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如你心里有一个微小的我 无心果

第117章 薄天擎,你还要我吗?

    木婉清也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木子,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刚才她和易冬辰的谈话肯定是被木子听到了,她要木子误会,要让木子离开易冬辰

    木婉清再一次上前,又一次从后面抱住易冬辰,不顾形象的声嘶力竭:“冬辰,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她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她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你要是走出去,新品就黄了,你难道真的不在乎后果吗?”

    木婉清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就算易冬辰还是不会理睬她,让他和木子之间有隔阂,也是好的。

    易冬辰没有拨开木婉清的手,只是看着门外的木子,他相信木子,木子一定会相信他,他和木子生离死别都一起走过来了,断不会应为一个微不足道的沈清宛再起波澜!

    果然木子也没有让他失望,他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看到木婉清的动作和言语后,反而笑了,她缓缓的上前,挽住易冬辰的胳膊,语气轻柔,却一点感情也没有:“木小姐是名人,就这样骚扰别人的老公,于你的公众形象有损吧?”

    她将骚扰两个字说的特别重,意在强调,这只是木婉清一厢情愿,如果她再这样骚扰,传开了去。自己损失的是她自己的形象。

    易冬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的木子是和他站在一起的,木子是相信他的,他很不客气的拨开了木婉清的手,挽住木子的肩膀,厌恶的看着木婉清:“木小姐要是识相的话,就将今天的代言活动圆满完成,如果还这样胡搅蛮缠,那么请便!”

    木婉清身子腾空,就势倒在了地上,说不动易冬辰,开始对着木子说:“木子。你难道忘了,结婚三年,他都没有回家,那时候他可是待在我的身边,你难道忘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在乎的是我,不是你,海城所有的人有着印象都是我,而不是你,这样一个男人,你还能重新接受,你还有没有尊严,你怎么就这么贱?”

    木婉清真的是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出口的话尽是恶毒之语,就是要来激怒木子!

    木子刚才就已经站在门外了,已经听到了木婉清刚才和易冬辰说的,易冬辰之所以说那样的话,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木婉清再来说这样的话刺激她,她觉得有用吗?这个女人果真是这么的没脑子,这么的蠢!

    易冬辰很不客气的给了木婉清一个巴掌,在这空旷的化妆间里有着巨大的回响,木子知道易冬辰动怒了,但是今天这样的场合如果弄的太僵,实在是不好收场,她按住易冬辰的手,轻声说:“你冷静点,如果脸上的红印消不去,等会化妆都不行,要怎么上台?”

    再怎么样,木子还明白的,木婉清今天可是代言人,有什么恩怨纠纷,还是不要选在今天清算比较好,毕竟不能因小失大啊。

    木婉清又是哈哈哈的笑起来,因为木子的话她还是听到了的。虽然脸上现在火辣辣的疼,但是她还是傲慢的抬起了头:“易冬辰,你居然连一个女人都不如,你难道不知道今天这样的日子得罪了我,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吗?你居然敢打我?”

    木婉清是真的被易冬辰这一下给打蒙了,以前跟他那么多年,对染他不待见自己,但是真的从来没有打过自己。

    易冬辰知道木子的担忧,但是他拍了拍木子的手,表示不用担心,他看着木婉清,眼中是慢慢的厌弃和不耐烦:“沈清宛,我告诉你,我易冬辰这辈子没打过女人,你是第一个,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侮辱我的太太的?你连给我太太提鞋都不配!”

    易冬辰说完,再不看她,直接携了木子要走,木子还是有些担心,就怕易冬辰是一时冲动,等会外面还有那么多记者,可怎么收场?

    木婉清站起来,开始冲着易冬辰的背影大喊:“易冬辰,我会让你后悔的,我今天一定要将你这个品牌打入深渊,这就是你得罪我木婉清的下场!”

    木婉清说的言之凿凿,并且心里已经下了决心,她得不到的,就毁了他,或许以前的沈清宛做不到,但是现在的木婉清做的到!

    易冬辰终于还是回头,本来他的眼中就只有厌弃,但是现在多了一抹狠厉,他往回快走几步,狠狠的捏住木婉清的下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那我就让你死的明白点,今天的代言人我早就找好了替补,所以不需要你上,所以你所有的处心积虑都是白费,耍心眼之前,先看看对方是谁,跟我易冬辰耍心眼,你还太嫩了,再说,你也不够格!”

