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沙漠

第一一五一章 夜袭

    齐宁回过身,笑道:“齐峰,入乡随俗,不得冒犯,大巫有事召见,你们在此等候是。 ”

    齐峰虽然觉得事情有些诡异,但齐宁既然吩咐下来,也不敢违抗,这毕竟是苗家大巫的领地,若是轻举妄动引起苗家人与朝廷的冲突,齐峰是无论如何也担不起如此责任。

    “国公小心!”齐峰还是不大放心。

    齐宁微微一笑,向月神司道:“带路!”

    月神司转过身,向山行去,齐宁跟在月神司身后,月神司带来的那几人脸都戴着面具,但自然不像月神司的面具山有月形图案,这几人跟在齐宁身后,呈扇形分开。

    山的道路崎岖难行,换作普通人要登山顶实在是困难的很。

    日月峰是一座众星捧月的孤峰,山遍植各类树木,藤蔓连绵,草木茂密,通向山的道路两边,都是茂密的丛灌,夜色之,林显得幽深异常。

    “许久不曾见到月神司,不知月神司近来可好?”齐宁跟在月神司身后,看着月神司扭动的臀部,轻笑问道:“大巫一向可好?”

    “我很好,大巫好不好,锦衣候见到大巫可以自己去问。”月神司声音淡然。

    齐宁微微一笑,也便在此时,身后三人几乎是同时从腰间拔出了佩刀,又极其默契地同时向身前的齐宁砍过去。

    三人同时出刀,像是训练了无数次。

    生死攸关之际,齐宁背后却像张了眼睛一样,足下一蹬,整个人已经冲出,探手直往那月神司抓了过去。

    三人出刀顿时全都落空,而齐宁的手眼见得便要抓在月神司身,那月神司的反应却也是机敏异常,齐宁出手之际,她似乎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妙,足下也是一蹬,身法轻盈,掠开了齐宁这一抓,反手掷来,数点寒星直往齐宁身打过来。

    齐宁侧身闪躲,那后面三人却已经抢前来,三刀齐齐再次向齐宁身砍过来。

    对方的刀快,齐宁的身法更快,他并无闪躲,反倒是身子一矮,冲着间那人撞过来,大刀眼见得要落在齐宁身,齐宁却以绝对的速度到得那人面前,右手成拳,铁拳破空,已经重重打在了那人胸口,齐宁的内力本十分浑厚,此番在封剑山庄又将白猴子等人的内力化为己用,这一拳力道十足,那人整个身体已经被击飞出去。

    另外两人并没有因为齐宁攻击间那人而稍有迟疑,两刀一左一右依然是犀利无砍了下来,下手毫不留情。

    齐宁左腿猛地踹出,正踹在左边那人的膝盖处,只听得“嘎吱”一声响,瞬间便踹断了那人的腿骨,那人惨叫一声,齐宁已经抓住他的胸口,猛喝一声,将那人当做盾牌一般护在自己方,另一人大刀这时候堪堪砍了下来,虽然已经发现自己的同伴被当做盾牌,却收手不及,大刀重重砍在了同伴的身。

    那人大吃一惊,齐宁根本不容他有反应的时间,用手那人作为武器,狠狠地向那人甩了过去,两人相撞在一起,都是飞了出去。

    一切都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但齐宁速度快,出手有果断利落,眨眼之间,便已经将三人解决。

    便在此时,却听得“嗖嗖嗖”之声响起,从道路两边的林子里,同时又弩箭射了过来。

    齐宁身形如同灵猿,轻盈闪躲,但两边弩箭不绝,凶狠无。

    齐宁已经瞥见那月神司冲进左边的林,也不犹豫,虽然知道林必有埋伏,但还是直冲进去。

    林子里果然有人影闪动,虽然有月光洒射下来,但林却是十分的昏暗,人影闪动,分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齐宁神色冷峻,这时候又有箭矢向自己这边射过来,齐宁足下斜踏,正是逍遥行,身形如同魅影一般,在林忽闪忽现,林一众射手顿时慌了神,听得有人叫道:“在那里,在那里!”

