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沙漠

第一四七二章 掌纹

    齐宁扶着空藏,空藏却是轻轻推开,上前两步,合十道:“暮施主,哑奴并非逝去,只是往生而已,他肉身虽已经没有生气,但我们已经为他诵经超度,自然是可以转世投生。生又何尝生,死又何尝死?生生死死,只是一个轮回而已。”

    地藏冷笑道:“当年你保证过,定会帮我取得玄武丹,让他醒转过来。”

    “是老僧妄言。”空藏叹道:“佛门五戒,戒杀生、戒偷盗、戒淫邪、戒妄语、戒饮酒,老僧当年明知哑奴大限将至,却没有食言相告,口出妄语,犯了大戒,自是无法往生,阿弥陀佛!”

    地藏轻抚着石棺,目光望向压着玄武神兽的巨石堆,问道:“玄武丹是否可以让他起死回生?”

    卓青阳摇头道:“哑奴多年前就已经过世,如今还能保持肉身不坏,只是因为我们一直以药物维持。人死如灯灭,他在多年前就不在了,莫说这世间根本不可能有起死回生的药物,就算真的有,他故去多年,只怕也已经回天无力。暮施主,哑奴几十年前就已经没有知觉,也许他自己早就想入轮回之道,不想继续经受折磨,你虽然是一片好心,想要起死回生,可是!”

    他还没说完,地藏脸色一变,右手抬起,齐宁一直注意地藏的动静,见她右手动作,心知不妙,他与卓青阳近在咫尺,立时闪身护在卓青阳身前,果然一股强悍劲气扑面而至。

    那劲气无声无息,说到就到,若非齐宁察觉不妙,这道劲气便会无声无息地击中卓青阳,以卓青阳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

    那劲气袭来,齐宁也已经运转内力,双掌前推,正与那股劲气相碰,虽然挡住了劲气,但身体却是一震,只觉得五脏六腑剧烈颤动了一下,生出一股恶心之感,差点便要呕吐出来,却还是强行将那呕吐感压制了下去。

    地藏冷冷看了齐宁一眼,淡淡道:“你要和他们一起死?”她语气冷淡,充满了威胁之意,但听她话中的意思,其本意似乎并不想杀死齐宁。

    “暮前辈,能否听我说几句肺腑之言?”齐宁上前一步,拱了拱手。

    地藏凝视齐宁,问道:“什么?”

    “当年在大雪山发生的事情,有些人确实存有过错,而且我对哑奴前辈舍己为人的性情十分钦佩。”齐宁看着地藏,缓缓道:“当年你二人从大雪山下来,哑奴前辈受伤昏迷,自此再也没有醒转过来,确实让人唏嘘同情。可是暮前辈也应该知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些事情人力或可改变,可是生死之事,却实在不是人力所能回转。哑奴前辈昏迷数十年,而且一直还能有气息,可说是天大的奇迹,可是他终究是血肉之躯,虽然一直以药物支撑下来,但处于昏迷状态,身体只能是逐渐虚弱直到去世,这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看了空藏大师一眼,道:“空藏大师骗了你这些年,你心中恼怒,对大师心存怨恨,可是依我之见,你不但不该对大师有仇恨之心,甚至还要感激大师对你的恩惠。”

    空藏大师和卓青阳对视一眼,都有些错愕,地藏也是面无表情道:“我为何要感激他?”

    “暮前辈一直带着哑奴前辈找寻神医妙药,却终究无力回天,淮南王最终将哑奴前辈送到大光明寺,只因为在他看来,普天下如果还有一线希望能够救回哑奴前辈,只有大光明寺能做到。”齐宁叹道:“大光明寺乃是江湖各大门派之首,寺内高手如云,我说的高手,并非是指武道高手,而是在佛学医药这些方面的顶尖人才。”向空藏大师问道:“大师,我说的可有错?”

    空藏合十道:“鄙寺确实有药剂堂,里面也确实有精通药理的好手,谈不上神医,但人数众多,一起合力的话,也确实很少有伤病能难倒他们。”

    “大师既然希望你能够参与浮萍计划,自然会竭力满足你的条件。”齐宁将目光重新投向地藏:“你只是希望大光明寺能够救回哑奴前辈,大师如果能做到,当然会全力以赴,不会有丝毫的疏怠。”

    空藏大师唱了声佛号,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即使暮施主不参与浮萍,老僧也会全力以赴。”

    “哑奴前辈入寺没多久便故去,绝非是大光明寺不尽力,而是哎,恕我直言,而是大限已至,就是大罗金仙在世,也回天无力。”齐宁叹道:“哑奴前辈过世,暮前辈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此事确实不能怪罪大师和卓先生。”齐宁神情肃然:“反倒是大师隐瞒了哑奴前辈过时的真相,至少这些年来暮前辈一直心存希望,不至于在多年前便伤心痛哭。而且暮前辈一心想要一雪当年大雪山之恨,如果没有浮萍相助,暮前辈自问能够对付数名大宗师,为哑奴前辈报仇?”

