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壶漂泊,我的深爱不回头 芙梓

158:温艾,嫁我

    回国的航班上,温艾坐在最左边临窗的位置,中间是绵绵,而最右边终于不是谢卉了。

    谢卉这个时候,恐怕还在跟安心玩追逐游戏呢,最近他似乎越来越有状态,跟安心打打闹闹的,简直像上辈子就纠缠在一起的一对冤家。

    安修廷用流利的英语帮温艾和绵绵要了饮料,递给温艾的时候,很有些小心翼翼。

    温艾用余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自从亲子鉴定出来之后,安修廷身上那盛气凌人的威压全都不见了,对着她的时候总有点忐忑不安的样子。

    不对着她的时候,也经常一个人皱着眉头,一脸凝重低落。

    在了解女人这件事上,男人永远差着几万光年的距离,更何况是像安修廷这种一根筋的男人。

    温艾觉得自己都比他更了解武萌。

    虽然她不知道真假究竟如何,但她相信,武萌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绝对不会是表面那么简单。

    她这一次回去,一定要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掉!

    “你不担心吗?”安修廷闭着眼睛,仰头靠在椅背上。虽然没有看温艾,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担心?

    温艾看了一眼他的侧颜,确实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担心。

    她心里忽然又明白了一些,原来她之所以不担心,大概就是因为有他在分担这种情绪。

    四年前,她不敢面对安修廷,不敢面对武萌,那是因为她被他们打击到了,以为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一无是处。

    可直到现在她才明白,没有人能全身而退,她输掉的只是四年,成长中得到的却是一个全新的她,而安修廷也从来不是胜利者,他那天晚上为了她不顾一切而来,为了她命都不要,两人双双历经一次生死,她就再也没什么可担心了。

    还有那个长长的梦,也让她终于明白安修廷并不是一直在骗她。

    他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以为他可以做到心狠手辣而已。

    不过,对于安修廷的问题,她还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担心啊,我好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大概就是天意吧。”

    话音一落,就见安修廷的身子紧绷起来。

    安修廷听见天意两个字,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天意他这辈子,上天从来对他不怀好意!这一次还听天意的,他岂不是傻?

    他也要做点什么才行。

    安修廷心里想了很多个办法,可无论哪一种都绕不过他自己的责任,眼看飞机就要着陆,他脸上焦灼的神情也越来越浓。

    温艾还真的是第一次看见安修廷这样。

    以前他的世界里,好像只有是和不是两种答案,如果是,他就承认承担,如果不是他就视而不见,现在这样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

    直到飞机降落,温艾也没再跟安修廷说一句话,直到下了飞机,见到来接机的孟小希和尚晨。

    “温艾!”

    孟小希远远挥手,一边的尚晨也露出微笑。

    温艾拉着绵绵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安修廷,后者已经尽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脸上的神情也恢复原样,再看不出什么了。

    温艾浅浅一笑,只当没看见:“你们怎么来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往返,还要麻烦你专门来接我?”

    孟小希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一把拉过她躲到一边小声嘀咕:“武萌的事情你知道了吧?我这不是担心你?”

    她这才恍然,偷眼去看尚晨,似乎也正拉着安修廷说着什么。

    “我没事,你放心吧。”她肯定地点头,“反倒是你,怎么今天看起来哪里不一样了。”

    温艾刚说完,孟小希的脸色就很可疑的红了一下,眼神不自觉飘向尚晨那边。

    温艾跟着她看过去,尚晨已经跟安修廷说完了话,正朝这边看过来,见温艾打量他一脸不自在地扭开头,想了想在又转过来对她笑了一下,却又别别扭扭地看着孟小希。

    温艾双手按住孟小希的肩膀:“不会吧,你们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她这样看着孟小希,总算明白她今天为什么看起来不一样了。

    化了很少女粉嫩的妆,发型也变了一些,穿着打扮都多了女人味,脸上还带着点小娇羞。

    她刚才看见尚晨,还以为他是因为跟安修廷有生意上的关系,所以被孟小希硬拉来为她声援打抱不平的,原来并不是这么简单。

    “哪有什么事情?”孟小希死不承认,脸上幸福甜蜜的笑容却出卖了她。

    尚晨摆脱了温柔之后,整个人都像新生一样,很踏实勤勉,她觉得这样的尚晨很好,两人本来就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再加上还有温艾这么一个说不完的共同话题,不知不觉就看对眼了呗。

    看着她肯定的表情,温艾握着她的手,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是很希望周围的人都能幸福的,尤其孟小希和尚晨这些陪伴她最久的人,现在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她真的很开心。

    “走吧,让他们两个男人聊天,你陪我去看看武萌。”

    “你要去看她?”孟小希小声惊呼,“她现在可是得意着呢,你现在去,岂不是送上门让她欺负?”

