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如你心里有一个微小的我 无心果

第118章 混乱中的求婚!(大结局前篇)

    索性薄天擎只是替林亦舒洗澡而已,虽然袒露无疑,但是居然没有在他的眼中看到一点邪念。

    薄天擎这是什么时候转性了吗?他的自制能力原来这么强?

    就连睡觉的时候,他也只是简单的抱着她,没有过分的举动,让林亦舒一度怀疑到底是他做了改变,不会再强迫她还是她本身就没有什么诱惑力?

    原本一直都对他的霸道无法释怀,而且一度让她产生了恐婚的情绪,甚至让她选择了逃离,但是现在薄天擎真的就不霸道了,非但不霸道,还很民主,怎么她反而不适应了?

    林亦舒将头缩到被子里,看了一下自己的身材,难道薄天擎真的对这种前凸后翘的没兴趣?不会啊,之前的很多次不都是这个身材吗?她也没什么改变啊,心里闷闷的,有着失落。

    她的反常的举动终于引来了薄天擎的注意,一把捞住了她的身子,和她贴的很紧。

    “还不睡觉?”薄天擎朦胧的带着倦意的声音传来。

    林亦舒像是做错事的小孩被人抓到一样,有些惊慌,说话都有些气息不稳:“没……没有……睡不着!”

    她的回答彻底将薄天擎的倦意袭走,他爱怜的抱着她:“你今天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前两天他亲自去苏城接她,她信誓旦旦的不要回来,还说结婚的事情要考虑,让薄天擎一度认为是她不爱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跑回来不说,还这么反常的主动?

    原来他还不知道自己这么突然间跑回来了,但是现在这个氛围,她总不能说我是怕你死了吧。林亦舒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也变了,以前的自己大大咧咧,什么话也敢说,好像和薄天擎这次闹过之后,她反而变得有些话不敢说了,瞻前顾后了,性子也有些变了。

    “你们公司电梯不是出事了吗?”林亦舒问。

    要不是海城电视台说薄氏总裁专用电梯出事了,当时薄天擎就在里面,她又何至于这么慌慌张张的赶回海城,和他掏心掏肺,闹了这么一个大乌龙?

    “哦?”薄天擎说着眉毛扬了扬:“原来你竟是这般在乎我的生死?”

    薄天擎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他的小女人其实这般的在乎他,看来他这几日的魂不守舍是很可笑了!

    “薄天擎,对不起!”林亦舒答非所问,很诚恳的说着,因为她的任性,差点就辜负了他的深情。

    “不接受你的道歉,我要你用实际行动来赎罪!”薄天擎一本正经的要求着。

    林亦舒以为薄天擎是让她主动点,虽然此刻她的脸已经羞成一片红,但是她还是闭着眼睛,在薄天擎的脸上胡乱的亲了一口。

    薄天擎眼底心底都憋着笑意:“夫人的实际行动果然很特别!”

    讨厌,林亦舒的脸烫的都可以煮熟一个鸡蛋了,索性拉了薄被,将脸藏在里面,不让薄天擎看见。

    还夫人呢?这才刚刚开始呢,他都开始叫上夫人了。

    薄天擎看着她的样子,越发的想笑,还真不知道她不闹的时候竟是这样可爱!

    第二天,薄天擎坚持送林亦舒上班,林亦舒请了好几天的假,也该去上班了,但是她不要薄天擎送她去上班啊,薄天擎是真的不知道他有多扎眼吗?这要是让同事围观到了,这一整天的八卦估计都是围绕她了。

    但是林亦舒拗不过薄天擎,只好让他送了,不过在离公司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坚持下来了。

    林亦舒以为逃过一劫,但是没想到啊。薄天擎下午的时候又来接她了,主要问题是下午的时候领导开了个会,耽误了点时间,薄天擎偏偏是个等不住的,直接上楼去将林亦舒给拽下来了。

    虽然林亦舒跟着薄天擎出来了,但是憋着一股气,这股气一直带到了车上,薄天擎带了车门上来就看到林亦舒一张欠她几百万的脸。

    他掰过她,声音温柔:“怎么了?我提前解救了你,还摆张臭脸给我?”

