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样恋着多喜欢 桃心然

268 都是金钱惹的祸

    坐在车上,韦连恒在抽闷烟,我则靠在车窗上,脑子里一直在纠结着舅妈的所作所为。在她第一次对我爆发以前,她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善良大度的女人,堪称中国好舅妈,不但愿意接纳我这个倒霉鬼,供我吃穿供我读书,还从未对我红过一次脸,把我当她亲生女儿一样,给了我一个家。可是在几年前发生了和高任飞相关的那件事,她不给我一口热饭,还用污言秽语把我骂成狗,并且狠心的在半夜三更把我赶出家门时,我便已经对她寒透心,也看清了自己跟她之间这份亲情的薄弱了,而如今竟然为了钱,嗾使那个垃圾男来骚扰我……至此,对她的感觉也算是降到了冰点。

    呵,说来说去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为了钱,她做舅妈的可以不顾这段亲情,用如此下作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也是因为钱,韦家一家子才争得你死我活,四分五裂……

    收回这些混乱的思绪,再看身边的他一言不发默默抽烟,脸色也是一片清冷,我不禁低沉的问了句,“是还在想刚才那个垃圾男的事吗?是不是觉得我身世很混乱,玷污了你的形象?或者,你也在怀疑我的清白的,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早就被糟蹋过……?”

    他忽地转头来,眼神锐利的看着我,“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鬼话?什么‘玷污’,什么‘清白’?难不成我还会把一个垃圾的话放在眼里,去怀疑自己的老婆?”

    他此话一出,我觉得自己又被感动了一把,不由得在他脸上亲了下,说句,“谢谢。”

    “谢个屁,”他轻拍了下我头,表情凝重,声音也沉下来,“我刚一直在想你从小到大吃过的苦,走过的路,心里还挺难受的……所以当时没忍住宰了那狗贱男一刀,现在还后悔没把他砍死,md,被这样一个垃圾骚扰了这么多年,你也是可以。”

    “好啦,别管他了,”看他这样义愤填膺,我心里倒是挺暖的,靠在他身上,“我就没把刚才那种渣滓当成一回事儿,只不过懒得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我也几乎不回老家了,管他干嘛,谁知都这次碰上了。算了,别提这个人,咱们明天就回深圳。”

    到家的时候,是中午十分,外婆一个劲儿的问我们去哪里玩了,玩的开不开心,问连恒的摔伤好了没有……总之她老人家精神挺好的,家里看来也是一片祥和,只不过舅妈坐在一边低着头没吭声。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舅妈开始给外婆脸色看了,不但对她爱答不理的,还各种风凉话嫌弃她不爱干净,嫌弃她生病花钱,那种冰凉的语气让外婆很是心寒,也让我心寒。我不是看不出来,她苛刻外婆,说白了还是对我撒气,不满我没给她钱,所以也不想伺候我最爱的外婆了……

    我心里有气,但也还在犹豫,要不要拆穿,怎么拆穿,要不要直接跟她撕一场?我顾虑多,是因为外婆在这儿,我怕她受到什么刺激,加重病情,所以绝对不可以不顾后果的闹开。

    韦连恒仿佛是早就觉察到了这些,他说他带外婆出去走走,让我和舅舅舅妈交流,有什么问题给他打电话……他这样也挺明智的,知道外婆会受影响,先想法子支开了外婆,让我可以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不至于影响到外婆的情绪。

    等他带着外婆出去后,我坐了下来,冷冷的对舅妈开口道,“舅妈,今天当着舅舅和白萱的面,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到底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为什么要把我的行踪告诉那个吴强,让他来骚扰我?你可是我亲爱的舅妈啊,难道不知道那姓吴的对我做过的混蛋事吗?你说,你到底是几个意思?”

    “……”舅妈脸色立刻就白了,她装作很惊讶很生气的,板着脸,“深深,你这是什么口气?是在跟一个长辈说话吗?你凭什么这样质问我?我对你不满?你们现在可是有背景有钱的大老板啊,我哪敢对你不满哦,你在我这家里坐坐啊,都是看得起我呢……”

    “别说风凉话,吴强已经亲口承认了,说你告诉他,我白深深手头有几个钱,要他来威胁我拿点钱出来。”

    听到这些,舅舅和白萱都面露惊讶状,不敢相信。

    “胡说八道。”她并不承认。

    “呵,”我心一横,再次脱口而出,“舅妈,我知道,那天你让我拿几十万给你,我没答应,你心里不满。但是你再有意见,身为我亲舅妈,也不该让流氓来骚扰我吧,你说,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舅妈被我堵得说不出来。

    舅舅急了,“你跟吴强有联系?你竟然干出这种事?!”

