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曾爱过你的唇 陈酒窝

第2章 小叠番外2

    这么多年的时光一闪而逝,冯若白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

    他保养的很好,每天赏花品茶,生活好不惬意,几乎没有什么烦心事。

    年轻的时候有他父亲替他帮忙打理,现在年纪大一点了,伊恩虽然还在读书,不过家中的事已经帮了不少忙,倒是他一个人悠哉悠哉的,完全没什么压力。

    伊恩从房间里离开,走到门口正准备关门的时候,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冯若白,随即小心地关上了房门。

    沿着走廊往前走,不远处就是宋叠的房间,伊恩在她门前站了几秒钟,眼神沉沉的,看不透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抬手敲了敲门,轻声问道:“小叠,睡了吗?”

    宋叠本来大剌剌地盘膝坐在床上玩手机,一听到这声音,立刻跟兔子一样窜起来,赶忙整理身上的衣服,一边急急道:“还没呢,你等一下。”

    几秒钟后,房门打开。

    宋叠感觉面对伊恩的时候,她有点呼吸困难。明明以前跟男生相处毫无压力,不知道怎么的,站在伊恩面前,她就有点束手束脚的。

    “有事吗?”宋叠舔了一下下唇,手指扣紧了门把手,脸上有点发热。

    她心想大概是走廊里的热气太大了。

    伊恩摇了摇头,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还习惯吗?”

    屋内的灯光从门框倾泻过来,打在伊恩额前的碎发上,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模糊的阴影,恰好遮住了半边的眼睛,衬得另一只暴露在灯光下的眼睛更加明亮。

    宋叠紧张地不知该如何喘气,声音僵硬地说:“还好啊,跟家里差不多。”

    “那就好。”伊恩抬起头,他比宋叠高了整整一个脑袋,胳膊一抬,就将手掌放在她头顶上,温柔地说,“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告诉我,不用跟我客气。”

    宋叠感觉自己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心脏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头顶上的手掌仿佛带了一股魔力,让她浑身都软绵绵的,只想一直站在这里,跟他说话。

    伊恩手掌下滑,却没有拿开,而是顺着她的头发移到了后脑勺的位置。

    宋叠浑身紧绷,连忙屏住呼吸,感觉自己快要昏厥了。

    她脑子里乱糟糟的,心想他想干什么?难道只是表达亲昵?或许他们美国人都这样,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

    然而伊恩下一句话,就让她差点咬到舌头。

    只见他微微低下头,用一种沙哑又魅惑的声音问道:“听说你想知道我有没有女朋友?”

    宋叠的脸像被辣椒染过一样,红得快要滴血。

    一瞬间,她窘迫地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美人舅舅真是的,这么难为情的话,为什么要告诉伊恩?

    她只是偷偷问了一句而已啊!

    “呃……”宋叠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只可惜现在脑袋里装的全是浆糊,半天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借口。

    只怪她太心急了,这么上赶着去打听八卦,说不定要被人笑话了。

    伊恩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了几秒钟,见她脸色通红,继续说道:“其实,你可以直接来问我,我又不会瞒着你。”

    他说着将手掌收了回来,整理了一下外套,一本正经地站在宋叠面前,郑重道:“我今年二十三岁,跟你同校,研究生在读,目前单身,没有喜欢的人。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宋叠已经被他的话惊得七窍生烟,愣愣地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傻兮兮地问道:“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伊恩嘴角慢慢勾起一个笑容,忽然俯身过来,宋叠吓了一跳,正要后退,忽然一只手探到她的身后,直接拦住她的腰身,阻止她退缩的动作。

    温热的吻在额头上落下,轻的仿佛被羽毛蹭了一下而已,随即他就退了回去,腰后的手也收了回去。

    宋叠整个人都懵了,直挺挺地站在门口。

    伊恩冲她露齿一笑,眼睛弯了弯:“那么,晚安。”

    随即转身,背影消失在楼梯口。

    宋叠一个人傻乎乎地站在那里,整个魂好像都被人勾走了。

    额头上的位置仿佛还有点发烫,她忍不住抬手摸了一下,心里甜的像蜜一样。

    许恒碰巧出门,看到她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门口,登时吓坏了,赶忙跑过来,着急道:“小叠,你怎么了?”

