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厂公 一语破春风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下,事靡靡(求别样了)

    无数的马蹄裹布踩踏泥泞碎石地动山摇,枪锋如林,直指而来。?此时,声威已起,辽军骑卒便是不再掩盖,数千人的骑军方阵便是呐喊出了难以形容的声势。

    “碾碎武朝人”

    横列最前方的骑兵怒吼着,一张张脸扭曲到了狰狞,脚裸使劲的夹着马腹,不停的加,马蹄剧烈的迈动带来震抖将身上的甲叶抖的哗啦啦响起一片,手中的马枪已是压到了极低的位置,对着对方营地,随着轰隆隆的马蹄声,便是疯狂的撞了上去。

    白沟河武朝营寨的哨楼上,在对方出现再到冲杀下来的那一瞬间,拉弓一射,响箭射向了营地上方,陡然间将这条信息传遍了大营。

    秦明手提狼牙棒掀开帐帘,视野中,一队队黑色洪流已经并排着冲锋而来。营地里,周围的士兵到底是没见过什么大阵仗的新军在如浪潮的喊杀声中,焦虑不安,吵嚷、乱跑,甚至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枪兵上前,脚步扎稳!枪头抬起来,快啊”

    作为关胜的副将,此刻主将不在,便是要靠他秦明守住白沟河,他便是吼了一声,但随后皱着眉,呢喃一句:“没时间了”

    然而,黑压压一片急冲杀过来的辽国骑兵给他们带来的巨大压力已经不是用言语就能镇定下来的。下一秒,呼喊、慌乱、狂叫着的武朝士兵,便是目睹那边排山倒海的巨大阴影,终于撞上了营地护栏,以及铁丝网。

    嘭

    嘭

    轰隆隆

    如同狂浪卷礁的气势,辽军第一列凶猛的的与木栏撞在一起,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将整整一侧的木栏悉数撞散,前列的骑卒立刻人仰马翻,滚热的鲜血和身躯,随着断裂的木柱一起散落地上,战马和人挣扎着想要站起,但后面更多的骑兵碾压过来,瞬间淹没。

    马蹄溅起的血肉之花在泥土中盛开。

    山坡上,龙目阔口的将领在空中隐隐捏了一下拳头,重重吐出一口气,像是将之前与女真人的那一仗的恶气,终于在眼前释放出来,心里舒缓了。

    但接下来,他目光中,还是愣了一下。

    下方,奇袭撞破木栏后,第二列队的骑兵并未想象中那般冲杀进武朝士兵人群里。无数马蹄轰踏声中,一排排战马跨入最后一道方形时轰然倒地,或被一根根交织缠绕的铁丝挂在了身上,倒刺刺进皮肉在跑动的拉扯下,马身乃至马背上的骑士当即被冲击崩断的铁丝网卷曲过来,割的浑身血肉模糊。

    然而骤然间损失的上百人,对于一整支多达数千人的队伍来说,并未有多大的效果,后面紧随而来的辽军便是踏着同伴的身躯,冲锋的度依旧不减,随后直面武朝人的枪阵。

    噗噗噗噗

    纵横跳跃而起的战马,顶着锋利的铁枪便是狠狠的砸进了武朝军阵当中,背上的骑卒在落下的瞬间跳马一滚便是弃枪拔刀在马匹的鲜血和尸体上冲杀过去。稍有运气不好的,跳马的一瞬,便是被十多支枪头直接捅穿了身子,高举在空中,然后被轰然摔下。

    但砸开的军阵,便是露出了巨大豁口,紧跟而至的辽军铁骑蜂拥着顺着豁口冲杀进去,周围到处都是人仰马翻、血肉乱飚的情形,撕裂的缺口越来越大。

    “不要乱”

    “打旗语!让刀盾手顶上去,枪兵撤到第二列。”

    掌旗兵打着令旗时,他身旁战马身影朝前一闪,营中主将此刻已经按耐不住,纵马一跃,在手下亲兵的拱卫下冲杀过去,想要将破开的缺口堵上。

    破开自家的后方,霹雳火直接一人一马冲出本阵,操作战马的身躯直接朝最近一名辽骑狠狠撞上,呯的一声巨响,头盔的碎片溅起在空中,手中的狼牙棒还高举在半空,渗着血迹。那辽骑肩上的脑袋碎成几块还挂着,但随后更多的辽骑冲过来。

    “辽人也是一个脑袋,一条命!你们怕个球啊,给老子杀回去”秦明一脸血污回头朝身后的人叫着,随即打马再冲,迎着对面数骑舞着狼牙棒便是朝前碾压。

    俗话说:将是兵的胆。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此时秦明表现出来的悍勇,很大程度上让周围的士兵心里和精神上多少有些寄托。一时间被打懵的武朝新军,肚里自然也憋着一口气,恐惧和焦虑化作的力量也不容小视。

    “哇啊”

    “和这帮辽人拼了…”

    “跟着秦将军走,我们堵上去!”

