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盛世名媛 一杯凉温水

092 道不同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管你了?”唐嘉恒皱着眉头,“你别在这里胡闹了,赶紧回去,你放心,我说的话绝对算话,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别”徐娜姿冷笑了一声,“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清楚,今天要么你跟这个黄脸婆离婚,要么我走,你自己选吧。”

    唐嘉恒皱着眉头,一边是对自己情深义重的发妻,两个人之间还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而另一边,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的孩子。

    选哪一边,唐嘉恒都会被唾弃。

    宋晚晴这会终于回过神来,伤心欲绝的冲着唐嘉恒问道,“你告诉我,你们两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唐家一片混乱,也就没人管沈关关这边了,沈关关转过脸,冲着面前的季从安问道,“这是你安排的?”

    季从安微微点头,随手端了一杯酒递给沈关关,“喝点东西吧,我安排的好戏还在后面呢。”

    沈关关看到唐西川背对着自己,背影透着悲哀,忍不住问道,“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毕竟唐医生这么帮我们”

    “关关”季从安微微皱着眉头,“你啊,就是太善良了,放心,我安排的事情虽然对唐家有影响,但不会波及唐医生。”

    沈关关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看向了徐娜姿。

    徐娜姿年轻漂亮又怀着孕,要是没有老爷子的话,只怕唐嘉恒肯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徐娜姿,可是老爷子在,所以唐嘉恒不能放肆。

    宋晚晴幽怨的站在唐嘉恒的面前,冲着唐嘉恒说道,“唐嘉恒,我宋晚晴嫁进唐家这么多年,自问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你,你在外忙正事,我从不过问,那是因为我信任你,可是那你呢,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信任吗?”

    “我说老女人”徐娜姿不耐烦的站在了宋晚晴的面前,“我告诉你,我跟嘉恒五年前就在一起了,现在他爱的人是我,你最好赶紧跟她离婚给我挪位置,否则我定让你们唐家鸡犬不宁。”

    “呦,这么大的能耐啊。”唐糖看不得自己的妈妈受委屈,冷笑着站在了徐娜姿的面前,冲着徐娜姿说道,“你要是真这么厉害,至于今天跑到这里来闹吗?”

    “你”徐娜姿被唐糖噎得楞了一下,随即冷笑了一声,“唐糖,别以为你是唐家大小姐就了不起,我这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爸的儿子,是你的亲弟弟。”

    “那又怎么样?”唐糖冷漠的说道,“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出来。”

    “你你想干什么?”徐娜姿捂着自己的肚子,慌乱的往后退,“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你爸是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唐糖冷笑了一声,看到宋晚晴这么被人欺负。唐糖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我今天就算是把你害得流产了,我相信我爸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唐糖冷笑了一声,“你要是在外面安安分分的当你的见不得人的情妇也就罢了,可你偏偏要跑到唐家来,你让我妈眼睁睁的看着你跟我爸的丑事,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唐糖冷笑了一声,“你说,我爸会亲手把自己的女儿送进监狱去吗?”

    “你疯了。”徐娜姿慌乱的说道,“唐嘉恒,你没看到你女儿疯了吗?你还不赶紧过来帮忙?你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和孩子一起去死吗?”

    “唐糖!”在唐嘉恒的印象当中,唐糖给他的印象一直是乖巧懂事的,可是看着面前这个唐糖,唐嘉恒有种不熟悉感,他敢肯定刚刚那个一步步逼近徐娜姿的唐糖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

    她不像自己的女儿,更像是季从安和沈关关描述当中的那个疯子。

    “你别胡闹了!”唐嘉恒快走两步,冲到唐糖的面前抓住了唐糖的手腕,冲着唐糖说道,“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妈,但是徐阿姨是无辜的,唐糖,你别闹了!”

    “徐阿姨?”唐糖冷笑了一声,“爸,她可比我大不了几岁,你也真是下得去手。”

    “你”唐嘉恒自己做错事情,被唐糖埋汰两句也是没办法,但徐娜姿仗着自己有唐嘉恒护着,肆无忌惮,“我告诉你,你爸就喜欢我这样年轻漂亮的,你看看你妈那个样子,哪个男人会喜欢?”

