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之门 知白

第四百四十六章 书院门外

    安争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对大羲的都城金陵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陌生。这里曾经是他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这里有着他太多太多的会议。安争甚至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因为再往前走顺着这条笔直的大街一直走,走到大街快到尽头的地方,就是明法司。

    那是一种下意识的回家的冲动,在安争看来明法司就是他曾经的家。

    可是安争忍住了,他只能忍住。

    三道书院距离这里还要走上一个时辰,安争不打算今天就去书院。书院附近很有很多客栈,大部分来书院参加考核的人都会选择提前住下,养精蓄锐之后才进去。因为任何细节上的失误,都有可能导致自己人生没有转机。有多少人,将三道书院视为自己梦想开始起航的地方。

    安争也必须这样做,三道书院不是燕国的武院,太上道场那样的地方。三道书院的考核之严苛,放眼天下也是数一数二。安争必须让一个精力充沛且全神贯注的自己去参加考核,因为哪怕就算是被选入二院,每天也是有人数限制的,到了这个人数之后就立刻关门。

    而三道书院对这种自荐弟子的考核,每天都只是在下午才开两个时辰。所以在三道书院外面也就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天上午,三道书院二院外面都聚集不少人,这些人会为了下午的一个名额而拼命。上午打出来威风的那些人,会有更大的机会成为二院的弟子。

    大羲龙蛇混杂,那些在民间的年轻天才真的太多了。

    可是安争不打算去那边的客栈住下,客栈里人来人往,太嘈杂,而且每天客栈里也都会发生争斗。对于这种争斗,只要是不死人,大羲的官府是不会过问的。

    安争选择了清斋,距离三道书院不远处就有一个清斋的分店。安争有澹台彻给他的身份令牌,可以随意在任何一家清斋的分店得到最好的帮助。

    太阳才刚要靠南的时候,安争已经在清斋的门口了。

    进门,亮出令牌,安争只说了三句话:给我一间安静的房间,我要休息。天黑之后给我送一餐热饭,简单就好,不要油腻。第三句是谢谢。

    这家清斋的掌柜一脸迷茫的把安争迎接进来,一脸迷茫的为安争安排好,就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远道而来的也不知道和东主什么关系的人到底要干嘛?安争连多一个字都没有说,这让他颇为担忧。

    幸好,那令牌是真的,掌柜看不出来任何毛病,所以安争的要求都得到了满足。

    安静的房间,安争进来之后倒头就睡。天黑的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安争起身,把饭菜接过来,洗漱吃饭。饭菜完全按照安争的要求,清淡简单,不油腻。安争吃饱了之后静坐半个小时,然后起身活动了一会儿,等到食物消耗了一些之后他洗了一个热水澡,还在大大的浴缸里眯了一小会儿。

    洗完澡之后安争再次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天快亮的时候。然后安争起来,打坐,调理呼吸,顺畅修为之力。当东边太阳还没有露头,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安争洗了脸刷了牙,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黑色长衫,然后确定自己带好了所有需要带的东西,他走出清斋。

    掌柜的一夜没睡,看到安争离开之后就吩咐人盯着。当他们看到安争奔三道书院去了之后,这才反应过来。

    安争这次去三道书院,乃至于之后的所有考核和比试,都不能使用任何珍贵的法器。这里是大羲,他的那些紫品法器一旦露出来,立刻就是杀身之祸。

    三道书院外面已经是人山人海,远远的看过去至少有上千人聚集,再过一会儿的话只怕人会更多。三道书院门口的那个广场已经被挤满了,这还仅仅是一个二院罢了。

    离着还远,安争就听到有人在喊了。

    “各位!得罪了!咱们素不相识,也没有什么仇恨,但是为了进书院我也不得不这么做。愿意接受我挑战的请过来,如果没人愿意,那我就随便挑战了,一直往前打,打到白线里边去!”

    “来吧!谁怕谁!”