    温艾摇头,她有她自己的打算,而且武萌已经摆明等着她来解决问题了,她就算想躲也躲不掉。

    孟小希让尚晨把安修廷支开,两人先回了孟小希的住处,放下东西就直接联系了武萌。

    武萌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声音轻快爽朗,张口就告诉温艾地址,还说欢迎她随时过来看看孩子。

    孟小希在一旁气得不轻:“你还是别去见她了,她说一句话都能气得我心口疼,你怎么可能真的不在意?”

    这些事情,还是交给安修廷去处理不是更好吗?

    反正都是安修廷惹出来的事情。他只要还想跟温艾在一起,总要拿出一个态度和一个好的解决方案,而温艾就应该不闻不问坐在家里等着才对。

    温艾已经拿起手包朝外走去,她要自己解决问题,这样心里才能踏实。

    武萌已经不再医院了,也没在她自己的别墅里,而是回了武家,温艾和孟小希的车子刚停在门口,武家的大门就从里面打开,显然是早就等着了的。

    “温艾,要不你再想想?”孟小希还是觉得温艾不是对手。

    温艾心里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斗志。被孟小希这么一逗,瞬间忍不住全笑散了,嗔怪地瞪她一眼:“你不进去我就自己去了。”

    “别!我还是跟着你吧,不然我不放心。”

    孟小希连忙停好车,下来挽着温艾,一脸防备朝里面走去。

    看着她担惊受怕的样子,温艾脸上的笑意愈发严重,武萌刚从楼上下来,看见她憋着笑的样子,拳头顿时就是一紧。

    “温艾,好久不见。”

    武萌调整了神色,从楼上款款而下。

    听见声音,温艾抬头看去,武萌的身材非常好,一点都不像刚生过孩子,纤细而又凹凸有致,配着一身米白色蕾丝包身裙,涂着浓艳的红唇,长发如波浪起伏一般垂在左肩,露出漂亮的脖子和耳垂,整个人看上去很有种典雅复古的美丽。

    武萌也同时打量了温艾,见她只是穿了条十分闲散的牛仔裤。上面配着一件黑色大外套,可偏偏这样素面朝天看起来又年轻又充满活力,反而一点都不输给精心打扮过的她。

    “好久不见。”温艾收起了笑容,她不想像武萌那么虚伪,看见她她也笑不出来。

    “坐吧,听说你要来见我,有什么要说的吗?”武萌眨眨眼睛,一脸无辜,仿佛之前的事情都被她忘了一样,“哦,对了。我是不是应该先给你们去看看孩子?孩子长得很像他爸爸,而且身体健康一点毛病都没有,也没有哮喘什么的”

    绵绵可是很容易过敏,非常不健康呢。

    而且绵绵的不健康,都是因为早产,而她的孩子,不但没有人逼她,安修廷之前还要护着她。

    “你说谁有毛病呢?再说了,我可没见哪个男人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爸爸!”孟小希的牙已经咬得咯吱咯吱直响了,要不是温艾一直安之若素,她肯定要扑上去撕烂那张伪善的脸!

    武萌嘴角勾了勾:“是不是孩子的爸爸。这是证据说话,我说的不算,难道你说的就算吗?我只说我的孩子健康,要是有什么惹你不高兴的,我先跟你说声抱歉了。”

    “你,你明明就是指桑骂槐!”孟小希上前一步。

    温艾连忙拉住了她,冲她使了个眼色。

    她们今天来也不是来吵架的,再说这里是武家,就算没有别人,武萌身边少不了还有几个照顾她和孩子的影人,真打起来绝对占不了便宜。

    武萌见温艾识趣,说完冲楼上喊了一声,立刻有保姆小心翼翼把孩子送下来。

    武萌插着手站在一边,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温艾,看着温艾的表情微微变冷,她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就在孩子刚送到温艾眼前的时候,她忽然半开玩笑半凌厉地对着保姆喊道,“给她们看看吧,可要仔细些,要是摔着碰着,你们几个照顾孩子的,今天谁也别想出这个门!”

