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篡秦 千年龙王l

第七十章 燕国灭

    鞠武反复验看着手中这封书信,确切的说是保证书。作为太子丹的老师,鞠武绝对认识秦国文字。王翦的字迹他没见过,不过这牛皮信纸上的确是秦国文字无疑。就元吉那个草包,还写不出这样的秦国文字。

    纸张也没有半点儿问题,这种牛皮纸是平凉出产。平日里只供给秦军和秦国朝廷公文所用,其他诸侯国是断然难以弄到的。虽然落款处,那封武成侯印信有些模糊,但这是纸张的通病。墨迹未干的时候卷起来,就会是这副样子。

    “苟善不会降的,为了燕京城里的百姓计。老夫也只能对不起他和他手下的万余新军,今夜三更。我会派人将吊桥放下,城门打开。并且在城头点三堆篝火为号,你可引秦军入城。如无抵抗,切莫滥杀无辜!”鞠武试探过苟善的意思,这个倔强的家伙还是不同意投降。按照他的说法,就算是死也要拉几个秦军垫背。

    鞠武没有办法,事实上王翦跟本不用再像前几天那样攻城。只要等到燕王喜投降,让燕王喜站在城下吆喝两声。恐怕城里的士气就会低落在极点,若是王翦肯等得再久一些。待城内粮食耗尽,等待燕京百姓的还是死亡一途而已。

    苟善死了倒是可以搏一个忠臣的美名,可燕京百姓何辜?难道就要为了苟善一人的名声,牺牲十数万条性命?

    “我的太傅大人,上将军书信在此还有什么假的不成?我元吉骗天骗地,这事情也是敢闹着玩儿的。只要您今天晚上打开城门,大军进城秋毫无犯不可能,但不拉杀无辜那是上将军保证过的。”元吉一脸真诚的说道。

    元吉四岁进燕王宫中,如今已经年过四旬。四十年的宦海沉浮,他可谓是事业成功人士。当他以极其真诚的态度骗人时,老谋深算的鞠武也会上当。原因很简单,元吉甚至骗过了自己。

    约定好了接头暗号,行为准则等一系列事宜之后。元吉再次坐着那个硕大的筐下了城墙,而此时苟善已经带领着手下的将领们,给太子丹搭了一个灵棚。还从太子宫里面翻出几件,据说是太子丹穿过的旧衣服,摆成衣冠冢装进棺材里面祭奠。

    对于元吉的来回溜达,桑心不已的苟善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跟本不加理会。在他看来,一个内侍的窜登而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作为太子丹的老师,总是要去祭棚里面拜祭一下的。鞠武走进祭棚,施礼之后对着一旁沉浸在巨大悲痛之中的苟善说道:“苟将军,新军的将士们已经连续在城墙上奋战半月有余。如今秦军攻势减弱,不如让弟兄们撤下来休整一下。这夜间城防,就由民壮们先顶着。白天时候新军再来换防,你看如何?”

    苟善看了看胡子拉碴疲惫不堪的新军将士,开始几天人手充足的时候还能轮流休息一下。可随着伤亡的加剧,轮休时间渐渐变得越来越短。以至于到了现在,跟本没有轮休这一说。眼看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汉子,现在变得容貌枯槁,苟善的心好像针扎一样。

    “难得太傅大人有这份儿心,就依太傅大人。天黑之后,我们的人都撤下来休整,天亮之后再让弟兄们顶上去。”对于鞠武如此人性化的安排,苟善表示感激。

    “看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老头!”送鞠武出去之后,看着鞠武的背影苟善喃喃自语道。

    “上将军,您说这会不会是圈套。”打发走元吉,杨端和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天晓得!不过这的确是一个机会,只要城门洞开没了城墙保护,咱们大秦虎贲会怕这群燕人?据说那燕人的新军左右不过三万有余,元吉说这些天的攻势让他们折损过半。我看他不像是在说谎话,毕竟我军伤亡是他们的两倍有余。

    只要城门洞开,一万多人想跟咱们玩花样,他们配么?”王翦的言语中充满了霸气。一万多人的燕军,如果没有城墙阻碍。早就成了秦军的刀下之鬼,还能让他们支撑这么长的时间?

    今天晚上,杨端和是前部先锋。他将率领两万兵马,直接冲进燕京城里。什么不滥杀无辜,不得纵兵抢掠。这些都不存在于秦人的字典当中,“逢人立碎”是王翦亲口说出的解决办法。燕京城里的人现在还不知道,一场浩劫正悄然的接近。现在,距离浩劫开始还有六个时辰。

    “点火!”看着眼前堆着的三堆柴草,鞠武下达了点火的命令。他不知道的是,这两个字说出口,一场残酷至极的杀戮便不可逆转。

    篝火立刻被点燃,几乎与此同时被拉起来半个多月的吊桥被放了下来。紧闭的城门“咯吱吱”的洞开,好像一头巨兽的大嘴黑洞洞的呈现在秦军面前。

    杨端和一声令下,秦军骑兵好像潮水一样冲进了燕京城。守在城门洞里面的燕军如约在脑袋上扎上白布,以显示他们已经归降。却没有想到,冲进来的秦军骑兵没有废话。钢刀过处,一颗颗扎着白巾的人头高高飞起。待人头落在地上,秦军的战马已经冲上了燕京城的街道。

    当城里第一处火头升起的时候,鞠武还以为这不过就是乱军中的一次意外。当火头处处燃烧,城内哭天喊地惨叫声连绵不绝的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怀里还揣着那封“王翦手书”。鞠武痛苦的闭上了燕京,双手奋力的将那封手书撕成碎片。

    “元吉,老夫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也断然不会放过你!”鞠武怒吼一声,便从城墙纵身跳下。十余丈高的城墙,人从上面摔下来,显然是不活了。

    史书载,王翦破蓟大杀十日不绝!一座繁华的北方都城,彻底沦为了啾啾鬼蜮!

    公元前222年,燕王喜被王翦活捉押往咸阳。途中,饥渴而死!内侍元吉,因私刻武成侯王翦印信。被车裂于燕京城下,自此燕国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