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篡秦 千年龙王l

第七十三章 儒家的依仗

    一场鹅毛般的大雪宣告纷乱的战国进入了又一个冬天,仅仅两年时间。战国七雄已经消失了三个,剩下的魏国,齐国还有楚国都在大秦的兵威之下战战兢兢。

    此时的临淄一片银装素裹,齐国富庶却少兵戈,既然秦人去攻打燕国,那这个冬天齐国又可以安然度过。对于整个国家来说,上上下下已经有了并入秦国的心理准备,甚至齐王建也有这种打算。天下奉秦已经是大势所趋,齐国人觉得自己没有力量阻挡。不管谁来了,还不是照常做生意。赋税交给齐王建,或者秦王政似乎没有多少区别。

    稷下学宫的一个角落里,青砖瓦房毫不起眼。两个老人跪坐对弈,屋子里的地上串了地龙。外面寒风刺骨,屋子里却是暖熏熏的。旁边侍奉的童儿为两人奉上一杯清茶,袅袅的茶香立刻便溢满了屋子。

    荀卿喝了一口茶,笑呵呵的道:“还是你这种茶喝着养人,虽然没有烹茶那么激烈,味道也缺少变化。不过茶汤甘咧清香淡雅,苦涩中又有一些甜意,出尘之念跃然心头。与之相比,烹茶不免落了下乘。”

    “你这老家伙,不但棋艺精进,就连嘴巴也变得刁滑起来。这局棋老夫输了,这茶便是老夫千里迢迢给你带来的手信,礼轻情意重哦!”邹衍投子认负,端起一茶喝了一口。

    “听说你在平凉开宗立派,创立新说。规模之大已经快赶上稷下学宫,而且那里的学问也深得很。千里迢迢来到临淄,不会就是为了与老夫手谈一局,喝一壶你带来的茶吧!”荀卿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实际上这位和蔼的老家伙对谁都是笑呵呵的。作为稷下学宫辈份最高者,儒家如今的掌舵人,德高望重是他的基本素质。

    看着荀卿那双昏花却不是露出一抹精光的老眼,邹衍就暗恨。如果不是被平凉那只老狐狸给坑了,自己何苦冰天雪地里跋山涉水的来到临淄。王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挥军杀过来。看齐国人现在的样子,多半会是举国投降。这个国家已经完蛋了,金钱已经腐蚀掉了他们最后一丝骨气,在这个充满铜臭味道的国度里,一切都由利益说了算。眼前这个老家伙,看起来也是如此。

    “谁都看得出来,齐国完了。秦军打过来,没人惦记着抗争。稷下学宫将来的命运如何,难道荀子没有考虑?”

    “哈哈哈!老夫考虑个什么?打造兵刃需要铁匠,制作家具需要木匠,经营天下就需要有经营天下的匠人。我那个学生李斯,正在和你一同辅佐云侯。难道秦人一统天下之后,就不需要读书人了?不管是儒家,法家,还是兵家,墨家!只要能够治理天下,相信秦王都会需要的。”

    邹衍一愣,没想到这老家伙看得这样通透。不管谁来执政,官总是需要的。而且做官便必需得要识字的人,不然国家的政令无法传达。而识字治国这一点上来讲,儒家有着天然的优势。

    别看现在天下诸子百家争鸣,实际上培养出来的人和素质参差不齐,而且数量非常有限。这样,更加凸显了儒家弟子在治国方面的好处来。不管是谁来统一华夏,儒家都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所以,荀子才会如此淡定。就算是王翦挥军灭了齐国,稷下学宫也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毁坏。如果,荆二还想着这里继续培养人才,帮他治理国家的话。

    “哈哈哈!好一个狩牧天下的荀卿,这个算计打得可真精明。士大夫与王上共天下,秦法虽苛但也要官来执行。你这老家伙,主意倒是笃定。只可惜,你打错了主意。”邹衍听了荀卿的话,随即哈哈大笑。这老家伙在稷下学宫待了二十年,已经成了井底之蛙。现在还说什么士大夫与王上共天下的话,真是笑话。

    “哦,老夫如何错了,愿闻其详!”看着邹衍狂傲的大笑,荀卿一向笑眯眯的表情冷了下来。邹衍不是一个无礼的人,他今天敢这样狂放,必然有他的理由。荀卿很希望他替自己找出错误,要知道现在他的一个念头,便可以决定儒家兴衰。如果决定错了,那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别跟我掰扯天堂的事情……!)

    “荀卿可知,老夫在平凉的学院有多少人?告诉你,足足有五千余人。其中教授便有一千余人!今后每年,都会有八百至一千名学生毕业。现在平凉顽童只要到了年龄,只要有平凉户籍是我华夏苗裔,都会有人教授课业。

    从最初的算学,华文,到高年级的物理,几何!他们一直要学习五年,方才可以毕业。如果学习成绩特别优秀,还可以进入到研修院深造。如今,平凉的大小官吏都是精通算学国文。也学过专门的治国安邦学说的人才!甚至连军营里的丘八,也大都识两个字。

    老夫说的是平凉,可你别忘记了。当年的秦王,也是在云侯那里学习过的。哦,对了还有王翦的儿子王贲。他知道学校的运行机制,听说已经在咸阳复制。只可惜缺少师资力量,现在还不成规模而已。

    告诉你的意思,就是让你知道。秦国也可以和平凉一样,大举培养人才。如今稷下学宫连教授到博士学子,也不过八百余人。一旦大秦的书院形成规模,你认为秦王还会稀罕你儒家?”

    邹衍的话让荀卿愣在当场,儒家培养一个人才。需要修习礼乐射御书数,此乃孔子传下来的君子六艺。稷下学宫一年下来,培养出一百多人已经很了不起。他很难想象,邹衍那种大规模教学到底是个什么场面。他更不知道,什么叫算学,华文,几何,物理!难道说,自己或者说儒家已经落伍了?

    “你来看老夫,不会只是想告诉老夫这些吧!”荀卿面色冷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从容。不过慌乱在他的脸上只持续了一瞬间,他便想明白过来。

    “放眼天下,敢于秦王争锋者唯有平凉。只要你帮老夫一个忙,老夫敢保证你们稷下学宫的人,都可以得到平凉保护。即便是王翦,也要给我家主上几分薄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