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慕娇娥 阿姽

第210章:成精的小玄

    秦关鸠已经学乖了,她看不得端王夫妻的恩爱模样,便低着头不看。..

    但显然,七皇子没学乖。

    他见着小玄,心气恶意,遂跟着端王学抬脚就去踹,还说,“这打哪来的畜牲,毛色不唇,丑不拉几的。”

    小玄是怕端王,可不代表它就怕其他人,它躲开后,就躬着前肢朝七皇子低吼起来。

    连同背上的毛都立了起来。

    雾濛濛不喜欢七皇子,她站小玄面前,不客气的道,“七皇子可是真好笑,跟个畜牲计较,岂不是连畜牲都不如了?”

    七皇子叫这话气的面色铁青。他怒指雾濛濛,对端王道,“老九,你就是这”

    然,他一句话没说完,小玄蹦起来。一口就咬在七皇子手臂上,顿鲜血横流。

    七皇子傻眼了,众人也傻眼了,毕竟这狐狸养了这么几个月,县衙这么多的人,它都从不下口。性子温顺的很。

    可这一见面,就让七皇子见血了。

    “来人,给本殿打死那头畜牲!”七皇子捂着手臂哀嚎出声,并朝身后的兵众下令道。

    司金这当领着端王麾下将领奔过来,各个刀剑出鞘,与七皇子的人当场对峙起来。

    小玄根本也是个机灵的狐狸,它摆着尾巴,跑端王身后藏起来,后肢蹲着,前肢着地,长长的狐狸嘴闭着,哪里能看到半点血迹。乖的就跟狗一样!

    端王轻描淡写地瞥了它一眼,小玄竟然还探头过来蹭端王的腿。

    端王侧移一步,躲了来,嫌弃地抖了抖袍摆。

    小玄右前肢洗了洗脸,居然好似还有委屈。

    雾濛濛目光从七皇子还在滴血的手臂扫过,暗自觉得自家狐狸有眼色,做的好。

    端王背着双手,无所谓的皱眉道,“老七,打狗还看主人,你跑本王地盘逞能?”

    七皇子气的狠了,他抖着手道,“合着老九如今是堂堂端王,你皇兄就连个畜牲都不如了?”

    雾濛濛憋着小坏,她嚷道,“它是畜牲,七殿下要计较,莫不是也要去咬一口回来?那不是畜牲都不如是什么?”

    雾濛濛的话,实在奚落人的很,司金等人瞬间就笑了。

    连息泯眉目都有稍稍柔和。

    七皇子胸口起伏,他显然还知道大庭广众之下,和个女子计较有失颜面,顿盯着端王道,“老九。今个你非得给个说法?”

    端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本王王妃都说了,本王还能给你什么说法?”

    七皇子顿觉得手臂的伤口更痛了,他竟耍起赖来,“本殿可不管,本殿也要住在县衙!”

    这等厚脸皮。真真叫人耻笑。

    端王懒得理他,宽袖一挥,半拥着雾濛濛,轻踹了小玄一脚,转身就走。

    小玄狐狸眼看了七皇子一眼,没人看到的时候,它又冲七皇子龇了龇牙,跟着才屁颠屁颠地追着端王和雾濛濛离开。

    七皇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堂堂皇子,竟被只畜牲给威胁了!

    七皇子怀着怨毒和怒意,在县衙住下,本来县衙以西就是空着。是以端王也不去理会他。

    晚上的时候,雾濛濛窝在息泯怀里,不太高兴地撅嘴道,“殿下,为什么要留下七皇子和秦坏鸟他们,我不喜欢看到他们!”

    息泯摸了摸她发,低声道,“不想看好戏?”

    雾濛濛爬过去趴他胸口,指尖点着他胸口,“有什么好戏啊?”

    息泯手习惯地蹿进雾濛濛里衣衣摆,指腹在她细嫩的后背划过,就带起一点点的灼热来。

    他抬头亲了亲她嘴角。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雾濛濛一下撑起身,她眸子晶亮的道,“真的?”

    端王息泯低笑一声,将人重新揽进怀里,在被窝里,长腿一屈。大脚就包住了她白嫩可爱的脚丫子,顺带还磨了磨她的脚板心。

    雾濛濛一个劲往他怀里缩,嘻嘻笑道,“那好嘛,早不待见那两个人。”

    殿下低低了应声,一扣住雾濛濛小腰,翻身将人压下,啃着她小嘴就道,“在床上,只能想本王,听到没有?不准想旁人!”

    雾濛濛调皮地伸出小舌尖碰了他的薄唇一下。

    息泯眸色瞬时幽深起来,他板着张俊脸脸道,“蠢东西,勾本王,嗯?”