    他伸出手指在宋叠肩膀上戳了一下,宋叠像团棉花,登时软绵绵地靠在了门板上,脸上还带着神经质的笑容。

    “小叠!”许恒万分紧张,她他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还以为宋叠中了邪,立刻吓得魂飞魄散,身上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浑身哆嗦的厉害,颤颤巍巍地说,“你……你别吓我啊……”

    宋叠被他这么一推,又听到他的哭声,就是再美的梦境也该醒过来了。

    她扫兴地甩了甩脑袋,就见许恒已经吓白了脸,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的亲娘唉,”宋叠无奈地哀嚎一声,推着许恒的肩膀让他回房间,吓唬他说,“大晚上的,你可别给我哭鼻子啊,小心我把你扔在这里,一个人回学校去。”

    许恒被她这么一吓,更加紧张,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宋叠真是没办法了,把他的手机拿过来,拨通了她许阿姨的电话,让他们聊会儿天,转头回自己屋里,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

    她从小就藏不住什么话,身边发生一丁点事情,也要跟爸妈唠叨一会儿,今天晚上晚上这么激动人心的事,自然要好好说一通。

    沈右宜听到女儿激动的声音,笑得合不拢嘴。

    宋叠问她说:“妈,我觉得伊恩肯定喜欢我,要不然他为什么要亲我额头?他是不是暗示我可以去追他?”

    “既然他没有女朋友,又不讨厌你,那就去追啊。”沈右宜笑着鼓励道,“只要是你喜欢的,妈妈都支持。”

    “支持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动手动脚,分明就是耍流氓。”听筒对面传来宋城气急败坏的声音,他警告道,“宋叠我告诉你,你别成天做白日梦了,什么喜欢你,人家那是晚安吻,是礼节,说不定对多少小女生做过,你脑子给我放清醒点,听见没有?”

    宋叠翻了个白眼,才不想听他说教,跟她妈妈絮絮叨叨了几句,感觉自己像打了鸡血一样,挂了电话以后,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顶着两个硕大的熊猫眼。

    饭桌上,许恒看到她这副样子,奇怪道:“昨晚你很早就回去了,没睡好吗?”

    宋叠偷偷看了眼伊恩,正巧伊恩也在看他,登时闹了个大红脸。

    “哪有,就是刚来美国,还不太适应。”她心虚地解释了一句,总感觉伊恩的目光仿佛有实质一样,似乎能穿透她的皮肤,直接看到她的灵魂。

    吃完饭后,伊恩说要带她在周围逛一逛,许恒也屁颠屁颠地跟着去。

    宋叠想跟伊恩单独相处一下,可是身后跟着许恒这个电灯泡,有些话根本没机会说,但他又不能直接让许恒回去,只能自己忍着。

    现在正是夏季,周围的植物长得特别高,郁郁葱葱的,周围不时会传来奇怪的叫声,大概是这边特有的动物。

    许恒本来胆子就小,被这些叫声一吓唬,立刻觉得腿有点软,眼巴巴地望着宋叠,小声道:“小叠,我感觉这里好危险啊,不如我们回去吧。”

    宋叠心里不情愿,伊恩自告奋勇道:“要不然我先送你回去吧,听这边的人说,好像这里有个什么妖怪,专门喜欢针对男孩子。”

    许恒脸色苍白,连忙点了点头。

    伊恩冲宋叠打了个手势,带着许恒往回走。

    等到两人走远了,宋叠才噗哧一声笑出来,简直要被许恒乐死了。

    这个家伙,长得也不比别人块头小,怎么胆子就这么小呢。

    宋叠无聊地坐在草地上,现在太阳挺厉害的,她两手抱着膝盖,没多长时间,就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有点犯困。索性将脑袋搭在膝盖上,迷迷糊糊地打着盹儿。

    忽然,一阵沙沙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似乎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宋叠也没怎么在意,突然,一只手放在了她脑袋上,她登时吓了一跳,直接从地上跳起来,手臂挥舞间,打到了身后的人。

    “伊……伊恩……”看清来人是伊恩的时候,宋叠脸上窘的厉害,不自在地抓了抓头发。

    伊恩歉疚地看了她一眼,轻声问道:“吓到你了?是我不好。”

    “没……没有。”宋叠尴尬地要死,心想自己怎么回事,怎么在伊恩面前老实丢脸,真是一点淑女的样子都没了。

    “别动。”伊恩突然上前一步,低声说道。

    宋叠身体一僵,茫然地望着他,下意识地就没有再动。

    伊恩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她屏住呼吸,紧张地不得了,完了完了,他到底想干嘛,难道又要吻她的额头?

