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不是基佬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给我来个凝气的

    韩相反正是一点不看好陈白,就算是沈文心到筑基导师的手里,也基本都是被虐的份,两人的战斗意识就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这里是训练馆吗,”,陈白一边问路,好久才找到训练馆的所在地,陈白朝里面看了看,里面打的火热一片,但基本都是被虐的,陈白看到一个高个汉子,浑身是汗,在一个导师手里被一次次干趴下,

    “速度在快一点,”

    “力量还不够,”

    “左腿,”

    “……”

    陈白不禁看的一阵无语,这哥们最多也就内劲巅峰吧,这可一个筑基的导师打,完全就是被虐的份啊,

    陈白看了看,这哥们从头到尾被虐,而那个导师,脸不红气不喘,完全是在调戏人一般,随便一掌,就能把这个人拍飞出去,顺便还能说一句他的不足,导致这个人几乎都是涨红了脸,

    但是他锲而不舍的精神,倒是看的陈白一阵钦佩,

    “这文雄是疯了吧,”

    这时,围观的人群里有人议论,“这个文雄这半个月来一直在这,据说花了足足3000功勋值包下了这个导师,天天拉他陪练,被天被打的浑身是伤,几乎站都站不起来了,才回去,”

    “是啊,那日惨败在沈文心手里,着实刺激到他了,”

    “按这文雄的意思,他是要彻底打败这个导师,才觉得自己有越阶打败沈文心的可能,所以他打起来才这么疯狂,”

    “不过,我看可能没戏吧,”

    “哎……”

    “他就是文雄,”,陈白在人群里,看的暗暗点头,这个文雄陈白是听过的,内劲巅峰,战力榜第二的存在,

    此时看这个文雄,黝黑的脸庞,并不怎么耐看,但是却充满的坚毅,脸颊上带着淤青,但是眼神中确实一片坚定,丝毫没有半点的动摇,每一次出拳,都是全神贯注,汗水从他的鼻间上淌下,

    陈白不禁点了点头,

    有这种玩命的精神,这种人才能成大器,

    “不过我听说啊,这还不算什么,这段时间一直有一个神秘的青年进来连续挑战筑基导师,一连打了十场,七败两平一胜,”

    “两平一胜,,”,这时有人不禁吃惊的瞪大了眼道,“你不是在逗我吧,怎么可能有人打的赢导师,我就不说那两平了,就是这一胜,简直是不可能的吧,这个人是谁,沈文心吗,还是更强的,”

    “我也不知道,”,那人摇头道,

    “每次都是看到一个戴着斗篷的人,从门口走进来,然后随意挑了一位导师,就到密室里去训练了,”

    “出来了,只有结果,看不见人,”

    陈白眉头不禁一阵狂跳,能打赢筑基导师的,这个不管怎么说,最起码也是筑基高手了吧,不是沈文心,那还是谁,莫非是说,这个九黎学院里真的还有除了沈文心之外,其他的筑基天才,

    陈白不禁一阵匪夷所思,

    这次的九号区名单本来就是龙争虎斗了,一个鱼烟非,一个陈白,一个沈文心就几乎占满了,这次还来了一个神秘高手,

    这就预示着,必须有人要出局了,

    陈白眉宇间不禁平添了一抹忧虑,

    “你好,”,陈白这时走向一个负责记录的女文员道,“我来选择一位陪练导师,”,“嗯,”,那女文员点了点头,这时头也没有抬的道,“那你想要谁,”,女文员道,陈白这时道,“凝气期的就行,”

    “啥,”,女文员惊呆了一下,这时不禁抬起头看了陈白一眼,

    “你要凝气期的,你没说错,”

    “是啊,”,陈白不禁耸了耸肩,陈白要练这个大日炼体诀,一定要高于自己一个段位的,而陈白现在筑基期,也就是说必须要凝气期的高手对自己才有效,而换一个筑基宗师来,一拳打下去,连效果都不一定有,

    “那、那好吧……”

    女文员这时都无语了,她登记了这么就,还真没见过几个找凝气宗师的,这不自找不痛快吗,

    当然,陈白这么选择,她也没有办法,

    不一会,这个女文员登记好了,把陈白的腰牌拿了过去,刷掉了500功勋值,这仅仅只是一天的消费量,然后给了陈白一个牌子道,“左转第九个房间,自己去,一会导师会过来,”

    陈白点了点头,这时拿着牌子就过去了,

    这是一个单独的小密室,有负责讲解的台子,也是负责训练的武打场,在这里,你可以选择要导师和你陪练,也可以讲课,

    陈白耐心的等了一会,不一会,一个穿着银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看了陈白一眼,微微一愣道,“你就是那个付费找凝气宗师的,”,陈白看了这中年男子一眼,不禁一脸的同情,

    估计今天就是他了,可怜他要做一天的苦力,

    “是,”,见陈白点了点头,这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道,“那你是要干嘛,需要我给你讲课吗,你是有什么不解的……,握草,你要干嘛,”

    他说着,只见陈白把上衣脱了,

    “别浪费时间了,”,陈白这时道,“来,快用力量来打我均匀一点,我要粹体,”,听到陈白这话,这个中年男子直接就晕了,“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帮你粹体的,”,“是啊,不然还能干嘛,”

    陈白理所当然的道,

    中年男子嘴角直接抽搐了,

    “好吧,希望你能忍的住,”,中年男子这时手一招,从袖子里飞出一根翠绿色的棍子,这时稍稍变大了一些,

    “我要开始了,”

    “随便你,”,陈白皱了皱眉,这时心神已经沉了下去,陈白这时全幅意志都投入在修炼当中,大日炼体诀的心法已经转动了,见陈白做好了准备,中年男子掂量了一下手感,先不确定的抽了一棍子上去,

    “你在干嘛,”,陈白皱了皱眉,搞毛线,这一棍子才一鼎之力,陈白之前的粹体功夫都不止这一点,

    “加重,”

    “加重,”,中年男子眉头不禁一跳,自己这随手一抽,虽然只有一鼎之力,但是这可一个内劲八段的人全力一击都差不多了,

    但这个人,竟然毫无感觉,

    这么想着,中年男子咬了咬牙,这时手上的力道陡然大了一倍,呼的一声,一棍子直接抽了下来,这一棍子,他足足用了一成左右的力,这一棍子,隐约已经有二鼎之力的力道了,

    陈白身子微微一颤,一股力道荡进陈白的身躯,被大日炼体诀的心法瞬间就吞噬掉了,但一转眼,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陈白不禁不满的皱了皱眉……

    这还是没效果啊,

    “再加大一倍,”,陈白这时喊道,

    “再加大一倍,”,中年导师这时吓了一条,这时都快无语了,自己都用了两鼎之力了,他竟然还要再加大一倍,这是要自己一棍子抽死他的节奏吧,中年男子犹豫再三,还是没敢贸然一棍子抽了上去,

    这要是真把学生一棍子抽残了,这就是闹出事故了,他还不得被学院给骂死啊,

    这么想着,他一棍子抽了上去,

    这一棍,三鼎之力,,

    这一棍的力道,大约和沈文心全力一击相媲美了,一棍下去,陈白“砰”的一声,整个人身子都不禁一颤,旋即,一股巨大的力不禁侵入五脏六腑,然后转瞬间被大日炼体诀吞噬掉,化成一丝丝暖流反补到身躯里,

    “啊……”,陈白这时几乎都要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了,

    这,……太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