    地藏凝视着齐宁,也没有说话。

    “所以我才说真要论起来,暮前辈反要感谢大师和卓先生。”齐宁道:“他们不但协助前辈报仇雪恨,而且让前辈的伤痛迟来多年。”

    一阵沉寂之后,却听到地藏忽然大笑起来,她笑声中不但有一丝愤怒,更多的是凄楚,众人都知道当时再无人是地藏敌手,听她笑声只觉得心头发毛,这妇人出手无声无息,谁也不知道她是否会突然出手。

    “他们骗了我多年,你反倒说我要感谢他们?”地藏冷笑道:“如果当年他们无力相救,对我实言,我大可以带着哑奴另寻名医妙药,未必没有希望。”

    齐宁苦笑道:“前辈心里清楚,根本没有任何希望,如果真的有希望,哑奴前辈也不可能几十年不曾恢复?哑奴前辈进入大光明寺之前,前辈自然已经走遍三山五岳,遍访名医良药,而且有淮南王协助,却依然无力回天,送到大光明寺之时,哑奴前辈已经时限不多,即使真的告知你真相,你几十年没能找到的神医良药,难道在短短半年之内就能找到?”

    地藏冷哼一声,便在此时,齐宁却听到身后传来北宫声音:“只要肉身不损,未必未必不能起死回生!”

    此言一出,众人不又将目光俱都瞧向他,却见到北宫竟然挣扎着坐起身来,方才大家的目光都瞧在地藏那边,却不知道北宫何时坐起来。

    北宫被岛主强横霸道的一拳打中心口,谁都知道那一拳的威力绝非常人能够想象,所以大家都知道北宫依然受到重创,性命垂危,却不想北宫却依然坚持到这个时候,齐宁心想难不成北宫的修为远高于岛主,岛主那一拳竟没有对北宫形成致命伤害。

    但众人更惊讶的是,北宫竟说只要肉身不损便能起死回生,这却是匪夷所思,如果换作是别人说出来,自然无人相信,可这话出自北宫之口,众人却都是将信将疑,齐宁暗自寻思,难不成这世间当真有起死回生之术?

    地藏本来神色冷厉,听得北宫之言,眉宇间掠过一丝欣喜,望向北宫,问道:“你说哑奴可以起死回生?”

    北宫轻叹一声,微仰头望向天空。

    地藏这半生最在乎的人就只有哑奴,穷尽心思想让哑奴醒转过来,这时候听北宫竟然有法子,绝望之中,生出一线希望,走向北宫,距离几步之遥,看着北宫道:“你说什么?”

    北宫颇有些艰难地抬起一只手,道:“你看我掌中纹路。”

    齐宁见北宫抬起手臂都颇为吃力,明白北宫此刻也已经是油尽灯枯,普通人能做到的动作,这位大宗师现在却已经十分吃力。

    众人听北宫让地藏去看他掌中纹路,有些奇怪,不知道起死回生与他手中掌纹有什么关系。

    地藏也有些疑惑,起死回生当然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大雪山一块天外飞石都能让几个资质不算出众的人成为超越时间所在的大宗师,那么起死回生当然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这话出自北宫之口,地藏当年对北宫一片痴心,虽然没能走到一起,但跟随多年,对北宫的性情却也是多少了解,知道北宫从不信口开河,他既说有起死回生之术,恐怕不假,不由靠近过去,低头向北宫的手掌瞧过去。

    “起死回生的秘密,就在掌纹之中。”北宫气息微弱:“哑奴!”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竟然如同皮球一般弹了起来,速度之快,骇人听闻,所有人都想不到行将就木的北宫此时竟然还能如此动作,便是地藏也是花容变色。

    “砰!”

    北宫那一掌,却结结实实打在了地藏的心口,地藏身体蹭蹭蹭向后连退数步,而做出最后一击的北宫此时已经落在地上,身体微微动弹,却根本爬不起身,他以自己残存的劲力打出最后一掌,这一张打出,整个人已经完全虚软。

    地藏连退数步,感觉喉头一甜,虽然强自压制,不令自己吐血,但还是有鲜血从嘴角溢出,心口如同裂开一般,剧痛钻心,没有人能想到北宫还有力量发出最后一击,更没有让想到,北宫会对地藏出手。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