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宫 阿琐

365 一切,都该结束了

    刺目的阳光,令秋景宣也不得不眯起双眼,英俊的面容多了几分柔和,温暖的太阳底下,带着略慵懒的语气说:“每天都会盼着你来,然而平静地带着那样的心情等待,直到日落天黑时,才恍然发现你今天没有出现。一天天过去,方才见到你,竟觉得不真实。”

    这话听来,项元的心是甜的,见秋景宣被阳光所欺皱着眉头,又离得自己那么远,她知道尚未婚配不能太过亲密,便坐起来挪到了秋景宣的身边,用自己的帕子盖在了他的脸上,笑道:“这样可好些了?”

    丝帕上带着淡淡香气,和公主身上的香气一样,透过细腻的丝绸可以隐约看见面前的人,那朦胧的倩影,与这香气一般天真可爱。

    当日,他隐匿在树上,淡漠无情的目光看着华丽冗长的皇后仪仗,冷不丁望见华丽的凤辇中露出这张脸蛋时,刺杀的气势完全弱了,但即便那个时候,他也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

    再后来的相处,带着阴谋和目的靠近她,哄得公主开心让她高兴,元州一别,他知道他们还会再见,可他没想到,世上竟然真有这么傻这么天真的女孩子,会相信一见钟情。

    秋景宣想,因为她是公主,眼里只有美好,一切人一切的事,都会顺着她的心意。皇后不是也说得很明白,成为驸马后,他就只能为这一个女人而活着了。

    可他对自己失望了,再多的阴谋和目的,再多的算计和手腕,也没能让他始终如一的冷静和客观,他说每天都盼着项元出现,每天城门的工事收工时才恍然发现她今天没来,那样的期待和等候,是真的。

    秋景宣失望了,他竟然,动情了。

    “我要不是公主就好了。”只听项元说着,“但我若不是公主,就遇不见你了。”

    秋景宣再次睁开双眼,看到面前的倩影晃动着,本以为她会继续说笑,可公主却道:“将来我们会怎么样呢,我现在想不出来。原本我把一切都想得很简单,可现在不是了,并非所有的事都那么顺遂如意,只是我不去看不去关心,以及父皇和母后不忍心让我负担。”

    “怎么了?”秋景宣顺手将丝帕往下拉了一截,露出了双眼,而元元坐在他身前,身影正好挡住了刺目的阳光,让他可以正常地睁开双眼,他关心着,“还在为了书房里横梁坠落的事,为四殿下担心吗,沈云查出什么了吗,我……想帮你,可我并不适合进入内宫,何况皇上和皇后娘娘不在京城。”

    这是项元第二次见到秋景宣蒙着面,不,确切地说,是蒙着面露出双眼,方才把丝帕盖在他的脸上,只是单纯地想为他遮蔽阳光,根本没有想要将丝帕拉下来看一看他那双眼睛的念头。

    可突然之间,这一幕就出现在了眼前,旧年去往元州的路上,高高悬在大树上,穿着黑衣蒙着半张脸,露出一双漂亮眼睛的人又一次出现了。

    背对着阳光,轻薄的春衫被烤得发烫,背脊上灼热得难受,项元顺势躺了下来,方才还觉得丰软舒适的草皮,不知在这一块地方长了什么坚韧的花草,直直地刺痛了项元的背心,可也叫她疼得清醒了。

    “元元?”秋景宣反而坐了起来。

    “替我盖上丝帕,阳光好刺眼。”忍着背心的疼痛,元元扯了扯他的衣袖,秋景宣便顺势将丝帕盖住了她的面颊,有了丝帕的遮蔽,元元不再觉得憋得喘不过气,而她的手顺着衣袖,摸到了身边人的手。

    隔着丝帕闭着双眼,细细摩挲他的手掌,秋景宣的虎口有着练剑之人惯有的厚茧,父皇有,哥哥有,连沈云也有。

    “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吗?”秋景宣主动问。

    “就是为了润儿担心,一想到他当日若有三长两短,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继续活下去。”项元冷静下来,掀起丝帕的一角,软软地笑着,“想起来夜里就睡不着,刚出事那几天不觉着怎么样,可这几天莫名其妙地就放不下了。父皇和母后回来之前,我总想守在弟弟身边,而今天他跟着沈云去练习骑射,我才放心出门。”

    秋景宣心中本该有万千算计,但此刻却莫名地只想关心项元好不好,他的冷静和理智常常与这样的念头斗争,他以为自己一定能赢,但每次一见到元元,就完全不同了。最好的避免彼此都经历痛苦的法子,是分开,彻底的分开。可眼前的这条路,他不得不继续走下去……

