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和王语嫣的荒岛生涯 雾满长江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旷世之战

    我的话一说完,木婉清与郭襄就率先笑了起来,接着其余几人也笑了起来

    鹿杖客大怒,不过他的肤色本就是黑黝黝的,也看不出有没有脸红。

    我的话也不是什么新奇话,只是他们古人可能就没听过了。

    不过鹿杖客还没动,鹤笔翁就先冲上来了,口中叫道:“我杀了这个胡言乱语的小子!”

    鹿杖客与成昆见他动手了,也冲了过来。

    鹤笔翁刚动的时候,我就迎了上去,叫道:“鹤笔翁,接我一掌!”

    此时我不仅功力大增,轻功也跟着暴增,原地还留有一道残影,身子却已在数米之外,在鹿杖客与成昆到来之前,与鹤笔翁对了一掌。

    砰!

    两掌隔空相撞!

    他使出了玄冥神掌,哦,或许改名叫玄阴神掌了,而我则使出了龙拳劲!

    此时我只掌握了龙拳劲的三条经脉路线,若在以前。劲力是不能透体而出隔空伤人的,但如今我本身的修为到了,自然就可以释放出来了。别说龙拳劲,哪怕是最普通的掌法,在我本身强大修为的支撑下,都可以隔空伤人,甚至不需要什么掌法。随手一掌就能隔空伤人。

    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爆裂声。

    仿佛炸药在地底深处爆炸的声音。

    随后,鹤笔翁浑身一震,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倒飞了出去。

    刚才之所以发出的是沉闷的爆裂声,是因为我们的内力还在交滞着,如今鹤笔翁倒飞。这股爆炸力量顿时散发了出来,轰的一声,一股疾风往四面八方荡了出去。

    他的玄阴真气已经被我击溃,只剩下我的炽热真气,所以这是一股热风,热浪袭人。

    木婉清一行人一声惊呼,齐齐后退。

    我有些担忧地回头一看,只见她们全部大惊失色,满脸震惊。

    相隔数日,我功力暴增,虽然见面有一天了,但我还没有真正施展过,所以她们并不知道我的功力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了,哪怕赵敏几人也没有见过我的全部实力。

    绿竹翁与任盈盈更是瞪大了双眼。

    离开之前。我的内功比任盈盈强,但却比绿竹翁要弱,如今看来,几天不见,我连绿竹翁都远远超过了。

    他们武林中人哪见过这种暴增功力的现象。

    我见他们没事,又一脸震惊,不禁放心下来,一股豪气冲天而起,大吼道:“退开一点。”

    对面,成昆与鹿杖客见鹤笔翁一招就落败,不禁大惊失色,双双伸手接下了鹤笔翁。

    我气运丹田,凝气成声,纵声长啸,身子一闪,抢攻了过去。

    成昆与鹿杖客已经放下鹤笔翁,迎了上来。

    鹤笔翁虽然受伤,但不至于立马就丧失动手之力,一咬牙,也围了上来。

    他们三人都使拳脚功夫,我也没有立马出天荒之剑,以双掌迎战。

    砰砰砰!

    仿佛战神击鼓,猛烈的碰撞声在平台上响起,狂风肆虐,尘土飞扬。

    刚开始他们三人想把我围在中间,但他们的速度远不及我,根本围不住。经过交手之后,我才知道。我的功力已不逊色他们,加上龙拳劲,功力远胜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我一对三,竟已占据上风。

    整个岩石平台有上百平米,足够我们腾挪了。

    不一会,光线略暗。原来是一朵乌云遮住了太阳。海边的天气本就多变,谁也没有在意。

    我瞥眼望去,只见木婉清一伙人都退到了洞口处,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眼神充满惊骇与炽热。我当然知道她们的想法,她们现在还停留在招式比划的境界,你一刀我一剑的,像我们这种纯粹靠内力支撑,打了半天手脚都没碰过一下的隔空打法,估计想都不敢想。或许只有绿竹翁与任盈盈见过,赵敏应该都没怎么见过,因为此时的成昆三人已经练成玄阴真气,实力比以前强大了许多。

    鹤笔翁受了伤,实力大降。是我能占据上风的重要原因。我决定先解决他,这样剩下两人就不足为惧怕了。

    不一会,我觑准时机,一掌一个,将成昆与鹿杖客牵制了一下,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鹤笔翁。

    鹤笔翁此时是个辅助角色,一直不太敢与我正面交锋,而是协助成昆与鹿杖客牵制我,眼见我冲过去,急忙后退。

    一道阴寒的掌风从侧边袭来,我知道是成昆在围魏救赵,也不与他交锋,侧身闪过,到了鹤笔翁右侧。一掌击出,掌风顿时如狂风般奔腾而出。

    鹤笔翁大骇,一边后退一边挥掌来接。

    砰的一声,鹤笔翁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倒跌了出去。

    鹿杖客怒吼一声,从侧面击来。

    我回手一掌,正要相碰。成昆也伸出了一掌。

    我一掌对他们两掌。

    砰!

    仿佛晴天霹雳,我们三人衣袂乱舞,齐齐后退两步。

    鹿杖客大惊道:“怎么这小子打了这么久还有这么足的真气!”

    我哈哈一笑,道:“你猜!”

    大笑声中,我连忙追上了还未站稳的鹤笔翁。

    鹤笔翁吓得大叫道:“师兄!”

