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司徒山空传 李诣凡

第八十一章.长春观外

    身为玄门中人,又学的是道法,我当然知道斗姆殿,

    斗姆殿内供奉的是“斗姆元君”,也称为“斗姥元君”,是道教神话里,为数不多的女性神仙之一,共生了九子,天皇大帝、紫微大帝、分别是她的长子和次子,此外北斗七星的星君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也都是她的孩子,天宫司掌人间生死福祸善恶,上打神仙,下打作恶众生,是道体之象征,道教奉斗坛主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

    于是松子问我,这斗姆元君身畔除了有九子相随之外,还有什么,我说她还掌管人间灾福病祸,以及掌管太岁…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楞了一下,转头看松子,他由于个头比我矮小,所以看着我的时候就好像一只宠物在看着主人似的,但脸上那殷切的表情,似乎是我终于想明白了什么,他很欣慰似的,

    我大声道,原来咱们一直在说六十甲子六十甲子的,把这一个甲子和六十年相互关联起来,却没想过六十甲子原本就是一个神仙,

    是的,六十甲子神,俗称太岁,正好是受斗姆元君管辖的,

    所谓太岁,那中国人可谓人尽皆知,中国将每十二年定为一次周而复始,区分这十二年的,用了十二种不同的动物,我们称其为“十二生肖”,一天也因此划分为十二个时辰,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些单一的字源自于天干地支,既指代了每生肖动物,同时也分别指代了时辰,每年都有几个属相会因为各种原因而犯太岁,通常体现为倒霉透顶,灾祸不断,疾病缠身,破财起口舌之类的,由于民间对于每一年的太岁并没有特别重视,认为这人有旦夕祸福,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于是他们真正只在意的,也就只有那每十二年一次轮回的“本命年”,

    所以民间至今都还流传着“本命年要穿红戴红”的说法,红是喜色,为的是让倒霉透顶的自己冲冲喜,也就没那么倒霉了,如此一来,六十甲子倘若真的指的是六十甲子神也就是太岁的话,那么范围的确因此再一次大大缩小,放眼望去,此地既是道观,又跟水有关,同时又供奉了六十甲子神的,还当真只有这长春观一处而已,

    我忍不住朝着松子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说你小子真的太厉害了,看样子上天让你某些方面的技艺相对较弱,却给了你另外一个无比强大的天赋啊,松子有些得意的说,虽然你们现在看我抓鬼打鬼很弱,那只不过是因为我师承全真,对于这方面的技艺相对没有那么厉害罢了,但是道门之内,一通百通,假以时日,我也能够和你们一样厉害的,

    这一点我完全相信,甚至丝毫不怀疑,松子这种脑筋好使,又心地纯粹的人,假如是我们的敌人的话,估计都足够把我和秦不空玩死八百回了,松子对我说,现在的他有七成把握,当初那位前辈埋藏东西的位置就在长春观内,并且极大的可能是在那惕己井下,如果这一切的推论到这里都是正确的话,只要咱们找到了去到井底的路,那咱们就能够找到埋下的石头盒子,当然,也会直面“魍”的守关大鬼,

    我有些兴奋,看样子这些天在外终日奔波,也的确没白费时间,起码今天我们取得的进展是比较巨大而且有较强说服力的,于是我告诉松子,咱们待会回家,把这件事告诉秦不空,气死这老家伙,

    松子看了看天色,时间尚早,如果现在就打道回府的话,等于这一天余下的时间里其实什么事也做不成,于是他提议,不如现在我们去那长春观看看,也许还能发现一些别的线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咱们下次来的时候,就省去了调查的时间了,我心想这样也好,于是就跟着松子一起出发去长春观,

    在大革命时期,这样的宫观如果不是在深山老林,或者远离尘嚣的话,一般来说是非常难以幸免的,松子出家的宫观就是因为山路难走,且远离城市,又是个破破烂烂的地方,这才得以保存,可是这长春观的位置恰好唯一武汉三镇相交相会的地方,在长江东侧,距离天下第一楼“黄鹤楼”相去并不远,也是江东“蛇山”各种古建筑相对比较集中的区域,多年以来,除了山上的宫观之外,周围都是热闹非凡的地方,而在之前的打听当中,得知虽然如今的打砸虽然已经没有继续,但在大革命刚刚开始的那几年,长春观也是受到重创之地,

