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三观犹在

第403章 天外!飞仙!

    小道童匆忙冲了进来,神色慌张道,师父、小师叔,门外来了好多禁军,还有江湖中人。我说他们是冲我来的,我去应付他们就是。

    叶良辰咳嗽两声,摇头道,你若在国师府被抓,将来我怎么跟你师父交代。又对小道童道,徒儿,今日功课作了没有?小道童犹豫半天,支支吾吾道,还,还没有呢。

    叶良辰脸色微怒道,你就知道贪玩,我给你布置的功课,你什么时候做完过?还不赶紧去里屋,把门关上,把《道德经》抄一遍,不做完功课,不准出来!

    平日里叶良辰都是和颜悦色,今日一脾气,小道童诺诺点头,极不情愿的回到书房。叶良辰随手将门从外封上,对我道,走,一起出去会会他们。

    来到天师府外,有数十江湖刀客、剑客站于门口,再外围则是官兵。

    为之人是一瘸腿黑衣僧,双目如电,手持禅杖。我觉得眼熟,猛然记起当年慕容山庄,三俗一剑破冥界六神之时,有一神座是这般模样,在返回冥界时躲闪不及,被三俗之剑斩去一条腿。

    听柳清风说,那日带走纪君璧的人中有一个瘸腿僧人,若没有猜错,此人、大难和尚还有那白衣僧人,都是当年与三俗对峙之人。

    在众官兵之中,我看到一人目光游离,正是当年一起在中原镖局共事过的张翊。当年空镖案他被于谦谦陷害,我把他介绍到登闻院,后来他投靠到孟悦门下。如今孟悦背叛朱润泽,他自然也跟着脱离登闻院,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我说张大人好久不见,怎么见了老朋友,也不打声招呼?

    张翊面色通红,说谁是你老朋友?

    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当年若不是我跟柳清风,你早就被管入顺天府大牢了,怎的如今张大人达了,翻脸不认人了?

    张翊大声呵道:今日奉旨捉拿朝廷钦犯秦三观,你还不授就擒?我说头就在我脖子上,它可不会自己走过去,你有本事过来取就是。

    叶良辰干咳一声,用懒散的语气道,今日秦三观在我国师府作客,就算是要抓人,你们也要出了国师府再说。如今你们想抓就抓,我倒要问问,是谁给你们这么大胆子?

    一番话虽不高,却让所有人噤声。

    大明国师府乃天下道统领府邸,青云道长叶良辰更是皇帝御封的大明国师。虽说近来大难和尚入宫之后,皇帝崇佛抑道,但国师府的地位却没有取消。

    瘸腿僧悠然道,去年你与我师兄一战,被我师兄一拳伤及肺腑,本以为你撑不到年底,谁想你到现在还没死!

    我闻言心中大惊,叶良辰一直告诉我,是自己窥探天机过重,折损了寿命,想不到罪魁祸,竟是大难和尚,想到此,我暗下决心,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要报这一拳之仇。

    叶良辰笑道,我只能说这是个奇迹,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瘸腿僧冲张翊道,还不下令捉人?

    叶良辰猛然前行,大声道,谁敢!说罢,一阵剧烈的咳嗽,叶良辰口中竟咳出鲜血。

    张翊说攻打国师府这事事关重大,圣僧,我建议还是去请示下宫中的意见。瘸腿僧冷哼一声,不再作声,张翊旋即派人骑马前去。

    我从院子中搬出个凳子,扶着叶良辰坐下。

    叶良辰低声叮嘱道,一会儿若真打起来,我给你冲开一条路,你想办法逃走,想办法上你师父,在图计议。

    我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要抓的是我,师兄你有伤在身,不宜动手,若皇帝果真不念旧情,只要能拦得住那瘸腿僧人一击,我硬冲出去便是。

    叶良辰冷哼道,你还指望他?一个无情无义、无勇无谋,连自己兄弟女人都抢的人,能够讲什么情义?

    不过半柱香功夫,有快马赶至,大声道,圣上有旨,拦路阻抗者,一律按谋逆处理,格杀勿论!

    叶良辰朝我一笑,一副早知如此模样。

    瘸腿僧大喝一声,还不动手!

    这数百人中,大内与江湖二以上高手有几十人,其中一和伪一境也有二三十人,旁边还有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瘸腿僧人,若真动起手来,实力远在我之上,唯一之际,就是看能不能趁机捉住漏洞,伺机逃脱。

    众人抽出兵刃,有三名一高手成字形,率先向我冲来。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青云道长身形闪动,从三人中间穿过,然后又回到原处。那三人冲到一半,仿佛失去了动力,瘫软在地上,气息全无。

    一直以来,晓生江湖排行榜将青云道长叶良辰排在四大宗师之列,除了给我喂招外,唯一见他出手的是当年在菊苑与桃木剑神赵日天的一场商业表演赛。那场比赛,两人打得旗鼓相当,刀光剑影,绚丽无比,但总的来说是形式大于内容,并不能真正代表两人实力。

    方才那一招,快如闪电,饶是我一境界,却也只隐约猜出叶良辰以一种奇异的手法点了三人死穴。

    同样是一境,那三人在叶良辰手下竟然走不过一招,这还是在他重伤情况下出手。若这么推算,一个健康的叶良辰,可以称得上是三境之内无敌手了。

    一招击杀三名一高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瘸腿僧道,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弄不死这个残废!