    听到喊杀声陡然在自家军中爆出来,秦明嘴角笑了笑,手里的狼牙棒一横,狼牙棒呯的砸在冲上来辽骑马头上,头骨直接爆开,无数血肉和骨头渣滓迸飞的同时,战马前肢一屈,向下跪倒,马背上的骑兵被抛了下来。

    狼牙棒再起,正中腹腔往上一撩。

    嘭

    椎骨断裂,那人腰身呈极度夸张的扭曲旋转的摔下来。

    那秦明一击杀了一人,身形几乎下意识的反应,手中的狼牙棒一反,调头往前一顶,直接顶飞想要挥刀扑来的辽骑,他身后无数的士兵开始簇拥着奋力向前挤,突入进来的铁骑洪流此刻就像触碰到了礁石,激烈、疯狂的搏杀陡然在这一刻轰然响起。

    一边是久经沙场的辽兴军,拥有沙场活下来的经验,另一边是组建一年有余没打过大仗的新兵,靠的是心口那股涌起的血勇之气,能眼下将对方抵挡住。

    呯呯呯

    各种兵器的对拼,已经成为营中的主旋律,战马嘶鸣哀嚎冲撞而来,然后倒地,马蹄乱踢,背上的骑兵便是将粘稠的血浆挥洒泥土。

    “辽狗”

    秦明挥舞狼牙棒奋力向前推进,他目光望了一眼那边山坡上驻马指挥的将领,巨大如雷鸣的嗓音从喉咙里咆哮出来:“想要拿下本将的营寨,你倒是下来啊”

    那边,山坡上。

    耶律大石的披风在飞扬,他身旁一名带着面罩、身着盔甲的将领沉默着,随后弯曲了一下手指,牵过马缰,想要下去。

    “我儿不急,这种人且能让你我亲自下去。”

    说着,他招招手,一把长弓递过来,放到手中,摸着弓身上古朴苍老的雕文,耶律大石眼中露出一丝温情,“这把弓上的花纹,是你母亲年轻时亲手为我雕琢的,如今已经用的很少了,我把它交给你。”

    片刻,双手捧过那把弓,面具中一道女声传出:“那我就用它为父亲和母亲献上一份礼吧。”

    拉弓搭箭,转身脚步一跨,箭尖直指混乱的战场中央。

    弦满,手指一松。

    嗖

    秦明舞着狼牙棒横冲直撞的杀了几个人后,心里猛的一紧,扭身想要避开要害,而一名辽骑也同时挥刀杀了过来。

    “啊!!!!”

    叮的一声,火花、血花陡然在秦明的肩甲上崩出,那种撕裂的剧痛,让他手臂顿时一股无力感,余光中,辽骑转眼扑来。

    “滚开啊”

    棍身横扫,竭尽臂力。只听嘭的一声砸在马脖子上,硬生生将冲过来的马匹砸的退后几步,然后轰然倒下。秦明一提马缰,他座下多年老搭档便是心领神会的抬起马蹄往摔在地上的辽兵脑袋就一踏。

    噗。

    破碎如西瓜爆裂。

    本阵中,黄信同样一身染血冲过来,抢过狼牙棒,将还在挣扎想要杀回去的秦明往后方拖,他朝传令旗手嚷道:“突围,放弃白河沟!”

    “你说什么?”秦明猛的站起来,一把揪住对方,横目竖眉怒喝:“有种你再说一遍?”

    啪!

