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校小神医 湘江南路

189章 大结局

    突然间,天龙会众人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一个个仿佛瞬间就没力气了一样,接二连三地瘫软在地,最开始出现这种情况的还只是少数,但是这种情况好像能扩散的病毒一般,越来越多的人倒在地上,不过区区几分钟的光景,除了林浪之外,天龙酒吧外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

    本就拥挤的小巷现在满地都是躺着的人,甚至连一个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形势陡然转变,使得原本自信满满的张大鹏和一旁的军师男都愣在了原地,这也难怪,无论是谁碰到这种情形,能保持淡定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我这是在做梦吗,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张大鹏几乎就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还在小声嘀咕着,

    一边的军师男也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突然倒在了地上,但是他明白,这一现象一定和林浪脱不了干系,

    否则的话,林浪凭什么敢独自一个人面对天龙会上千人,他一定是因为有依仗才会如此自信,

    “靠人海战术来对付一般人,或许还是有点用的,但是对我来说,即便你的人数再多十倍,对我来说也根本不算什么,”林浪居高临下地扫视了小巷中躺着的众人一眼,摇摇头叹道:“所以说,你们何必非要逼我出招呢,”

    之前那句何必,张大鹏还误以为林浪是在对自己今天的狂妄举动表示悔意,而如今,张大鹏已经明白过来,林浪根本就没有在后悔,他是在嘲笑,笑张大鹏今天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

    “奶奶的,你他娘的究竟玩的什么把戏,”张大鹏怒急之下,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玩你妹啊,”

    林浪忽然发出一阵吼声,飞快地冲向了正站在天龙酒吧门口的张大鹏面前,破风拳快得不可思议,

    张大鹏甚至连林浪是什么时候到他面前来的都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手腕被人一拧,那把枪就掉到了地上,反应过来的张大鹏立刻转过身去,打算逃回到天龙酒吧去,

    林浪却仿佛早就料到张大鹏会这么做似的,紧跟着就追上了张大鹏,

    “咚,”

    林浪的破风拳不偏不倚正中张大鹏的背部,正跑着的张大鹏只是突然感到身后一阵尖锐的风声,随即背部便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身子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直直地撞向酒吧内部,还一连撞翻了好几张桌子方才停止,

    林浪摸摸鼻子,又回过头扫了那军师男一眼,被林浪这么一盯,军师男顿时如临大敌般吓得满头是汗,战战兢兢地站在了门口,动都不敢动一下,看到那军师男还算听话,林浪便放弃了教训他的念头,转而又来到了张大鹏的面前,顺手拿起一把折叠椅坐了下来,手托下巴笑嘻嘻地看着张大鹏,

    “你还能想到什么办法来对付我吗,不用客气,有多少使多少啊,免得到时候人家还说是你们让着我呢,”林浪歪了歪嘴,状似和善地对张大鹏一笑:“再说了,人快死了,总得留几句话做遗言啊,”

    张大鹏怎么可能还会有办法对付林浪,

    全天龙会几乎倾巢出动都还是让林浪给制服了,这种情形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张大鹏根本就不会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又怎么可能留后招,百试百灵的人海战术,在林浪这里突然不管用了,张大鹏的心情也是郁闷得很,

    “林浪,我承认我的确低看了你,只是我还是得奉劝你一句,太狂妄对你没什么好处,无论如何,蓝海市也是我天龙会的天下,要是你敢对我动手的话,你就会遭到整个天龙会成员的追杀,”张大鹏一边吓得直往后退,一边不忘嘴硬地警告林浪,

    “我说这是你们共有的一种通病吗,怎么你和那个何坚一样,都喜欢警告人呢,其实我这个人一点都不喜欢暴力的,只是……我更看不惯的,是你们这种自以为能起作用的警告,”林浪神情陡然变得阴森,同时站起身来,

    张大鹏瞬间有些慌乱了起来,连忙站起身就想接着往后跑,林浪脸色一冷,飞快地跑上前来,顺手捏住了张大鹏的右肩,

    “咯吱,”

    张大鹏的右肩胛骨,就这么被林浪给捏碎了,那种锥骨之痛让张大鹏忍不住哀嚎了一声,差点就痛晕了过去,

    “秦羽,你、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你的身上不也带着枪吗,赶快过来把林浪杀了啊,”张大鹏情急之下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了门口正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的军师男,连忙喊道,

    军师男大概是服从张大鹏的命令惯了,听到张大鹏的话便下意识地从兜里掏出了枪,林浪回过头盯了那军师男一眼,眼神中的警告意味非常明显,军师男被林浪这个眼神唬得手一抖,险些没把枪摔在地上,