    “我谢谢你!”林亦舒咬着牙齿说道,最恨他明明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却还要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想吃什么?”薄天擎好脾气的不和她计较,吩咐了司机开车。

    司机跟着薄天擎也有几年了,但是这个样子的薄天擎他还真是头一次见到,看来恋爱不仅是女人的春天,也是男人的春天啊,就算英明神武,冷若冰霜如总裁薄天擎,也是不例外啊。

    “我要回家!”她说。

    “吃完饭再回家!”他说。

    “我要回我家!”她说。

    “我家就是你家!”他眉头都不皱,理所当然的说。

    她自认为说不过薄天擎,顿时玩心大起,想要捉弄他一下,就说道:“不是问我想吃什么吗?我想去吃大排档,吃火锅,全辣锅底!”

    想想薄天擎这一身名牌,一辆豪车去大排档吃饭那格格不入的样子,再想想他吃不了辣而满头大汗,形象全损就感觉解气。

    薄天擎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说了一个字:“好!”

    林亦舒在那暗自得意,你就装吧,吃的时候看你还能不能这么从容优雅。

    可是林亦舒再一次低估了薄天擎,她完全没想到薄天擎竟然比她还能吃辣,脸不红心不跳,吃的样子无比优雅从容。

    严冬已经过去,天气已经渐渐的热了起来,薄天擎能在这样的季节里,这样的地方将吃火锅这个动作吃的这么有艺术感,让林亦舒不禁怀疑,他难道是圣人?难道不用睡觉,不用上厕所?

    “你是人吗?”林亦舒想着想着就问出来了。

    薄天擎一脸黑线:“吃好了,回家了!”

    说完就先走开了,留下林亦舒在后面紧赶慢赶。

    到了车上,又为了去谁家而争执,薄天擎是在不想再和她费口舌,直接拉了隔断玻璃,因吃辣而变红的唇就那样印上她的,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长驱直入,灵活的舌已经滑到了她的口腔,搅得她天翻地覆,不能思考。

    司机当然是个明白人,见薄天擎拉了隔断玻璃,后面又顿时没有了争吵声,直接心领神会的将车开到了薄天擎的别墅。

    “下车!”林亦舒的思绪还在天边,还沉浸在薄天擎霸道又不失温柔的吻中的时候,天边飘来了两个字。

    她终于回归了现实,下车?她下来,发现现实是他又被薄天擎骗到他的别墅来了。

    都怪自己,怎么可以被美男吸引,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就又上了贼船。

    薄天擎看着她呆呆的样,叹了口气,只好将她整个横抱起来,就往别墅内院走去。

    薄天擎直接将她丢到了浴室,她没办法,只好开始放水洗澡,洗好之后,发现很悲剧的事情发生了:浴室里根本就没有睡衣。

    都怪自己心不在焉,才搞的现在这样尴尬,难道要叫薄天擎送件睡衣进来。她本能的摇摇头,不行,当然不行。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她拿起大浴巾将自己整个包裹起来,但还是露出了美丽的肩头和性感的锁骨,虽然还是暴露了点,但是比不着寸缕实在是好多了。

    当她战战兢兢的出来时,却看到薄天擎已经换了睡袍坐在床上看书了,她弄出的声响让薄天擎侧目。

    这一看让薄天擎忽然喉咙干燥,喉结一起一伏。

    “你怎么洗澡的?”她想缓解尴尬,就问了一句。

    薄天擎直接不回答她这么幼稚的问题,难道一幢别墅里只有一个浴室。

    为了不让自己因为把控不住而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来,薄天擎索性别开了眼,继续盯着自己的书看。

    林亦舒自觉无趣,只好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近床沿,她问他:“那个,有没有睡衣?”

    她的话又一次让他侧目,他索性丢掉了书,事实上他压根就没看进去,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看到她已经近在床沿,刚刚沐浴之后的她,皮肤格外的嫩,他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原始的冲动,拉过她,跌进他怀里。

    本来就不牢固的浴巾被他这样一来,更加的摇摇欲坠了。

    之后就听到他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可以吗?”

