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绝对选项 梨落秋溪

第二百八十五章:苍天啊,快把这混蛋收了吧(第三更,求月票!)

    石小白闻言,微微感到了一丝惊讶,之前在食人魔之森时,叶无晴仅仅观察了一会就看出他的剑法是鲲鹏剑法,剑道天赋明显远远高于观察如此之久的叶无情,但石小白分明已经推理出锅炖剑是某种克制鲲鹏剑法的神秘剑法,为何叶无晴和叶无情会认为锅炖剑是鲲鹏剑法?

    只不过石小白还未发出疑问,叶无情便又大声道:“为何你的剑法中会有鲲鹏剑法独有的剑意?”

    石小白闻言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鲲鹏剑法的剑意?

    如此说来,锅炖剑虽然是克制鲲之剑的剑法,但也属于鲲鹏剑法!

    难道完整的鲲鹏剑法其实是一套相生相克的剑法?

    下等剑为水之剑,中等剑为风之剑,而上等剑便是高温之剑和火之剑!

    高温克制水!

    风克制高温!

    火克制风!

    水克制火!

    四种剑法互相克制,形成了一个循环克制体系!

    这才是鲲鹏剑法的真正面目?

    不对,高温也许不是锅炖剑的真正精髓!

    石小白心中微惊,他又一次想到了一种可能既然叶无晴使用鲲之剑只能表现出低温之力,那么他使出的锅炖剑很可能也没有领悟到精髓所在,所以才只能表现出高温之力!

    风,水,火皆是自然元素,那么与它们组合成一体的锅炖剑理所当然也能斩出化作自然元素的剑气!

    什么自然元素可以克制水波,冰锋,雪花,甚至于鲲鱼?

    “土!”

    土克水,也克鱼!

    但不只是简单的土,而是炙热的大地!

    炙热的大地便是最为克制水和鱼的存在!

    如此说来,真正的鲲鹏剑法是地,风,水,火!

    地克水。

    水克火。

    火克风。

    风克地。

    四招剑技,相生相克!

    不,应该不只是相生相克,或许四招剑技可以相互融合!

    地风水火在佛教中被视为组成物质的四大元素,又称之为“循环”!

    “这才是鲲鹏剑法的真正奥秘啊!地风水火,四剑合一!”

    石小白的眼睛明亮而炙热,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兴奋。

    叶无情眉头皱了起来,他连续发问,土大黑却一直保持沉默,神色不断变化,最后更是化为兴奋之色。

    叶无情不仅疑惑了,这土大黑到底在自嗨什么?

    如果叶无情知道石小白仅从他使出的两招剑法中就将鲲鹏剑法隐藏了无数年的秘密推导出来,恐怕会惊得目瞪口呆。

    这该是多么异于常人的思维模式,多么发散的脑洞才能做出这般天马行空却又合乎情理的推论?

    石小白自然不会浪费时间去和叶无情解释这么复杂的推理,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本王要创造出融合了“地风水火”的这一剑!

    为此,他必须先将四招剑技的精髓全部掌握!

    火之剑,他莫名其妙就掌握精髓了。

    地之剑,还没有领悟精髓。

    风之剑,才从叶无晴那里观摩了一段时间,还未曾使用过。

    水之剑,现在才真正见识了几次而已。

    “先从最不熟悉的练起吧!”

    石小白如此想着,看向叶无情,大声道:“接本王一剑!”

    叶无情此时只觉得石小白浑身透着诡异,他使出了引以为傲的鲲鹏剑法后反而陷入了彻底的被动,听见石小白说接他一剑,叶无情赶紧提起十二万分精神。

    “来吧!”

    叶无情严阵以待。

    石小白稍微酝酿了一下,一剑斩出!

    这一剑是他观摩了叶无晴舞剑之后,稍微领悟出的一丝剑意!

    化而为鹏,展翼万里风!

    “噗!”

    一道如同放屁一般的声音响起,石小白斩出的剑气卷出了一阵瞬间就戛然而息的微风。

    这阵微风只拂过一两米,风力之弱,别说对叶无情造成一点困扰,怕是连弱女子的发丝都拂不起来。

    初次使用鹏之剑,石小白以失败告终。

    石小白的脸微微有些红了,咳嗽一声说道:“意外,意外,纯属意外!”

    叶无情却是目瞪口呆地喊出声,“鲲鹏中等剑?为什么你会鲲鹏中等剑?”