    雾濛濛晓得他惯是这样口是心非,分明是自己想欢好,非的说她勾着他。

    不过,她对和喜欢的人做这样亲密的事,也是很热衷的,且一向也不觉得这事什么难为情不好意思的事。

    毕竟,她和殿下是夫妻嘛。

    是以,她小短腿一勾,就缠着他。

    息泯身子一紧绷,他抽离点身,十分危险地眯了眯眸子,“蠢东西,这是你自找的!”

    雾濛濛一时间没明白这话的意思,但当她模模糊糊听到外面鸡鸣啼叫声,才猛然反应过来这都一晚上过去了,而殿下还掐着她小腰在摆弄!

    雾濛濛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浑身无力,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只得凭殿下揉搓,且讨人厌的,殿下非的将她摆成一些羞死人的姿势,掰着她脑袋让她看清楚,晚些时候好画出来。

    她气的张嘴就咬在殿下下巴上。叼着不撒嘴,瞪着眼尾薄红的眸子看他。

    哪知殿下低笑一声,长发铺陈在她青稚的身子上,将她抱起来下床,从妆奁里掏出她那巴掌大的侍女水晶圆镜子,将镜子搁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让她睁大眸子看清楚他是如何宠爱她的!

    雾濛濛真真让殿下给气哭了,她抽抽搭搭地捶了他好几下,还踹他,罢手就要不玩了。

    见蠢东西确实恼了,息泯才意犹未尽地收手,最后捉着她跟他一起攀上极乐之境,跟着才算放过她。

    端王帮雾濛濛净身的时候,她都不晓得的。

    床榻上换了干净的被褥,她的里衣也换了,小人可怜极了,眼尾都是红红的,蜷缩在他怀里跟个受尽委屈的奶猫一样,叫人心生怜惜。

    端王揉了揉眉心,他还特意看了看蠢东西那娇嫩的地方,还给雾濛濛上了药,发现确实有些红肿,蠢东西即便睡着了,都还在抽气。

    堂堂端王大人,难得反思了一瞬间,暗自决定往后不这样闹腾她了,最多胡闹半宿就是。

    他还需得再两人以后的房间里装上几面大大的水晶琉璃镜子,净室也要一同安放!

    睡熟过去的雾濛濛压根就不晓得,一枚巴掌大的小圆水晶镜子,竟给殿下打开了新奇的大门。

    以致于当息泯做了皇帝后。全大殷都晓得,皇帝爱重皇后,就凭一点

    皇后的凤坤宫里,到处可见明晃晃的水晶琉璃镜,那镜子还是镶的整面墙,照镜子的时候,纤毫毕现,再是清楚不过!

    须知,这等水晶琉璃镜可是价值不菲,巴掌大的一块就要黄金百两,如此奢华,皇帝自然是爱惨了皇后!

    而知晓这些水晶琉璃镜用途的雾濛濛,差点没将牙齿咬烂!

    这些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只说第二日,雾濛濛一觉睡至晌午,被饿醒了。

    她差点以为自己就要被息泯给作弄死了,这会还能活着睁眼,她居然想要感谢殿下的不杀之恩!

    她觉得自己被殿下给虐的没救了。改明哪天殿下要煮了她,她指不定还将自个给洗干净,然后自发的跳锅里,最后还要多谢殿下的品尝!

    这种奴性,叫雾濛濛悲愤地捶了好几下床沿。

    “你这又是怎的了?”端王的声音传来,他人进来就坐床沿,给雾濛濛拿了衣裳,将人从被窝里掏出来。

    雾濛濛夺过衣裳,头撇一边,不想理他。

    端王莫名有些心虚,他淡淡的道,“以后不会那般闹你了。昨晚是我不对。”

    自家殿下会道歉了?

    这无异于太阳打西边出来,雾濛濛愕然地看着他,还揉了揉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端王也目色幽幽地看着她,面无表情,压根看不出他的心虚和歉意。

    不过。雾濛濛知道他这样说,已是很难的了。

    她遂也不气了,不过话还是得说清楚,“说好了啊,阿泯以后不准再那样,我身子要吃不消的,阿泯也是得有节制一些,我们来日方长,不要为这种事坏了身子,毕竟我还想和阿泯一起长长久久地过一辈子。”

    端王应了声,他摸了摸她鬓边细发,“知道了。”

    雾濛濛松了口气,息泯明白这其中利害就好,毕竟要论武力,她可执拗不过他。

    哪知,端王又道,“是该节制一些,不然玩坏了,我要心疼的。”

    雾濛濛难以置信地望着一脸认真的殿下,她觉得自己放心的太早了!

    什么叫做玩坏了?

    他还那么认真的思考做甚?

    雾濛濛气得再忍不住冲他嚎了声,将手头还没穿上身的外衣罩他脑袋上,一脚就踹过去!

    她决定了,起码三天,不两天,算了,还是一天都不要跟他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