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金悍妻 百里云初

第654章 为了保护

    听了林汐这么说,顾经年也很好说话地点头:“嗯,好。”

    反正不能任由夏茵一直在外边找个什么事情给他们整出幺蛾子来。

    “我们先等等,看看夏茵到底是将秦逸扬带去哪里。我们直接去他们的目的地找他们。”

    听林汐如是说,顾经年点头同意。

    果不其然,夏茵带着秦逸扬等人上了船。

    那艘船本来沿着海岸线行驶,但是后来越来越靠近太平洋中心行驶。

    “难道他们是想考船回到美国?”林汐皱眉想着,这是不是也太不科学了?

    “未必,要是分析他们的航线的话目的地不是美国。”顾经年摇头。

    两人又观察了一阵子,果然那艘船在行驶到大洋中心的时候,转了航线。

    秦逸扬其实很崩溃,因为他……晕船。

    而且晕得很厉害,属于那种一上船就吐个不停的那种。

    要不是性别在这里,秦逸扬真要觉得怀孕的就是他了。

    夏茵随行的医生给秦逸扬开了很多晕船药,但是吃下去都没有什么用处。

    张璇不停地拍着秦逸扬的背部,看着他一阵一阵的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夏茵也皱着眉头看着他:“怎么回事儿?吐得这么厉害?”

    “我表哥晕船晕得特别厉害,一直的办法就是不坐船。”

    “不行。”夏茵很快否决,“现在对于我来说坐船才是最好的方式。”

    她看了一眼霜打的茄子一般的秦逸扬,对医生道:“给他输点儿葡萄糖,晕成这样别把人给整垮了。”

    医生点头,从药箱里边调药。

    然后夏茵看着张璇:“你没有不舒服吧?”

    “张璇摇头。”

    夏茵转身离开。

    这大概是张璇见过的,对人质最好的劫匪了吧。

    张璇一直照顾着秦逸扬,他就属于那种吃什么吐什么,不吃还吐的那种。

    “表哥,你要是再吐下去,我也想吐了。”张璇说说地说着,努力压制着自己胃里的那种不适。

    秦逸扬摆摆手,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床顶:“你出去吧,不用管我。”

    他知道自己晕船厉害,所以平时就很少坐船,但是想不到一坐竟然会这么要命。

    张璇按了按自己的胳膊,瞅着四周没人,附在秦逸扬耳边压低声音道:“表哥,很快会有人来找我们,你再忍一下。”

    秦逸扬皱眉。

    “国家会来人找我们的。”张璇眨眨眼,“他们应该已经得到了我们的位置。”

    秦逸扬灰暗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他都差点儿忘记了他背后还有伟大的祖国母亲啊!

    秦逸扬有些困了,躺在床上有些迷迷糊糊。张璇见他差不多要睡着了,于是去外边透风。

    这艘船虽然算不上是豪华游轮,但是也很大,而且设施很完善,坐在上边倒是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张璇趴在船舷上,看着这碧海蓝天。

    海风扬起她的头发,将她的五官完全展露了出来。

    夏茵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靠在船舷上侧脸看着她。

    “想不到乔司喜欢的是你这款的。”

    听到她这么说,张璇立刻警惕了起来。

    夏茵轻笑一声:“你别多想,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感叹一下。”

    张璇勾了勾唇,没有说话。

    “我和乔司认识了那么长的时间,其实那个人也不能说是风流,就是喜欢开玩笑一些。平时说话三个字不离美女,一句话不离靓妹,我当时还以为,他真的喜欢那种西方的美女辣妹。”夏茵似乎是想到了比较久远的事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但是想不到最后,栽到了你手里。”

    然后夏茵很认真地看着她:“我觉得你可能是有一种很独特的魅力。”

    “在夏小姐面前说魅力两个字太不自量力了,多少同性异性都为您的魅力所折服,这才叫魅力。”张璇一句话说的不卑不亢,但是发自内心。

    夏茵用手背抵了一下唇:“你和你哥哥问过我很多次,我为什么要将你们带来这里,我要说是为了你们好,你们信吗?”

    张璇怔楞。

    但是仔细想想这一个多月以来夏茵对她们的态度,她笑了笑:“我可以有三分相信。”

    “大名鼎鼎的刑缉局副局长,果然好谨慎。”夏茵深吸一口气,“这次你要去西南查的案子,背后关系重大,危险很多。而且我可以这么告诉你,你要查的那个案子背后的人,已经知道了你,并且已经监控锁定了你,一个月前西南那场泥石流的事故,就是冲着你去的。”

    张璇的神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

    “冲着我?意思就是已经知道了我要去查案是吗?”