    声音此起彼伏。

    安争知道二院门口十米外有一道白线,凡是认为自己有资格成为那五十人之一的,就自己走到白线里面去。但是只要走进去,立刻就会有人向你挑战。要么打到所有人不敢向你挑战,要么坚持够三十个人。只要你能打赢三十个,那么就有资格参加考核。但是打赢三十个也未必能通过考核,仅仅是能获得一个参加考核的资格罢了。

    人群开始沸腾起来,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就耗费力气。就算打赢了,谁能保证自己可以坚持三十个人的轮番挑战?与其这个时候就开打,不如等到二院快开门的时候再往前冲。到时候先冲进白线里面的,自然能够进去。

    所以很多人为了获得先进的资格,是不会睡觉的。甚至很久之前就在二院门口守着,排在前面。然而排在前面,未必就能进去。

    前面已经有人开始打了,安争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他抬起手拍了拍前面那个人的肩膀:“麻烦你让一让,我想进白线里面去。”

    那个高大魁梧的家伙回头看了安争一眼,冷哼一声:“你想过就过?你想去就去?”

    安争点了点头:“我知道规矩。”

    他抬起手,抓着那个壮汉的衣服领子,直接把人扔到了一百米之外。那汉子摔的七荤八素,好一会儿也没站起来。

    安争拍了拍第二个人的肩膀,那个人全都看在眼里了,自动让开了一步。

    第三个人回头看着安争,是一个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看着安争,安争看着他。

    “我不想这么快就跟你打,但是也不想让你过去,怎么办?”

    他问安争。

    安争回答:“简单,你来打我,我不还手。”

    那年轻人显然楞了一下,然后笑了。他抬起一脚踹向安争的小腹,凶狠而凌厉。这一脚直奔丹田气海,一旦被他踹中的话,丹田气海受损,结果可想而知。

    安争看着那个人的脚过来,脸色没有任何改变。出脚凶狠的年轻人发现安争不躲不闪之后脸色变了,脚硬生生的在安争小腹前停了下来,劲气吹动了安争的衣服。他愣在那,骂了一句疯子,然后让开一条路。

    安争说了声谢谢,走过去之后回头:“做人留一线,你不错。”

    年轻人瞥了安争一眼:“用你管?”

    安争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皮肤有些黑但是很精神的小伙子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安争:“你是来相亲的?如果不是的话,你废话太多了。”

    安争耸了耸肩膀,然后转身往前走,去拍下一个人的肩膀。

    那小伙子眼睁睁的看着安争把六七个人甩出去之后,嘴角往上挑了挑:“大爷的,我以为我就是个猛人了,这家伙更猛。”

    他朝着前边喊:“我叫夏侯满弓,你叫什么?!”

    “我叫杜少白。”

    安争随口编了一个名字,继续向前。

    三道书院二院的考官牛在野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坐在门楼上看着下面的人山人海。那些人真的太狂热了,狂热到他每天做着一样的工作也不觉得厌烦。因为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那些年轻人的狂热打压下去,泼冷水。坐在他对面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白面书生,看起来三十岁上下,手里捧着一册书卷,貌似看的很入神,但是他的眼神却时不时的看一眼坐在身边不远处的那个女子。

    女子很美,有一种淡然如水的气质。虽然相貌说不得一流,但是穿着打扮配上身材气质,倒也令人心动。女子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一直看着外面的人群发呆。

    白面书生叫李默金,或许是他爹娘觉得沉默是金这四个字很好,所以才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女子叫息青灯,是三道书院的教习之一,今天是临时过来替班的。之前的一个考官因为有事不在,平日里息青灯基本上不会到门口这边来。她喜欢安静,喜欢一个人独处。旁边李默金的眼神让她不自在,所以她宁愿选择看向门外的喧闹。

    外面打架了,打的很凶残。

    息青灯微微皱眉,她觉得自己不喜欢这样,可是视线却一直没有收回来。

    牛在野翘着二郎腿道:“你看看那些底层的人,拼了命的想往上爬,觉得这里几十他们的登天路,进了这扇门他们就能一步登天。真是笑话,泥鳅就是泥鳅,非得让我们来告诉他们真相。”

    李默金合上手里的书册,淡淡的笑了笑:“没错,外面打的这么热火朝天,可是一个让我看上眼的都没有。”

    牛在野:“李老弟,你真是奢望了。这群人里面,你以为能出什么真正的天才?”

    李默金看向息青灯:“师妹,你觉得呢?”

    息青灯:“嗯?噢”

    李默金楞了一下,脸色略显不快。

    “那个人。”

    就在这时候,息青灯抬起漂亮的手指向外面:“很好。”

    牛在野和李默金都往外看,只见从队伍最外面,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年,如分开了浪潮的长剑。一个人,稳定,坚定,闲庭信步。从最后面一路扔人,很快就走到了白线处,然后抬起头往上看了看。

    那少年眼神平静,似乎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止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