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柳下挥

第五百四十三章、陆氏之主!

    第五百四十三章、陆氏之主!

    公孙瑜再次醒来的时候,精神状态明显要比初来的时候要好上许多。

    她大多数时候守护在陆清明的身边悉心照顾,也抽出时间不停的去应酬寒暄见各色人等。

    公孙瑜和陆天语的到来对风城的意义还是极大的,因为在不少人的心里,公孙瑜和陆天语才是真正能够代表陆氏的人物。

    譬如那些在厮杀之中幸存的风城将士们,譬如宣布世代效忠陆氏的公输家族。 &nbsp小说 ;在他们的心目中,公孙瑜几十年来都是陆氏的主母,陆天语也一直是陆氏的小少爷。

    突然间冒出来的那头小龙人算是怎么回事儿?

    他到底是敌是友?他到底是龙还是人?他到底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所有人都没有和龙族打交代的经验,甚至在和他说话的时候都有一种压迫感他们担心一言不合眼前的俊美少年就化为巨龙打个喷嚏就把他们给烧成灰烬。那样的场面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

    谁敢冒这样的危险啊?

    不得不说,他们对李牧羊是有畏惧和隔阂的。虽然千度和林沧海等人都做了不少工作,譬如千度拉着李牧羊的手在大街小巷里面散步转圈圈,再譬如林沧海拖着李牧羊四处的吃美食喝烈酒差点儿拉着他喝花酒找几个军妓去给李牧羊开#苞以此来向世人证明李牧羊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

    毕竟,虽然很多男人不要脸的称自己裤裆下面的那玩意儿为龙#根,可和真正的龙#根相比还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个问题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解决的,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或者说契机。

    风城易主,公孙瑜和陆天语归来的消息传出去后,立即就有不少原本就忠于陆氏的将军率领着手下部卒前来投靠。

    不过,千度对此事处理的极其小心谨慎。

    让人再三确认这些人的身份以及对陆氏的忠诚,然后才让领军的将军前来和公孙瑜见面叙旧,其它士卒则提供帐篷粮草在风城外面驻扎。

    “这不是个好兆头。”站在风城城墙之上,看着城墙脚下一块又一块刚刚搭起来的帐篷方阵,千度表情凝重的说道。

    “王姐,来的人越多,咱们的实力就越强。为什么不是个好兆头?”林沧海笑呵呵的说道:“陆老将军是西风战神,我们黑炎帝国的将军最怕的就是和陆家的狼骑军厮杀,一旦碰上,取胜不易,就算胜了,战陨率也极高。很多时候一个军团整个都打完了,没有一个活口以陆老将军在西风军界的影响力,有这么多人前来投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嘛。”

    “有人前来投靠陆氏,我自然是高兴的。”千度出声说道:“但是,来的人越来越多,想要辨别这些人的忠诚度就越发的困难。有些人以前忠诚,谁能够保证他现在忠诚?谁又能够保证他以后也忠诚?西风帝国看到这边的状况,定然也会向这里面掺一些沙子,为的是给他们以后反攻创造机会在风城内部制造混乱”

    “再说,现在是寒冬腊月,外面冰天雪地的,创收不易,将士双对被褥和粮食的消耗是极大的。前来投靠的将士们确实带了一些口粮,却也很难维持太长的时间。风城虽然是边疆重镇,倘若按照这种规模发展下去,怕是城内的粮食很快就要耗费干净。到时候粮食没有了,就连军民的肚子都喂不饱,又如何守城?”

    “就算西风帝国到时候不来进攻,只需要让人散布城内缺粮的消息,怕是城内城外就要乱了起来肚子填饱了,才有资格谈勇气,谈忠诚。不然的话,我们凭什么要让这些士兵为我们打仗?”

    “竟然这么严重?”林沧海一脸的惊讶,出声说道。

    “最关键的是,这些将士诚心来投,我们还不能将其拒之门外。不然的话,只会让他们寒了心,也会让其它仍然心系陆氏的军人们寒心。以后再想将他们收编过来,怕是难上加难”

    林沧海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说道:“反正有王姐在,这些麻烦事定然是迎刃而解。我还没有见过王姐解决不了的事情。”

    林沧海醉心剑道,对行军作战后勤布局之类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一听说这些麻团事就有些头痛,索性丢给自己最信任的姐姐。他知道,反正姐姐也不会让他为难的。

    千度看向李牧羊,说道:“这是陆氏家事,理应由陆氏作主。迎也好,拒也罢,应当由他们自己人来决定。我就不掺和了。”

    千度不愿意接锅,索性就把麻烦推到了李牧羊的面前了。

    李牧羊眉头紧皱,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解决这个棘手问题的办法。

    他是一头龙啊,他说什么别人也不一定听啊?

