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年代 烽火连天绝

第181章 秒杀

    权哥半眯着眼睛看着站在前面的三个人,嘴里不断吞吐着烟圈,在他前面的桌上还放着两只皮箱,其中一箱全是一捆捆的现金,另一箱则是满满的一袋袋白粉,

    再次吐出一口烟圈后,权哥问道:“那么陆光头呢,”

    “死了,”小刀答道:“是徐少东杀的,”

    权哥点了点头,侧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徐少东,问道:“那些人真的全都是你一个人杀的,”

    小刀抢先说道:“这个我可以保证,如果没有徐少东的话,我们三个都回不来了,而且货也已经被陆光头吞下了,”

    权哥舒展了个身体,笑了笑说道:“看来我还是看走眼了,嗯,徐少东,没想到你还是真人不露象,”

    徐少东一直戴着墨镜,看不出墨镜后面的眼神,也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冷淡的站在那里,

    “好吧,徐少东,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星会的人了,”权哥说着就戳灭了烟头站起身走到徐少东身边,伸手想拍拍他的肩膀,

    徐少东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侧过身让开他的手,

    权哥手掌落空,微愣了一下,随即不以为意的笑道:“果然是高手,”他走回到桌边,一边打开密码箱,一边说道:“徐少东,这次真是多亏你了,否则丢了钱还是小事,我还要白白损失了两员大将,这个损失我可承受不起啊,”说着,他已经打开密码箱,从里面抽出一捆钞票丢过去,

    徐少东伸手接过看了一下,这么厚厚的一叠,足有上万元,

    “给你地,”权哥笑道:“算是感谢费,”随后又再抽出两捆,分别丢给小刀和叶剑,

    小刀一言不发的接住,连看都没看就转手放进口袋里,好像这种事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而叶剑则是有些手忙脚乱的接过来,然后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手里这一叠厚厚的钞票,

    权哥拍了拍叶剑的肩膀,笑问道:“怎么了,”

    “这个……权哥,太多了……”

    “哈哈……”权哥摇头笑道:“不多,这些钱本来就是你们三个玩命拿回来的,算是给你们压压惊吧,”他取过叶剑手中地钱,帮他塞进口袋里,拍拍口袋说道:“放好,”

    叶剑舒了口气,感激的点头道:“谢谢权哥,”

    权哥点了点头,又看向徐少东,说道:“徐少东,我原本打算是想让你跟着小剑先熟悉一下地,不过既然你有这么好的身手,留在这里也是大材小用,嗯……你有没有兴趣打拳,”

    徐少东淡声道:“黑拳,”

    “对,就是黑拳,”权哥毫不掩饰的说道:“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玩刺激,越是刺激的东西越是能吸引他们的兴趣,赌博是其中一种,黑拳也是,”

    权哥抽出烟递给徐少东,徐少东淡声说道:“不抽,”

    权哥也不介意,分别递给小刀和叶剑,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抽了一口说道:“听小剑说,你最近比较缺钱是吗,”

    徐少东看了还在兴奋的摸着高高鼓起地口袋的叶剑一眼,淡声说道:“现在不缺了,”

    “万来块钱就满足了吗,”权哥坐回到椅子上,抽着烟说道:“现在的社会可是个烧钱的世界,万来块钱,呵,顶多玩两个晚上,徐少东,只要你相信我,我能保证随时都让你赚这么多,甚至更多,”

    叶剑闻言先是张大了嘴巴,随后马上不断向徐少东使着眼色,万块钱或许对有钱人来说算不上什么,甚至可以说只是他们平时的零花钱,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万块钱已足够他们用很久了,而许多民工甚至一年下来也只能赚到这么多钱,别看叶剑平时收入不错,一个月下来也有三四千块,但权哥说的可是随时能赚这么多啊,这个随时的概念可就完全不同了,

    见徐少东没有说话,权哥又继续说道:“打黑拳对别人来说是很危险,但以你的身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而且这种比赛也不是每天都有地,你每个星期偶尔上去一两次,露个两手,轻轻松松的就大把钱往口袋里钻啊,”说着,他的上半身稍稍往前俯去,说道:“徐少东,这种事可不是常有的,如果不是看你身手真的很不错,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一定会答应的,”

    叶剑亦在旁边劝道:“徐少东,你就答应吧,权哥对人很好地,他不会害你的,再说了,我们现在是权哥的手下,权哥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该做什么,”