    “是,一定一定。”保姆当然知道这位的厉害,赶紧诺诺答应,看着温艾的眼神也带了很多防备,生怕她会把孩子怎样。

    温艾一手按住孟小希,探过头去看。

    她原本也并没打算把孩子如何,所以根本连手都没伸。

    襁褓里的孩子被保姆抱得稳稳的,刚刚能看清楚人影的天数,看见温艾看她,也睁大眼睛努力地看着温艾。

    远远地脑袋,黑溜溜的眼珠,像绵绵一样刚出生就有点小鼻梁,还有粉嫩的小嘴和嘟嘟的脸蛋,是个很健康可爱的孩子,而且要仔细看,也还真确实有那么一点像安修廷,更多的是像武萌。

    “很可爱。”温艾笑着点头,“真的是安修廷的吗?”

    武萌眼中的得意藏都藏不住:“当然,你要是不信,就自己问他去吧。”

    安修廷他自己都记不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不承认也没那么容易。

    尤其是温艾现在亲眼见过这孩子的样子了,从今天起,她就算还能硬撑。心里肯定也扎了一根刺,她和安修廷绝对不会好过的。

    温艾把武萌的神情都收进眼底,忽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武萌警惕地看她,“我知道你嫉妒,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拿我没办法。”

    “我不嫉妒你,我同情你。”温艾直看着她的眼睛,一点也没有退缩:“其实我和安修廷已经商量过了,今天由我来代替他看看这个孩子,如果真的是他的,那么”

    “那么怎么样?”武萌扬起下巴。她可不是当年的温艾,如果安修廷敢始乱终弃,她绝对会嚷嚷到所有人都知道。

    温艾一瞬不瞬观察着武萌的神色:“如果孩子是他的,那我们就收养这个孩子,以后就让他叫我妈妈吧,我不介意多一个儿子,安修廷也会更相信我能照顾好他。”

    温艾话音一落,武萌整个人都愣住了,就连一旁的孟小希都愣住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安修廷他不会这么做的。”武萌满脸慌乱。

    温艾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里越发轻松起来:“安修廷是怎样一个人你还不知道吗?你当时说要养绵绵的时候。他不是一样答应了?”

    武萌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她只是想用这个孩子刺激温艾,毕竟温艾手上唯一的筹码就是绵绵,如果她也有了个儿子,那不管是从哪个角度上来说,她都可以跟温艾公平竞争。

    而且她很了解安修廷,安修廷绝对不会不认账,所以,只要温艾退缩,她的赢面其实很大。

    可是她绝对没有想到,温艾居然要抢这个孩子!

    武萌脸色苍白难看,红艳的唇微微颤抖着,额前也渗出一层虚汗,这个孩子,是她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她好不容易怀孕骗过安修廷一次,后来月份大了根本保不住,只能买通医生,最后换了她一个远房表妹的孩子。

    她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一次把温艾打击到再也站不起来,她知道她的心思就像小女孩那么简单幼稚,根本不可能容忍安修廷和她之间还有别的女人和孩子。

    可为什么,为什么她现在的反应跟意料中完全不一样!

    温艾看着有些虚浮的武萌。她的慌乱已经出卖了她。

    脸上的微笑淡定表情已经渐渐变成同情,最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武萌,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这个孩子不是你的,更不是安修廷的,那份检验报告根本就是假的。”

    温艾的话无比肯定,武萌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像是面具碎了一样。

    “你凭什么这么说,只有你能有孩子吗?温艾!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安修廷要是知道你其实这么黑心,连他的孩子都不承认,他一定会恨你的!”

    武萌说着。扬起手就想朝她打过来。

    温艾拉着孟小希往旁边一闪,留下一个扑空了的武萌,在原地虚喘着怒视着她。

    这样毒蛇一样的眼神,才是真正的武萌。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如果孩子是安修廷的,我就让安修廷承认他,然后由我抚养,只可惜这个孩子根本就是冒牌的,如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原因。”

    武萌紧紧瞪着温艾,咬牙不肯承认。

    “因为你从孩子下来之后,就一眼都没看他。听见我说他长的好看,你的得意完全是因为你以为我嫉妒。我说要收养他,你只是意外却没有任何不舍。就连我说他是假的,你也只有被揭穿谎言的慌乱,没有一丝要维护孩纸身份血统的焦急,武萌,你说你是孩子的妈妈?我真不信。”

    温艾说完,孟小希的眼睛都亮了!

