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三观犹在

第404章 不破不立,中庸之道

    一柄银色长剑,不知何时出现在叶良辰手中,不断的发出刺耳的蜂鸣声。

    长剑在手,叶良辰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全身上下散发着凌人的气势,这股气势不断攀升,将瘸腿僧笼罩其内。瘸腿僧感觉到危险,不敢托大,法杖微晃,释放出自己空间法则,整个院落中间,以瘸腿僧为中心形成一道漆黑的空间。

    这是一道不属于人间的法则空间,这是属于瘸腿僧的空间。

    叶良辰擎住长剑,想也不想,一招天外飞仙,携带着无数天地真元,跃入黑暗空间之内。

    叮叮叮,黑暗空间之内,剑杖相击之音,不绝于耳。

    众人纷纷后退,唯恐殃及池鱼。

    我释放出的经纬真气,触及空间边缘,便如石牛陷海,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两人斗至三四十招,瘸腿僧的那团空间越来越大,占据了半个院落。

    一个是冥界降临的六神之一,一个是人间最高境界的武道宗师。我在外面看不透其中情形,却能感受到空间边缘处的真元波动。源源不断的天地之力,涌入空间之内。

    两人越战越勇,插招换式,速度越疾。

    空间之内,一道雷鸣声传来。无尽黑暗之中,开始透出一丝光明。冥界空间竟被割出一道缝隙。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光亮从空间之中传出。不过几个呼吸间,黑暗空间竟变得千疮百孔。

    两人身影越发清晰起来,叶良辰浑身浴血,招式越来越慢,眼中却越发清明无比。叶良辰手中长剑,在有限空间内幻化出数十道剑芒,将瘸腿僧逼的连连后退。

    这才是真正的天外飞仙!

    当年叶良辰与赵日天比武,那只是一场噱头表演,叶良辰并未施出全力。如今他以他的法则空间,硬生生将瘸腿僧的冥界之力击成碎屑。

    越来越多的天地真元涌入叶良辰体内,数十剑芒在肆虐中光芒大作,逐渐汇聚成一道剑影,隐约要与叶良辰手中长剑融为一体。

    剑魂!

    三俗说过,龙虎山剑法练至极限,剑能生魂,随心所至,可降妖除魔。叶良辰本是龙虎山道首,修行的剑术乃一切邪魔妖祟克星。

    剑如魂,魂入剑。

    叶良辰凌空跃起,一剑挥出,旋即一个翻腾,以长剑支撑,落在地上。

    瘸腿僧发出一声哀嚎,法杖跌落在三丈之外。

    方才那一剑,竟将瘸腿僧的左臂斩断。

    叶良辰大口喘着气,看着瘸腿僧,不屑道,就这点本事,还想在人间弄出什么风浪。瘸腿僧目露狠毒之色,却丧失了战斗力。当叶良辰举剑要斩杀瘸腿僧时,瘸腿僧嘴角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感觉到危险,大喊,师兄小心!

    举起的长剑没有落下。

    一柄长剑从叶良辰胸口穿出。

    阿弥陀佛,一名白衣僧人出现在众人眼前,正是当日在云清湖有过一面之缘的那白衣僧人贫血。

    我怒吼一声,一阵愤懑之意笼罩心头,噬灵血滴之力瞬间充满全身,使出十二成的真力,向贫血刺去。贫血僧微一闪身,瞬间移至几丈之外。

    叶师兄!

    我扶着叶良辰,胸口鲜血染红他道袍,口中渗出的血将他胡须拧在一起。

    师父!

    小道童在屋内看到这一切,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

    叶良辰惨白的脸上露出微笑,说小师弟,我尽力了。

    我泪流满面,连连摇头,为什么要这样?

    一直以来,我与叶良辰虽以师兄弟相称,他在我心中却如三俗一般,亦师亦友。初入京城,除了柳清风外,我没有别的朋友,以前每次下值都在天师府打发时间,聊天、比武、下棋。

    在我心中,天师府如镖局一般,是我第二个家。在京城最苦难的日子里,我在这里找到了人生的乐趣。叶良辰也是除了三俗之外,我最敬重的一个长辈。

    我感觉到生机从叶良辰体内不断流失,心痛如刀绞一般。

    叶良辰靠在我肩头,微笑道,傻孩子,因为你是我师弟啊。

    叶良辰身体越发虚弱,吃力的将一个包裹塞入我怀中,说这就是当我送你的礼物吧。师兄一生趋吉避害,没做过什么大事,只怕到了那边,无颜见祖师爷啊。说着,不住的咳嗽起来,只是咳嗽声没有了力气。

    轰隆一声,书房门被撞开,小道童冲了出来,抱着叶良辰痛苦道,师父,你不要走,我再也不偷懒了,也不偷吃你的酒了。

    叶良辰摸了摸小道童的头,说你功课做完了嘛?小道童双眼通红,点点头,写完了,我这就去拿给你看。说着跑回房内,拿着手抄的《道德经》,道,师父,你看。

    叶良辰点点头,乖孩子,好好做人,好好做事。说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我发出撕心裂肺的一阵狂吼,双目通红,捡起叶良辰地上那把长剑,怒目圆瞪,望着贫血僧与瘸腿僧,今日让你们两人血债血偿。