    徐少东沉默了片刻,说道:“好,”

    叶剑松了口气,他刚才唯恐徐少东不答应,这些可都是大把的钱啊,

    权哥亦是笑了笑,正想说话,这时徐少东先一步说道:“我想问件事,”

    权哥点头道:“说,”

    “陈家是什么,”

    “嗯,”权哥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小刀,

    小刀说道:“是陆光头说的,他说现在陈家垮台了,我星会也跟着完蛋,所以才有胆子想吃下我们的货,”

    权哥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你们不用管的,虽然我们星会受了陈家的牵连损失了一批兄弟,但那些人想骑在我们头上,是白日做梦……”

    徐少东淡声说道:“我想知道陈家,”

    叶剑在旁边轻轻拉了拉他,轻声说道:“徐少东,”

    权哥轻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京城四大家族,”

    徐少东思索了片刻,默默的摇了摇头,就连叶剑也露出愣然地表情,京城四大家族,他可从未听说过,

    权哥笑道:“这就是了,你连京城四大家族都没听过,又怎么知道陈家,”

    “可是……”徐少东想了想,随即又摇头道:“算了,”

    就在这时,小肋从外面走进来,他先瞥了徐少东一眼,然后走到权哥身边凑着他耳朵小声嘀咕几句,

    权哥听完后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退开,说道:“正好,今天晚上有场比赛,徐少东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晚上我带你过去,小剑,你先带他回去吧,晚上早点过来,”

    “知道了,权哥,”叶剑拉了拉徐少东,徐少东也不再说话,跟着叶剑转身出去,

    “呼,”两人出去后,叶剑长长地舒了口气说道:“你刚才一直都不说话,我还真怕你不答应呢,”

    “哦,”徐少东淡声说道:“我本来想拒绝地,”

    “拒绝,”叶剑瞪大眼睛叫道:“你傻啦,那可都钱,”

    “黑市拳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打死人也是常有地事,”

    “靠,”叶剑撇撇嘴说道:“那你又答应了,”

    “嗯,”徐少东淡淡的道:“黑市拳也是隐世高中最集中的地方,所以我才答应了,”

    叶剑一脸古怪地打量了他几眼,问道:“你干嘛,想找个高手拜师,”

    徐少东摇头道:“不是,只是一种感觉,好像应该要答应,可能会遇到什么人,”

    “什么人,”

    徐少东很干脆的说道:“不知道,”

    “靠,”叶剑咒骂一声,又问道:“你刚干嘛一直追问权哥关于陈家地事,是不是跟什么姓陈的有关系,”

    徐少东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但总好像在哪听说过,”

    叶剑笑道:“这世上姓陈的人很多,可能有印象也不奇怪,”

    徐少东没有应他,而是将手中的那捆钞票递过去,

    叶剑愣道:“干嘛,”

    “还你,”

    “啊,”叶剑吃惊的看着徐少东,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都给我,”

    “嗯,”徐少东直接将钱全都塞到他手里,淡声说道:“你救我一次,我也救了你一次,扯平了,这笔钱还你,两不相欠,”

    “靠,”叶剑揉了揉鼻子说道:“早知道当初就多借你点了,”

    “太贪心了不是好事,”

    叶剑又问道:“你把钱都给我了,那你自己呢,”

    “我晚上有黑拳,”

    “也对,”叶剑笑了笑说道:“听说打黑拳很赚钱,不过我都是在电影里看过,但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们温城也有黑拳的,”

    “哪里都有,”徐少东淡声说道:“是你不知道,”

    “靠,”叶剑笑骂道:“搞起来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

    “我知道,”徐少东如数家珍般说道:“各国都有黑市拳历史,华夏国地黑市拳是起源于清代雍正年,至今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打黑市拳的人大致上分为三种,流民,走穴和职业,”

    叶剑揉揉太阳穴问道:“等一下,什么意思,”

    徐少东解释道:“流民是指流浪的拳师,没有固定擂台点,全国到处挑战,他们的流动性很强,也没有自己的客源,观看的都是普通人,所以收入不高,走穴是当地拳师,有当地人罩着,属于没钱的时候可以打几场,赚够了随时不打,观众也都是老板级人物,收入要比流民高很多,他们的对手一般都是各地过来挑战地流民或者其它城市的走穴拳师,还有职业拳师,这类人的收入最高,背后都有势力,一般都是依附赌场或黑帮,进行专业赌博的,来看的人基本都是富豪级人物,”

