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不是基佬

第二百二十二章 陈白归来

    “这么说来,师老很看好沈文心了,”

    “是啊,”,师老缓缓的捋了捋胡须,眼中露出了一抹追忆之色,“沈文心这么孩子,我是看着他进入九黎学院的,他刚进来的时候,人还很青涩呢,”,师老呵呵一笑道,“这么看来,也才两年的时间吧,柳鸣那批人进入内门后,沈文心就走到这一步了,”

    “你看,他现在甚至都筑基了,比起柳鸣当时也丝毫不慢半点啊……”

    邪魅青年这时笑了笑,“虽然如此,我看却不一定,据我所知,这次沈文心要坐稳这个入内门的门票可还不容易呢,不知道多少变态暗中正紧紧的盯着,就等这次大比呢,呵呵,”

    “是啊,”,师老这时叹气道,“这次要出名的可不少呢,哎,龙争虎斗啊,”

    “小齐,你说说你最看好谁,”

    师老这时脸上含笑,扭头看了齐鸣一眼道,这个齐鸣是他的得意门生,已经从内门里毕业了,早在他在内门时,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说当时,就是现在的他,也是筑基巅峰的高手,

    “依我看啊,”,齐鸣笑了笑,这时眼睛一转,忽然想到了一个好玩的名字,

    “你说,那个新人怎么样,”

    “哪个啊,”,师老一怔,这时不禁想了起来,“哦哦,你是说那个啊,”,师老呵呵一笑,这时忍不住都被齐鸣逗乐了,“那个小孩子确实有点意思,”,想到陈白在学院里一系列的胡闹行为,师老就忍不住笑,“但是要说战力前三,恐怕还差的很呢,”

    师老这时拍了拍齐鸣的肩膀,“你啊,还年轻,看人总是会差了点,这也很正常,你看那个,……是叫陈、陈白对吧,只是没人和他计较而已,”

    “你看和他交手的人,有哪个像样的高手的,”,师老这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也就是真正的天才不愿意浪费时间在他身上,就显得他名声显赫了些,这种人,不值得关注,”

    齐鸣撇了撇嘴,这时微微一笑道,“老师,这可不一定,万一有惊喜呢,”

    “惊喜,”

    师老这时呵呵笑了,把目光又投递向场中打斗的两个人,“或许吧,”

    ……

    “文雄,这么久了你还是停留在内劲巅峰啊,”,沈文心不禁摇了摇头,“可惜,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打到这里,沈文心已经失去了继续和他胡闹的兴趣,这时缓缓道,“你可以输了,”

    这么说着,沈文心仿佛宣判的道,缓缓的抬起了一只手,对着文雄攥了起来,

    就在这一刹那,台下的呼吸声几乎都停止了,“呃……,”,文雄涨红了脸,这一刹那,整个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拘禁了一般,

    文雄奋力的挣扎,这时却发现自己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动,沈文心眼中一片冷漠,

    “天啊,是法术,沈文心真的筑基了,”

    “在法术面前,果然一切力量都是浮云啊,”,这时有人干咽了一口唾沫,惊叹道,“筑基期对内劲高手,果然都是碾压的存在啊,”

    “太可怕了……”

    “呔,”,沈文心轻叱一声,单手轻轻朝前一松,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就砸在了文雄身上,这时,文雄整个仿佛遭遇了两辆卡车一般的挤压,血液几乎从血管里爆出来,“哇”的吐出一口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文雄败了,文雄竟然败了,”,人群纷纷惊呼,

    文雄输给沈文心其实不稀奇,

    但是身为战力榜第二名,他虽然屈居于沈文心之下,但是实际却丝毫不弱于沈文心的,

    而且沈文心也从来没有从正面战胜过他,……但是这一次,文雄输了,

    而且是惨败,

    全场一片死寂,这时沈文心缓缓的背起一只手,嘴角噙起一抹笑意,缓缓的道,“文兄,你输了……”

