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壶漂泊,我的深爱不回头 芙梓

124:索吻失败

    武萌放下电话,静静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目光从脸上渐渐向下,从漂亮的容颜挪到肚子上。

    那里平坦一片,暂时还看不出什么,不过她还是将手放在那里,像是护着什么珍宝一般。

    她的眼神也十分炙热起来……有了肚子里的这个,她进可攻退可守,别说温艾不是她的对手,就算是安修廷只怕也的好好考虑掂量一下。

    穿戴整齐,画了一个淡淡而雅致的妆容,拿起随身的小包拨通古雅的电话。

    不一会儿,便有一辆车子停在外面。

    武萌从二楼卧室看下去,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古雅对女人可真是好,车接车送温声软语从来都不在话下,真不知道温艾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勾着这些男人一个个都围着她转。

    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过去了。

    等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一个,一定会立刻想办法让她消失,连她吃剩下的也绝对不会留给她!

    “你今天看起来不大一样。”

    车子里,古雅打量了一眼武萌:“今天想去吃点什么?”

    武萌淡淡一笑,今晚要去见安修廷,妆容自然要清淡娇弱。她刻意画了一个有些像温艾那样的妆,没想到却被古雅一眼看出来了。

    她并不生气,反而觉得看来自己的打扮没错。

    武萌不动声色道,“今天就不去吃饭了,你不是想听后来怎么样了吗?我们随便找个喝茶的地方坐坐就好。”

    古雅点头,他最近跟武萌走得很近,因为武萌每次都会讲一段他们三人从前的故事,在临走的时候又故意留个悬念。

    他明知道这是女人一贯的伎俩,但的确很想知道温艾以前的事情,也就由着武萌自作聪明了。

    或者说,他们也是各取所需吧。

    他低头想了个地方:“翌尘楼有好茶,去哪里坐坐倒是比喝咖啡更配得上今天的你。”

    武萌立刻笑开了花,脸上一抹红晕:“听你的。”

    古雅发动车子,朝目的地而去,心中却不免微有些遗憾叹息。

    原本那些有关温艾的往事,他更希望能听温艾自己说给他。

    如果此时他身边坐着的是她,也不知情景会有多么美好。

    想到要跟武萌虚与委蛇,他心里怎么都觉得不痛快,更何况听武萌那些被她改编的面目全非的故事,他还要非不少脑子,才能分析出真相到底是如何……

    原本,他应该有机会能听温艾亲口对他说的,只是因为他似乎做错了一件事。

    他不应该插手她爸爸的事情。

    就是那件事,将她越推越远,最后居然向安修廷那边靠近了。

    不过好在这一回,武萌及时阻住了一切,他应该早些知道她的往事,了解她是个什么人,也就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好在现在也不算太晚,他应该还有机会……

    …………

    武萌神清气爽地从茶楼里走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古雅绅士地拉开车门:“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武萌淡淡摇头,浅笑道:“今天不用送我回去了,我去见另一个朋友。”

    古雅也不勉强,跟她说了声“多加小心再联络”之类的话,告别之后就自己先走了。

    武萌站在路边拨通电话,电话那端传来安修廷助理的声音。

    她毫不客气地报出自己所在的位置,理所应该地吩咐道“喂,现在过来接我。”

    助理这边正在准备一个会议,顿时倍感头大,跟安修廷汇报了一声。

    安修廷听说时间提前,心中有些不快,他是很讨厌不守时的人,不过……算了,反正他更急着想见到武萌,看看究竟是不是她搞出了什么鬼。

    助理看见他沉闷地点头,只好立刻去安排别人准备会议,自己则是立刻亲自出去,不多一会儿,就将武萌接到了约定的地方。

    毕昇酒楼是一家安修廷常去的中式酒楼。

    这地方贵气却又十分内敛,一走进去,必然有种说不清的尊贵之感。

    要说这尊贵和享受,自然还是中式传统派系做得更好,安修廷就极其认可这一点,平日里就算再高价昂贵的外国名菜他也丝毫不买账,因为在他看来,那些所谓的高档法式餐厅,连雅座都没形成气候,一大堆人坐在大厅中,格调终究不是点几根蜡烛就能堆出来的。

