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美人蚀骨 乔子轩

第二百五十七章 路在哪儿?

    说着,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的笑意,

    张秀似乎是感觉到我的笑容之中有一些的不怀好意,有些警惕的看着我说:“那是什么地方,”

    张秀现在的实力不弱,至少也是大妖的境界,

    他的年龄不大,可是,却进步的飞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是赶超张叔的,而我如果不是先天就是大妖,在天府之中又因为四大元素得到了一些奇遇的话,想要超越他,恐怕还真的不容易,

    而张秀的进步依旧是十分的显而易见,他不断的战斗,在战斗之中总结自己的不足,这种人,往往是能够以弱胜强的,而我经历过的战斗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少的,因为我的实力真正恢复的都不多,

    虽然说对于对手的术法还有一些手段都有所了解,可是却终究是少了一些生死大战的时候的那种从容,

    这就是我和张秀的区别,

    他是在战斗之中成长起来的,从小到大也吃过不少的苦头,所以说,他走的这条路,恰巧是最适合他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一把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跟我来,”

    说话之间,我闭上眼睛,进入到了阴阳路上,而金龙随后也跟了进来,

    “前辈,还请现身一见,”我对着阴阳路旁边的忘川河轻轻的鞠了一躬,而后接着说道,

    张秀看着周围,眉头微皱:“这里,是阴阳路,”

    “唉……”

    一声叹息的声音缓缓的传出,紧接着,在我们的面前逐渐的出现了一道光门,我带着张秀直接的进入到了其中,

    张秀似乎是来过这里一般,眼神之中带着疑惑,而后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

    看着坐在蒲团上的人,眉头微皱,过了许久:“地藏,”

    “没有想到,你竟然多少还有一些意识,”地藏的声音缓缓的传出,而后对着张秀说:“看来,我还是有些嘀咕你了,圣人转世,在大轮回之中印记不灭,你终于算是成功了,”

    张秀沉?了下来:“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很熟悉,下意识的叫出了你的名字,不过,若是我的记忆没有出现紊乱的话,你应该早在阴间成型的时候,就死掉了,而且,死的比我还早,”

    “你竟然能够想起来这么多,”地藏沉?了一下:“看来,老天终究是没有放弃这个俗世,”

    张秀没有说话:“不是很多,只不过,若是碰到以前熟悉的人和事,多少会有一些感觉而已,除了这些,我就一无所知了,”

    地藏沉?了一下:“死和生,本来就是一种转换而已,生死一线,就好像是你,我是应该叫你原本的名字呢,还是应该叫你张秀,而原本的你,是活着呢,还是已经死了,”

    张秀站在那里,眸子之中带着一股的骇然,

    紧接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过了半晌之后,才轻轻的睁开眼,看着地藏说道:“你在试图混淆我的理智,”

    “不,我是帮你辨清自己的路而已,”地藏的声音很轻,

    张秀看着地藏说:“可是我感觉到了你的敌意,”

    “我们确实是算不上朋友,不过也不是仇敌,当年的一切,早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地藏接着说:“至于以后,我更不关心,”

    张秀沉?了下来,而后看了我一眼:“我朋友说,你能够给我无尽的战斗,”

    地藏点头:“有一个地方,叫无间地狱,”

    “听上去有点意思,”张秀看着地藏,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的兴趣,而后接着说道:“那么看来,我没有来错地方,”

    地藏接着说:“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么,”

    “不记得了,”张秀微微的摇了摇头,而后接着说:“不过,我也并不在意,因为重要的是,我回来了,”

    “看来,你比之前成熟了许多,”地藏的脸上露出了一股的释然,而后接着说:“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说话之间,地藏单手轻轻的在空间之前划过了一个口子,

    一个无边的炼狱,逐渐的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那里,仿佛是有无数的生灵在不断的嘶吼一样,血和罪的天空,没有一丁点其他的颜色,

    我对着地藏,眉头紧皱,而后接着说:“小舞在什么地方,”

    地藏笑了一声:“她找了一个好地方休息,”

    说着,单手在我的面前轻轻的指了一下,我看到一个山洞之中,姜小舞的身上鲜血淋漓,静静的盘膝坐在那里,比之前不知道多了多少的坚毅,粗重的喘息的声音缓缓的传出,似乎是十分的劳累一样,

    猛然间,她似乎是有所察觉,

    抬起头来,对着我们竖起了一个中指,而后忿忿的说道:“老混蛋,以后我不会放过你的,”

    地藏王好像是根本不在意一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她也休息的差不多了,”

    说话间,轻轻的翻转手臂,

    那山洞在霎那间坍塌,无数的恶魔在瞬间涌入到了其中,向着姜小舞直接的扑了过去,

    “啊,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姜小舞惨叫了一声,

    不过,身体却是在霎那间窜出老远,脚下的步法,搭配姜家的三令,在转瞬之间,就斩杀了几个,

    这一幕,看的张秀的眼眸放光,猛然间提起手中的银枪,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犹豫,直接的闯了进去,而金龙跟在他的身后,仿佛是根本不在意危险一样,向着那炼狱之中闯荡而去,

    说实话,刚才姜小舞的那一幕,让我的额头上都渗出了冷汗,我看着地藏王:“这个,休息的时间,总是要有一些的吧,”

    地藏王看着我:“小伙子,你该总不会认为我是在报复这个小丫头吧,”

    我冷汗了一下,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思忖了片刻之后,却是摇了摇头:“前辈自然不是那样的人,”

    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泛起了嘀咕,

    “休息的时间,我自然是要给她的,可是,时间却是有限的,”地藏王看了我一眼,而后接着说:“接下来,就不用往我这里再送人了,有了他们两个,那里也就差不多了,”

    我点了点头,

    “那个无间地狱,”我看着地藏,却是总感觉到有些奇怪,因为那里看上去,仿佛是一个洞天一般,

    地藏的脸上露出了一股的伤感:“那是一个人的洞天,只不过,他已经死去了许久了,或许有一日,我会还给他吧,”

    我点了点头,

    却是再次对地藏的手段感觉到了震撼,

    这一次,不等地藏驱赶,我就直接的离开了,

    站在山巅之上,不断的思考着我的路,杀伐明显有些不适合我,我身上的书生气太过严重,这也就导致我很难和张秀一般,在杀伐之中成长,所以说,我更多的是要依靠感悟,

    可是,感悟这种东西,却是可遇不可求的,

    人不可能总是靠感悟去进步,我要想成长,就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四大元素,还有五行密令,”我在心中缓缓的思忖着:“接下来,是开天辟地么,还是学着前人的样子,开辟一个洞天出来,”

    路,是要自己去选择,

    没有最好的路,只有最适合自己的路,

    我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抉择,天空之中的星星缓缓的闪烁,我站在那里,心情却是出奇的平静,姜小舞,张秀,都在为了以后而努力,我也不能够有任何的懈怠,

    而在这个时候,我却是忽然间想到了另外的一个人,

    他,我,张秀三个人的命运,事实上是差不多的,都是不可测,只不过,他的起步有些晚了,不知道现在的他,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