    上次他也是这样问她的,她说不要,然后他就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这次她又这样问她,所以她决定想先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她对他说:“东方女子和西方女子不一样,西方女子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而东方女子往往会口不由心,虽然你在西方待久了,但是回到中国,还是该以这里的思维行事。”

    薄天擎突然就低低的笑了:“看来昨晚我是白白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聪明如薄天擎,一下就听懂了她的意思,她是东方女孩,所以她说的不要,那就是要,而他却偏偏当真以为她不愿意,为了尊重她而放过了她。

    “那么这次呢,可以吗?”薄天擎眸色深沉,等待着她的答案。

    林亦舒看着这样的薄天擎,心里早已波涛汹涌,一颗心突突的跳得厉害,这样的薄天擎多少是有些魅惑的,她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此刻能够做到不咽口水已经是相当程度的忍耐了。

    她还是像上次一样,娇羞的说了声:“不要!”

    薄天擎会意,林亦舒闭眼,等待着当女人的幸福时刻的到来……

    良久,云消雨歇,一切归于平静。

    薄天擎看到林亦舒有些隐忍,将她圈在怀里:“弄疼你了?”

    林亦舒将脸贴近他的胸膛,不去看他此刻正在燃烧的眼睛,带着几分小女人娇羞的喃喃的开口:“你好厉害!”

    说完林亦舒就想揍自己,自己怎么这么词不达意的,她只是想表达薄天擎精力充肺,不知疲倦而已,怎么说出口就成这样了?

    薄天擎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双手紧紧抱住她,低低的笑起来:“夫人的夸奖对我很受用!”

    杨映岚缩着身子,就是不说话不说话。

    薄天擎自然知道她的害羞,也没有再逼她,相拥而眠。

    早上的时候,阿姨看到林亦舒和薄天擎一起牵着手下楼来,笑意直达到心里。

    木婉清早该知道易冬辰就是这么冷酷,这么绝情的,三年前她就应该知道,只是她却总是不死心,如今只是自取其辱!自己这么做,无异于是在与虎谋皮,现在皮没谋成,反被老虎咬了一口,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只是她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似乎是有些晚了。

    易冬辰要将她就是沈清宛的事情公之于众,就是要将她那些不堪入目的过去又一次呈现在别人的面前,那么也就是说,她这些年的努力也许就要白费了,一个个白天,一个个黑夜,她那么努力的想要出人头地也许是不可能了,这次她可能回到的是一个连起点都不如的地方!

    “易冬辰,你果然够狠,你如果真的那么做了,我一定死给你看!”木婉清并不是在威胁易冬辰,而是她的内心确实是这么想的,如果易冬辰真的将她逼上绝路,她真的是生不如死了。如今易冬辰是没办法挽回了,如果连她显耀的身份也没有了,她真的不知道生还有何恋?

    易冬辰的眸子里尽是漠然,一点温度也没有:“木小姐是生是死,我不关心!”

    他易冬辰不是慈善家,慈善到每个人的生死都和他有关,他只是个企业家,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企业家。

    易冬辰刚说完,木婉清的手机就响了,满是泪水的眸子也许根本就没有看清来电显示,就直接接听了,木婉清刚接起手机,电话里的声音就飘过来了:“准备上场了吗?”

    按照原定的时间,现在应该是要上场代言了,所以对方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过来确定一下,就怕木婉清这边出现什么状况,竹篮打水一场空。

    木婉清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甚是头疼,毫不犹豫的一下子按掉了接听键,通话结束!

    但是木子离木婉清很近,电话里的声音她是听到了的,她看看木婉清,不敢置信的问:“电话里是白鹭,他让你这么做的?”

    白鹭的声音,木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以前的很多次,他也是这样和木子说话的,只是他怎么会和木婉清扯上!

    其实这还要从三年前说起。如果说当时白鹭救起木子是个偶然的话,收归木婉清就不是个偶然了,白鹭救起木子查探她的身世时,意外的发现沈清宛,所以他两个都收了,将木子送去了商学院,将沈清宛打造成荧屏明星,为的就是双管齐下,有朝一日能够派上用场,凡是恨易冬辰的,他都要收集起来,为自己所用!