    徐娜姿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你爸迟早会选择我,到时候你跟你妈都得滚出这个唐家!”

    “呦,这是让谁滚出唐家呢?”唐老爷子冷笑了一声,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到徐娜姿的面前,“我还没死呢,这家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我”徐娜姿讪讪的说道,“爸,我这不过是随口一说,这不是气头上的话嘛”

    “谁是你爸!”唐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还好唐糖扶着,否则肯定就倒下了,“唐嘉恒,你还不赶紧把这个疯子赶出去?”

    “娜姿,算我求你了,你别闹了。”唐嘉恒垮着脸哀求徐娜姿,“我爸身体一直不好,你难道真想把他气出个好歹来吗?”

    “我不走。”徐娜姿甩开了唐嘉恒的手,“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要她还是要我。”

    “你”唐嘉恒无奈,徐娜姿现在怀着孩子,唐嘉恒不能动她,宋晚晴有老爷子撑腰,他也不能动,一时之间落入了两难的地步。

    宋晚晴苦笑了一声,“我早该想到的。”

    “妈”唐糖拉着面前的宋晚晴,冲着宋晚晴说道,“你别听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在这里胡说八道。有我跟爷爷在,一定不会让这个贱人得逞的。”

    “何必呢。”宋晚晴苦笑了一声,“我当初嫁给你爸,就是觉得他爱我,对我好,可是他现在已经不爱我了,我又何必苦苦拽着他不放手呢?”

    “晚晴,我”唐嘉恒的脸上闪过一丝歉疚,冲着面前的宋晚晴说道,“是我对不起你。”

    “不用说什么对不起。”宋晚晴苦笑着摇了摇头,“嘉恒,你我夫妻这么长时间。算我求你,你在外面愿意跟她怎么样我都无所谓,但是咱们两年级都这么大了,能不能不要离婚,免得被人家看了笑话。”

    “不行!”唐嘉恒还没说话,一旁的徐娜姿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要是不离婚,我就带着我肚子里的孩子离开,总之你自己考虑清楚。”

    一边是宋晚晴的委曲求全步步退让,一边是徐娜姿的咄咄逼人,唐嘉恒犹豫了一下,最后冲着宋晚晴微微点头,“晚晴,你放心,我这辈子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

    宋晚晴的脸上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唐老爷子拄着拐杖走到唐嘉恒的面前,“老大啊,我告诉你,只要我在这家里一天,你就别想把这个野女人带回家,还有,就算她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了我也绝对不会认,我孙子孙女已经齐了。不在乎这一个。”

    “是,我知道了爸。”唐嘉恒讪讪的点了点头,一旁的徐娜姿得理不饶人,“这怎么能行呢,唐嘉恒,你从头到尾就是在骗我是不是?你说好了要离婚娶我的,你现在答应那个黄脸婆不离婚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考虑过我肚子里孩子的感受吗?”

    “你闹够乐没有!”唐嘉恒不满的皱着眉头,“我真恨不得掐死你!”

    唐糖冷笑了一声,“爸,这样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好,免得脏了你的手!”

    “唐糖,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宋晚晴皱着眉头,刚刚唐糖的反应她看在眼里,肯定不是装出来的,那会不会季从安和沈关关说的是真的?

    宋晚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印象当中的女儿一直是乖巧懂事的,可是沈关关和季从安嘴里的那个,分明就是个怪物啊。

    “妈,我就是吓唬吓唬她。”唐糖这才收起脸上的恶毒,淡淡的说道,“再说了,我这也是被气昏了头。”

    “以后可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宋晚晴皱着眉头,冲着面前的唐嘉恒识大体的说道。“嘉恒,你赶紧把徐小姐送回去吧,一会要是被人撞见了,对你也有影响。”

    “那好吧,我先送她回去。”唐嘉恒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一转头瞥见季从安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顿时心里涌现出一抹不好的预感。

    他一向小心,把徐娜姿也安抚的很好,可今天徐娜姿怎么就追了过来,唐嘉恒的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仿佛抓到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抓到。

