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 茶娃娃

第一百六十三章 麟仔受辱

    但凡在星城市有点眼力劲的富家公子哥,不说他们全都上门跟我称兄道弟,但是在富家二代圈子里,他们都应该听说方氏集团的大少爷方旭是怎么遭殃,可不止一两次而已。

    余成枫在星城算是中等偏上的家庭背景,论实力只是屈居宋雨婷家之上,年入千万级别的家族,在星城热闹的市区中心随便丢一板砖都能砸死七八个,他余成枫算什么东西?

    既然来闹场子,可能是有底牌的,我想到了他老爹,难道得到了余名的首肯?

    这一想,我觉得有点像这么回事,沈观潮早在很久之前没在星城市有个活动轨迹,余名之前想通过我的口跟沈观潮攀点关系,后来可定是没得逞,作为成功的商人,余名肯定得另选大腿。这个大腿有可能是方家,如果他俩家联手,确实有点棘手,方家的方坤是被郭老通过气的,他会主动站在余名这边戳我的脊梁骨?

    动我兄弟,就是砍我手足。余成枫干啥不好,偏偏碰我逆鳞!

    我向大门边走过去,脸上尽量带笑,还没开口呢,余成枫倒是先说话:“哟,星城大名鼎鼎的宝哥亲自来门口迎接我吗?受宠若惊的很呢啊我!”

    “客气了。来者是客,我作为TNT的负责人,应该的!”

    我说话的语气挺温和的,但心里怒火汹汹,每每这种语气跟人家说话,这就说明我将会在爆发或者一直沉默,对于余成枫这种人,我当然是要爆发的,反正打过他一次,也不差再来一次!

    余成枫叼着烟,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我,狞笑道:“钱小宝,你的好日子即将到头了,王家的沈观潮不再星城,还能有谁罩的住你,靠你身边这群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二流子吗?”

    我没吭气,静静的听。

    “他们不过是乡巴里种田锄地跑城里讨饭吃的垃圾,你以为现在混社会是比谁身边能动手使暴力的兄弟多吗?如果你有这想法,不怪你,毕竟你也是小疙瘩农村里土生土长的乡巴佬,枫哥现在告诉你,没钱没权,你边边上乖乖站好,别他娘的只会靠女人,靠别人罩你,狗仗人势,还没玩累呢你?”

    一番长话,款款而谈,言谈举止利落干脆,凭他这种人哪能有条有理的说出这种剜心窝的话,我更加断定在他身后有人支持他今夜过来闹,而且势力应该能让余名这个老匹夫感到尊敬,不然不会让自个儿子这么放肆。

    我低头俯首,靠近他耳边,轻声细语尽显温和。

    “别好了伤疤忘了疼。老子能打你一次,就不差多揍你几次狠的,我知道你现在有人罩,但你可别天真的以为我在星城除了沈观潮就没别的狠人了,弄你一个小小的余家,绰绰有余!”

    “呵呵。哈哈!”

    余成枫轻狂一笑,高声说道:“让你让人来弄死我啊,我告诉你,钱小宝,今天我不是来砸你场子的,我是跟严麟说件事,唐诗是我的女人,他求婚,怎么?混黑市的大哥,就能光明正大的抢正当生意人的老婆了?”

    他话音刚落,整个TNT伫足观望的人再一次全体沸腾了!

    “唐诗是余家枫哥的老婆?”

    “没听说过他结婚了啊,不过以前确实追求唐诗来着。这事我知道!”

    “谁说麟哥是混黑市的?这么说宝哥不也是混黑市的吗?”

    “都是正当生意人,余家在星城的产业不小,能占一席之地,虽然宝哥目前只有一个TNT酒吧,但是前途无量啊,有眼睛的人都应该能看出来吧?”

    “凭啥说唐诗是他余成枫的老婆,我吴小满第一个不服!”

    “我马晓东第二个不服!”

    麟仔还在台上单膝跪地面向唐诗,只不过眼神愤怒夹杂着失落,愤怒是出自余成枫这个男人,失落是对唐诗迟迟不肯上台接受他,万众瞩目的舞台上,麟仔悠悠的起身。一字一句的朝唐诗说:“你愿意吗?”

    唐诗咬着红唇,没吭气!

    麟仔深深吸了口气,咧嘴轻轻一笑,自嘲似得说:“行,我明白!”

    砰!