    一席话像电闪雷鸣一样打在木婉清的头上,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这和她所设想的套路完全不一样!她拼命的摇头:“易冬辰,你骗我!”

    易冬辰继续走,随着沈清宛在后面大喊大叫。后来直接拼命的跑起来,追上木子和易冬辰:“冬辰,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刚才都是开玩笑的,今天这个代言我会好好完成的,好不好?”

    木婉清是真的没想到易冬辰会留有后手啊,既然这样,她也只能求着易冬辰完成代言了,否则的话,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易冬辰打了个电话,没一会老王就赶过来了,看着眼前的景象。完全不能消化,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易冬辰简单吩咐:“将这个女人看起来,发布会结束之前,哪也不能去!另外让琳达小姐准备上场!”

    老王赶紧应承下来,看来这个木婉清是真的有问题了,他擦擦额头上的汗,还好昨晚总裁当机立断,启用了第二套方案,否则今天他这是要怎么交代啊。

    木婉清听到易冬辰要控制她的自由,并且已经请了琳达,脸顿时就白了,苦苦的央求:“易冬辰,你不能这么做,你这么做是非法拘禁,我可以告你的!”

    但是她再多的呼喊都没有用,因为易冬辰和木子已然已经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意集团的新品发布会并没有因为木婉清的闹剧而出现纰漏,代言人换成了一线明星琳达,木子其实对这种场合不是太感冒,无非就是一场作秀,正好刚刚经历了沈清宛的事情,虽然没什么,但是到底还是不怎么痛快,所以就寻了个借口。继续躲在易冬辰的办公室,不想去凑热闹。

    前面的发布会很是顺利,但是木子在办公室总是会听到不和谐的声音,她知道那是沈清宛在那闹,她这样闹,真的会扰人清休,再说等会要是真的事情闹大了,去了公安局,真的告易冬辰个非法拘禁,那到时候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木子思前想后,还是过去了一下,看着沈清宛的两个人见到木子,喊了一声:“太太!”

    里面的木婉清听到太太两个字,立马像炸了毛一样:“木子,你还敢过来?”

    木子轻笑:“我为什么不敢过来?”

    说是这样说,但是木子还是将自己和木婉清的距离控制在安全的范围之内,她自己是不怕她,但是她还怀着孕呢,当年她怀孕的时候,沈清宛都能当众推她,要不是老王及时阻拦,后果不知道会怎么样,所以现在木子还是对这个女人涨个心眼!

    木婉清眼里蓄着凶狠的光:“木子,你不要以为易冬辰把我禁锢在这我就没有办法了。实话告诉你,我已经短信通知我的经纪人了,他马上就会在现场发问为什么临时更改了代言人,到时候必然会掀起一场波澜,你信不信?”

    木子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暂时还不知道怎么会她,她只是说:“你要怎么做我没办法阻止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大喊大叫了,等会被记者听到了,木小姐你也没有颜面!”

    “木子,你是怕了是吗?你怕就告诉我啊,我保证会让易冬辰的新品完好无损。只要你答应离开他,怎么样?”木婉清到现在还是不死心,还是在尽力的游说着木子。

    木子也变现的很坚定:“沈清宛,你不要再白费心思了,三年前你得不到,三年后你照样得不到,而三年前我会退让,三年后我不会退让。有些东西你争不来,有些东西你不争也会来。我来这里只是劝你不要再做无谓的喊叫,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劝你还是少做!”

    刚说完,就响起了鼓掌声,木子一看,这易冬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木子的身后了,悄无声息,他对木子说:“不用和她废话,她的经纪人已经发问了,但是我有我的应对招数。”

    沈清宛显然也很震惊,也在想着易冬辰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招数,易冬辰也不瞒着,很是好心情的告诉她:“我准备告诉他们,关于你真正是谁的事情,你说这个消息够不够劲爆呢?”