    唐嘉恒皱着眉头。这件事情,该不会跟季从安有关系吧。

    唐嘉恒来不及细想,这会他只想赶紧把徐娜姿送走,可是徐娜姿怎么也不肯走,坐在地上又哭又闹,非要唐嘉恒给自己一个交待。

    唐嘉恒皱着眉头,两人正僵持的时候,唐家的大门被人推开,一群身着警察制服的人走了进来。

    “唐嘉恒!”为首的一个警察走到唐嘉恒的面前,冲着唐嘉恒说道,“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受贿,证据确凿,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等等!”唐嘉恒皱着眉头看向面前的警察,“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上任这么多年,以清廉著名,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是不是抓错人,请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再说。”警察不为所动。

    “警察先生,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关键时刻,徐娜姿只会站在一旁发呆,唯独宋晚晴出声,“我老公抓的就是贪污受贿的,他怎么可能以身试法?”

    “这次是有人举报,经查证,举报属实,你们有什么话留着到局里说吧。”几个警察压着唐嘉恒就要走,一旁的唐老爷子急忙走了出来,“站住,我儿子什么时候你们要抓就抓了?叫你们局长来跟我说话!”

    “唐老爷子,这是我们的工作,请您不要为难我们。”为首的警察淡淡的冲着唐老爷子鞠了一个躬,“我们局长说了,这事要是个误会的话,他一定亲自来跟您负荆请罪,你之前就是干这一行的。您应该知道,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爸,这可怎么办?”宋晚晴着急的挽着唐老爷子的手臂,不知所措。

    徐娜姿这会缓过神来了,扑上去冲着唐嘉恒又打又骂,“你这个杀千刀的,老娘跟了你五年,一毛钱好处都没得到,现在还怀着孕,你竟然就进局子里了,你让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才好?”

    “行了!”唐糖上前一把拉开了徐娜姿,“你还嫌家里不够乱是不是?”

    唐糖皱着眉头,冲着面前的唐嘉恒说道,“爸,你安心去,我一定想办法救你出来。”

    唐嘉恒微微点头,却是心如死灰,刚刚不是说了吗,这已经是证据确凿的事情,哪里还有什么活路,唐嘉恒看了一眼面前的唐糖,说道,“爸走了你好好照顾你妈和爷爷。”

    “我知道。”唐糖点了点头,家里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让她有些乱,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警察先生,我能不能跟我弟弟说句话?”唐嘉恒转头冲着面前的警察说道,几人也是看在唐老爷子的面上,最后点了点头,“快着点,时间不多了。”

    唐嘉逸皱着眉头走上前去,“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这么一会儿工夫,全都变了?”

    “先别问这么多了。”唐嘉恒紧紧的皱着眉头,冲着面前的唐嘉逸说道,“嘉逸,这家里现在就你是最冷静的人,有件事情,我想交给你去办。”

    “哥,你说。”唐嘉逸蹙眉,“只要是我能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帮忙。”

    唐嘉恒凑近了唐嘉逸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等我走后,你跟爸千万不能再为难季从安和神沈关关,如果可以的话,找个机会请他吃顿饭,如果说现在还有人能帮我的话,那就只剩下他了。”

    “这”唐嘉逸不明白唐嘉恒为什么这么说,但还是点了点头。

    唐嘉恒被人带走之后,唐家一片愁云惨淡。

    “爸,咱们一定得想办法救嘉恒。”宋晚晴皱着眉头说道,“嘉恒是什么样的人您最清楚了,咱们不能让他受这样的委屈。”

    “好孩子。”唐老爷子看着面前的宋晚晴,问道,“他这么对你,你还这么帮着他,这是为了什么?”

    宋晚晴的脸上闪过一丝犹疑,最后还是淡淡的说道。“爸,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丈夫,是唐糖的父亲,我不希望他出事。”

    “好好好!”唐老爷子连说了三个好,一转头看到沈关关和季从安,忍不住皱眉,刚想叫人,一旁的唐嘉逸急忙走了过来,“爸,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哥弄出来,其他的事情咱们暂时翻篇。等哥出来了再处理也不迟你说是不是?”