    叶剑失笑道:“听起来怎么感觉像游击队、特工队和正规军,”

    徐少东点头道:“差不多,”

    “那你刚才说他们的收入都不同,到底这三种拳师有什么不同,”

    徐少东解释道:“流民黑拳手主要靠门票收入赚钱,也接受一些小额投注,因为自己又打拳,又坐庄,自负盈亏,风险很大,收入很不稳定,但最安全地就是他们,走穴黑拳手挣的是外快,他们大部分和一些娱乐场所、赌场、健身房或其他爱好格斗的人有口头协议,遇到有人愿意投注,便去打拳,打了以后就散了,平时很少联系,职业黑拳手靠打拳的收入为生,他们组织非常严密,一般日常的训练开销都由老板负责提供,比赛也由老板安排,他们的老板又分成两种,”

    叶剑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哪两种,”

    “第一种是专门的黑市拳组织,这些拳组织一般都是健身房、武馆等,老板会派人和赌场、娱乐场所或者私人俱乐部接洽,如果对方想看比赛,吸引的赌注足够多,则可以开打,另外一种是赌场的附带经营,这样的经营有些半公开化,一般在一些可以公开赌博地地方才有,或者是赌场老板拥有强大地背景,”

    叶剑撇撇嘴道:“还真?烦,对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徐少东指了指脑袋说道:“它自己出来地,”

    叶剑又问道:“那你呢,算是哪一种,”

    “不知道,不是走穴就是职业,”徐少东问道:“你那个权哥……”

    “什么我那个权哥,”叶剑纠正道:“他就是权哥,是我们的老大,”

    “只是你的,”徐少东淡淡的说道:“我对他没兴趣,”

    “靠,”叶剑笑骂道:“就算你有兴趣,权哥也不喜欢男人,”

    徐少东没有理他,继续说道:“他的背景怎么样,”

    “唔,这个徐少东也不太清楚,老实说,我虽然是星会的人,但星会到底有多大,我也不知道,我平时都只呆在K3酒吧里的,而且权哥也只是大老板手下的一员猛将而已,真正的大老板我到现在都没见过,”

    “廖宇,”

    叶剑点头道:“对,大老板的名字就是叫廖宇,听说在温城很吃的开,没人敢不卖他面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打职业拳的机会更多点,”徐少东说道:“职业拳的盈利和走穴擂台是完全不同的,越是有身份的人越是喜欢刺激,同时赌的也越大,廖宇如果有那身份的话,一般是看不上走穴擂台赛的,”

    不仅是在华夏国,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黑市拳的存在,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有利益就会有战争,

    黑市拳,就是应时代而生的必然产物,

    黑市拳中越是高级的比赛越依赖于赌博,拳击的刺激程度远远高于任何一种运动,赌球的人看一群人争着一个足球跑来跑去都会觉得刺激,更何况是看两个一身肌肉的男人进行殊死搏杀,

    不管大小黑市拳,凡是每是场黑拳就肯定会有赌博有存在,坐庄的人如果是双方的支持者各自推选出来的有信誉的富豪,叫做“定庄”,这个作“定庄”的人一般还负责支付出场费给拳手,如果赢了还要提前约定金额或按所赚利润的一定比例作为拳手奖金,

    如果是双方的支持者都在一个地方下注,那么叫作“活庄”,做“活庄”的一般是操纵黑拳的组织或者赌场,因为“活庄”打假拳的可能性更大,所以高级比赛中很少有“活庄”,而低级、中级比赛则以“定庄”为主,私人俱乐部性质的黑拳比赛两种方式各占一半左右,

    不同级别的拳手出场费差别很大,根据对手的水平还会进行调整,除了拳王,一般拳手可以选择和某一个对手打还是不打,拳王是没有选择权的,只要对手的庄家能够支付出场费,他就必须接受挑战,

    每一个拳手的出场费多少,一般由自己决定或与老板协商后确定,这个价码不能太高,因为太高地话没有人来挑战也就没钱可赚,当然也不会把自己卖得太低,

    目前的标准,国内普通的拳手的出场费从几千到几万不等,中级拳手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高级拳手则没有少于五十万的,

