原石,他不想出战并非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在悲伤的情绪走出来,这时候出去迎战活下来的几率是很低的。

    “你干什么?贿赂我们是吧?我告诉你们,贿赂工作人员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赶紧派人迎战。”狱卒拒绝了甸义递过来的储物袋,满脸不耐烦的表情。

    听到这,所有人心都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要知道在监狱收受贿赂已经成为一种半公开的事情,谁都没想到这个狱卒会铁面无私,不仅拒绝了甸义的贿赂,甚至还表现的如此大义凛然的样子。

    很明显,这是在针对他们这个牢房的人了。

    “我出战吧!”赵小宁挺身而出,这些人的状态都很差,此时真的不宜出战,反倒是他虽然心也有些压抑,但状态远他们强得多。

    “小宁兄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你刚刚出战,按照规则得等另外五人参战之后才能轮到你。”甸义勉强一笑,心情有些复杂。这个牢房有两个高手,除了赵小宁那是为七那个老头了,不过他也刚刚出战没多久,也轮不到他,这次出战的人选必须在他们哥几个里挑选一人了。

    至于他自己也无法出战,因为他是为七后面出战过,要想出战还得等三次。

    “大哥,我去!”

    一个身材魁梧的年人主动请缨,他叫明林,是一个混沌六层后期期的高手,身高足有两米,全身都是健硕的肌肉,看去很有力量感,论实力他候午还要强一些。

    甸义点点头,郑重的说道:“一切小心!”

    之后明林离开了牢房,他离开之后牢房里显得很安静,所有人都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都在期待着明林能凯旋而归,可是直到傍晚的时候明林也没有回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四哥还不回来?”

    “对啊,这都两个多时辰了,按说也该回来了吧?”

    “都别急了,明林的实力那么强肯定能平安归来的。”甸义淡淡的说了一句,眼神却闪烁着莫名的不安。

    而在此时,一个狱卒押解着两个新来的人来到十八号牢房:“你们俩住这里了。”

    看到这,甸义连忙站起身来:“这位大哥,为什么我们牢房来了两个新人?我有一个兄弟还没回来啊。”

    “对啊,我们牢房现在有九个人,这多出来两个没法居住啊!”

    “哦,你兄弟早死在擂台了!”狱卒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而后转身离开,只留下甸义等人满脸震惊和不甘的表情,谁都没想到候午刚刚死去之后明林也这样离开了他们,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过的。

    “赵小宁,都是你,你是个丧门星,如果不是你,我们两个兄弟也不会死了!”一个年人一脚将赵小宁踹到墙角,脸更是写满愤怒的表情。

    “老三住手!”甸义爆喝一声:“这和小宁兄弟没有任何关系,是我们时运不济罢了!”

    “大哥,赵小宁没来之前咱们算迎战也没那么频繁,可是自打他来了之后,每次都是咱们派人出去迎战。你别忘记赵小宁杀了林瑞,如果我没猜错肯定是金之搞的鬼,而这一切真正的根源不是赵小宁吗?”一个身材瘦弱的年人气愤填膺的看着角落里正在吐血的赵小宁,眼散发着狰狞的杀意。

    甸义沉默了,其实他早感受到了这件事很不寻常,算他们监室要出战也不可能接连两次都派人出去,很明显有人在暗搞鬼,这是通过他们在对付赵小宁啊!

    想到这,甸义叹了口气:“算你说的是真的,可这件事和小宁兄弟有什么关系?真正的黑手是金之啊!”

    赵小宁虚弱的站起身来,眼杀意凌然:“你们放心,我肯定会杀了金之为你们讨回公道的。”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