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个千年女鬼当老婆 空大魔王

第686章 香玉满怀

    见到这张长着另一幅五官的脸,我顿时想起来,特么的这个李江南好像还是个同生魂来着!

    这尼玛差点因为比赛忽略了这事,想到这我也顾不上跟何小暖她们庆祝了,连忙朝着李江南的方向走去。

    夺冠时刻,周围要多热闹有多热闹,除了来道贺的评审啊,来拉拢的经纪公司啊,还有一大票观众们都跑上了台,想抓住时机跟这一届的新人王接近一番。

    人这么多哥总不好用瞬步吧,指不准当场吓出几个心脏病呢,只要硬着头皮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穿梭,然而当我好不容易窜出来,李江南却没了踪影!

    选手席上他原本的位置,此刻已是空空如也,就剩一旁的秦川,baby组合瞪大着眼睛惊恐的望着我,一副你要干嘛,不要找我们麻烦的样子。

    擦。

    居然跑了?

    我有些无语,同生魂出现在一个活人身上可不是什么过家家,一旦控制不好丢了命都有可能,这货是在自找死路不成。

    不过他的心情我倒是能理解一二,愁云惨淡从高高在上沦为了笑柄,估计这短短时间里没少受到冷嘲热讽。

    你想,请了那么多大咖明星来助阵,拉票,最后竟然还被人逆袭PK掉了,那股憋屈绝比够酸爽啊。

    又眺望环顾了几眼,我基本确定演出馆里已没了李江南的气息,多半趁乱早就离了场,我只好摇了摇头重新回了舞台。

    这时候人流相对疏散了一些,聚光灯璀璨闪烁,正在进行颁奖环节。

    冠亚季,包括第四和五强中垫底的baby组合,都有价值不菲的奖杯和礼品,刘蒙蒙按部就班的一一颁发,众人连成一排拍照合影,象征着此次音乐之星的圆满落幕。

    片刻后,见我过来,刘蒙蒙笑意吟吟的走上前,言语亲密:

    “小海啊,上次你帮了我们刘家那么大的忙都还没真正答谢过你一次呢,我爸找了你好久,可你这家伙神秘兮兮的总不在京城,没想到在这遇到你了?”

    “怎么样,不知道这次是否有幸请你去家里坐个客呀!”

    她聊家常般普普通通一句话,登时引起一片呆若木鸡!

    “纳尼!?刘蒙蒙说什么?她她她,她居然要邀请那个顾海去家里做客?还说什么刘父对他念念不忘,那可是囯-家重臣啊,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啊!”

    “谁说不是呢,妈蛋吓尿了,要知道从前有多少老总,大官,死皮赖脸的送礼拍马屁想朝刘家挤,到头来都是闭门羹,人家压根不鸟。这个海少倒好,刘蒙蒙亲自邀请,他还一脸不情愿的样,邪门了!”

    “你忘了刚刚他跟刘蒙蒙说话的口气吗?平平淡淡,古井无波!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即便是刘家,他也不为所动,不放在眼里!可怕这个人太恐怖了,想想都吓人!”

    目睹此幕,这些人越想越惊悚不已,原本他们对我更多的是好奇,而现在则是敬畏,惊惧大于神秘了!

    毕竟,去年我以续魂九针救活刘老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即便听说过也不知道那所谓的神医就是我!

    之前那些个替李江南助威的明星,表情都充满了犹豫,纠结着该不该主动跟我搭个讪?

    拍拍马屁,指不准我一高兴帮他们一把,岂不是就能大红大紫了!

    这不,几个风-骚的女星都开始解上衣扣子了,微微松开几颗露出蕾咝边,想以此吸引我的注意力,要到我的号码后玩次潜-规-则!

    难怪都说娱乐圈水太深,这种不择手段的人太多了,秉持着想要红就得不要脸的心态,大写的一个字,污!

    至于秦川,易阳那几个阔少爷,都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跟他们老爹跑路了,一个个纷纷满头大汗,紧张的大气不敢喘一口,深觉再不走就完蛋了,心中打着小九九,日后再也不能跟这个魔头有染。

    我冷笑着无视了这些五花八门的揣测,也朝刘蒙蒙回以一笑:“蒙蒙姐,成这阵子我要有空就去走一趟,正好看看刘老恢复的如何!”

    我有些蛋疼,卧槽哥还不知道这刘蒙蒙年龄呢,看她的面相保养的有够完美,三四十顶天了吧?

    闻言刘蒙蒙噗嗤一捂嘴,女人都喜欢往年轻点活,笑意更盛了点了点头:“嗯那我们一言为定,说好了哦!”

    有了我这句话,她心里松了好几口气,人越是有钱有势越是怕死,刘老是刘家的顶梁柱,只要能跟我保持密切联系,再活个十年八年的必定不成问题。

    颁奖完,紧随其后的便是媒体访谈环节.H.E三个丫头能说会道的周旋与各大媒体之间,足足快一个钟头,才总算是解放了跟着我、唐心悠林韵一起返回酒店。

    按照以往的规定,获奖者可都是要跟广告商啊,老总啊经理人什么的去饭局,庆功宴什么的,幕后的交易谁都懂,一旦去了十有八九就会被潜规则。

    可今年不同了,看着我带走何小暖她们,这些高层非但屁都不敢放一个,反而还得好生好气的恭送着我们离开。

    今夜的北岛风声连绵,回去的路上,女孩们约好了似的,皆是拖着白皙的下巴,俏生生的注视着我。

    我扬起嘴角,邪恶一笑:“看什么?都被我迷住了,想投怀送抱不成?”

    “对呀对呀!师傅,你不知道刚在台上你有多帅!”

    “对啊帅呆了酷毙了,爱死你了!”

    “大流氓我亲你一口,你再给我吹吹笛子,唱一遍那首烟花易冷好不好!”

    没想到听到我的话,她们竟没有腼腆的羞红脸,倒是十分应景的接连扑-到了我的身上!

    顷刻之间我便成了香-玉满-怀,怀中手上背后全被这些妮子包围,她们那柔软粉-嫰的山-峦不经意在我身上晃啊晃,蹭啊-蹭,吹-弹可破好像棉花糖一般,艹,爽-翻-天啦!

    我眯着眼痛快的沉吟,看似在享受这阵阵入骨香的同时,实则眼角的余光却是扫向了身后不远处的阴暗角落。

    嘿,我意味深长的冷笑,藏,小爷看你能藏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