    木婉清脸上划过一丝压抑,一丝不淡定还有一丝不解,白鹭和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有说过。木子怎么会知道白鹭?而且是仅凭声音就能判断出是白鹭,到底是什么关系?

    其实木子和木婉清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和白鹭有过交集,当然这也是白鹭最为狡猾的地方!如果她们知道彼此,那么计划知道的人多了,反而会坏事,所以他将木子和沈清宛放到不同的时间段实行计划,这样胜算的几率才会大一点。

    木婉清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暂时还不知道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木子和白鹭是什么关系,所以她让自己装傻。她宁愿易冬辰永远不知道她和白鹭串联起来陷害他,而事实上,这也本来就只是白鹭的一厢情愿,她最真实的内息不是这样的。

    “沈清宛,你不要再装了,这个人的声音我怎么也不会听错的,实话告诉你,我曾经也被他摆弄过,沈清宛,这个人就是个魔鬼,你赶紧摆脱掉他,否则你真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木子说的是发自内心的话,白鹭的手段是有多阴狠,为人是有多歹毒她是知道的,他绝对不会因为某个人曾经为自己办过事就手下留情的,自己当时就是好在脱身快,沈清宛被仇恨完全蒙蔽了双眼,难免不会被白鹭深度利用,到时候她完全有可能会搭上自己的命!

    虽然沈清宛很是不讨喜,很让人厌烦,但是木子还是不希望她的生命受到威胁,所以该提醒的她要提醒到位。

    而木子不知道的是,白鹭差点已经要了她的姓名,在英国的那场车祸易冬辰至今没有告诉她真相就是不想影响她的心情,易冬辰冷眼旁观,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对白鹭,绝对不能再手软了,必须要当断则断了。

    “晚了,已经晚了,我的经纪人应该已经在现场提出质疑了!”木婉清很是绝望,她和经纪人约定,不管发生任何情况,只要木婉清没有上场,都会抛出问题,引起现场混乱,让发布会没办法圆满完成。

    经纪人也是白鹭的人,木婉清之所以没有反对白鹭当时这样安排,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肯定会顺利上台的,因为易冬辰一定会选择集团的,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啊,易冬辰竟然这么深思熟虑,早就找好了代言人的备选。

    那么也就是说经纪人已经这样做了,易冬辰肯定也已经让人揭穿她的真实身份了,所以一切都晚了,她的人生算是彻底毁了。

    木子的神色也很凝重。如果真像木婉清说的那样,不光是木婉清毁了,今天的发布会也毁了,因为沈清宛的身份会牵出很多不光彩的往事,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手段,所以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易冬辰可以不在乎,但是她不想让他再心力交瘁。

    她直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安若文:“舅舅,算我求你,现在立刻马上向木容求婚,别问我为什么,事出紧急,请你一定尽快!”

    说完木子就挂断了电话,就怕安若文会问为什么,一来二去又很是浪费时间。

    木婉清瞪着大眼睛看着木子,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图。木婉清不知道,但是易冬辰知道啊,他这会一直听着木子和木婉清说话,现在木子又做了这样的举动,易冬辰怎么会不明白木子这是要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只是为了要挽救木婉清,也是要挽救意集团的发布会,因为今天的意集团新品发布会,也是邀请了木容和安若文来参加的,他们现在就在现场。

    易冬辰捉住木子的手,有些心疼,她总是这么善良,即使沈清宛多次伤害她,她还是能够以德报怨,尽自己所能去挽救她!

    “木子,你这样做,仅仅是为了这么个女人,你值得吗?”

    在易冬辰看来,沈清宛真的不值得木子这样设身处地的去为她着想,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让她自生自灭,不予理会。她以前伤害的木子还不够吗?不光是木子,三年前她多风光啊,几乎是骗的所有的人多团团转。而现在她还敢回来继续兴风作浪,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木子摇摇头,得饶人处且饶人。人生何处不相逢,事情不要做得太绝,总归是对的。

    木子走到木婉清旁边,蹲下:“沈清宛,以前的事情我们可以一笔勾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自然是可以各自安好,相安无事,但是如果你不知悔改,甚至变本加厉的话,别怪我木子也会心狠手辣了。今天的事情应该能够圆满结束,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你在娱乐圈混到这个地步应该也不容易,所以不要轻易葬送了自己!”