    元元专注地看着他,又嫌阳光刺目很快盖上了丝帕,躲在丝帕底下,是万千纠葛的心,所有的可能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她不用再自欺欺人,不用再企图从沈云口中得到些许能推翻她的猜想的答案,秋景宣就是那个想要刺杀母亲的刺客,元州的相遇不是偶然,从他们见面说的第一句话起,这个人就完全在欺骗她。

    她却傻乎乎的,以为那是最美好的一见钟情,以为自己遇见了爱情。

    一切,都该结束了吧。

    “一直这样躺着,不怕小虫子钻进耳朵里?”秋景宣忽然道,“我们去走走,想不想去钓鱼?这样躺着多没意思。”

    纠结的心神在一瞬间冷静下来,元元揭开丝帕,欣喜地说:“我从小钓鱼都钓不上来,父皇他们总嫌我没耐心。”

    秋景宣伸出手,想拉她起来,笑着:“我教你,一定能钓上来。”

    熟悉的手再次交叠在一起,元元的心却再也没有什么感觉了,是疼到麻木,还是至此终结?她不知道,但她“高兴”地和秋景宣度过了大半天,并在他们约定好的两个时辰后,安然回到了南城门下。

    坐上回宫的马车,项元还隔着窗与秋景宣挥手道别,她看见工部其他人露出的羡慕神情,他们一定是在羡慕秋景宣即将成为皇帝的乘龙快婿,成为大齐最骄傲的公主的驸马,未来的人生必定飞黄腾达,秋家的再次兴旺,就要从他这里开始了。

    可是放下帘子,马车飞驰而去,所有的笑容都从元元脸上消失了。她从不曾如此刻这般孤寂无助,从不曾像现在这样深刻地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天真烂漫从她的人生里消失了,她不知道自己从今往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稳稳当当的马车,一路去向皇宫,元元的思绪在滚滚车轮声中变得越发茫然,但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害得她险些跌下座位。

    善良好脾气的公主尚不至于为此恼火,但底下的宫人已叠声告罪,一面说:“公主,是大公子和四殿下一行在前头。”

    话音才落,便听得马蹄声靠近,弟弟项润的声音传来,笑着说:“姐姐终于出门了,这些日子天天见你在宫里,我还觉得奇怪呢。”

    元元心头一松,正要开口,直觉得嗓子干哑,抬手轻咳一声,竟有泪水从下巴淌落在手背上,她心里突突直跳,生怕挑起帘子会叫弟弟看见自己的泪容,清了清嗓子便道:“你就不想,姐姐是出门来接你的,好了赶紧回去,早早去向皇祖母请安。”

    项润在外头笑:“姐姐不说来接我,我也不敢问你去哪里不是。”他大抵是转过身去,朗声问,“表哥,您也不敢问吧?”

    “哪来那么多话,赶紧前头带路,我们回宫了,杵在道上百姓都不能走路了。”项元躲在马车里,已抹去了泪水,嗔怪弟弟胡闹,催促着上路回宫。

    很快,前头马蹄声远了,她的马车也重新前行,项元舒了口气,随手挑起帘子,想看看外头的光景,谁知沈云骑马就在一旁。两人目光相接,自然的,项元微红的双眼,劝落在他的眼中。

    项元有一瞬忘记了自己的眼泪,但看到沈云眼中的疑惑,登时脸上发烫,迅速撂下帘子又把自己藏了起来,好在沈云没有来追究,一路相安的回到了皇城。

    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公主,今天却莫名地不愿见人,命人用轿子将她一直送回涵元殿,之后便借口太阳太晒,晒得她浑身乏力,躲过了弟弟和妹妹,在寝殿里蒙头大睡。

    她昏昏沉沉一觉醒来,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但窗外已然漆黑一片,项元松了口气,走到窗前想望一眼夜色,迎面就见妹妹从门前走来,见她醒了,欢喜地说:“是咱们姐妹心有灵犀,还是我们和母后心有灵犀,我还想着若是吵醒姐姐,会不会被你怪罪呢。”

    项元转身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一张脸恢复了平常,便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琴儿扬了扬手里的信道:“才刚送来的,父皇和母后要从平山回来了。”

    项元一愣,拿过信在灯下看了几眼,嘀咕道:“这就回来了,那淑贵妃娘娘怎么办?”

    项琴这才想起安乐宫那位,哑声道:“是啊,淑贵妃娘娘怎么办,难道明天就走?还是说……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