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沙漠

第一二八六章 杀父之仇

    几名鬼差握着刀,推搡着阴无极向前行,时不时地在阴无极的屁股上踹上一脚,阴无极身体虚弱,虽然鬼差连催带踹,速度却也走不快。

    齐宁和轩辕破跟在后面不远。

    雨势并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在山中的道路东拐西怪,竟是走了大半个时辰,却走到一处狭窄的山谷之中,因为两边山壁高耸,倒是挡住了暴雨,前行两三里地,走出了山谷,前面豁然开朗,前方却是灯火辉煌,与一路上的泥泞昏暗大是不同。

    出了山谷,道路便是用青石板铺就,两边更是栽种着花卉,往前走出不过一里来路,一座假山横在前面,青石板道路便被这假山一分为二,两边路上各有一名麻衣鬼差戴着斗笠腰挎大刀挡住了去路。

    “奉鬼主之命,提审奸邪。”最前面一名鬼差看到“血池判官”落在后面,当下便对守卫鬼差道。

    那鬼差看了阴无极一眼,便即让开了道路,一行人继续前行,等齐宁走上前,守卫的鬼差立时弯下腰,显得异常恭敬。

    转过那假山,前方的景象便和此前完全不同,似乎是到了一处精致的花园之中,红梅绿竹,青松翠柏,布置的极具匠心,前方是一座八角亭,穿过八角亭,前面便出现一座十分精致的宅院,古香古色,门头挂着白色灯笼,在风雨中摇晃。

    门前依然是守着两名麻衣鬼差,禀明过后,众人顺利通过,便见到一处院落中,这院子上方竟然是极具匠心用木料盖了天顶,天顶是以青藤古蔓封住,身在院内,竟是淋不着雨。

    齐宁看在眼中,知道这一处宅子定是花费不少。

    院内四角,都有挎刀的鬼差,清一色戴着鬼面具,看上去异常阴森。

    似乎是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便见从灯火通明的大堂缓步走出来一人,那人一身黑色锦衣,脸上也是戴着面具,背负双手,齐宁只看那人行走的姿态,一眼便认出正是陆商鹤。

    陆商鹤背着双手走到院内,瞥见齐宁,微微颔首,齐宁也是不动声色,向陆商鹤点了点头。

    几名鬼差分散退开,将阴无极留在当中,陆商鹤背着双手绕着阴无极走了一圈,到得阴无极身后,猛地抬起一脚,踹在阴无极膝弯,阴无极猝不及备,一条腿顿时跪下去,便要站起身,边上早有两名鬼差冲上来将阴无极按着跪在地上。

    阴无极冷笑道:“陆商鹤,你究竟想怎样?”

    “阴无极,陆某是个讲道理的人。”陆商鹤笑道:“陆某从来是以德服人,你在山上,陆某隔三差五就让人给你送去活物,听说你吃的有滋有味,这苗家蛮夷,果然是尚未开化!”

    “陆商鹤,我当日就该击杀了你这狗贼。”阴无极厉声道:“小人得志!”

    陆商鹤哈哈笑道:“我给了你几次机会,和你好言好语,你错过了机会,这以后求我也是没有用。今日找你过来,我不再和你商量黑莲残党的事情,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日在朝雾岭,你出手伤我,我心怀宽广,并没有找你报复,可是你既然顽固不化,咱们就该好好算算账。”

    “要杀要剐,你尽管过来。”阴无极冷笑道:“我阴无极害怕你这等宵小不成?”

    “你也别在这里大呼小叫,说的倒像自己是个正人君子一般。”陆商鹤一挥手,早有人端了一把椅子过来,陆商鹤在那椅子上坐下,又抬手示意给齐宁这边搬一把椅子,齐宁却是微微摇头,陆商鹤只以为齐宁便是持宝童子,持宝童子素来沉默寡言,虽然和陆商鹤交集不少,但两人说话却并不算多,陆商鹤知道持宝童子性格古怪,也不多管,盯着阴无极道:“明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人所占,却多年不敢言语一句,任由头上绿油油一片,你这耐心,还真是不差。”

    这是阴无极内心致命之伤,被陆商鹤言语一刺激,便即挣扎想要站起,但他内力全消,那几名鬼差将他按住,他却是难以起身。

    “若是你最后拼着一死,和那位大宗师殊死一战,我倒还佩服你几分,你倒是厚颜无耻,明知自己打不过他,竟然利用一个小姑娘。”陆商鹤叹道:“蛊惑女儿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你这心肠之毒,天下罕见。”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若论卑鄙无耻,这天下间恐怕没有几个人比得过你陆商鹤。

    他与陆商鹤也不过十来步之遥,要取陆商鹤性命实在不难,只不过情势在他控制之下,他倒想看看陆商鹤今晚到底想搞什么鬼。

    阴无极却是闭上眼睛,不再多说一句。

    陆商鹤诡异一笑,大声道:“阿瑙姑娘,你杀父仇人就在眼前,还不过来瞧一瞧?”