    他一向只认中式的尊贵享受,所以当听说温艾跟着谢卉跑到美国去了,心里就更有种本能的难受。

    安修廷快步走进酒楼,立刻有眼尖的侍者过来将他请到已经订好的房间里。

    助理上前推开房门,武萌已经先到了,此时正背对着门口,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见有人走了进来,她瘦弱的肩膀微微颤动了一下,却努力平静下来。

    回头,微笑,迎上去……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修廷,你来啦……我们有好久没有一起单独共进晚餐了呢。”

    说道单独二字,助理不得不心中暗暗咬牙,暂时退了出去。

    门被轻轻关上,武萌走过去提安修廷拉开椅子,自己则是很自然地坐在他的身边:“想吃点什么?我记得上次咱们来的时候,他们上了一道西施舌,那个好味道我现在还记得,你后来还答应过要再带我来,只可惜,你……也太忙了些。”

    武萌一边说着,脸上微微落寞。

    那神情完全就是多日不见安修廷,心中对他浓浓的想念,只是嘴上却不敢抱怨,只能多多体谅他。

    安修廷看了武萌一眼。

    要不是这一年来接二连三地发生各种事情,而这些事最终都指向武萌和武家,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朝夕相处的女人会那样可怕。

    就连现在他亲眼看着,也看不出她有任何不对来。

    见安修廷不说话,武萌低低叹了口气。

    她放下手中的食谱菜单,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我相当什么都没发生,看来,不太可能了。”

    不等安修廷接话,她眼中一湿润,瞬间落下两行眼泪。

    “你是来跟我说分手的吗?安修廷,我们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武萌脸色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柔弱,尤其是今天,比她之前那种素雅的感觉又多了几份灵气,她这一哭,难有人看见会不心软的。

    安修廷也是如此。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哭。

    看着武萌哭泣的样子,还有她说的那些话,让他仿佛又回到小时候跟她偷偷见面的那段光阴。

    他面对温艾的时候,心里总是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故而就算情不自禁被温艾吸引,却只觉得那样不知所措混乱心思十分可耻,于是更加抗拒。

    只有面对武萌的时候,他的心里才完全平静下来,能够去动脑子思索那些手段,给自己拼搏出一条充满斗志的复仇之路……

    这种感觉,到现在还在影响着他。

    他现在却稍微明白了些,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搞错了他自己的感觉。

    令人心思混乱的那个,才是他想要而又不敢触碰的,而眼前这个,之所以感到格外平静和安宁,却是因为他一直就没有真的动过心。

    安修廷怔了怔,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过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上次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暂时各不相干,不要见面。”安修廷徐徐开口,“不过再你说的‘分手’之前,我要弄清楚一件事你最近做了些什么?”

    安修廷平时跟武萌说话的时候,也就是这样的口气。

    即使他们相处最好的时候,他对着她也始终是责任一般的关心。

    武萌听见他这样说,丝毫没有意外,回眸含泪看着他:“修廷,果然没有任何事情都瞒住你的,看来你都知道了?”

    “说吧。”安修廷没有否认,“我要知道全部。”

    武萌点点头,用漂亮的手指擦干眼泪,转身走到一旁开了瓶酒。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他也倒了一杯。

    酒杯递到安修廷面前,安修廷一动不动。

    武萌惨笑一声:“你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再喝我给你的东西了吧……”

    安修廷眉头微微皱起,这话已经算是挑明,那天的事情果然是她所做。

    想到安医生的推断,他心里瞬间一阵无语,心中恨不得让武萌停下别说了。

    武萌仰头喝了自己酒杯里的酒,又端起安修廷的那一杯,放在手里轻轻摇着。

    安修廷正要继续追问,她忽然开口,用一种悲喜交加的声音说道:“我怀孕了。”

    房间里瞬间一静,安修廷猛然从椅子上站起,快速用力过猛一下子牵动他胸口的伤,使得他的脸色狠狠一白。

    “你说什么?”他咬牙开口。

    武萌只觉得一阵几句压迫威势感觉向她席卷而来,她微微缩了缩身子,却立刻挺直胸膛。

    “听我说完,修廷,我知道我现在已经不值得你的信任了,但你今天来,不就是想要听我说么?我想,我这十几年的陪伴,也值得你再听我好好说一回话吧?”