    然而

    伊恩伸出手,将她衣服上的草叶摘了下来,随意地扔在地上。

    宋叠大为窘迫,气恼地咬了咬牙,心想我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正满脸通红,冷不丁被人抓住了衣袖。

    伊恩说:“走吧,我带你四处逛逛。”

    宋叠心里怦怦乱跳,亦步亦趋地跟在伊恩后面。

    伊恩将她带到了一个斜坡上坐下,宋叠四处看了看,突然问道:“这里是我小时候摔下去的地方吗?”

    伊恩稍稍怔愣,错愕地望着她。

    宋叠呲着牙笑了笑:“我听我妈说过,我小的时候调皮,来这里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下去了,还是你把我救上来的。”

    伊恩沉默地听她说起那段往事,心情忽然有些复杂。

    真相究竟如何,只有他和冯若白知道,其他人显然还被蒙在鼓里。

    只是没想到,这件事从宋叠嘴巴里说出来,居然让他成了一个英雄。

    他偏头看了宋叠一眼,沉声问道:“你喜欢我,是因为我小时候救过你?”

    宋叠忽然说不出来话,脑袋歪到一旁,看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伊恩的心却不住地往下沉,感觉一个无知的小姑娘一直都在受到欺骗,更可怕的是,或许他以后还会继续骗她。

    他忍不住抬起手,抚了抚宋叠柔软的长发。

    宋叠忽然转过身来,眼睛亮晶晶的,声音太过激动,以至于稍稍有些破音:“我喜欢你,当然是因为你长得帅。要是你是个丑八怪,就算你救过我也没用。”

    伊恩低声笑了出来,完全发自肺腑的笑声。

    他有些诧异,不明白这个女孩子怎么这么直白,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害羞一下,或许扭捏着说些好听的话么?

    “所以,你是看上我这张脸了?”伊恩低声问道。

    宋叠忙不迭地点头,辩解说:“我肯定是看上你的外表,然后才有兴趣去了解你的灵魂。我跟你说,要是有人说她第一眼看上的不是你的相貌,那一定是在骗你。”

    伊恩有些哭笑不得,被她这么直白的话弄得有些无奈。

    他收回手指,冷不丁被宋叠抓了个正着。

    宋叠紧张地牙齿都在打颤,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伊恩一眼,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在叫:“我知道这很突然,虽然我们只有小时候见过,不过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而且你都二十三了,也不小了,不考虑交个女朋友吗?”

    伊恩笑着砍了她一眼,整个身体朝后倒去,直接睡在草地上,懒洋洋道:“在考虑啊。”

    宋叠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脸上的酒窝异常明显:“那你考虑考虑我啊,我们好歹以前见过,勉强算是青梅竹马吧,而且两家知根知底,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长辈反对的问题,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伊恩沉思了几秒钟,疑惑道:“我听说中国的女孩子,都比较害羞,也有像你这么大胆的吗?”

    “怎么没有?”宋叠大剌剌地跟着躺下,两手交握放在脑袋下面枕着,朗声道,“看上眼了自然要主动出击,难道要等到被别人抢走了,一个人躲进被窝里哭鼻子吗?”

    伊恩抿着唇不说话,神情淡淡的。

    他茫茫然地想,他爸年轻的时候要是主动一点,会不会就娶了他喜欢的人,那他是不是就不会来美国,也不会收养自己了?

    “你怎么不说话?”宋叠侧过头看了眼伊恩。

    伊恩犹豫了几秒钟,说:“昨天晚上,爸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宋叠眉头皱了下:“所以呢?”