    这两人乃冥界六神降临,武功将近天人之境,在盛怒之下,我却不管不顾,将全身真气凝聚在长剑之上,施展出万剑河山的第十二式,万剑归一。

    一道炽热的气息从长剑中喷出,我猛然冲向二人。

    贫血僧面露微笑,迎面伸出右手,以双指接住我的长剑。

    长剑被困丝毫不能前进半分,我引爆噬灵血滴,催动全身真气。剑身虽困,剑芒激射而出,贫血僧以左手拇指按在剑芒之上,朗声道,弃剑。

    一道凌厉的气息顺着剑身涌入体内,我体内翻江倒海,我强忍痛楚,却始终不肯松手。

    贫血僧道,死性不改。

    哇的一口鲜血,喷在剑身之上,我却咬紧牙关,不肯松手。

    痛到极致,便是麻木。

    我双眼喷火,恶狠狠盯着贫血僧。

    这白衣僧人乃冥神降临,几近天人之境,我与他境界之间,如云泥之别,按理说早已被击溃,可我愣是凭借心中一口气,催动全身真气,与他对抗着。

    贫血僧终于不耐烦,道,冥顽不化!

    一道磅礴的黑暗之力,涌入我体内。

    这股力量在体内所及之处,全身经脉如燃烧起来一般,几息之间,全身经脉根根断裂。丹田之内,噬灵血滴仿佛受到刺激一般,猛然膨胀起来,失去了经脉疏导,在全身血脉之间如同燃起了熊熊烈火。

    轰。

    识海中一声炸雷,我昏死了过去。

    半昏半醒之间,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人全身经脉尽断,已经跟废人无二,真搞不懂留着他还有什么用。

    留他一命,师兄吩咐过,这人还有用处。

    奇怪,受了这么重的伤,这小子竟还不死,命也真够硬的。

    哼,那人命大,前不久让他躲过一劫,如今把他徒弟捉了起来,看他还敢不敢跟乌龟一般,躲着不肯出现。这一次,一定将他碎尸万段,为了这一刻,我忍了二十三年。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全身动弹不得,四周一片黑暗,不知身在何处。

    过了片刻,视力逐渐恢复,借着羸弱的荧光,我打量着周围。我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漆黑的空间之内,身上伤口被人简单的包扎。

    试着运气,却发现体内空空荡荡。内识丹田,噬灵血滴变得愈发鲜红,缓缓旋转着,释放出丝丝能量,维系着一线生机。慢慢的,我感觉腿脚有了知觉,身体微微动弹了一下。

    耳旁传来一个凄冷而苍老的声音。

    你醒了?

    我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那声音沙哑道,这里是皇宫。确切说,我们在皇宫之下。

    皇宫?我心中暗惊,我怎么会在这里?皇宫之下,难道别有机关?我试着挣扎坐起身,环顾四周,一片空旷,并未发现有人。

    你不用费力气了,你看不到我。

    我问那你是谁?

    那声音略带自嘲道,我是谁?这么多年了,我已经忘了我是谁了。记得上次有人唤我名字,好像是叫做破。

    破伤风?我疑惑道,那你是不是还有两个兄弟叫白喉、百日咳?

    那声音哑然笑道,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你小子死不了。老夫破,不是破伤风。

    破?

    我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二百年前魔教教主?当年吕纯阳飞升之前,一剑斩杀的那道魔念?这么多年来,竟然一直藏在皇宫之下?

    我问道,你是魔教教主?

    破哈哈笑道,想不到二百年后,竟还有人记得老夫。

    当年你不是已经坐化**,道消魂散了嘛?

    哼,魂消道散,当年吕纯阳用惊神大阵将我困在皇宫之下,何尝不想让我魂消道散!我潜心修行二百余年,本有机会破宫而出,却又被人一剑斩落修为,害我又等了二十三年。

    我说你也真够倒霉的,换做是我早就被逼疯了。不过话说回来,为何我看不到你。

    一道残缺的黑影自我面前晃过,那人笼罩在黑影之内,五官模糊,看不清模样。我心中一寒,讶然道,你不是人?

    黑影怒道,你他娘的才不是人!哦,请原谅我言语粗俗,太久没有人来跟我说话了。

    眼见周围逐渐亮了起来,破忽道,天亮了。说着黑影一闪,没入一处石棺之内。

    这个地宫高七八丈,约有十亩之大,四周石壁之上,刻着一些看奇怪的条纹,应该是某种奇异的阵法,正是这种阵法,将破困在了地宫之内,无法出去。

    站起身来,怀中一个包裹跌落地上,正是叶良辰那日塞入我怀中那个。我捡了起来,打开包裹,里面有一本书,还有一个圆盘,还有一封书信。

    圆盘以墨玉做成,上面刻着与石壁上类似的符文。只是圆盘中央,有个鸽卵大小的小洞。

    书封以牛皮纸包裹,扉页之上,写着一行字,在中原当国师的日子,叶良辰著。我打开翻看,却是记载着叶良辰这二十年来的回忆录。

    书的主人已去,我心中一阵黯然,合上了书籍。

    再看那封书信,上面写着三观亲启四个字,我心中哀痛,打开书信,书信无头无尾,上面写着八个大字。

    不破不立,中庸之道——

    各位书友,《中原行镖》进入尾声,预计在本月内完本,如今月初,恳请大家投出手中宝贵的月票,让《行镖》在完本前有个好一点的成绩——

    另外报告下我的联系方式:

    微信号:sanguanyouzai(三观犹在的全拼)

    qq书友群:2964740

    微信公众号:三观犹在(完本后,行镖其他版本结局会发在公众号里,还有新书筹备及相关内容,欢迎关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