    声音轻脆的巴掌扇在秦明侧脸,一向温和的‘镇三山’黄信却是暴怒如狮子,须并张的瞪回去,反手揪住他领甲,指着锋线的中央歇斯底里的叫道:“哥哥啊,你清醒一下呀,你自己看看,咱们手底下的兵不能就这么打完了呀,他们都是好苗子,在这里拼光,不值得啊,那童贯在做异想天开的美梦,咱们不能就这样拉着兄弟们的性命陪他呀,那可是与咱们朝夕相处的兄弟”

    他手松开,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眼角丝丝含光,一字一顿的对他说:“也是将来咱们京东路军的底子,打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再等等。”秦明也松开了手,中箭的那只肩膀下,胳膊在抖,他看着搅合如磨盘的战场,分分秒秒都有人倒下,或辽人、或自己军里的儿郎,言语有些颤抖着说:“….这里那么大的动静,王禀一定能听到的,他会过来救援。”

    “要来早就该来的,咱们就是陪衬。”

    “他们该来的啊……白河沟若是失去,东路军就没得打,他们看不出来啊?”秦明呀呲欲裂咆哮,恨恨出声,将头上的兽面盔嘭的一声扔在地上,滚出老远。

    双肩抖动,高大的身形像是垮下来似得,满是悲怆。

    之后,片刻的沉默,性子如烈火的秦明重新翻身上马,低吼一声:“通知兄弟们,撤出去,我们走”

    在收拢伤兵之后,后队先行,这才慢慢将前面拼杀的京东路新军撤出来,秦明咬着牙,眼睛血红,在马背上,回身看着如潮水般还在不断涌进来的辽骑,断后的一百多名重伤的士兵,高举着兵器淹没在了兵锋里。

    “谁说,我泱泱武朝没有好男儿……”秦明虎目含泪,随即调转马头离开。

    他最后对黄信只是说了一句:“下次,绝不再逃了….绝不…”

    撤出,伤亡与鲜血伴随一路。

    七月初,耶律大石一万辽兴军在兰沟甸击溃自信心爆棚的杨可世先锋军。

    七月中,辽朝又增派三万援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奇袭白沟河,没了河流阻碍,辽骑长驱直入分两翼包抄王禀的大军,胜之。

    又尾追一路劫杀,此战,自雄州之南莫州之北塘泊之间及雄州之西保州真定一带死尸相枕藉不可胜计

    八月中,西路军辛兴宗那里也遭遇辽将萧干、郭药师的阻击,前军王渊中枪坠马而亡,见东西两路军队战况不利,童贯便是决定先行撤回雄州固守,再作打算。

    记载北伐之事的信息如风吹进了汴梁城、吹进了那座冰凉的皇宫。

    金銮殿上。

    哗哗啦啦

    龙案上能摔的所有东西,被赵吉一扫而下,滚落御阶,如今隐隐有君临天下气势的皇帝,此刻大雷霆,“一群废物……一群废物…”

    他来回走着,甚至看那龙案也不顺眼,直接一脚蹬翻,视线扫过下面唯唯诺诺、垂一句不的大大小小臣子,破口大骂:“二十万人,就算分成两路,十万人打一万人,堆也能把对方堆死吧……可为什么会败啊,你们当中谁能告诉朕?”

    “朕之武朝,现在就是一个笑话”

    他气的浑身颤,手指着北方,声音拔高的叫道:“女真两万打辽人七十万,辽人一万打我们十万,这帐怎么算….你们平时一个个都不是很精明吗?现在你们给朕算算啊….到底怎么算!”

    一声声叫嚷,在那皇宫上空盘旋。

    在汴梁城西厂某处,两名宫女正笑嘻嘻的指正一位女子的走姿,轻声言语中多了许多巴结之意。

    而那边,头上髻打散,头上顶着一碗清水的女子,平肩不动,一步步迈着小莲步有模有样的走上几个来回,一滴水也未洒出。

    成功的喜悦,让她望向皇城。

    两腮桃红,美目星盼,轻咬薄薄的嘴唇,牡丹花刺绣的手绢紧紧捏在手心,像是很紧张,估计入宫的日子,不远了。

    延福宫中,花园里静悄悄的,李师师挺着大肚在众人陪护下,散着步。

    随后,她眉头微皱,紧接着,呻1吟一声。

    捂着肚子弯下腰。

    有经验的奶婆子一摸下肚子,脸色紧张,急叫:“淑妃娘娘怕是要早产了,快去通知陛下。”

    ps:今天就一章大的,内容很多,也是后面大概可以猜测的剧情。(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