    木婉清顿时手脚发软,易冬辰这是要毁了他她啊

    话说林亦舒还在苏城不想回海城,不知道自己和薄天擎到底该何去何从,就想这样一辈子当个鸵鸟,无聊之际打开了电视,刚一打开海城电视台,就看到海城薄氏集团总裁电梯出现事故,从17层的高层落下,当时薄氏总裁薄天擎正好在电梯内

    林亦舒感到有一股血冲到了脑海里,让她无法思考,甚至不能呼吸,她颤抖着双手打电话给薄天擎没人接,再打给木子,还是没人接,她真的不能淡定了,难道是薄天擎真的出事了?

    不行,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慌乱和恐惧,什么也没想,直接坐上了回海城的车!

    路上一直在想,要是薄天擎真的出事,她该怎么办?越想越心慌,越想越情难自控,上次薄天擎到苏城,她还不能明确自己的心意,还在纠结,还在惆怅,但是这一刻,她很清楚自己的内心,所以她不顾一切要赶回去,要确认薄天擎的安全,只是不知道,薄天擎还会不会要自己?

    毕竟他是那样一个骄傲的人,上次的自己真的让他丢尽了尊严,他那样放下身段,让她跟他回海城,被她断然拒绝了。

    回到海城,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还好上次醉酒事件之后就问了薄天擎的住处。就怕他下次醉酒还赖在她的公寓,所以她那时候就留了个心眼,记下了他别墅的地址。

    她直接招了个的士,就直奔薄天擎自己的小别墅了。

    到了的时候,只有一个阿姨在家,虽然没见过,但是还好那个阿姨认识她,估计林亦舒已经是海城的名人了,毕竟和薄天擎绑在一起的,想不成为名人也难,阿姨倒也没有为难她,就让她进去了。当然她也已经问过阿姨了,问了薄天擎怎么样,阿姨表示薄天擎没事,电梯事件是假的,已经辟谣了

    天哪,她差点丢了魂的电梯事件居然是假的!!!

    但是虽然这个事件是假的,林亦舒好像在一瞬间看懂了自己的内心,她的心里是有薄天擎的,她是在乎薄天擎的。

    想通了这一点,她就开始在薄天擎的房间门口等,等他回来,然后告诉他。她爱她,她要和他结婚!

    只是不知道,薄天擎还愿不愿意和她结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一直站在原地等着谁的,她还不能确定自己在薄天擎就是独一无二的,假如薄天擎拒绝了自己怎么办?不要自己了怎么办?无数种结果在脑中放映,最后她摇了摇头,决定什么也不想了,不管薄天擎是什么态度,她林亦舒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退缩,就算薄天擎已经放弃自己了,她也不会后悔,至少她是亲自听到薄天擎说的,至少她曾经努力过,不后悔了!

    林亦舒一直在薄天擎的房间门口等,期间阿姨送了吃的过来,但是她一点胃口也没有,后来实在太晚了,林亦舒就让阿姨去休息了,她自己一个人等。

    阵阵困意袭来,林亦舒索性坐到了地上,环抱着自己开始打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林亦舒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睁开眼睛一看,便看到了慢慢走近的薄天擎。

    由于是在夜间,也没有开灯,林亦舒看不清薄天擎脸上的表情,但是她还是明显的感觉到薄天擎看到她时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

    但是也只是一下而已,之后薄天擎便直接越过她,开了门,走到里间,打开了大灯。

    就在薄天擎要关上门的时候,林亦舒彻底清醒了,爬起来,冲进门内,紧紧的抱住薄天擎,什么也不说,就那样抱着他,就怕自己抱的松了,他就不见了。

    薄天擎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只一会,他就冷冷的毫无温度的说:“放开!”

    放开?不,林亦舒拼命的摇头,她不要放!

    薄天擎见林亦舒没有反应,还是紧紧的抱着他。开始用手掰开她紧抱的手,一边掰,一边继续说:“放开!”

    林亦舒此刻终于知道自己一直叫薄天擎放手,说自己要想想是有多么的残忍了,她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说了一声:“薄天擎,你还要我吗?”

    出声,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薄天擎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没有再掰开她的手了,良久,就在林亦舒认为他已经心软了的时候,他继续开口,还是那句话:“放开!”

    林亦舒的心从来没有这样绝望冰凉过,之前所想好的无论薄天擎多么冰冷,多么绝情她都会死皮赖脸的求得他的原谅,但是为什么到了这一刻,在他说了三次放开之后,她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勇气都没有了,感觉自己真的继续不下去了。

    难道有些事情真的是错过了就不能重来吗?难道她和薄天擎真的缘分尽了吗?