    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黑市拳很危险,却还能吸引大量拳师的原因,去参加合法比赛,打死打活的也没能赚到多少钱,出场费也就几百块,就算得到冠军也就几万块奖金,而且就算是全国“散打王”冠军,奖金也就几十万,远远比不上打黑拳赚地快,

    打黑拳虽然容易赚钱,但危险性也是相对的,其中地死亡率比任何一个职业都要高出很多很多,像刚出道的初级拳师,死亡率就达到百分之二十以上,而中级拳师的死亡率就有百分之五十以上,高级拳师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顶级拳师的死亡率就更是高的吓人,

    总之越是高级的战斗,死亡率就越是高,因为高级拳师已经是高手争锋了,而顶级拳师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每一拳每脚都是致命地攻击,如果不先放倒对手,那么死的就会是他们,

    在顶级拳师之上还有拳王,一般没有自信的话很少有人敢挑战拳王,因为拳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任意的一拳都能打的高级拳师甚至是顶级拳师吐血身亡,拳王还分有地方拳王、全国拳王、世界拳王,后面两种称呼都是公认的,但也是流动性最高的,好像没有一个拳王能在全国甚至世界级地位置上坐的久,而从这个位置上下来的结果也只有死,

    晚上十点,徐少东和叶剑在权哥的带领下来到城郊的一家大型健身房,

    据权哥在路上介绍,这家健身房也是属于星会名下的,这里白天是健身房,但到了晚上则就变成了地下黑市拳地擂台,

    这家健身房每天都必定会举行一场黑市拳比赛,从初级到中级的战斗不等,而高级和顶级则是另外的场地,徐少东因为是第一次打黑拳,所以只能由初级进手,再慢慢跃级挑战,

    “这里怎么样,”权哥在前面边走边问道,

    叶剑愣愣的点头道:“很好,”

    权哥笑骂道:“你小子别乱拍马屁了,真正好的你还没见到,”

    叶剑尴尬的笑了下,问道:“权哥,这里真的每天都有拳赛吗,”

    “嗯,差不多,”

    “可你不是说一个星期只有几场的吗,”

    权哥失笑道:“你这家伙,有时候特别机灵,怎么有时候就这么笨,我说的是初级拳赛,徐少东现在只能参加初级的比赛,这里大半时间都是中级地比赛,一个星期下来初级当然没几场了,”

    叶剑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们靠什么赚钱,”

    “买门票,”权哥头也不回地说道:“初级和中级针对的是普通人群,我们收门票,一个人一千块钱,而且还可以赌彩,”

    “是我们做庄吗,”

    权哥摇头道:“不一定,看情况了,一般都是那些来比赛地拳师背后的老板做庄,”

    叶剑又看了看外面停着的一辆辆轿车,其中中低档最多,偶尔也有几辆高级轿车,他问道:“权哥,这里每天都开赛,安全吗,”

    “哈哈……”权哥大笑道:“放心,抓不了你的,”

    权哥带着二人进入健身房,守在外面的几个小弟见到权哥时,一个个弯腰恭敬的叫道:“权哥,”

    权哥也只是“嗯”了一声,带着两人继续进入,

    刚进来就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擂台场是一间室内健身房,里面乱七八糟的摆放着一些健身器材,中间有一块二百平方米大的空间,大概平时用来练操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正是从这间室内传出来的,透过挂在四个角上的壁挂音箱和摆放在那里的大功率低音炮,放着强劲的摇滚音乐,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四个角落还摆放着几台大屏幕电视,里面正播放着以前格斗比赛地录象,此时已有一百多人围着几台电视,一边跟着音乐节拍扭着身子,一边用尽全力的大吼大叫着,整个气氛很是热烈,其中大部份都是男性,而女性则只有二十多人,而且看模样都有三、四十岁了,

    进场后权哥就示意叶剑和徐少东,指了指前面两边的两张大桌子,两张桌子上放着两个牌子,其中左边那张写着:外号“陆虎”,胜率29胜1败,赔率:1:1,3,

    另一张桌子上写着:外号“旋风”,胜率0胜0败,赔率:1:2,

    两张桌子后都坐着人,不断有人拿钱去桌边换筹码,“陆虎”那张是红色的赌场筹码,“旋风”那张是绿色的赌场筹码,不过“陆虎”那边此刻是挤满了人,而“旋风”这张桌前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来谁都不看好新出道的新手,