    她木子也只能言尽如此了,至于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全靠她自己了,如果她能听得进去劝告,那么以后她还有属于她自己一片天,如果她还是听不进去劝告,一意孤行,继续来做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的事情,那么只要是侵犯到她木子头上,她也不是吃素的,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好说话。

    易冬辰赶紧拉起来了木子,他可不会觉得沈清宛会突然间变好,木子离她这么近,要是伤害了木子怎么办?他快速的将木子带走了,现在要去看看前面的发布会到底怎么样了。

    木子和易冬辰又走了。木婉清这一次倒是没有大哭大闹,双手抱着头,小声的抽泣起来,也许在她的内心,某些东西正在被悄悄唤醒

    意集团的新品发布会,琳达完成的很好,但是正在接近尾声的时候,片场中突然有人发问:“请问举办方,今天的代言人明明是如今圈中炙手可热的木婉清小姐,怎么突然换成了琳达小姐,请问这当中是有什么隐情?木婉清小姐现在何处,是否可以做一下说明?”

    一问下来,全场哑然,知道今天临时换人的少之甚少,这个人明显就是故意来搅局的,老王在一边冷眼看着,好在刚才总裁临时离开的时候已经交代自己了,如果出现这种状况,就直接抛出木婉清的真实身份,总之要将所有的不利的焦点全部转移到木婉清身上,意集团不能有任何负面影响,更不能说出木婉清被意集团暂时控制了。

    就在老王准备上台澄清的时候,只见台下一个人正缓缓走向最高台,这个人正是安若文,他就像童话中的白马王子,逆着光缓缓而来。那脸色太从容,那姿态太优美,让万千少女都为之沉沦。

    他一出现,自然是吸引了万众目光,众所周知,他是安氏新上任的总裁,安氏作为海城的老牌企业,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新任的总裁更是夺人眼球。据说意集团的总裁和他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这样陡然上台是要做什么?

    万千焦点瞬间转移,比起安若文,意集团的代言人到底是谁显得就没那么重要了。娱记娱记,向来是会抓住重点和次重点,什么东西最能吸引人的眼球,他们驾轻就熟,更何况意集团的发布会已经接近尾声了,该挖掘的信息已经挖掘到了。

    而安若文正是刚刚接到了木子的电话,才会缓缓走上台的,本来原定的计划,也就是木子在英国医院的时候告诉他的,和木容的求婚时间应该是在薄天擎和林亦舒的婚礼上,但是现在既然木子焦急的打电话给他,说明事情紧急,他来不及多想,就只能照做了。

    安若文在万千的闪光灯下,显得异常的宁静,他走上最高台,拿过话筒,然后一字一句,缓缓的说:“今天是我外甥集团的新品发布会,作为舅舅,我为他的成绩感到骄傲,也正是因为他是我的外甥,我才好意思借用一下他的平台!我之所以站在这里”说到这里,他的音量大了点,看了一下台下,果然一个个竖着耳朵,等着他的下文,他只是扫了一眼,然后掷地有声:“是想像一个女孩求婚!”

    安若文言罢,台下是一片欢呼声,更有甚者,很多女孩子都张大了嘴巴。安若文哪,那可是安氏的总裁安若文哪,他不但长得帅气,又多金,简直是海城位数不多的钻石王老五之一,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位钻石王老五现在居然以这种方式像女孩求婚,简直太浪漫了,这是哪家的女孩这么有福气,简直是幸福的死掉了。

