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之门 知白

第四百四十一章 杀一座城【二】

    ,。

    请大家关注纵横活动的微信公众号:举个瓜子,明天会有个问答活动,第一个抢答对问题的人在周五和我一起接受访谈。若是有空,再关注一下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关注了也不会有什么好处,一起狂暴的浪就是了。

    安争看着周深从城主府里缓步走出来,对方的眼神里有一种很明显的疲惫和担忧。那眼神很复杂,和安争记忆之中的周深纯净透彻的眼神完全不同。第一次见到周深的时候,周深的眼神里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对未来的期望。他是一个坚信自己可以实现梦想的人,把安古城变成一个世外桃源。

    这一次再见周深,第一眼安争就知道他出问题了。

    “你到底是谁?”

    周深问。

    安争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个曾经安争以为可以成为知己的男人。

    周深等待了一会儿后见安争没有回答,眼神有些闪烁的说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像是我的一位故人,如果我说只是眼神有些相像你可能觉得很虚幻。如果不是他已经死了,我真的会以为是他改头换面来给我一个惊喜。这世界上,只有两个人我不愿意去杀,其中一个就是他。”

    安争的心里猛的一动,心中突然生出几分不忍。

    可是后面周深的画风一转:“然而今日就是他来了,要破坏我安古城的这分宁静,我也容不得。”

    周深指了指那四个身穿铁甲的魁梧武士:“你不是要杀我吗?不是要真相吗?过了这几个人再说。”

    安争早已经感觉到了周围气场的变化,那四个武士手里的重剑光芒一闪之后,四周的环境立刻就发生了改变。那是一种防御结界,虽然还没有出手,安争也能感觉到结界极为坚固。想要打破这个结界,绝非易事。

    安争将手往前一甩,幽雷铃好像长鞭一样甩了出去。长鞭上挂着的六七百个人就好像一大串葡萄一样甩了过去,重重的砸落。可是就在那些人从天空狠狠**的时候,在那四个甲士头顶大概五米左右亮起来一层光芒四射的保护层。这些人撞在保护层都被弹开了,爆开的芝麻一样往四周散落下去。

    安争在这一瞬间将天目召唤出来,扫视了一下那个防御结界。

    可以削弱进攻力量的防御结界,从刚才撞击的力量对比判断,降低力量的程度很高,近乎五成。不过这是直接的物体攻击,暂且还不知道修为之力的攻击会被减弱多少。

    安争微微点头,这倒是第一次遇到的问题。对方的结界不是全面防御,而是将主要的力量都用在削弱对方的攻击上。结界自身的坚固本来就能挡住攻击的一部分力量,在加上削弱一部分力量,天目虽然说可以削弱五成,但是总体算下来的话如果安争用十成力量去攻击,最终能攻击到那四个铁甲武士身上的力量也就两成半到三成左右。

    “很强大的一个结界。”

    天目的声音再次出现:并非是结界本身强大,而是那四个人。那四个甲士的修为功法很奇怪,体质也特殊。他们的攻击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多相当于升萃之境修行者的力量。他们的全部能力就是防御,这四个人就是结界的核心,而这四个人的核心则是那个站在门口的男人。只有杀死那四个人,才能接触到那个男人。

    安争恍然大悟,这四个甲士就是周深的铠甲。这四个特殊的人创造出来的结界,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法器都要管用。防御性的法器终究是被动的,而且不够灵活。能如安争的圣鱼之鳞这样的东西毕竟少之又少,而这四个人就不一样了,他们远比法器要好用。

    不能突破这四个人的防御,就不可能攻击到周深。那四个家伙几乎挡去了全部的力量,安争对周深攻击的话,周深可能连感觉都没有。

    “天目,这个防御结界的极限是多少?如果我用罡天雷或者直接用神雷天征的话能不能一次将结界轰碎?”

    安争在脑海里问了一句。

    不建议使用禁术级别的攻击,消耗修为之力太大,而且没有把握一次攻破。如果连续两次攻破结界的话,那么你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对付那个男人。

    安争下意识的抬起手揉了揉的眉角:“有些麻烦啊。”

    站在城主府门口的周深看安争迟迟没有动手,忍不住轻蔑的笑了笑:“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太多了,年纪轻轻,觉得自己应该行侠仗义。可是你太幼稚,这个世界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认为的正义,可能根本不是正义。别说你没有攻破结界的能力,没有杀我的能力,就算你有,你做的事真的就是正确的吗?年轻人,我经历的比你多。”

    安争冷笑:“这个世界上,经历比我多的人,真的不多。”

    他活动了一下双手:“之所以还没有开始打,我只是在想应该怎么杀你。”

    周深眉头一挑:“那就等你来杀。”

    安争没有向前,而是忽然向后退了出去,而且向后退的速度很快。这一退,让所有人都很诧异。周深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讥讽道:“话说的那么满,原来只是个胆小鬼而已。没有把握所以立刻就跑了?这就是你的侠义之道?可是,你不想打就能走吗?”