    我再补充了一句,“舅妈,其实你们要真的有困难,做侄女的我,不可能不伸出援手,但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这些年,我也帮了这个家不少,自认问心无愧。几十万要白白送给你,真的有点为难我,况且我真的没有义务帮你养你弟弟一家人”

    “你给我闭嘴!”舅妈恼羞成怒了,她指着我的鼻子,眼里尽是愤怒和痛楚,“白深深,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白眼儿狼,如果不是你舅舅和我,你能长这么大?你早就死了!养了你这么多年,不求你多大的回报,但你这样没大没小的指责我,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早知道这样我不如养条狗,狗还知道看家护院……”

    我咬了咬唇,“好,你说到这里,那咱们就仔细的算一算吧。请问我这个家这么多年,你给了我什么‘养育之恩’?我这么多年花的钱,全部是我爸在背后支付过的,而且还几倍的还给了你……另外,我吃的饭菜都是外婆做的,我的衣服是我自己洗的,我住的房子,也是外婆留下来的老房子,有你的份吗?现在这个新房,也是我花钱给你修起来的……所以我倒想问问你,你养我什么了?!”

    “……”舅妈再次目瞪口呆,脸色煞白。

    舅舅震惊了一会儿,也怒了,不敢相信的问舅妈,“杜振北把深深的抚养费给了你,什么时候?我怎么一点不知道?你这些都瞒着我拿了他多少钱?!”

    关于抚养费的事儿,杜振北当年是怕我不接受,才悄悄在背后塞给舅妈的,他之所以不让舅舅知道,因为舅舅当年对他也是恨之入骨,希望他彻底和我断绝关系;另一方面,家里一直是舅妈当家管理财政,所以他也就把抚养费定期打给了舅妈,让舅妈帮着隐瞒,舅妈当然乐意了……也就是说,如果这些不是杜振北给舅妈塞了钱,她也不可能真的允许我在外婆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年,想上大学更是做梦。

    舅妈被问舅舅问的崩溃了,她大声的混乱的叫着,“我还不是为这个家着想吗?你看咱家一年才几万块的收入,你妈每年看病又花这么多,萱萱结个婚,我们都拿不出嫁妆来,你又这痛那痛的,我这不是走投无路了,才问她要的嘛。你是她的亲舅舅,当年好心好意的救了她,收养她,她现在发达了,手里攥着几百个亿的钱,让她给我们几十万怎么了?就算不给我,也该给你这个舅舅,或者给你妈养老吧?”

    舅舅听了,很是不可思议,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他瞪着舅妈,“你把我的脸都丢尽了……你搞清楚,深深可是我姐的女儿,我收养她就是天经地义,需要她什么回报?你简直神经病!况且她已经很懂事了,这些年该给的不该给的,给了这么多,让我都没脸接了,亏你还能说出这种话!”

    “妈,”白萱也忍无可忍的发话了,她眼圈绯红,声音哽咽,“你居然问人家要钱,你说你丢不丢人啊?!你是乞丐吗?人家的钱凭什么白白的给你!我虽然没用,但还是会负责给你们养老的,你何必干出这种缺德事啊?还有,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要了钱还不是给我那个没出息的舅舅,我真是的恨死你了,你为什么总要去补贴别人,宁愿亏待我和我爸也不亏了舅舅一家,他们又不是残废,需要你来养吗?我爸累死累活,挣点钱全给你拿去补贴外婆那边了,有你这样的妈,就是给你几百万几千万都得败光,我和爸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摊上你……”

    白萱说完,又转向我,像是认真又像是讽刺的,“姐,你千万把你的钱捂紧了,千万别给我妈,一一分都别给,一定要一毛不拔,借也不能借,不然她拿去给我舅家做慈善了!”

    我没说话,但是舅妈再次崩溃了

    “是,是我的错,你们老的小的都看不起我,巴不得我去死,把我逼死就开心了,”她吼着舅舅,“白险峰,咱们离婚,现在就去离,你抱着你这个侄女过一辈子!”

    她再吼我,“白深深,你既然这么关心你外婆,那就把这个老东西接走,接到你身边去照顾,别让我来伺候!我他妈给你们白家做牛做马一辈子,就落得这样一个结局……”她说着就呜呜哭起来,硬是要逼舅舅离婚。

    闹成这个样子,我也是没有预料到……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可我,真的不想这么便宜她。

    下午韦连恒带着外婆回来,听到了事情的经过后,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