    “所以,如果你想做我女朋友的话,那我们就交往吧。”

    宋叠神情微滞,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她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树叶,愣愣道:“哦,那我再想想,我先回去了。”

    说着起身就往回走。

    走着走着,眼眶却一阵湿热,心里委屈极了。

    伊恩就算直接拒绝她,她也不会这么难过,顶多死缠烂打几次而已。

    可是他那么平静地说“爸让我好好照顾你”,简直就是在宋叠脸上甩了一巴掌。

    如果他爸爸不这么要求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考虑自己了?

    宋叠心里难受的很,一路上几乎是跑回去的,缩进自己房间里,好几个小时都没出来。

    她心里气不过,心想我有这么差劲么,你要是不喜欢我,大可以说个明白,何必拐弯抹角地把美人舅舅抬出来?

    想了想,给沈右宜打了个电话,把伊恩从头到脚批评了一顿,末了又泄气道:“可是妈,他那张脸真的好帅哦,看了还是会心动。”

    听筒对面只听到一阵叹息声,沈右宜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就被一旁的儿子抢了过去。

    “你少骗人了,难道还能比我帅?”小蛮气冲冲道,“我看是你眼瞎。”

    “臭小子你说谁眼瞎?”宋叠气不过,她弟弟还在对面拱她的火气,可真叫她难受。

    小蛮怎么也不相信她的话,宋叠哼了一声,一把拉开房门,满屋子找伊恩,伊恩正跟冯若白说话,突然就看到宋叠闯了进来,不由得愣住。

    “你别动。”宋叠按住他的肩膀,直接拍了张照片,给小蛮发过去,随即大步出了房间,拨通电话得意洋洋地炫耀道,“怎么样,比你帅吧,让你成天臭美,美不死你。”

    小蛮嗷嗷大叫,抱着沈右宜的脖子撒娇,说他姐姐欺负他。

    “好了好了,你姐姐正难过呢,电话给妈妈,你快去写作业。”

    沈右宜把儿子哄去写作业,这才跟女儿好好谈心:“你昨天才见到伊恩,真的就那么喜欢他吗?”

    宋叠闷着脑袋“嗯”了一声:“有点点喜欢,妈,你也看到照片了嘛,长得确实很帅啊,脾气也很好,一说话就笑眯眯的,特别温柔,就跟我美人舅舅似的,这不就是一见钟情吗?可是我又有点难堪,他那句话,说的好像他爸逼着他跟我在一起一样。”

    沈右宜愣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冯若白少年时的模样。

    伊恩虽然长得不像冯若白,可是在他身边长大,脾气性格为人处事,肯定跟他爸爸差不多。小叠成天像只猴子一样没个正形,身边一群男生也都跟她称兄道弟的,陡然碰到伊恩这样体贴细致的男生,会动心也不奇怪。

    “年轻就是好啊。”她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你要相信伊恩的为人,他自小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如果他不愿意,谁又能逼得了他?再说了,你这么热情,天生就讨人喜欢,别人喜欢你还来不及呢。伊恩只是把这件事说出来,怕你以后知道了会生气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你不要疑神疑鬼的。”

    “真的吗?”宋叠不放心地问道。

    “自然是真的,妈妈什么时候糊弄过你?”

    沈右宜又安慰了她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宋叠躺在床上,仔细想了想她妈妈说的话,心想是不是问的太急切了,毕竟跟伊恩也不是特别熟悉,突然冲过去跟人家告白,伊恩没有把她当成神经病,已经说明他心脏很强大。

    这么一想,她就更加窘迫了,总觉得自己干了一件特别蠢的事。

    虽然说为人热情是美德,可她似乎热情地过了头。

    接下来几天,她整个人安静了不少,看向伊恩的目光正常了很多,终于不像盯着一块红烧肉。

    小姑娘在异国他乡,不仅要忙自己的学业,而且还要照顾许恒这个胆小鬼,宋叠整个人转的像个陀螺,虽然知道伊恩跟自己在同一所学校,也实在没时间去找他。

    许恒从小胆子就小,遇到丁点大的事情,就会变成小哭包,非得要人哄才行。

    许阿姨担心他受欺负,特地让他留了一级,跟宋叠一个班,为的就是有人能在旁边帮下忙。

    人家都说,这两个孩子是不是性别错乱了,好好一个小姑娘,成天大大咧咧,一个男孩子,却整天哭哭啼啼。

    这次宋叠申请了美国的学校,许恒这个跟屁虫理所当然地也过来了。

    宋叠有时候忍不住叹气,就许恒这种胆子,往后可怎么找得到对象。

    最近她参加了棒球社,每周六下午都累的像狗一样,回到公寓就倒头大睡。

    迷迷糊糊间,手机响了。

    她翻了个身,接通电话,没好气地嘟囔道:“谁啊?”