    安若文摆摆手,示意安静,然后又开始说话:“我和这个女孩相识三年多了,但是也就是最近才论及婚嫁,她其实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因为她会生气,会撒娇,会患得患失,但是她又不普通,她坚强,她勇敢,她敢爱敢恨。大家都知道,我曾经是个失明的人,大家也都知道,和平年代的感情不一定是真的,但是历经磨难时候的爱情一定是难能可贵的。而她就是在我最孤独最落寞,生命暗无天日的时候不离不弃,承受着我的坏脾气,默默分担着我的工作,还背负着一些莫须有的现言碎语,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没有放弃,始终陪伴在我身边。”

    “我承认,在我没有恢复光明的时候,我也是爱她的,但是我不敢爱啊,因为我怕,我怕我残破的身躯拖不起她高贵的灵魂,我怕我一生的黑暗会毁了她光明的世界,我怕我无能为力的孤单给不了她一生的安全和依靠,所以我故意冷漠她,疏离她,就是害怕她会爱上我,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用,她就像我爱上她一样,无法自拔的爱上了我,所以我纠结过,我徘徊过,但是最终都被她的坚持,她的勇敢击溃了,我投降了!”

    安若文说到这突然就沉默了一会,往事就像潮水一般袭来,三年来走过的深深浅浅的一切都在敲打着他的内心,让他欲言又止。和木容的故事真的太过坎坷,他没办法三言两语就在这里能说清楚,他甚至觉得语言都太苍白,都没办法很好的诠释他们之间的这段感情,所以他沉默了,他想沉默一会,想找出更准确地词语来形容!

    这时候台下的鼓掌声更加激烈了,很多人都在悄悄的拭眼泪,因为安若文说的实在是太感人了。

    很多在场的女人都在想,为什么安若文失明的时候没有觉得他是这么的可爱呢?要是都知道前情往事的话,在安若文失明的时候,一定都会去他身边不离不弃,毕竟用三年的辛苦换来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这笔买卖怎么说也是划算的。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木容当初选择去照顾安若文,根本没有奢望现在的场景,她甚至宁愿一辈子和安若文待在学校里,不问红尘,严格意义上说,现在的一切,并不是木容最想要的。

    过了一会,安若文似乎酝酿了一下,继续说:“前段时间,这个女孩生病了,她为了不拖累我,不让我难过,竟然独自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的痛苦和压力,要和我分手,那段时间,比我失明的那段时间还要黑暗,我竟不知道漫漫余生,没有了她,我要怎么活下去?但是现在上苍有眼,我的眼睛终于能够重新看见了,她的病也好了,所以一切折磨我们的苦难终于都过去了,借今天这个热闹的机会,我想像她求婚,亲爱的姑娘,请嫁给我,从今以后,所有的磨难我替你扛,所有的苦痛我替你偿,你只管将自己的快乐深藏,木容,嫁给我,你愿意吗?”

    说到这,安若文单膝跪下,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随身携带的钻戒,对着人群中温暖的笑。

    全场静谧,真的是非常的静谧,估计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到声响,大家都在等着那个幸运的女孩的出现,木容,在海城人的眼中不是很熟悉,不知道是哪家的名媛淑女,所以大家都在看着,是哪个女孩会登上台去!

    而此时的木容正在台下,他不知道安若文怎么会今天向她求婚,上次在英国她只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他却当真了,不过听着他的一番话,她是真的没忍住,眼泪已经完全模糊了自己的眼睛。

    她过去一直以为在这场感情里,自己是主动的,安若文是被动的,今天听着他的话,才知道他们都是主动的,他们都是深爱着彼此,人世间还有什么是比你爱的人也爱着你更幸福的事了,所以她木容是幸福的。

    同样也是在万千瞩目的闪光灯下,她跑着奔上了高台,就像公主跑向自己的王子一般。

    所有的人都自发的让出来一条路,看着这样并不是和金光闪闪的女人奔向安若文,最后看到她接过他手里的戒指,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木容的嘴里一直在喃喃的说着:“我愿意,我愿意”

    我愿意和你共扛磨难,我愿意和你共偿苦痛,我愿意和你一起洋溢着幸福。我不要你一个人扛,我不要你一个人偿,我也不要一个人偿!