    “哇”,文雄这时吐出一口血,这时按着胸,缓缓的站了起来,站在场外,文雄这汉子,抬头深深的看了眼含笑意的沈文心一眼,压低着声音,缓缓的道,“沈文心,别以为你赢了,”

    “告诉你一句实话吧,这次外门大比比你想象的残酷,你想保住前三,”

    文雄脸上扯出一抹冷笑,扭头就走,

    沈文心脸上的笑意刹那就僵住了,

    场下瞬间就哗然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以沈文心筑基期的实力,竟然还不容易保住前三,这怎么可能,每一个人脸上齐齐的露出了一抹震惊,这时,远处的师老脸色也是一呆,“这,不太可能吧,”

    沈文心一点一点的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他明白了,

    “不管是哪位朋友在此,我沈文心奉陪到底,,”,沈文心朝着场外大喊了一声,滚滚的音波传出了上百米远,这时也毫无留念,直接跳下台,

    “这就走了,”,“什么情况,”……,众人都有些惊呆了,

    人群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一直盯着擂台上的黑帽青年,这时嘴角缓缓的扯起了一抹冷笑,压了压头上的帽檐,直接扭头就走,

    他眸中,一抹萧索,

    “陈白,……我等着你,”

    ……

    小竹楼门口,一群老生嘻嘻哈哈的堵在门口,就是不许新生出入,一群被堵在门内的新生早已被气的浑身瑟瑟发抖,却一无可奈何,

    这群痞子一样的人早就持续这个行为足足几个月了,每七天就来打劫新生一次,

    到新生功勋值坚持不下去了,才让走几天,

    “可恶,”,这时一个新生气的浑身瑟瑟发抖,咬紧了牙关道,“这群混蛋……,要是陈兄弟还在这,你看他们谁敢放肆,”

    “就是,身为老生就只敢欺负我们这群新生,真是无耻,有种去找陈兄弟,去找鱼烟非啊,”

    “你们别嘴硬,”,一个老生敲着手里的棍子,嘻嘻哈哈的道,“在这学院里,就是实力说话,你不服气的,就来试试啊,”

    “嘭,”,话音未落,一个老生被从小竹楼里给丢出来了,起身的时候,鼻青眼肿,

    韩相阴沉着脸,攥紧了拳头,从小竹楼里缓缓的走出来了,一看见韩相,这群新生就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韩兄弟,韩兄弟……,”

    “我说,你们够了,”

    站在门口,韩相脸色铁青,看着这群老生道,“就为了陈兄弟拂了你们老大一次面子,里面就不断的在这里堵门,也不觉得羞耻吗,”

    韩相冷冷的道,他这次是真的愤怒了,

    “是又怎么样,”

    就在这时,从老生身后转出了傅尘,四个月不见,傅尘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但是令韩相脸色也一沉的是,他的修为竟然更加深不可测了,此时看去,竟然至少内劲九段了,再次有所突破,

    一发觉这一点,韩相的心头就不禁咯噔一下,旋即就是一片苦笑,

    ……完了,

    虽说他突破了,但对这个傅尘,却是无论如何也奈何不了的,

    韩相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死死的攥紧了拳头,一脸的憋屈,又无可奈何,良久,这次低下头道,“请你放过我们吧……”,说这话时,韩相的肩膀都在颤抖,

    而新生们,这时无一不是脸色几欲滴血,死死的克制着,

    他们恨,

    若不是自己没有实力,这个傅尘凭什么这么嚣张,,

    “呵呵,放过你们,”,傅尘这时缓缓的走上了眼,低垂的眼皮下是一片阴郁的目光,这时直接生硬的撞了韩相一下,“你告诉我,凭什么,”

    “你……,”

    韩相这时脸色几乎滴血,愤怒的抬头,他都这么低声下去了,他竟然还不打算放过,

    “就凭我怎么样呀,”

    就在这时,身后陈白的声音突然懒洋洋的响了起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