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沙漠

第一四七一章 养虎为患

    空藏大师神色平和,地藏终于道:“这些年来,我每年可以见到哑奴三次,你说他气息尚在,自然不会假。”

    空藏大师合十道:“阿弥陀佛。暮施主,老僧答应过你,会帮你完成心愿。眼下你的愿望已经达成,老僧别无他求,只盼你能够信守承诺。”

    地藏道:“我自然不会食言。不过我要见到哑奴醒转过来,才会自废武功。”

    “暮施主,当年的约定可并不是这样。”卓青阳叹道:“当年说好,那些大宗师不在的那一刻,你便会废去武功皈依佛门。大师当年也答应,会帮你取得玄武丹,不过玄武丹是否真的能够让哑奴醒转过来,谁也不能保证,我们也只能是尽力而为。”

    地藏淡淡道:“你方才还说,玄武丹神效惊人,必能救回哑奴。”

    卓青阳颔首道:“我是这样说过,但也只是期盼如此。这玄武丹虽然一直有传说,可是我们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识过玄武丹的灵效,此外也无人知道服用玄武丹之后,是否会立刻起药效。也许服用过后,三五日之后才会醒转,也有可能三五个月,我们都无法确定。”

    “我当年答应过你们,大仇得报,得到玄武丹之后,我会自废武功。”地藏道:“可是如果你们救不回哑奴,这些承诺自然不会作数。”

    卓青阳脸色凝重起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要反悔不成?”

    地藏摇头道:“并非是反悔。你们救不回哑奴,我便要自己带着他继续求医问药,废去武功,便有许多不便。”

    “暮施主,你这可是出尔反尔。”卓青阳叹道:“你莫忘记,哑奴的生死,掌握在我们手中。”

    地藏淡淡道:“你是在威胁我?”

    卓青阳摇头道:“我自然不会有此意,只不过”他话声未落,众人却已经看到地藏拔地而起,随即如同流星般掠向那艘大船,所有人都是骇然变色,空藏大师却已经腾身而起,欲要挡住地藏的去路,却听得地藏冷声道:“闪开!”已经是一掌往空藏拍过去。

    空藏晓得地藏厉害,不敢硬接,只感到一股劲风袭来,还没来得及多想,地藏已经从他身旁掠过,也不与他纠缠。

    地藏速度奇快,眨眼间已经飘落到大船之上,卓青阳失声道:“不好!”

    却只见到地藏进入船舱之内,舱内一时间没有声息,卓青阳和空藏对视一眼,脸上都显出骇然之色。

    齐宁也已经上前去,沉声问道:“卓先生,哑奴是否在船上?”

    卓青阳点点头,眸中显出骇然之色道:“大师,咱们!”

    空藏不等他说完,已经打断道:“因果循环,终究是瞒不住的。”

    齐宁已经意识到什么,低声道:“大师,难道哑奴前辈已经过世了?”

    “十多年前,淮南王将哑奴送到了大光明寺。”空藏神色凝重:“当时的情势已经是十分严重,哑奴身受重伤多年,各类药物虽然让他留有气息,却只是一个活死人。而且诸多药物加上他自身的伤势,已经让他的经脉完全损毁,送到大光明寺的时候,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息。”

    齐宁皱眉道:“难道哑奴前辈送到大光明寺,就已经过世?”

    空藏摇头道:“老僧集合了数人之力,以内力注入哑奴体内,又将寺内涅槃金丹喂他服下,勉强让他活了下去,但却支撑不了多久。”合十苦笑道:“老僧心存私念,当时浮萍计划已经在进行,又知晓了暮施主的身份,那时候我们便知道,若是没有暮施主的相助,浮萍计划便无法成功。”

    卓青阳却是肃然道:“大师千万不要这样说,你并非是私念,而是心存天下苍生,乃是大菩萨心肠。”

    “哑奴在寺内不过一年多,就已经过世。”空藏平静道:“我们只担心暮施主知晓哑奴过世,便会退出浮萍计划,无奈之下,只能出下策,隐瞒哑奴过世的真相。”

    “那又如何能瞒过她?”齐宁脸色更是凝重:“她每年都可以见到哑奴,难道没有发现?”

    卓青阳叹道:“我们都是让她远远看着,哑奴的遗体,我们一直都是用药物维持,看上去就像活着一般。她一心想要救回哑奴,也将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所以大师如何安排,她也都是从无异议,一直遵从。”

    齐宁道:“你们难道没有想到此时迟早会被她发现?”