    我说和尚你这个一条腿,还好意思说别人残废,真是醉了。

    瘸腿僧一指我,不服单挑?

    我说输了的叫爸爸?

    瘸腿僧怒道,爸爸就爸爸。

    好的,乖儿子。改天找你大师叔给你做条义肢。

    瘸腿僧大怒,法杖一拄地,几十名江湖和大内高手将我二人围在其内,排成一道阵法。一声令下,数十刀剑夹杂着凌厉的真气,混杂的剑域,向我们攻击而来。

    叶良辰哈哈一笑,脸色泛起红润之色,道,小师弟,今日你我二人,来跟朝廷这群恶犬相斗,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了。要不来比试下,看谁杀的多?

    我朗声道,敢不为先!

    双手持玲珑琥珀,释放出剑域,冲入众人之间。

    我修行的内功心法与万剑河山剑招,乃道门最上乘的功法和剑法,虽都是一境,若论单打独斗,我与慕容白云都有机会对上几招,这些寻常的一、伪一高手,自然不是我对手。

    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十余招后,我杀死四五个高手,身形稍滞,肩头挨了一剑,鲜血直流。叶良辰却越斗越勇,一套青云掌凭借闪转腾挪小巧功夫,将十几个一高手耍的团团乱转,丝毫沾不得他身。

    我顿时进入清明之境,引爆四湖真气,经纬真气遍布全身,凭借真气感应,结合独孤九剑与万剑河山,与众人缠斗起来。一场血战不可避免。在击杀一名一高手后,叶良辰喊道,退回府内。

    两人退回府门之处,凭借地势抵挡在众人围攻。到了此刻,我与叶良辰全身浴血,叶良辰本已重病,鏖战之后,全身真气耗得七七八八。

    这时,瘸腿僧喊道,退下。众人纷纷住手。

    瘸腿僧笑道,想不到你一个将死之人,竟这么能打!

    叶良辰口吐鲜血,面色如蜡,强自靠一股意志在支撑着,闻言冷笑,若不是看你是残疾人,连你也一起打。瘸腿僧几次三番被嘲讽,再好的脾气也按耐不住,只见他法杖拄地,一道无形气势从四面八方压制过来。

    这种气势,带着一股黑暗之力,与天地之间的真元本质迥然不同,却能将体内真元消融掉。我感到体内真气如同被泵抽一般向外泄露,被那股神秘力量吞噬。

    叶良辰面色凝重,怒喝道,妖孽!

    瘸腿僧喋喋怪笑,一个金鸡独立,抡起禅杖向叶良辰当头劈来。

    叶良辰缺了兵刃,双拳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叶良辰向后飞出三丈多远,落在地上,左臂从肘部齐齐断裂,鲜血直流。瘸腿僧拄着法杖来到院落中央,一股暴戾之气在他脸上缠绕。

    小道童听到院内动静,却被锁在房内,拼命喊道,师父,师父!开门啊!我已经抄完经书了,你快点给我开门啊!叶良辰回头喝道,再抄一遍!

    小道童哭着道:我不抄了,你开门,我跟你一起打坏蛋!

    瘸腿僧听到小道童哭喊,说了一句,呱噪!

    禅杖一指,一道黑光激射而出,冲书房而去。叶良辰本已跪在地上,见状怒斥一声,以左手撑地,凌空飞起,一脚踢在黑光之上。

    咔嚓一声,叶良辰落在地上,左腿骨碎裂。

    我见状暴怒,体内噬灵血滴狂转不止,强行将真气提至最高,全身三百多窍穴之内充满着无穷的力量,在空中施展出一击万剑河山,冲了过去。

    玲珑与禅杖相击,我胸口如遭重击,口中鲜血而狂吐,全身经脉如同被刀割一般。

    瘸腿僧提着禅杖一步步走到叶良辰身前,此刻叶良辰已左臂、左腿断裂,面如白纸,已是油尽灯枯之时。

    去死!

    瘸腿僧如此道。

    叶良辰猛然睁开双眼,单脚撑地,站了起来,口中吟道,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瘸腿僧笑道,还有心情吟诗作对啊。如今咱俩都是残废了,我还比你多了一条胳膊。

    叶良辰右手向虚空处一指。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

    天外!

    飞仙!

    龙虎山道、大明国师、青云道长叶良辰,跃出三境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