    这一剑虽然没有成功,但叶无情却能够看出这一剑是鲲鹏中等剑,因为叶无晴小时候修炼鲲鹏中等剑失败了无数次,每次失败时便是斩出这般孱弱的微风。

    叶无情见过很多次,自然能够看出石小白此时使出的是鲲鹏中等剑!

    叶无情心中疑惑至极,为何土大黑不仅能够使出他从未见识过的克制鲲之剑的鲲鹏剑法,还能使出鲲鹏中等剑?

    忽然,叶无情想到了某种可能,他大声道:“是我妹妹教你的!?”

    石小白闻言微微一愣,叶无晴不善言辞,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意思,只能靠舞剑来让他观摩,似乎并不算教导。但认真说起来,这应该也算是教授剑法的一种?

    石小白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叶无情顿时苦笑不已,叹气道:“都说女生向外,我之前还不信,现在算是明白了。这鲲鹏剑法乃是我们鲲鹏剑派的不传绝学,小晴竟然将它教授于你……”

    要是叶无情知晓叶无晴直接将鲲鹏剑谱拿给了石小白,恐怕会当场吐血。

    石小白也不打算解释,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鲲鹏剑法上,见叶无情独自在那里郁闷,他后退几步,在角落里开始挥剑。

    “噗……噗……噗……噗……”

    石小白连续不断地使用鹏之剑,但屡屡失败,领悟剑中精髓显然并没有那么简单。

    叶无情见石小白直接无视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练剑,顿时苦笑更甚。

    喂,咱们现在不是在决斗吗?

    叶无情回想起这场决斗的全过程,顿时生出一丝荒唐感。

    决斗的前半段,他被黑剑折腾,不断落败,土大黑笨拙的左手剑逐渐娴熟。

    决斗的中半段,他为了还情,留有余力地和土大黑过了三百招,土大黑彻底掌握了左手剑。

    决斗的后半段,他使出了鲲鹏下等剑,却被土大黑神秘的剑法完全克制,直接变成了完全的下风,然后土大黑开始无视他,自顾自地修炼起了鲲鹏中等剑。

    这是什么节奏?

    这场决斗分明就是他在当陪练,土大黑练了左手剑还不满足,还要继续练鲲鹏中等剑的节奏啊!

    卧槽,我堂堂一个超新星,全国中学生剑术大赛蝉联三届冠军的剑道天才,居然沦为了一个免费陪练?

    叶无情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看着石小白背对自己,在角落一次又一次地使用鲲鹏中等剑,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不好意思偷袭,也不忍心打断,但终于忍不住嘲讽道:“别试了,鲲鹏中等剑不是挥剑一百次两百次就能练成的剑法,就连我妹都是练了三年才勉强成功的!”

    叶无情的话语刚落,石小白又是一剑斩出,这次的剑风没有如之前那般瞬间溃散,反而呼啸着朝墙壁砸了过去!

    剑风砸墙壁上,顿时发出了一道道刺耳的割裂声,只见墙壁上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剑痕!

    “成……成功了!?”

    叶无情张大了嘴巴,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土大黑居然成功使出了鲲鹏中等剑!

    虽然这一剑十分稚嫩,但却是成型的鲲鹏中等剑,叶无情记得自己的妹妹可是失败了三年,三年间斩了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剑才最终斩出了土大黑此时的这一剑。

    他的妹妹可是被称为千年一遇的剑痴啊,这土大黑到底是什么怪物?

    石小白斩出这一剑之后,心中也颇为惊喜,他至今还未领悟地之剑,没想到自己领悟风之剑的精髓会如此之快,看来他似乎与风和火较为亲和?

    也不知和水的亲和度怎么样?

    需要多久才能学会水之剑?

    石小白两眼发光,转身看向叶无情,带着强烈的渴望语气说道:“来吧,快使出你的鲲鹏剑法,本王已经饥渴难耐了!”

    叶无情默然无语,他从石小白的表情很清楚地看到了两个字“想学!”

    土大黑在这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把他当做陪练,学会了左手剑,学会了鲲鹏中等剑,居然还TM地想从他这里偷学鲲鹏下等剑?

    我的天,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叶无情忍不了,他怒声道:“土大黑,我要和你决斗!”

    石小白微微一愣,奇怪道:“我们不是在决斗吗?”

    叶无情呆滞了一秒,忍不住仰天呐喊了一声!

    你TM也知道我们是在决斗啊!

    苍天啊,快把这混蛋收了吧!

    (PS:果然打赏和月票要靠求的啊!各位兄弟姐妹,读者大大,求打赏,求月票,看在秋溪最近一直生病,还坚持更新,来一波打赏和月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