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逆苍天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凿碎丰碑!

    “呼!”

    白玉般的死亡丰碑,高悬于碎骨城,丰碑上,浮现出一簇簇气旋。 .

    气旋,轻轻旋动着,吞没着碎骨城的死亡力量。

    以气旋为中心,密密麻麻的灰白光线,蜘蛛网般充斥于丰碑。

    每一束灰白光线,都代表着一种死亡力量的真谛,暗暗呼应着陨骨大尊的血脉,和他进行着血脉共鸣。

    “啊!”

    碎骨城内,白骨族的族人,突爆发血脉力量。

    无数的死亡光幕,和碎骨城的防御力量,交融在一块儿。

    “蓬!”

    一层,笼罩着整个碎骨城,坚厚无比的森白能量结界,顷刻间凝结。

    陨骨大尊,站在死亡丰碑底下,冷冷看向聂天。

    他,并没有脱离那森白的能量结界,还在碎骨城内。

    唯有死亡丰碑,“呼”地一下,从碎骨城飙射出去。

    死亡丰碑像是一个巨大的风筝,向聂天的血肉躯身飞来,丰碑的碑面底部,有几十条灰白光芒,连接在碎骨城的森白能量结界。

    那些光芒宛如纽带,为死亡丰碑提供着死亡力量,也能在关键时刻,将丰碑扯回碎骨城。

    “血脉,死亡祭奠!”

    城池中的陨骨大尊,白骨森森的双手,高高举起,如向死亡神祗献祭,以自身的死亡血脉,来催动着丰碑。

    白玉般的丰碑,其中的气旋,陡然加速。

    “唔!”

    聂天禁不住轻呼一声,因为他察觉出,他的生命精气,不由自主地加快流失,有一点点灰白色的斑纹,仿佛凭空在他肌肤上浮现,蚕食着他的生机。

    “死亡丰碑,也是白骨族的重器吧?”他嗤笑一声,“和烬骨大尊的死亡丧钟,应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吧?嘿,那死亡丧钟,也未能给我造成什么影响,何况是你?区区中阶血脉,就想以器物伤我?”

    “咻!”

    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在他注入血脉后,猛地胀大。

    骨头的膨胀,极其的诡异,仿佛是在骨头内潜隐着一头看不见的凶兽,疯狂吞食着他的气血,还发出让人灵魂战栗的吼声。

    “嗷!”

    吼声,震动的虚空都绽裂,变得极其不稳定。

    “咻!”

    有一道流光,因虚空的震动和绽裂,忽地闪烁了一下,消失在别的天地。

    “聂,聂天……”

    流光远去时,裴琦琦的呼声,似隔着重重空间,传递而来。

    “呃,抱歉了。”聂天略有些尴尬,眼看骨头胀大了数十倍,立即激发生命血脉,将一滴滴生命精血,灌注向骨头。

    狂暴巨兽的恐怖虚影,顿时从那骨头释放的血红光芒中,显现而出。

    那截骨头,如破裂星穹的天之神矛,刺向死亡丰碑。

    “嗷!”

    因骨头而浮现的狂暴巨兽,似突然短暂复活,暴烈至极的力量,铺天盖地的爆发,赤红光团轰隆隆地炸裂。

    一个个红艳艳的蘑菇云,如坠落血海的石头,荡漾而出的涟漪,妖艳而血腥。

    “轰!轰轰轰!”

    狂暴血腥的能量狂潮,混杂着赤红色的晶链,释放着巨兽的血脉奥妙,连连轰炸着死亡丰碑。

    那块白玉般,数千米高的死亡丰碑,立即沾染了血腥色。

    丰碑中,一个个气旋,都已无法运转。

    “嗷!嗷嗷!”

    狂暴巨兽的嘶吼声,催生出更多的血腥爆裂云,都是针对死亡丰碑而来。

    那面死亡丰碑上,蜘蛛网般密集的灰白光线,一根根碎断,溅射为精炼的死亡力量。

    “不!”

    陨骨大尊的庞大骨身,在碎骨城内,竟“喀喀”地断裂。

    在他的灵魂意识中,宛如看到横行于三界的狂暴巨兽,从亿万年的沉寂中复活,以狂暴绝伦的力量,轰撞着死亡丰碑。

    不知为何,他甚至隐隐看到,那头狂暴巨兽疯狂之下,还在嘶啸着什么。

    “碎骨,碎骨,碎骨小辈……”

    一尊数万米高耸,巍峨如巨山的恐怖骨身,随着狂暴巨兽的嘶啸,仿佛从那死亡丰碑内显化出来。

    那恐怖骨身,倏一出现,陨骨大尊的心脏都像是要炸裂。

    “大,大帝……”

    陨骨大尊的声音,结结巴巴,简直不敢相信。

    不论是碎骨城,还是死亡丰碑,都并非他熔炼出来,乃白骨族的族内至宝,是白骨族的族老传承给他。

    对碎骨城,对死亡丰碑的力量,他本以为知之甚祥。

    这一刻,看到那恐怖的骨身显化,他才明白碎骨城和死亡丰碑中,蕴藏着白骨族的至尊碎骨大帝的残存力量!

    “蓬!”

    从死亡丰碑显化的,那恐怖的骨身,突然爆灭开来。

    是狂暴巨兽的虚影,将其给硬生生打碎了!

    “咔嚓!”

    一并碎裂的,还有那传承了一代代的,不知道造就多少白骨族大尊的死亡丰碑。

    “死亡丰碑!竟然被凿碎了!”

    “我的天!那可是白骨族的利器,是唯有族内潜力巨大者,才配持有的死亡丰碑啊!”

    “从知道死亡丰碑起,我就没有听过,死亡丰碑被什么人,被什么力量,遭受过如此重创!”

    魔族、冥魂族,还有海族、月族的族人,眼看坚固至极的死亡丰碑,被聂天的那截骨头,给凿碎了开来,都要疯了。

    “白骨族的重器,也不过如此。”聂天眼瞳冷漠,感受着那截骨头内,狂暴巨兽的愤怒,在心里面暗暗自语,“你,被撕裂巨兽清除碎骨大帝残存之力后,才算真正恢复过来。你,是因为和碎骨大帝一战,而同死。”

    “也难怪,你面对白骨族族人,面对以他残存之力铸就的器物,如此的暴躁。”

    “这个陨骨大尊,还真是倒霉啊。”

    “嗤!嗤嗤!”

    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突绽放出万丈血芒,向碎骨城而来。

    碎骨城中,所有白骨族的族人,仰望着头顶,看着那截骨头,脑海内,都浮现出另外一幕场景。

    一头,比炼魔禁地都要庞大的,能吞吐日月星辰的巨兽,释放着无穷无尽的暴戾力量,正向他们扑杀而来!

    他们所有人,包括陨骨大尊,包括碎骨城,面对那巨兽,都如蝼蚁般,不堪一击。

    “星空巨兽!”

    “这,就是星空巨兽啊!”

    “有这种东西在,我们怎么敢去人界和灵界啊!”

    白骨族族人,发出梦呓般的哀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