    叶剑回头有些愣然的看向权哥,

    权哥笑了笑,凑到他耳朵大声说道:“出来打拳地不用本名,都是用外号,徐少东也是临起义给他取个‘旋风’的外号,”由于这里地音乐声很大,他们说话不得不放开声,

    叶剑朝他伸出个大拇指,

    权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凑近徐少东,大声说道:“今天只是初级拳赛,你的第一场,对你来说很轻松的,但别太轻敌了,”

    徐少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权哥带着二人又到了换衣间,早已经有人等在这里了,见他们过来,这人立刻取出一件裤子和一双鞋子递过来说道:“权哥,”

    权哥接过裤子递给徐少东,说道:“换上吧,”

    徐少东脱下自己衣裤和鞋子,只穿着一条内裤,穿上了权哥递来的绿色短裤和鞋子,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东西了,连个拳套也没有,

    权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满意的点头道:“不错,哦对了,小剑,你要不要去压注,反正你也知道今天谁会赢地,”

    叶剑愣道:“我能压吗,”

    权哥笑道:“当然能压了,最低一千,最高一百万,不过你小子给徐少东少压点,今天是你权哥当庄,”

    叶剑亦笑道:“有这么好的事,能不狠赚一把吗,再说,我刚才看那些人都压那个叫‘陆虎’的,今天晚上权哥肯定要赚不少了吧,”

    权哥笑了笑也不说话,岔开话朝徐少东说道:“那个‘陆虎’是个走穴拳师,出道两个月了,如果他再连续打赢几场就可以挤进中级拳手的行列,不过我想他对你应该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只要你小心点就没事了,”

    拳手中都有晋级的,刚入道时是初级拳手,如果能保持长胜纪录那么可以挑战中级水准,但也有很多人宁可继续呆在初级赛场也不愿晋级,虽然少赚了很多钱,但至少初级比中级更能保住命,不过更多的人愿意晋级比赛,因为中级拳手赚的钱比初级要高出很多部,而进入中级比赛后死亡率和受伤率也就跟他们赚的钱成比例,成倍成倍地翻了,

    成为中级拳手后,可以呆在这个层次里,如果不想往上爬,那么可以选择接受挑战而不去挑战别人,呆在这个层次会比较安全,大部分前来挑战的低级拳手都不堪一击,可以非常轻松地赢得奖金,当然也可以和其他的中级拳手打一打,那样会赚更多的钱,而所谓的假拳,大部份都出现在这个层次上,

    从中级拳手再往上爬后就是高级,高级拳手彼此间比赛的奖金高达百万,但是大部分时候,他们只需要消灭掉前来挑战地中级拳手就可以拿到不少的钱,过上富有的生活,

    这个层次的拳手都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挥手投足都可以致人死命,他们也很残酷无情,会毫不留情地消灭每一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高级拳手彼此的较量假拳很少,因为在这个层次,观众已经不是只看热闹可以愚弄的人,不可能靠流点血就让观众感觉过足瘾,

    这个层次的观众大部分都是投注了大笔金钱的富人,他们要地是你要么帮他们赢钱,要么你就死在台上,高级拳手地每一次比赛都精心准备,上台前往往都提前写好遗书,上台后就是残酷的格斗,这个级别地死亡率极高,大概会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比赛都会以击毙某一方而结束,

    打了十场左右的高级比赛,一场都没有输过的话,就能晋升成为了一名顶级拳手,到了这个阶段,大部分地拳手已经挣到了足够的钱,所以其中会有超过一半地人会退役,找个地方安静的养老,或者开家馆子自己当教练,

    也有少之又少的顶级拳师会在这时候选择做一件极其危险,几乎是自找死路的事,那就是挑战拳王,失败了就是死,成功了他就是新一代的拳王,

    黑市拳就是这么一个残酷的地下项目,

    这时,一个看场的手下跑进来,说道:“权哥,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场了,”

    权哥点了点头,朝徐少东说道:“加油吧,”

    三人离开了换衣间回到健身房,这时健身房里已经挤满了人,虽然音乐声仍是很大,但这近两百人异口同声地口号盖过了震耳的音乐声,

    “陆虎,陆虎……”