    看到王子和公主终于在一起了,看戏的人总的找点什么乐子才行。所以台下顿时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安若文明白,选了这么一个热闹的场合求婚,不发点福利是不行的了,他在木容耳边轻轻的说:“准备好了吗?”

    木容很想说没有准备好,毕竟这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亲吻,她真的还没有开放到这种程度啊,但是她没想好不管用,因为安若文的唇已经盖下来了,和她深深的纠缠,如果不是木容阻止,估计安若文不介意将这里变成直播现场,所有的人都为他们震撼,都为他们开心,包括站在角落里的木子和易冬辰,木子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如今安若文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而妹妹木容也有了自己的归宿了,真的是太让人开心了,所以她都喜极而泣了。

    易冬辰却附在她耳边说:“放心,他能给木容的,我一样不少都会给你!”

    甚至安若文不能给木容的,他易冬辰也会绞尽脑汁给木子。所以他的木子不用羡慕任何女人,因为她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讨厌,木子一拳头打在易冬辰身上,颇有些撒娇的意思,他以为这个时候她还会吃醋不成?她只是被安若文渲染,真的感动了而已,她吃谁的醋也不会吃自己妹妹的醋啊。

    易冬辰好笑的将木子抱在怀里,也感到无比的满足

    但是安若文和木容的戏码还没有结束,因为记者们不会这么快就放过他们,这可是一个可以博人眼球的大新闻,自然不会放过。

    “木小姐,请问您是易太太的妹妹吗?怎么会愿意嫁给是您长辈的安总裁呢?”

    “木小姐,您在安总裁失明的时候就不离不弃,是不是早就看出了他是一个潜力股呢?”

    “木小姐,请问安总裁今天会突然求婚您事先知道吗?”

    “安总裁,请问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已经提上日程了吗?”

    “安总裁,请问木小姐是不是已经怀孕,是不是奉子成婚呢?”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将木容问的团团转,好在安若文知道木容不善于应付这样的场合,全部都帮她做了解答,这之前所有的问题对于安若文来说都很好应付。可是不知道是谁问了这么个问题:“安总裁,记得多年前您在一个机会上当众带走了易太太,也就是您现在未婚妻的姐姐,当时引起喧哗,请问您第一个爱的人是易太太还是她的妹妹呢?”

    当年安若文直接在酒会现场抱走了木子,当时这件事情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时至今日,还有人记得。

    这个问题一出,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木容脸色有些惨白,安若文之前对姐姐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觉得时过境迁,自己也不想去想这些事情了。

    但是在这个情况下被人赤裸裸的暴露出来,多少让她觉得有些难堪。她从没有问过安若文这个问题,因为她不敢问,也许答案不是她能够承受的起的,所以她宁愿做一只鸵鸟,让自己就这么糊涂下去!

    而同样有些尴尬的还有木子,易冬辰抱着木子更紧了点,让她明白他不会介意这些往事,现在她身边站的是自己,这就已经足够了。

    安若文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他骗不过自己的内心,以前他是爱木子的,木容不是他第一个爱的女人,但是木容是那么的善良,他不想伤害她,有些谎言,是善意的。

    只听见安若文说:“你恐怕是消息不实了,易太太是我的外甥媳妇,我如果有什么关心的地方,那也是看在我外甥的面子上,断不会像你说的那样,我的未婚妻是我第一个爱的女人,也是爱的最深的一个,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猜测,我不想伤害我的未婚妻!”

    “好!”台下有人已经叫了起来,没有人再去纠结刚才这个记者的问题,只觉的安若文真的好男人,木容真的好幸福。

    木子也觉得安若文的回答甚好,他那句话里,有一句话是真的,木容是他爱的最深的一个,这就够了。

    她和易冬辰离开了现场!

    一场发布会就这样在安若文的求婚中结束了,虽然有些喧宾夺主,但是易冬辰觉得这也算是圆满的结局了,因为发布会的内容都差不多了,还好没有出现大的纰漏,还算是圆满的结束了。

    木容回家的时候,木远清和张兰都在,包括木阳也放假在家,安若文当众向她求婚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木家的。

    她一进门,张兰就问她:“安若文向你求婚,你答应了?”