    “对。”夏茵点头,但是对上张璇明显不相信的眼神,她又笑了,“虽然刑缉局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但是也不乏其中会有走漏消息的可能。你可能不太清楚你要去查的那个人背后是什么样的势力,你会遭遇什么样的风险,所以你对于你所处这个环境的危险程度,也是一概不知的。”

    “所以夏小姐的意思就是,你将我们弄来这里,是为了保障我们的安全?”

    夏茵点头:“不管你信不信,我的初衷确实是如此。”

    张璇确实不想相信,但是这一阵子夏茵确实对他们没有丝毫的为难。

    但是也保不准是为以后作准备呢?

    可能是见惯了这个世界丑恶的一面,所以张璇觉得很多时候,她都不得不用叵测的思想去猜测别人,虽然这样很不厚道。

    夏茵脖子上挂着一个望远镜,她举起来盯着远方看了一会儿。

    张璇也能远远看到是另外一艘船,但是具体看不清楚。

    “你来看看,是不是来接你的?”夏茵将望远镜递给了张璇。

    张璇接过来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船上的那面鲜红的旗帜。

    她的心一下子狂跳了起来。

    忽然有种从心底迸发出来的激动与安全感。

    “应该是来接我们的。”张璇说着,将望远镜还给她。

    夏茵点头,朝着船上的其它人做了个手势,让他们把枪收了起来。

    “你去把你哥哥叫出来,一会儿你们上他们的船离开好了,国家军方的人来接你们,你们应该是安全了。”夏茵漫不经心地看着远方,似乎放过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张璇立刻进了船舱,将秦逸扬从床上给叫了起来。

    “林汐来了?”秦逸扬第一句就是这么问。

    “不是,军方的人。”张璇将他手上的点滴给拔了下来。

    秦逸扬跟着张璇走到甲板上,那艘船已经越来越近。

    有人拿着旗子给他们打旗语,秦逸扬瞬间激动万分。

    “果然是来找我们的。”秦逸扬拉着张璇,走到船尾。

    “该怎么和他们解释,是你们的事情,但是希望你们能实话实说,我可真的没对你们做过什么。”夏茵的眼睛被她扬起的发挡住,看不出她的眼神,只听她语气幽幽,“张璇小姐,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刚才和你说过的话,我不是阻止你去执行你的任务,我只是希望你能为乔司想一想,你现在不只是你一个人,既然你有了他的孩子,你就有必要,去考虑一下乔司的感受。上天将这个孩子赐予你,并不简简单单是你和乔司的关联,你对他也有责任。”

    张璇抿唇:“我知道了,谢谢。”

    军方的船慢慢靠近这艘游轮,并且上边有快艇放了下来,夏茵手下的人正在用无线电和那边的人进行交涉。

    夏茵就这么看着秦逸扬和张璇上了游艇,离开这艘船。

    一直到踏上自己国家的那艘船,张璇和秦逸扬都觉得这次的离开,轻松得不可思议。

    他们转头看了看夏茵,她还保持着那个姿势趴在船舷上,看着他们这个方向。

    由于身份的原因,立刻有人上来为秦逸扬和张璇进行检查,确保他们的身体无碍。

    张璇走进船舱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夏茵。

    果然很美,只是随意站着,也别有一番韵味。

    她记得乔司之前和她说过,他在黑手党有个直属上司,女性,虽然有的时候看起来不太正常,但是单单从上下级关系来说,是一个非常合格的上司。

    只要他们对组织忠心不二,那么那个上司就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他们。

    现在张璇知道,夏茵确实就是乔司口中的那位上司。

    乔司那样的性子,说起很多人来多都是吊儿郎当,仿佛除了他家老板谁都不会被他放在心上,但是对于他的那个上司,他说起来的时候,口吻也是敬佩的。

    夏茵看着那艘军舰慢慢驶离,艾森走到她身后抱住她。

    夏茵没有动。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艾森问他。

    “怎么,你也不相信我将他们带到这里真的是为了保护他们吗?”夏茵笑了笑,声音中还有着显而易见的自嘲。

    “只是觉得很出乎意料。”艾森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

    “我和他们是一个国籍,我没有不保护他们的理由。”夏茵将身后的艾森推开,正视着他,“我做过很不好的事情,甚至以后还会做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他们是我们国家的军人,有被敬重的理由。我绝对不会让我们国家的军人,还有我下属的老婆,死在外国人手里,绝对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