    安修廷没有回答,眼神却不耐烦起来。

    武萌也不理会,轻轻摇着酒杯,望着窗外,思绪似乎渐渐飘远。

    “那天,我在你那杯水里放了点东西,我是有预谋的。

    你不用这么瞪着我,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我这一生几乎都是为了你而活,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但是到了那一阵子,你却变了,我眼睁睁看着你走向另一个女人,我难道不该做点什么?

    安修廷,我没做什么坏事,我只是想把自己给你,你懂么?一直以来,你都不碰我一下,你只说是不习惯有女人靠得太近,也不喜欢婚前这种不约束的行为……可是你对她呢?

    所以我就一直再想,就算要分开,我也要彻彻底底拥有你一次啊……我并没有什么别的打算,只是想拥有你一次,也把我最珍贵的一次连同那十几年的光阴全都给你,就这么简单!

    可是……”

    说道这里,武萌微微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有些出神:“可是后来,我居然怀孕了。”

    安修廷脸色早已阴云密布。

    武萌的话令他难以忍受第浑身紧绷着。

    安医生的推论居然没错,她这么做,果然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你怀孕了,然后呢?”

    他的声音满是冰冷,她应该明白,她敢这样算计他就绝对没有好下场,他更不允许这么算计出来的孩子出世!

    武萌轻轻一笑,对他摆手:“你知道我不能怀孕的对吧,所以当我听说我有了个孩子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说起这个,安修廷就更加生气。

    他一直以为武萌不能怀孕是因为救他而冻伤,后来这些事情被挖出来证明全都是假的,她居然还有胆子提起?

    “所以,你现在是想说这个孩子对你来说来之不易,你想让我留下他?”安修廷的眼神已经回答了武萌那绝无可能!

    他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又怎么可以?

    武萌却轻轻摇头:“修廷,你果然是误会我太深了,我说过,我没做过什么坏事,我高兴,不光是因为我居然能够怀孕了而且还坏了你的孩子,我更高兴的是我终于可以还清欠温艾的债了!”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忽然悲伤而又凄厉起来:“我欠她的,我会还给她!”

    “你什么意思?”安修廷紧紧盯着她。

    武萌忽然走向安修廷,一把抓住他的袖子,表情像是压抑着极大的痛苦,却强撑出笑容。

    “安修廷,你不肯承认当年伤害温艾的人是你,没关系,我替你承认,虽然我做得一切都是为了你,但你以为伤害我最好的朋友,我心里会不难过么?我每次帮你做一件事,每次帮你骗她,我的心就像是刀割一样疼!后来,你逼她吃下那样的药,现在在你心里,是不是也怪在我头上了?好啊,我现在就还给你,还给你们。”

    武萌说着,身子已经开始慢慢变软,眼神中那丝悲愤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她一手仍旧紧紧攥着安修廷的袖子,另一手却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慢慢蹲下去。

    最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全是往日深情:“你永远不会知道,在怀了这个孩子之后,我真的很开心,最让我开心的是我终于有东西可以还给温艾……你告诉她,我不欠她的了,我吃了跟她一样的药,我用我孩子的命还给她,让她放过我吧……”

    武萌说完,双眼一闭毫无知觉地摔倒在地。

    安修廷一惊,将她一把从地上捞起来,使劲晃了两下,却完全不见一丝动静。

    再拿起桌上的酒杯,果然,在她第一个喝完的酒杯底下看见了一些白色粉末!

    “进来!”安修廷崇外低吼一声。

    助理推门进来,就看见安董一手托着武萌,武萌则是晕倒在地不省人事,只能看见苍白的脸上大颗大颗的泪珠和汗水一起流下!

    他吓了一跳:“安董,这是?”

    “她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立刻叫救护车,无论如何要把她救活,而且大人孩子都要保住!”

    “孩子!?”助理的眼睛瞬间瞪得像牛一样,失态地望着安修廷。

    安修廷疲惫地点头:“必须保住,事情没查清之前,不能让她就这么把一条命赖在温艾头上。”

    助理脑子几乎都快不够用了,起初听见安董要保武小姐的孩子,还以为武小姐说动他了,没想到却是投鼠忌器,以为温小姐而不敢让她有任何闪失。

    可这样一来,得利的又不知道是谁了。

    助理深深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人,心中简直不敢相信,如果这一切都是无意的也就罢了,若都是她精心计算好的,未免也太过可怕!