    在健身房中间站着一个赤着上半身,下身穿着一条红色短裤,身高约在一米八七,年纪大约在三十出头,身材壮硕的男子,

    他正举着双臂,朝观众们展示着自己健实的肌肉,现场顿时爆发出一声尖叫,

    当徐少东出场时,只是让人们好奇的看了一眼,马上又将目光转回到陆虎身上,徐少东只有一米七八、七九左右的身高,虽然身上肌肉结实,但没有像陆虎那样夸张,像这样的身材很难引起别人的兴趣,所以每一个人都觉得这场比赛陆虎是赢定了,甚至不少人见到徐少东后,又马上跑去在陆虎身上加注,

    叶剑从一进场就马上挤到“旋风”地台子上在徐少东身上压注了,跟权哥一样,他对徐少东抱着极大的信心,

    权哥凑到徐少东耳边说道:“等音乐一停,就马上攻击,”

    徐少东没有说话,戴着墨镜走到中间空出来的地方,

    陆虎戏谑的眼神打量着他,台下的观众更是激动万分,不断的有人大叫着:“打死他,”

    “踢爆他地头,”

    “陆虎,给我往死里打,”

    陆虎似在表演般双脚交叉跳了两下,这是标准的散打跳步,他的步伐非常灵活,看的出是经过苦练,然后又用力挥了挥拳,慢慢的朝徐少东靠近,徐少东双手垂挂,侧着身看着陆虎在他前面跳来跳去,

    就在这时,音乐猛然停下来,健身房内也在同时爆发出尖叫声,

    陆虎突然冲上去,一个右勾拳击向徐少东的脸颊,徐少东仍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的拳头靠近,就在陆虎的拳头随即打中他的脸颊时,徐少东忽然右手以极快地速度挥了一下,

    “砰,”一声闷响,紧接着在“咔嚓”地骨裂声中,陆虎整个人向后飞出去,重重的摔到地面后张口吐出一口血,然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全场惊愣,鸦雀无声,

    太快了,所有人甚至连徐少东是怎么出手地都看不见,陆虎就已经败了,大部份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倒地不起的陆虎,只有少数人的目光落在一脸冷淡,戴着一付墨镜,酷酷的徐少东身上,

    忽然,“哇,,”一个大叫声响彻整间健身房,叶剑在后面兴奋的大跳大叫道:“赢啦,,老子赢啦,”

    权哥亦是开心的笑了笑,抽着烟看向另一边的一个中年男子,随后向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那中年男子阴沉着脸,重重的“哼”了一声,甩身离开,

    而这时,那些看客们也反应过来,一个个开始破口大骂,当然骂的都是陆虎,这些人就是这么奇怪,当一个人能为你赚钱时,就能当他是天王老子,可他害你亏钱时,他们就恨不得亲自上去踹上两脚解解气,

    其中大部份人都花了巨额买陆虎赢,现在全都血本无归了,他们能不激动吗,不过也有少数不断抹着冷汗,暗暗庆幸自己也在“旋风”身上压了一点,不至于血本无归,至少还有坐车回家的钱,

    这一场黑市拳就这么戏剧性的结束了,前后不超过一秒钟,是有史以来结束最快的一场比赛,

    黑马,星会竟捧出了一匹黑马,结果令人大跌眼镜,

    “旋风”的名声立刻传遍整个地下拳会,只在一个晚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星会捧出一个“旋风”,只用了一拳就打飞了一个初级拳师,而逐渐没落的星会也因为名躁一时,

    徐少东淡淡的看了陆虎一眼,然后转身朝更衣室走去,

    而那些赢了钱的赌客开始兑换筹码,输了钱的赌客有的开始骂娘,有的则默默无语,很快,健身房里的人都散之一空,

    徐少东换回自己的衣服重新出来,偌大的健身房里剩下的人已经寥寥无几,权哥正在和一脸兴奋的叶剑在一边谈笑,见到徐少东出来,权哥朝他招招手说道:“徐少东,快来,”

    等徐少东走近,权哥拿出一叠钱递过去说道:“你今天的出场费和奖金,”

    这一叠厚厚的钱足有两万多元,徐少东默默的接过来放进口袋,一句话也没说,

    叶剑也很是兴奋,他今天压了徐少东两万块钱,就是权哥在早上分别给他和徐少东的那两捆钱,结果转了一圈下来,两万变成了六万,这可是六万块啊,叶剑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权哥拍拍叶剑的肩膀,笑骂道:“这么点钱就让你高兴成这样,真没出息,”随即又说道:“徐少东,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猜你明天可能又要下场了,”

    “哦,”徐少东淡淡的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