    唐老爷子犹豫了一下,觉得唐嘉逸说的在理,也就点了点头。

    唐嘉逸走到季从安的面前,冲着季从安说道,“季先生,今天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忘心里去。”

    “怎么会。”季从安冷笑了一声,“看了这么一场好戏,值了。”

    唐嘉逸脸色一僵,刚想开口,想到唐嘉恒临走前的话,硬生生把这些话咽了下去。笑容满面的说道,“实在是对不起,这样好不好,明天,明天我请你和沈小姐一起吃顿饭,就当是帮你压压惊?”

    “不必了。”季从安淡淡的说道,“唐家现在自己的事情已经够你忙的了,就不用麻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唐嘉逸说道,“这样,我明天定好酒店通知你们。”

    季从安刚想拒绝,唐嘉逸就冲着一旁的唐西川说道,“西川。你帮我送送季先生。”

    唐西川没说话,径直走在了前面,刚出唐家门,唐西川就转过头来冲着季从安问道,“从安,你跟我说句实话,今天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是。”季从安淡淡的点了点头,半点没有藏着掖着。

    唐西川皱着眉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答应过我吗?要放过唐家”

    “放过唐家?”季从安冷笑了一声,“西川,恐怕你记错了,我说的是放过唐糖,此一时彼一时,唐家既然骑到我脖子上了,我季从安从来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人。”

    “你”唐西川当然知道唐家不占理,但他身为唐家人,也应该说句话。

    沈关关站在一旁,看着面前的唐西川,淡淡的说道,“唐医生,我们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

    沈关关微微皱眉,“今天这个场面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么做只是自保罢了。”

    “关关,我不反对你们自保,可是你们这样做,是会把整个唐家毁了的,你”唐西川皱着眉头,到底是唐家人,他怎么忍心看着唐家一步步被摧毁?

    “西川,我不是什么救世主。”沈关关冷着脸,她向来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尤其是唐家一次次触及自己的底线,她怎么可能忍得下去,“唐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我跟从安是答应你放过唐糖,可那是建立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基础上,唐糖今天的表现你也看到了,如果这样我还忍气吞声的话,那我就不是沈关关了。”

    顾念曾经良善,觉得天底下都是好人,可是最后怎么死的,沈关关铭记于心,她是死过一回的人,她知道善良不能当饭吃,要想保护自己和自己想保护的人。她就必须强大起来。

    “关关,我”唐西川也知道自己这样要求沈关关很过分,但他毕竟是唐家人。

    “唐医生,你不用说了。”沈关关淡淡的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唐西川虽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在他心里,他先是唐家人,其次才是沈关关的朋友,“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沈关关挽着季从安的手臂,温柔的说道,“从安,我们走。”

    杨婧文一早就被沈关关支使走了,所以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沈关关和季从安从唐家离开,唐糖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她当然知道唐嘉恒被带走是谁干的,一想到季从安为了沈关关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心里更加愤怒。

    唐糖把唐老爷子送回房间,径直给那几个人打了电话,“今天晚上十点,城西锦泰酒店308房见。”

    唐糖挂完电话,又随手拨了一串号码,冲着电话那端问道,“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那就好,今天晚上我要听到你们的好消息,不然的话,你们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酬劳。”唐糖说着就挂断了电话,“沈关关,你不是要陪我玩吗?我倒要看看,过了今天晚上,你拿什么来跟我争季从安。”

    唐嘉恒是否出来对唐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什么时候才能赢回季从安。

    沈关关以为这就是唐糖安排好的一切,安心的跟季从安出了唐家,季从安转过脸,冲着面前的沈关关问道,“你饿不饿,要不要带你去吃点东西?”

    “好啊。”沈关关笑着点了点头,收拾了沈家之后,她心情大好,在那边只是喝了两杯酒,这会确实是有点饿了。

    “吃火锅?”天气越发寒冷,每年冬天的时候仿佛也只有火锅能让人兴奋起来。

    季从安把车子停在一家川味火锅门口,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沈关关的身上,微微皱眉,“天这么冷,要不咱们从超市买点食材回家做吧?”

    沈关关穿得少,季从安怕她着凉,这才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

    沈关关先是一愣,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都到门口了,下次叫上婧文一起,今天就将就一顿,一会进去了就不冷了。”

    沈关关朝季从安笑着,季从安越发让她觉得有安全感了。

    “那好吧。”季从安叹了一口气,冲着沈关关说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