    她终于慢慢的松开了手,心痛的想要窒息,但她还是装作很镇定的说:“薄天擎,在苏城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祈祷,祈祷我回头的时候,你还未走远,现在看来,你已经走的很远了!”

    远到她已经没办法追回来了。

    “谢谢你曾经给过的温暖,愿你今生安好!”林亦舒微微一弯腰,之后就准备离开,却在转身的刹那泪流满面。

    如果注定不能在一起,还是感谢你曾经让我温暖过。不论今生陪伴你的是谁,都希望你幸福快乐!

    如果这就是结局,请允许她走的潇洒一点,如果今生不再有薄天擎,那么请允许她用泪水来祭奠自己曾经的无知和迟疑。

    林亦舒刚刚转身。手腕就被薄天擎捉住了,薄天擎略微嘲讽的口气:“怎么?你的诚意就这么点?这样就要放弃了?”

    薄天擎气结,见鬼的祝你一世安好!他才不会祝她安好,她只能跟着他才会好!

    林亦舒吃痛的回头,满面错愕的看着薄天擎,下一秒就重新扑倒在他怀里,一边哽咽一边说:“你吓死我了!”

    薄天擎终于也抱住她,两具年轻的身体就这样相拥在一起,所有的误会和隔阂都在这一刹那烟消云散。

    拥抱已经不能够慰藉这段时日分别的思念和劫后余生的激动了,薄天擎开始找到她的唇,印上他的,林亦舒闭上眼睛,双手勾上他的脖颈,开始享受他带给她的心灵震颤。

    情到深处,拥吻又怎么够,他感受着怀中的女人越来越软,某些被压抑太久的情绪也开始爆发,他的唇移到她的耳边,充满蛊惑的声音,带着些许征询:“可以吗?”

    林亦舒当然知道薄天擎指的是什么,她双眼迷离,本能的说了声:“不要!”

    薄天擎听到她的话,真的就止住了进一步的动作,靠在她的肩头。大口大口的呼吸,似乎在极力的隐忍。

    林亦舒感觉到薄天擎的改变了,要是以前薄天擎绝对会先斩后奏,不,是只会斩,不会奏,但是现在他懂的征求她的意见了,他的薄天擎,真的为她改变了,看来上次在苏城说的话,他都听进去了。

    林亦舒看着薄天擎突然停下来的动作,哭笑不得。薄天擎一直在西方求学,不知道东方女子的含蓄,难道她要说:可以,你来吧?

    其实不管是薄天擎还是安若文,都没有搞清楚,女人的不要其实就是要!

    但是薄天擎既然已经停下了动作,她也不可能再让他继续。

    薄天擎平复了一会,才对她说:“去洗澡吧!”

    林亦舒还是很害羞的,喃喃的说:“你先去,还有我晚上睡哪?”

    薄天擎坏笑:“刚刚紧抱着我不放的勇气哪去了?现在跟我睡一张床的胆量都没了?”

    林亦舒也被薄天擎激到了,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谁说我不敢了,我晚上就睡你的床,其他的床我都不睡,谁吃了谁还不一定呢?”

    “你说什么?”薄天擎捉住她的话,乘机赶紧问道。

    “没什么,你赶紧去吧!”林亦舒赶紧打哈哈。

    可是薄天擎却抱起她,一步一步想着浴室走去。

    林亦舒急的脚一直蹬:“薄天擎,你干嘛?”

    薄天擎灵巧的亲了一下她的耳垂,声音极其魅惑:“怎么?又怕了?”

    “我才没有!”她知道他是要和她一起洗澡,但是今天来的时候就告诉过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退缩,要是现在连洗澡都退缩,那不是让他小瞧了自己?

    所以她绝不能说自己害怕,再说又不是没见过他他们之间的肌肤之亲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她就看过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现在也只能用这些来安慰自己了。

    薄天擎看着怀中明明很忐忑但是还要装作无畏的女人,心里按捺不住的好笑。不过这一刻他是满足的,因为日思夜想的女人终于就躺在自己的怀里,这些日子的煎熬终于是过去了。如果早知道林亦舒其实心里是有他的,当初说什么也要将她从苏城绑架回海城。

    女人,果真是言不由衷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