    “是我,伊恩。”电话那头的声音,立刻让她一屁股坐起来,嘴巴里陡然磕巴了一下。

    宋叠窘了一下,干巴巴道:“哦,有事吗?”

    “请你吃晚饭,有空吗?”

    宋叠现在只想倒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可是又觉得很久没见伊恩了,去看看帅哥养养眼也不错,纠结了半天才爬起来,赶忙打扮了一下,硬撑着眼皮出了门。

    出国这么长时间,眼看着就要到圣诞节了,宋叠越来越想家。

    伊恩订了是一家中餐厅,闻到熟悉的饭菜味道,宋叠心里顿时一阵温暖,忙不迭地坐下吃饭。

    伊恩看她埋头大吃的样子,问道:“最近很忙?”

    宋叠点了点头,筷子正夹着一块排骨,津津有味地吃着。

    忽然,她抬头看了眼伊恩,冲他眨了眨眼睛,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忙?”

    伊恩仿佛被噎了一下,脸上有些讪讪的,一贯的温柔笑容忽然不自在起来。

    宋叠立刻来了精神,好像抓到了什么厉害的把柄一样,冲他挑了挑眉毛,揶揄道:“你是不是偷偷观察我?”

    “好了,快吃吧,待会儿要凉了。”

    伊恩避而不答,微微偏开头,望着窗外飞舞的雪花。

    宋叠心里像裹了蜜一样,嘿嘿笑了两声,本来还想吃顿饭就回去补觉,这会儿又改变注意了,要伊恩陪她去看电影。

    伊恩点头答应,出门的时候,外面正飘着雪花,呼吸间的气息像雾一样。

    宋叠缩了缩脖子,有点冷。

    脖子上忽的一热,她诧异地抬起头,就见伊恩将围巾解了下来,直接套在她的脖子上。

    围巾上还带着他的体温,温暖干燥,还有一点淡淡的木质香水味道。

    她的耳朵尖有点发红,不着痕迹地转了下眼珠子,轻咳一声,冲伊恩道:“喂,你这样会让我误会你对我有意思啊。”

    伊恩避而不答,转移话题道:“不是要看电影么?”

    说着转身就走。

    宋叠跟在他身后,冲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伊恩这个傲娇狂,明明就对她有意思,偏偏还不肯承认。

    宋叠别有用心,挑的是一部爱情片,准备看看缠缠绵绵的狗血恋爱剧情,可惜之前好不容易消退下去的疲惫又爬了上来,电影开场还没放到一半,她已经晕晕乎乎地睡着了,脑袋东倒西歪,差点撞到前面的座椅靠背。

    伊恩一直注意她的动静,慌忙抬手挡在前面,她的额头撞在他掌心里。

    宋叠迷迷瞪瞪地睁开眼,还有点搞不清楚外面的状况。

    “睡吧,没事。”伊恩俯身过去,贴着她的耳朵小声说了一句。

    就像是一个让人安心的指令一样,宋叠顺着他手掌的力道,慢慢往后退了退,脑袋一歪,直接枕在了他的肩膀上。

    伊恩半侧着身,一动不动,目光从电影屏幕转到了宋叠身上。

    小姑娘睡熟了,跟醒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此时亲昵地在他肩头蹭了蹭,舒服地从喉咙间发出一声叹息。

    伊恩嘴角露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容。

    他抬手将宋叠耳边的碎发拨弄上去,低头在她发顶上亲吻了一下,转头继续去看电影,感觉这个有点俗套的爱情故事竟然也挺有意思。

    时间无声无息地划过去,电影院外,宽阔的街道上大雪纷飞,车水马龙,五彩的霓虹灯照亮半片夜空。

    电影院内,一对对情侣彼此相拥,注视着屏幕中别人的爱情。

    电影终会散场,而某些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