    安争已经退到了百米之外,几乎就是那个结界的边缘处:“不杀你,我是不会走的。”

    他的话才说完,一甩手把破军剑甩了出去。破军剑如同一道流光,闪电一样朝着那四个铁甲武士刺了过去。

    “不能用罡天雷或者神雷天征,一样可以破开这个结界!”

    破军剑是当世最强的紫品神器之一,而且是全攻击法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其他能力。破军剑具备着超乎寻常的攻击力,而且自身锋利无匹!

    如果说安争的攻击力是十成的话,那么破军剑能将安争的攻击力再提升三成!

    当的一声,破军剑撞击在那个结界第二层的表面上。结界分成两层,第一层是大的范围,足有几百米,将安争他们全都围在其中。第二层防御层才是这个结界的核心,就在那四个铁甲武士身前大概十米左右范围之外。当破军剑撞在上面的一瞬间,第二层结界幻化出来。那是一个几乎透明的光罩,破军剑撞在上面的时候刺出来一圈涟漪。

    而以破军剑的锋利,似乎也就仅仅是上这一层防御层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痕而已。

    可就在这个时候安争到了,助跑了百米之后,安争的力量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他的身子如一阵飓风而来,一脚揣在破军剑的剑柄上。

    咔嚓一声!

    原本破军剑只是撞出来那么浅浅的小小的一条裂痕罢了,而且只是表层裂痕,根本没有让防御层完全开裂。可是安争这一脚太暴力了,一脚揣在剑柄上,破军剑的剑身在巨力之下向前推进,咔嚓一声将防御层切开,剑身硬生生的挤进去至少一寸。

    可是安争还没完,他一脚揣在剑柄上之后却并没有停下来。他一招手,幽雷铃飞了过来,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个铁锤模样。个雷铃,其中六个形成了一个圆,就是铁锤的锤子,剩下的三个就是柄。安争握着锤柄,抡圆了照着破军剑的剑柄又来了一下!

    当!

    如同天雷啸!

    在那暴力之下,一道紫电从幽雷铃上灌入了破军剑之中,然后由破军剑激发出来,瞬间刺破了防御层。被周深认为绝对防御的结界,在这一刻被安争以粗暴的手段两击破开。不管是破军剑还是幽雷铃,都是强力的攻击法器,可以提升安争自身的力量。两击之后,防御层好像被敲碎的玻璃一样,终于坚持不住碎裂了。

    而这只是开始,对面还有那四个铁甲武士。安争的身子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朝着其中一个武士冲了过去。那四个武士自身的防御力超高,但是正因为如此,行动要比安争迟缓的多。他们在第二层防御层被破开之后还没有什么反应,安争已经到了其中一个的面前。

    “刀不可破,剑不可破,但是力可破!”

    安争伸手往前一指,二十七片圣鱼之鳞飞了出来,在那个武士身上来了二十七次重击。武士自身异常坚固,刀剑不可破。可是这种重甲,最怕的就是如棍子之类的兵器直接重击。铁甲挡得住刀剑,挡不住棍子上带来的力量。而二十七片圣鱼之鳞的重击之下,那个铁甲武士就算防御力再高也无济于事了。

    二十七连击,安争的手指所向,二十七片圣鱼之鳞好像二十七道半月形的刀气似的,连绵不尽让人心里发寒。二十七击之后,那武士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向后倒了下去。而一个被杀,结界就已经开始松动了。这四个人必须合力才能支撑,现在少了一个,剩下的三个力量不足,已经无力支撑了。

    安争一拳砸在第二个武士的脸上,一拳就把对方的面甲砸的塌陷了下去:“不用修为之力,这样就不浪费了。”

    肉身之力!

    安争是个**,是个怪物。他的修为之力本身就比同级别的修行者要强大雄厚的多,所以总是会让人忘了他肉身的**。哪怕就是纯粹的肌肉的力量,安争也足以在这江湖上立足了。

    一拳重击,那武士的脑袋往后仰了出去。安争的拳头比闪电还要快,第二拳砸在武士的咽喉上。指骨关节在前,这一拳砸在对方的喉结位置,暴力的让人头皮发麻。任何铁甲都不能改变的是,脖子位置是最薄弱的。安争的拳头砸上去,咔嚓一声武士的喉结就碎了。

    下一秒,安争的身子转了半圈,胳膊横着扫过去,砸在第三个武士的脸上。这个武士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居然硬撑着没有倒下去。

    可是现在已经有两个武士被杀,剩下的两个一个遭受了重击,剩下的一个已经完全支撑不住结界了。一秒钟之后,结界宣告破碎。当四个人互相支持串联的力量消失之后这四个人自身的防御力也降低到了最低点,而他们那只能和升萃之境修行者相比的攻击力,在安争眼里就是渣。

    安争看了一眼那个倒在地上将死的武士,第一次使用了他的瞳术,上次破开秘境之后获得的新的力量,以安争现在的实力,对付那些升萃之境的低级修仙者根本不需要出手,只看一眼就够了。

    一眼。

    雷生。

    倒在地上的武士身子骤然抖动起来,然后冒出了黑烟,片刻之后身上出现了火焰,直接烧了起来。

    安争抬起头看向一脸惊诧的周深:“现在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