    木容点头,她当然答应了,这本来就是已经说好的事情,求婚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有什么好疑问的。

    “安若素说的她手上一半的股份给你,你拿到了吗?”张兰急急的问,她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那天晚上一顿饭不欢而散之后,果然和安若素和木远清说的一样,张兰什么事也没有,只是一个人先回家了,假装着收拾衣服要走,木远清回家之后,根本就没有理她,巴不得她走了,所以后来她自己倒先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今天得知安若文已经和木容求婚了,她当然紧张木容的彩礼问题,木远清直接上楼去了,不想看见张兰那张市侩的嘴脸。

    “我不知道啊!”木容诚实的说,她本来就不知道,因为这些商场上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她甚至连怎么变更股权都不知道,加上她根本就不关注这些事情好不好。

    不知道?张兰简直是气急了:“那木子的呢?木子拿到了吗?”

    张兰可能最紧张的还是这一点,要是两个人都没拿到还好一点,但是要是木子拿到了,木容没拿到,说明安若素就是骗她们的,那可就话不好说了。

    “妈,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木容简直是莫名其妙,老是纠结这些东西,有意思吗?

    “问你什么你都不知道,你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不允许你嫁给安若文!”张兰再没有确定得到利益之前,是绝对不会将木容这张王牌就这样抛出去的。

    “你凭什么不让我嫁给安若文。你有什么资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侵犯我的婚姻自由?”木容觉得自己真的是忍了很久了,但是这一次她不想再忍,她不要做个唯唯诺诺的人,她要做个敢爱敢恨的人。

    她崇尚自由,自己的自由绝对不能被侵犯,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亲妈也不行。

    张兰瞪着大眼睛看着木容,真的是瞪大了眼睛,从小到大,木容都是顺从的,什么时候这也她说过话,现在居然都敢这么和她说话了。

    “木容,你是反了是吧,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我难道会害你不成?”张兰简直都要跳起来了,没有办法忍受自己的女儿这样,木子对她这样也就算了,那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是木容不可以!

    木容也没有退缩:“妈,我还尊称您一声妈,但是如果你再这样继续蛮不讲理,嚣张跋扈下去,就别怪女儿不孝了!”

    “你你你”张兰气的手指都开始哆嗦:“是不是安若文让你这样做的,还是安若素?”张兰总觉得以前的木容不是这样的,这段时间才变得叛逆的,这很大程度上肯定是和安宅那边有关。

    安若素一直不喜欢自己,甚至讨厌自己,肯定是安若素教唆木容这样做的。

    “没有人让我这样做,是我自己想通了,我不能一直顺着你的性格,这样的话,我会失去很多,也请你仔细的深思一下,这么多年,你做的这的对吗?”这么多年,木容不说,不表示她同意张兰的那些做法,她有时候真的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妈是一个这样恶毒的人。

    “我做什么了,我做什么了,你说啊?我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们姐弟俩,还不是不想你们输给那个小贱人!”

    她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木容和木阳不输给木子而已,她只是在为自己的儿女争取东西,她有什么错?

    “你又是小贱人,她是我的姐姐,是爸爸的女儿,你这样叫她,是真的爱爸爸,真的爱我们吗?”是木容说的,她妈没什么休养她知道,但是她真的不愿意再从她的嘴里听到小贱人这样的字眼,更何况,还是说的她的姐姐!

    “木容,我没发现啊,你现在真的是翅膀硬了,我告诉你,你要嫁给安若文可以,只要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嫁给他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张兰威胁她,她觉得木容一定是受威胁的。

    但是她显然又想错了,木容不受威胁,木容直截了当的说:“那么便随便你吧,安若文我是嫁定了!”

    张兰差点气的背过气去,扬起手就要打木容,木阳直接捉住了她的手腕,很是不耐的说:“如果你不要姐姐这个女人,那么连我这个儿子也一起不要了吧!”

    说完狠狠的甩开了她的手,扶着木容就上楼去了。

    张兰被木阳摔的,根本就没站稳,直接坐到了地上,木容和木阳都看见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停下上楼的脚步,没有谁过来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