    “我们已经是骑虎难下。”卓青阳道:“如果告知哑奴过世,我们实在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万一因为她而导致浮萍计划败露,那么一切也就!”长叹一声,一脸无奈。

    齐宁此时才明白,空藏大师和卓青阳一度想将地藏当做利器,可是这利器既能伤敌,一个不慎,亦能伤己。

    “我们在大光明寺请你加入浮萍计划,并非真的是为了对付其他大宗师。”卓青阳压低声音苦笑道:“我们就是担心眼下的局面出现,却不想这样的局面却成真。按照我们的设想,地藏即使对付的是伤重的大宗师,也必然自损极大,那是她若撕毁承诺,我们就只能依靠你来帮助我们除掉她。但眼下的情势,比我们计划的还要凶险。”

    齐宁恍然大悟,道:“你们让我加入浮萍,是为了对付地藏?”

    卓青阳微微颔首,空藏却是合十不言。

    “你们养了一头猛虎对付其他的猛兽。”齐宁叹道:“可是到最后,你们自己却控制不住那头猛虎,这可真是。”

    此刻北堂庆也已经走过来,向卓青阳拱手道:“先生!”又向地藏拱手道:“大师!”

    北堂庆当年混入楚国都城,在齐景的介绍下,拜卓青阳为师,卓青阳却是他名副其实的先生。

    卓青阳微微点头,道:“你也下山了?我们当初也料定,琴箫合奏,北宫可以吹箫,但却无人能够在琴技之上与他相配,也只有你下山或能成功。”

    北堂庆点点头,看着一直没有动静的大船,皱眉道:“先生说的利器,便是此人?”

    “她身份太过特殊,当年与我们达成协议的时候,我们对她承诺,她的身份,只有我和大师知晓,不会告知第三个人。”卓青阳道:“所以并没有将她的真实身份告知于你。”

    北堂庆神色淡定,道:“先生这样做,自然是有道理的。”眉头一紧,道:“虽然除掉了莫澜沧等人,可是这地藏的武功既然也达到了大宗师的境界,我们的计划,也就没有完成,而且!”左右看了看,苦笑道:“如果他当真撕毁承诺,我们又能奈她何?”

    空藏叹道:“老僧只能劝说她放下屠刀,除此之外,恐怕”

    便在此时,却听得舱内发出一声怪叫,随即听到“砰砰砰”之声响起,几道身影从大船舱顶破舱而出,飞到空中,齐宁等人大吃一惊,见到那几道身影都是穿着僧衣,一看就是大光明寺的僧侣,那几人飞到空中,齐宁正以为都要落入水中,却听到“砰砰砰”又是几声响,身在空中的数名僧侣,竟然像爆炸一般,就在空中支离破碎,瞬间就变成了肉沫。

    赤丹媚和不远处的花想容虽然都是见过世面,但从见过活生生的人在瞬间撕裂成粉碎,场景当真是可怖异常,竟是齐齐惊叫出声。

    其他人也都是赫然变色,空藏大师惊呼道:“不好!”双足一蹬,整个人已经向大船直飞过去,厉声道:“休要下毒手!”

    他还没有靠近大船,就听到“噼里啪啦”的碎裂之声响起,这一次却不是有人飞出来,而是那船舱四分五裂,木板瞬间炸开,好生生的船舱,瞬间就不见,大船光秃秃的一片狼藉,随即众人便见到一件物事从船上直飞出来,齐宁看的明白,那物事四四方方,如同棺材一般,但这棺材通体发白,似乎是汉白玉所造。

    石棺飞过来之时,地藏的身形虽在那石棺边上。

    空藏大师正往大船飞掠过去,与飞过来的石棺正面相对,他没有闪躲,却是探手往那石棺抓过去,地藏一只手已经搭在石棺另一端,空藏大师还没有碰到石棺,地藏却已经用力一送,石棺直往空藏撞过来,速度快极,正撞在空藏的身体上,空藏整个人就如同石头一样被撞的向后飞过来,齐宁脸色微变,飞身掠上,探手搭在空藏身上,却连自己的身体也是难以阻挡来势,与空藏一起向后,落在地上之时,两人蹭蹭蹭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

    “大师,你?”

    齐宁还没说完,空藏“哇”的一声,已经喷出一口鲜血,显然被石棺那一撞,已经伤到了内脏。

    北堂庆和卓青阳都是骇然变色。

    空藏大师的武功,在当世也是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放眼武林,能与空藏相提并论的高手没有几个,可是地藏一出手,空藏甚至无法闪躲开石棺的撞击,地藏武功之可怕,亦可见一斑。

    “砰!”

    石棺落在沙滩上,地藏飘然落下,站在石棺边上,她容颜娇丽,身材丰腴,可此刻那张漂亮的脸上却是布满寒霜,盯着空藏,冷声道:“你们一直在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