    …………

    正正方方的房子里,温艾像个蜘蛛一样,在一个角落撑起一片“蜘蛛网”。

    这是她刚刚从超市里买来的隔帘,两面一挂,可以形成一个简单的小长方形,最低限度分割出一个床的空间,让她不用在睡着或者一睁眼的时候,就直接面对谢卉。

    谢卉坐在他自己的大床上,把绵绵想个小鸡似的按在自己臂弯里:“你看你妈,搞这种东西简直是瞧不起人,这些东西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绵绵你说,咱们是君子吗?明显不是啊!”

    绵绵一见谢卉就变得特别爱笑。

    此时听他这胡言乱语,顿时又笑得眉眼弯弯。

    温艾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不帮忙也就算了,就知道添乱,我儿子好端端的都被你给教坏了!”

    话一出口,脑中却想到另一个人的声音。

    “别把儿子教坏了。”

    他也总是这么说。

    那个低沉微哑的声音,总是在她胡乱教绵绵看书的时候,不远不近地恰好响起。

    有时候她以为他明明没在看着这边,就故意敷衍了事用自己那些歪门邪道忽悠绵绵,可没说两句就会被他打断,然后扔过来一套缜密严谨的说辞。

    他教得好,儿子学得快,剩下她一个人傻乎乎地既听不懂又记不牢,只能心中各种不满。

    可是现在……

    温艾看向笑得直打滚的绵绵。

    小孩子就是忘性大,一转眼的功夫就将那边的习惯和规矩都忘得差不多了,在那边的时候走路说话那个沉稳的劲头,活生生就是一个小安修廷,可到了这边,他这个样子要是给他看到,还不得气死他?

    他现在伤口没好,大概还不能生气吧。

    温艾的手不自觉地搓搓,也不知自己临走时推的那一下重不重,别真把人弄残了,到时候会不会又要来找她麻烦?

    “绵绵才不会被我教坏呢!他可喜欢我了,是吧小绵绵?”谢卉说着就去挠绵绵的痒痒,屋子里瞬间响起几乎要掀翻房顶的笑声。

    温艾被这笑声一带,之前脑子里那些纷乱的思想总算被抛在脑后,嘴角也忍不住翘了翘。

    谢卉看在眼里,脸上有些欣慰神情闪过。

    将绵绵扔到床上给他个橄榄球让他自己去玩,他则是走到温艾的身边,勾上她的肩膀:“我要上班去了,你不表示表示?”

    “表示什么?”温艾用两个指头捏起他的爪子扔到一边,回头狠狠瞪他。

    谢卉弯下身子,指指自己的脸。

    这是要她亲他吗?温艾的脸瞬间红了!

    一记拳头毫不留情直接砸过去,却被他一把接住:“小气,亏我这么好心收留你们!算了……绵绵给我一个亲亲吧?”

    索吻失败,他也不生气,一脸来日方长的样子,走回去让绵绵亲自己的脸。

    绵绵跳起来就在他脸上“吧唧!”一声,看得温艾简直目瞪口呆,根本想不通自己的儿子怎么就跟他这么亲热!

    “行了,不跟你们闹了,今天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经纪人,应该说是一个制作人。”谢卉说着,照照镜子里的自己,“我这样穿戴没问题吧?”

    温艾一听他提起正事,瞬间也端正了神色。

    她来了一天了,刚把生活安顿妥当,暂时还没接触到这边的工作,也不知道谢卉要去见的是什么人,但是帮他参谋一下衣服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会不会太简单了?你要去见的人,应该是很有权力的吧?”

    谢卉虽然初来乍到,但也绝对不是小虾米,让他亲自去见的,肯定是比较知名厉害,能直接决定他未来的人物。

    谢卉点头,对温艾比了个大拇指:“你猜对了,我要见的这个人呢,他在这边的娱乐圈非常有名,他自己就有做明星的潜质,却偏偏生在巨富人家是个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大少爷,这样的人注定不可能混圈子,他却偏偏很感兴趣,投资了很多有名的人,据说他那双眼睛看上的人,没有一个会被埋没!”

    “这么厉害!”温艾两眼冒星星,“那你更应该好好打扮打扮了!我看你平时在国内穿的也没这么简单。”

    谢卉却无所谓的摇摇头:“这种人眼力极好,穿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不管我穿什么,他都能看出我的本质水平,我又何必费劲。”

    真有这样的人么?温艾缩缩脖子,脑海中却不其然想起自己在飞机上遇见那个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外国人。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