    鹿杖客怒吼着追了上来。此时他与成昆都有些后力不足了,我根本不担心,就算一时间没办法拿下他们,也能耗死他们。

    我追上鹤笔翁,全力一掌击出。

    鹿杖客在身后怒吼连连。

    砰!

    鹤笔翁倒翻跟斗滚出去。

    我继续追。

    呼!

    背后掌风凌冽,我略微回身,双掌拍出,正好接住了成昆与鹿杖客的攻击。

    爆裂声中,我借势追击鹤笔翁,速度更快,转眼就到了鹤笔翁身边。此时鹤笔翁躺在地上还未起来,我一脚踢出,劲风将地上的些许尘土吹得汹涌翻腾。

    鹤笔翁口中鲜血不止,连忙就地侧身一滚。

    我知道这是难得机会,所以不计代价要先解决他,脚到半路,强行转折,跟了上去。鹤笔翁就地打滚的速度毕竟有限,我这一脚立马就追了上去,踢在他腰胁。

    这是我第一次与他的身体碰撞,我故意没有隔空伤他,就是为了碰撞之后,将真气强行灌入他的体内。

    砰的一声,鹤笔翁一声惨叫,鲜血狂喷,身子从地上飞了起来,仿佛被人像踢球一样踢飞。

    我估计这下鹤笔翁就算不死也动弹不得了,便不去理他。由于见到了鲜血,又以狠辣手段击飞了鹤笔翁,我心中的暴戾杀气陡然爆发。

    背后鹿杖客震天价吼了起来,似乎被我杀了他妻儿一样。攻击比任何一次都要猛烈。

    刚才我全心攻击鹤笔翁,已经被鹿杖客与成昆追了上来。此时猝不及防,被他们掌风击到了身后,急忙一闪,同时回掌去当。

    砰砰两声,我浑身一震,身子一个倒翻,往后上空退去。

    鹿杖客虽然关心鹤笔翁,但此时却不敢留下成昆一人,便趁机与成昆追击了上来。

    我在半空翻了几个跟斗,稳住了退势,已经距离地面五六米高。

    成昆两人双双跃起凌空追击。

    我满脸杀气,大喝道:“鹿杖客,你还要拷问我,弄得我人不人鬼不鬼,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么!”

    大喝声中,我朝下,他们两人朝上。我双掌迎接他们单掌,双方凌空搏击!

    啪!

    仿佛又是一道晴空霹雳,空气被激荡成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往四周散开。

    成昆两人势头一阻,身子下落,我则浑身大震,借着强大的冲击力再次往上翻腾,待到势头耗尽,我已经距离地面约有二十米!

    这个高度,若是武林中人,单凭轻功跳跃是绝对达不到的!

    只听得木婉清一伙人齐声惊呼。

    这个高度约有五六层楼那么高,我俯瞰下去。可以看到整个平台,他们所有人都仰头望着我,身子仿佛缩小了一般。

    这种被仰视的感觉让我豪气冲天,然而这种笔直落下的高度又让我有些忐忑。我知道不至于摔死,但绝对会受伤。

    这个时候受伤,必定给成昆两人可乘之机!

    情急之下,我的思维变得异常冷静。

    此时。我天人合一。

    身处高空,地面上的动静都仿佛小了许多,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与不远处大海的波涛声。天空之上,乌云凝聚,黑压压的一大片,比刚才又低沉了几分。

    我心神电转,刷地连剑带鞘扯下了天荒之剑,然后迅速无比地甩手将剑射向了王语嫣一伙人身边的石壁,手持剑鞘。

    我决定在落地的时候以剑鞘撑地。以我估计,这种势头应当折不断剑鞘,就算折断了也能令势头大减,使我安全落地,至少受伤没那么重。

    这些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我的身子开始下坠!

    就在这时,乌云之中,忽然白光一闪,啪啦一声,一道闪电落下。

    “啊!”我听到了王语嫣几人惊恐至极的尖叫!

    此时我既然做好了打算,心思便变得纯净无比,在天人合一的状态,精神力四散了出去,听到王语嫣几人的惊呼之后,我瞬间反应了过来,与此同时,我的感知力范围内出现一道闪电,正急速朝我头顶劈来!

    惊骇之下,我的思维越发冷静。由于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下,我的思维模式也不一样!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一般在这种状态下,我思维模式都是趋近于万物平等。

    闪电和我,都是自然界眼下的尘埃。闪电生来强大,但却来得快去得快,我生来弱小,却绵延数十年。此即为道,每一种“刍狗”的道,亦为自然之道,万道殊途同归!

    我似有所悟,也没有了退路,干脆孤注一掷,大吼声中,举起了剑鞘,以真气承接闪电,糅合自然界的两股力量。

    刷!

    强烈的电流从剑鞘注入,流经我的身体,一股膨胀的感觉让我觉得似乎要爆炸。

    大吼一声,我剑鞘往下一斩,将体内的力量发泄了出去。

    刷!

    一股无形的真气凝聚成柱,仿佛剑罡一样朝着成昆两人斩了下去,而在这股气柱之中,电流隐现,嘶嘶作响。

    这不是一道气柱,而像是一道闪电!

    而我整个人,正在电火花的包围之下飘然而落,神威凛凛!

    成昆两人似乎惊呆了,根本忘记了闪躲。

    噗噗!

    血肉横飞,两人从原地消失。

    轰隆一声,地面上碎石乱飞,火星四溅,随后出现一道长约两丈,深约一尺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