    松子告诉我,历史的对错,我们小老百姓不去评断,如果单单从这次我们要找东西的角度出发的话,即便是遭受了打砸,也应该伤不到那口民国年间就已经封闭的水井的,想到这里,我也觉得无论如何,亲自到道观里打听一下也是非常必要的,

    可是当我们赶到长春观的时候,眼前的萧条让我们有些吃惊,一个以丘处机真人的道号命名的道观,除了庙门口那副描金书下的“长春观”三字还赫然醒目,边上两道侧门,上边分别用几乎一样的字体描金写下了“妙门”和“玄境”,可惜的是,字早已残缺不全,上边还有被坚硬物人为敲击的痕迹,我之所以能够认出这几个字,完全是因为字在门上太久,即便字体掉落,边上还有印记罢了,

    而两道侧门的字下,用浮雕工艺雕刻很多道教神话里的人物和故事,仔细一看,却发现几乎上边雕刻的每一个人,都被敲掉了脑袋,这很显然,就是破四旧的时候被损毁的,甚至连“长春观”的“长春”二字,底下都有很大一团黑色的印记,一眼就能够看出,那是被放火烧观,熏黑的痕迹,

    我和松子都是道门中人,虽然此刻未穿道装,打扮得就跟寻常百姓一般,看到此情此景,心里还是非常难受的,道观大门紧闭,按道理来说,出家人吃的是四方供养,没有香火供奉,庙就成了一座空庙,不禁感到心中一片悲凉,原来我们所信奉的信仰不被人接纳也就算了,甚至还要遭此厄运,让我们这些后辈子孙,看了都心疼,

    松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因为即便是这里看上去破破烂烂,也实在比他所在的云升宫大气了很多,他走到门前,抓起门上的铁环开始砰砰砰地敲门,每次三下,每三下间隔大约七八秒,再叩击三下,如此这般重复了七八次,才从木门上那呲开的缝隙看到,里头有一个身穿蓝色道装的人,真从里殿朝着门口走来,

    吱嘎一声门被打开了,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道人站在门口,两眼警觉且惊慌地看着我们,

    这个道人身形和松子差不多瘦小,但是皮肤更黑,也是标准的道人装扮,从他那长长的山羊胡子我得知他的授业恩师已经去世,否则弟子是断然不敢擅自留须的,只是他那惊恐的眼神,却让我有些意外,

    隔了好久,他才试着有些战战兢兢地问道,二位慈悲,请问来到此地所为何事,也许这就是宫观道士和民间道士的区别吧,听他们说话,总透着一股文绉绉的迂腐味儿,松子抢着回答道,听闻这长春观是道门圣地,今天来到武汉,特地来参观参观,

    松子刻意用四川话与开门的道人说话,以表达我们的确是外地人这个事实,于是道人满是怀疑地将门开得更大了一些,然后身子往边上一侧,就让我们进入了宫门内,道观内的地面还是打扫得非常干净,但是道观东边的斋堂、坤道院,早已经被破坏得只剩下一些光架子,我和松子怀着复杂的心情在道观闲逛着,那个给我们开门的道人则一言不发地远远在身后跟着我们,让我觉得特别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大规模的道观当中,竟然只有三四个道人,并且他们在看到我们的时候,纷纷选择了刻意地躲开,有些实在没地方躲的,竟然在见到我们的时候,立刻停下了手上正在进行的工作,然后把双手垂放在身体两侧,朝着我们低下了头,

    这一幕令我悲从中来,而偏偏松子在这个时候却低声问我,司徒,这些道士为什么都低下头或者躲避咱们,我叹气一口说,因为他们害怕,松子依旧不解地问,怕,在怕什么,光天化日的,我们两个大活人在这里,身上又没跟着什么古怪东西,有什么好怕的,我停下脚步,告诉松子,因为他们都是见识过之前打砸宫观的那群人的作为的,这里大门紧闭,想必很久没有人上门光顾,这些道士都是被留在这里临时看管宫观的,剩下的那些道士,或被赶走,或被强迫还俗,已经都不在这里了,

    我的话让松子很是吃惊,他这样一个生活在山上的道士,自然不太清楚这些年神职人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问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告诉他,因为我也曾经是亲历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