    军师男清楚,以林浪的实力,他要是想对付自己,那自己绝对完全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这个时候,军师男的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要是自己能早点知道林浪有这么厉害,就算他再多砸天龙会几十个铺子,自己也绝对不会约请林浪来这里见面啊,现在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杀掉林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而且,自己甚至还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这种情况下,军师男又怎么可能主动招惹林浪,那完全无异于是在找死啊,

    “算你还比较听话,先给我待在门口,不要轻举妄动,等到我把这家伙废了之后,绝对不会忘了你的,”林浪见军师男没有做蠢事,很是满意地点点头,吩咐了一句后,又继续转头看向张大鹏,

    军师男听到林浪这么说,一时之间居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他明白林浪这是不打算对自己动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军师男总觉得,这个林浪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如此不好对付的人物,秦羽还是头一次看到,

    “秦羽,你他妈的是听不到还是傻了啊,快开枪啊,把这家伙杀了,”张大鹏没想到那个秦羽居然没有照自己说的做,火冒三丈地大吼道,

    只是这刺耳的吼声并没有响太久,林浪直接伸手抓住了张大鹏的左肩,接着将张大鹏的左肩胛骨也拧碎了,

    张大鹏发出了一声比之前更加尖利的惨叫,他抬起头来看向林浪,目光中满是怨恨:“林浪,你与其这样慢腾腾的,还不如直接杀了老子来得痛快,”

    林浪闻言挑了挑眉,笑道:“要是你说让我杀了你我就杀了你,那我岂不是很丢脸面,”一边说着,林浪一边猛地一脚踢在张大鹏的膝盖上,将张大鹏踢翻在地,随后又一脚踩在了张大鹏的左脚脚腕上,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声响起,张大鹏的右脚便被林浪踩断了,

    张大鹏又是一阵哀嚎声响起,这时候他总算坚持不住了,直接翻了翻白眼便仰头晕倒在了地上,

    “我都还没玩够呢,怎么就晕过去了,真是没意思,”林浪有些扫兴地摇了摇头,一脚踩在张大鹏唯一无碍的左脚上,

    又是一阵骨裂声响起,张大鹏彻底变成了一个废人,

    张大鹏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竟然被那裂骨之痛生生给疼醒了,

    其实这个时候,张大鹏还更加期望自己接着昏迷,且不说他现在全身上下都疼得要命,他简直无法想象,林浪等会还会使出什么样的招式来折磨自己,

    张大鹏终于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极大恐惧,

    “那个、林浪啊,我们有、有话好说,别动粗啊,你最想杀的人因该是何坚吧,我们天龙会本来和你无冤无仇,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也都是靠这个吃饭的不是,何坚他才是你的仇人,你更应该去杀了他,”张大鹏哆哆嗦嗦地说道,

    “这一点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何坚的,无论如何,他都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上,”林浪冷冷道,

    “说、说得是啊,但是想杀何坚可没这么容易,但要是有了天龙会的帮助,那可就不同了啊,天龙会人数众多,一定能帮你找到何坚,”张大鹏急声说道,

    林浪并没有说什么,低下头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好像在思索张大鹏这话究竟可不可信,

    张大鹏见状心说有戏,立刻趁热打铁道:“只要你能饶我一条命,我一定会倾尽全天龙会之力,帮助你寻找何坚的下落,而且我还会为之前那件事对你做出赔偿,”

    “你觉得,我应不应该相信你刚才那些话,”林浪淡淡地问道,

    “我刚才说的绝对没有半句话是假的,请你相信我,你这么厉害,要是我骗了你的话,你能随时随地来杀我,”张大鹏就怕林浪一个不相信把自己给杀了,连忙保证道,

    其实林浪还真有点相信张大鹏了,

    说起来,天龙会确实只是和蓝中蓝集团做了一笔交易而已,林浪打伤了天龙会那么多人,砸了他们那么多铺子,而且还把天龙会会长给打成了废人,这也算得上是报了仇,要是天龙会愿意全力帮他追寻何坚的藏身之处,林浪也一定能轻松很多,而且天龙会作为蓝海市的一霸,所赔偿的钱绝对不会少……

    亲爱的读者,故事写到这里就提前结束了,其实,女校小神医的故事后面还可以写好长,但是支持的读者不多,所以也只能忍痛提前结束了,这算是我来黑岩的第一本书吧,由于思路没有理清,好多地方并不完善,因此,无论如何,我都得用心写好第二本,争取在第二本取得优异的成绩,第二本书的书名虽然有点呆萌,但内容绝对胜过这本无数,《月宫掉下个男裁缝》,一个专做情趣内衣的裁缝在现代都市混得风生水起,绝对让你拍案称奇,让咱们一起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