    齐宁心下一凛,微抬头,瞧见从那大厅之内,几道身影缓步走过来,当先一人娇小玲珑,齐宁只看一眼便知道正是阿瑙,让齐宁吃惊的是,阿瑙此刻身着麻衣,面上竟然也带着一张面具,打扮衣着竟是与小蝶一般无二。

    他瞬间就想到,当日地藏将在场一干人全都囚禁起来,阿瑙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只是他在两处囚禁之所都没有见到阿瑙,心里还在疑惑,这时候终是明白,阿瑙竟似乎已经投靠了地藏。

    阿瑙年纪幼小,再加上她性情本就有些自私自利,在陆商鹤这伙人的威逼利诱下,投身地藏变成鬼差,那也并非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阿瑙身后,却是跟着两名麻衣鬼差,看她们的身段,却是女子。

    想来阿瑙虽然投靠了地藏,但陆商鹤对她却并不放心,依然派人看守。

    阿瑙走到陆商鹤身旁,距离几步之遥,陆商鹤嘿嘿一笑,瞅着阿瑙道:“阿瑙,你的父亲是一位大宗师,本来那位大宗师是黑莲教主,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手握权势,如果他还活着,这天下间又有谁敢动你一根毫毛?有大宗师的庇护,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连皇帝小儿也不敢对你怎样,你说是不是?”

    阿瑙显然对陆商鹤十分畏惧,低着头,轻嗯一声。

    陆商鹤叹道:“本来你可以过着比公主还要逍遥的日子,可惜一切都被此人所毁。”缓缓站起身,单手负于身后,一只手指着阴无极道:“他不但毁了你赛过神仙一般的日子,而且还诱骗你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你年纪小,不懂人心险恶,被他所利用,害死你父亲其实怪不得你,都是此人所为,他便是你的杀父仇人,你告诉我,杀父之仇大不大?”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阿瑙声音怨毒。

    “说得好。”陆商鹤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身为人子,若是连自己的杀父之仇都报不了,实在是连一条狗也不如。”

    阿瑙恨声道:“我要杀了他,为为我爹和我娘报仇!”

    陆商鹤笑道:“为父母报仇,天经地义。今日我给你这个机会,此人武功被废,现在连一条狗也比不上,你想怎样杀,就可以怎样杀。”走过去,伸手竟是摘下了阿瑙的面具,露出阿瑙那张漂亮白皙的脸蛋儿,只是那一双眼眸之中,却充满了怨恨。

    陆商鹤柔声道:“你想投靠地藏,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却并非谁都有资格得到地藏菩萨的庇护。”一只手竟是轻抚阿瑙白皙的脸庞:“今日你亲手杀了此人,便算是投靠地藏的投名状,日后必将得到地藏的庇护,只要有我们保护,天底下也没有任何人能上你一根毫毛。”

    阿瑙咬牙道:“我我要杀了他!”

    陆商鹤收回手,点头道:“好孩子!”沉声道:“来人,拿刀来!”

    边上立刻有人上前,奉上了一把锋利的大刀,陆商鹤接过刀,比划了两下,才道:“好孩子,一刀砍了他,未免太过便宜了他,你是九溪毒王的弟子,精通毒术,为何不用厉害的毒药折磨他?杀父之仇,不能一下子就报了,这杀人有杀人的讲究,你要让仇人痛苦,就该让他生不如死,你说是不是?”

    阿瑙道:“我我要将他一刀一刀地割成肉泥,让他既痛苦不堪,却又一时死不了。”看着陆商鹤道:“这刀太大,割起肉来不便,你你能不能给我一把锋利的匕首?”

    “哦?”陆商鹤笑道:“好想法,一刀一刀割去他身上肉,让他一时死不了,哈哈哈,阿瑙,你果然是聪明伶俐。”吩咐道:“拿匕首来!”

    立时又有人送来一把匕首,陆商鹤将匕首递给阿瑙,含笑道:“莫让我失望。”

    阿瑙接过匕首,转头看向阴无极,却见到阴无极双目紧闭。

    齐宁皱起眉头 ,心想这陆商鹤果然歹毒,竟然要利用阿瑙杀死阴无极,他知道阿瑙被阴无极利用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定然是对阴无极恨之入骨,此时当中要凌迟阴无极,也算是为父报仇,可是一想到这如花般的小姑娘竟然要下如此狠手,心下却是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