    从头到尾还真就是这样!想到之前绵绵被安修廷带走的时候,温艾那失魂落魄的样子,那种一瞬间就被抽干了所有力量,魂不守舍的样子这种感觉,没有做妈妈的人还真的很难体会得到。

    再反观武萌,从头到尾的表现,就像是拿出一件东西在反复试探别人,而她自己其实一点都不在意这样东西。

    孟小希心里油然而生一种爽快,难怪温艾从一开始就这么笃定,这大概就是做母亲的只觉吧。

    “怎么样?你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还是说你觉得我说的不对,想要跟我再去鉴定一次?”

    “不!这些都是你凭空编造的!那份报告才是事实!那是安修廷的助理跟着去检测的!”武萌几站立不住,尖锐地喊道。

    一旁保姆连忙扶住了她。

    温艾摇了摇头,一开始她只是有些怀疑检测报告的真实性,毕竟这种机构想要收买也不那么容易,但在见到这个孩子和武萌的表现之后,她终于想明白了。

    武萌连这么大的一个孩子都能找来假的,检测报告也很可能作假,毕竟安修廷是有一个真儿子的,如果她能拿到绵绵的血样,根本就无需收买鉴定机构。

    武萌的话,没有一个字是真的,她这个人简直没救了。

    事实证明,温艾果然是对的。

    她和孟小希回来之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安修廷,安修廷立刻着手去查,一切就像温艾所说的一模一样。武萌根本不敢让那孩子做第二次鉴定,而第一次鉴定时跟着的助理,也只能确定自己是亲眼看着样本送进去,却不能肯定那样本是从哪里来的。

    安修廷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直接选择了起诉。

    武家和安氏的官司一下子在全城引起了轰动,随着许多证据陆陆续续被调查出来,更一不小心查出了安家当年的往事。

    原来温艾那条项链上的武字不是别人,真的就是武萌的父亲武世策。武世策是温艾妈妈喜欢过的人,当年温启涵要抛弃妻子迎娶表姐,是安修廷的爸爸劝他不要这样做。

    武世策本来想着温启涵离婚以后,他就带温艾的妈妈远走高飞,结果不但没娶到,人还病死了,到死他也没能见到一面。

    武世策是从那时就恨上安父和温启涵这两个人了,为了报复安父,利用了温启涵当年跟他交好又有争执的事情,找了一群亡命之徒血洗了安家之后更是让自己的女儿前来,利用掌控安修廷,将两家的钱财全都一揽囊中。

    人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人贪心起来真的可以恶毒到这种程度,几乎骗了别人一生,还得人家破人亡,最后还有用一个血统身份不明的孩子,再来谋人半副身家,幸好被人识破,否则安修廷要是真的奉子成婚以后岂不是都要被她玩弄控制。

    这一下,真相大白,前方的雷霆暴雨都有安修廷的去挡着了,温艾每天都安安宁宁地看剧本,拍戏,做好自己的工作宣传。

    安修廷把她保护的很好,两人之间虽然还是回不到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但只要不提起那段让人伤心的事情。像朋友亲人那样相处已经没问题了,再加上安修廷不断地努力,和绵绵时不时的帮忙,温艾也终于默认了和他之间的关系。

    在官司落幕的那一天,正是温艾电影上映的庆功宴。

    电影里,大雪纷飞的场景中,女孩身上披着男孩的外套,脖子上也是他大大的围巾,看着他衣衫单薄的背影,她终于没有一直问他为什么不冷,而是上前把他的手放在自己手里暖着,拉着他一路跑回家去。

    荧幕暗下来,安修廷侧脸:“最后一段原本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这是我改的,我现在没有那么蠢,都想明白了。”温艾乖巧而又坚定地点头。

    安修廷心里一暖,眼神融融的像是要化出水来,可嘴上却不满意:“可是当时受冻的是我,现在电影里,你拉的是谢卉的手我很不开心。”

    温艾噗嗤一声乐出来,他不说她还真没想到,这个电影从头到尾说的都是他们的事情,就算对着谢卉,她心里想到的也一直是他。

    不过这样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告诉安修廷的。

    “那下回你自己演啊。”她顽皮地笑着起身,不等他再说什么,优雅漂亮地转身走开,准备接受大家的祝贺去。

    “给我机会,我要演一场永不落幕的。”安修廷的声音低沉而又洪亮,像是从电影巨幕里传来。

    温艾被吓了一跳,再回头时,观影厅里的光线一变,孟小希和尚晨不知从哪里推来花车,正笑盈盈地请大家吃蛋糕喝香槟。

    “这是?”温艾被围在最中间,所有人都带着笑意看她,她终于不自然起来。

    “这是都在等着你同意,温艾,嫁我。”安修廷走过去,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套在她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