    齐宁闪动之际,却已经大致判断出在这里埋伏了七八名箭手,清一色都是身着苗家服饰,但几人叫喊出声,那腔调却明显不是苗人的语音。

    齐宁闪身到得一名箭手面前,这时候已经将寒刃握在手,那人看到齐宁近在眼前,脸色大变,还没有叫出声来,齐宁手寒刃已经如同毒蛇般直刺出去,没入那人的喉咙之,又在顷刻间拔了出来,从喉咙里喷出的血迹甚至都不能沾齐宁的衣衫。

    众射手没了目标,顿时都慌乱起来,弯弓搭箭,四处寻找目标,但这林威势昏暗,齐宁一混入到人群之,对方根本分不清敌我,这时候人影晃动,互相之间又不敢轻易射箭,唯恐伤了自己人。

    齐宁这时候却像是虎入羊群,身形闪动之间,但凡发现边有人,立时欺身过去将之杀死,只是片刻间,已经有死人被寒刃穿透了喉咙或是心脏。

    从对面的林子里冲出七八号人,往这边过来支援,齐宁趁乱又杀了两人,便听得一个女人的声音叫道:“所有人不要动,看到有人妄动,无论敌我,立刻射杀!”

    一时间林的射手们各自近以大树为依靠,静止不动,只待有人动作便立刻射杀。

    齐宁心冷笑,却也知道自己这时候如果闪动,却必然会成为众多射手的靶子,贴在一棵大树后面,当下也不轻举妄动。

    他微闭眼睛,知道四周尚有十名左右射手,虽然先前躲过了众射手的一轮袭击,但他却也知道这些人的箭法俱都不弱。

    江湖的武功五花八门,兵器也都是琳琅满目,但是很少有人专门习练箭术。

    箭术适用于行伍之,在江湖却是很少见。

    苗家人也用箭,却很少用弩。

    今日这群箭手并非使用长弓,而是使用在民间很罕见的箭弩,之弓箭,弩箭的射程会近一些,但是爆发力却更加有力,而且制造的成本之长弓要昂贵得多。

    齐宁倒是见过军营之有人配备弩箭,但在苗家寨子,却几乎没有发现弩箭的存在。

    方才这些人的叫声,已经让齐宁判断出他们虽然穿着苗家服饰,却未必是苗寨人,而弩箭的出现,更让齐宁进一步确定这些人很可能是乔装打扮成苗人。

    这些人竟似乎是早埋伏在这里,等着自己登山之时突然袭击。

    他们又如何知道今夜自己会来到日月峰?

    自己在这里遭受突袭,那向百影现在的情况又如何?莫非向百影先前也早受到这些人的突袭?

    月神司下山传自己山将苗家大巫,明显是一个圈套,对方的目的是要让自己孤身山,尔后再半山腰对自己发动突然袭击,如果自己不是反应迅速,而且一身武功了得,现在只怕已经是一具尸首。

    月神司当然是要致自己于死地,而月神司是苗家大巫的部下,如此说来,要致自己于死地的却正是苗家大巫?

    四周寂静一片,众射手都是端着弩箭,随时准备向移动的目标发出攻击。

    齐宁此时却是极其冷静。

    他脑迅速在作出判断,这一切按照道理来说,是苗家大巫布下的陷阱,但是苗家大巫又如何知晓自己会来到日月峰?最为紧要的是,即使苗家大巫真的知晓自己前来而特意在这里设下埋伏,袭击自己的应该是苗家人,可是这群射手明显是乔装打扮,他们的语音明显不是苗人。

    这群射手使用的弩箭并非苗家人说长箭,而且方才这群人配合十分默契,明显是训练有素,有那么一刹那甚至让齐宁产生一种感觉,这群人竟似乎是从行伍之出来。

    齐宁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担心向百影的安危,山下的齐峰等人眼下是否遇袭,齐宁也没有时间去关心,他现在要做的是解决周围的这一群箭手,尔后退到山下与齐峰等人会合。

    脚边躺着自己杀死的一名箭手,齐宁矮下身子,从那尸首身取下了箭盒背起,随即将那人的弩箭端在手,深吸一口气,这才贴着大树,林虽然昏暗,但齐宁的目力了得,依稀看到距离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边贴着一名箭手,他端起箭弩,却不瞄准那人的要害,而是对着那人的腰间,并不犹豫,扣动了箭弩,弩箭如同流星一般,直往那人射过去。

    “噗”的一声,弩箭正那人腰间,那人惨叫一声,身形已经从大树后面歪过去,也在此时,几道身影从大树后迅速冒出,朝着那人直射过去。

    昏暗之不辨敌我,但凡稍有动作,立刻射杀,这群射手令行禁止,见到那人动作,立刻都按照吩咐向那人射箭,而齐宁却也趁这机会,瞧见冒出来的几人,动作迅速,早已经装好弩箭,朝着最近出的一人射了过去,这一次却是直取要害,弩箭没入那人脖子之,哼也没哼一声便栽倒在地。

    齐宁一箭射出,第二箭迅速装好,又向另一人射了过去。

    那人正要躲到大树后面,只是齐宁这一箭他的速度要快一分,身体还没有被大树掩好,一箭亦是穿过了那人的脖子。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