    麟仔随手一挥,装有钻戒的包装盒被他丢的老远。重重的摔在墙上,掉落在地翻滚到阴暗看不见的角落

    “麟哥,你这是干嘛,男人得有耐心,咱兄弟这么多人看着呢,唐诗大美女肯定是害羞,来不及答应你!”

    “是啊,麟哥,你太冲动了,总的给咱诗诗大美人考虑的时间,对不?”

    马晓东和老枪他们都在劝麟仔,然而麟仔愤怒的脸丝毫听不进去,转身跳下台,幽幽的望着唐诗,说道:“告诉我,诗诗,你跟他没关系,对吧!”

    唐诗眨眨眼,流出一窜经营的泪水,红唇都被她皓齿咬的发白。

    “没关系?你他娘的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吗?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余成枫轻蔑一笑,伸手从怀里掏出张A4纸,在众人面前亮了亮,眼光死死的盯着唐诗。浅笑道:“诗诗,你现在跟我离开这破酒吧,我答应你不给你这亲笔信当众念出来。”

    亲笔信!

    “是情书,还是婚书,或者是结婚证啊?”

    王思琦不知道从哪个疙瘩冒出来,轻描淡写的说,结婚证是不可能的,这张纸上写的是啥我不清楚,但应该对唐诗很不利,我发现唐诗素手挽了下秀发,挤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冲麟仔说:“对不起。麟哥!”

    “啥?唐诗真的是枫哥老婆,这下有好戏看了!”

    “你们看,唐诗朝余大少爷走过来了!”

    “呵呵,还是有钱的公子哥好,妞随便泡,我看还是麟哥没余成枫那样的有钱吧!”

    “这事宝哥应该会帮麟哥做主吧。依宝哥的脾气,能眼睁睁的看着自个兄弟遭受这种莫名其妙的欺辱?”

    欺辱,谁说不是呢!

    没多久,唐诗踩着高跟漫步到我边上,面向余成枫的俏脸淡淡的微笑,半晌才艰难的冒出一句:“我们出去吧!”

    “诗诗!”

    麟仔站在人群后边一声怒吼。我扭头一看,发现他手里不知道杀手拎了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是厨房切果盘的水果刀!

    “怎么?要杀人了啊?乡下来的人,就喜欢动刀子威胁人吗?行,你来捅我,敢伤我一根汗毛,我舅是省公安厅的,你来,还没王法了,二流子就是二流子,废物!”

    余成枫挠了挠额头,撂完话,吐出嘴里叼着香烟,牵着唐诗白嫩的小手朝门外走。

    我刚想冲上去一脚踹死这作死的杂碎,胳膊却突然的被拽住,我回头一看发现是雨婷,然而此时余成枫默默的回头,瞪我一眼。讪笑道:“既然诗诗愿意跟我走,那我让你你们都明白个透彻!”

    他给手里折叠的纸张甩到我怀里,我没急着看,而是反手递给麟仔,雨婷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小宝,别动手,我刚电话问我爸了,你知道余家最近怎么了吗?”

    我摇头,表示不清楚,雨婷缓了口气,说:“余名给我家生意设了很高的门槛,有意不想与我家继续合作,而且打压的气势越来越重,并且余名在半个月之前突然有股新势力加入,并且帮助余家拓宽海外市场,甚至”

    雨婷没再继续说,我心里也懂,不然余家是不敢这么嚣张的在我面前耍横,但是谁有能耐帮助余家拓宽海外市场,而且不给沈观潮放在眼里呢?

    这事我想不通!

    麟仔拆开余成枫甩过来的纸张,白纸黑字,不过是复印件,经过王思琦的判断,纸张上的字和签名确实是唐诗的,当初唐诗来TNT场子干活签合同的名字字迹跟这张A4纸上的一点不差,余成枫牵着唐诗的手出了门。

    我好奇唐诗到底在纸上写了啥,让麟仔和王思琦都是一脸苦像,我接过来一看,心里一哽,还没等我说话呢,麟仔狠狠的咬着牙,愤愤的骂道:“狗东西,玩手段耍套路,我绝不能让诗诗跟这种畜生走!”

    五彩炫目的灯光下,在一群震惊的目光中,麟仔拎刀直奔余成枫追了出去。我心底暗叫不好,招呼罗振熙立马跟上。

    然而急冲冲的挤开人群追出去,却已经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