    就算听了,那也是畏惧,是害怕。恐怕不会诚心投诚吧?

    林沧海苦着脸安慰李牧羊,说道:“王姐不愿意帮你,那你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迎也不是,赶也不是,总得有个章程不是?”

    李牧羊看着城外密密麻麻的军伍帐篷,心想,要是父亲能够清醒过来就好了。他久经沙场,想来有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

    城主府。议事大厅。

    公孙瑜坐在正堂主位,身后站着李牧羊陆天语等人。

    千度和林沧海身份高贵,也陪同着坐在她的左右手。

    公输族人以及前来投靠的众多领站立左侧,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的高级将领站立在保侧。

    这算是风城易主之后的第一次高级将领会议,也是陆氏族人和其拥护者的一次见面会。

    因为陆行空新丧,公孙瑜身穿素袍,头戴竹髻,凤眼环顾四周,自有一股子端庄威严。

    “陆氏遭遇大难,家毁人亡,差点儿遭致亡族之祸。承蒙诸位不弃,将士效死,谋士用智,才保存了陆氏仅存的几棵独苗。我不想在这里说任何感谢的话,因为陆氏一族的感恩是要用实际行动来履行的,滴水之恩,必定涌泉相报。只要陆氏族人不绝,这份恩情就要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

    “公孙夫人务虚客气了”

    “某深受陆氏大恩,怎能不死战到底?”

    “陆氏曾拯救公输一族之性命,公输一族本应如此”

    众人纷纷出声劝慰。

    公孙瑜依次和众人点头致意,接着说道:“陆氏遭遇的问题,必须要陆氏之人亲自解决。老爷不幸丧于叛贼之手,清明又身受重伤,一时半会儿难以理事。老妇年老,天语年幼,契机性格孤冷,不喜杂事,怕是都难以担当重任。”

    顿了顿,公孙瑜看着众人说道:“所以,今日请诸位过来,也是想请大家给我做一个见证”

    公孙瑜转身,看着李牧羊说道:“牧羊,你出来。”

    李牧羊从公孙瑜身后走了出来,站在公孙瑜的身前躬身行礼。

    “此子牧羊,实为我陆氏血脉。只因只因老爷心存保全之意,在他出生当晚便由我最信任的家人罗琦李岩夫妻带走,远赴江南隐居生活。虽然相隔万水千山,但是血脉相连,骨肉亲情不断。李牧羊,他是我和清明的长子,也是老爷的长孙,是陆氏的长孙”

    公孙瑜的眼眶再次泛红,这两日她也不知道到底哭了多少回了。

    她看向李牧羊,说道:“今日,我想请在场所有人都给我们母子做个见证,陆氏正式将牧羊孩儿收回,牧羊也正式成为我陆氏子孙,我将”

    公孙瑜的声音咺咽,难以为续。

    李牧羊跪倒在地,沉声说道:“母亲。”

    陆天语赶紧掏出手帕递了过去,轻声劝慰着说道:“母亲,别哭了。别伤了身体。”

    公孙瑜接过手帕擦拭眼泪,然后伸出手来,李牧羊赶紧将自己的双手递了过去。

    “从今日起,我将陆氏一切事务交由长子牧羊身上,在清明伤势未全愈之时,牧羊就是我陆氏少主”公孙瑜拉着李牧羊的手站了起来,她对着站在前列的公输族人鞠躬行礼,说道:“请公输一族无芥无蒂,继续支持我牧羊孩儿。”

    “夫人万万不可如此”公输族上下连忙还礼。

    见到公孙瑜长躬不起,族长公输舸轻轻叹息。

    他转过身来,对着李牧羊站立的方向跪倒下去,沉声说道:“公输一族誓死效忠陆氏,日月可鉴,永不失言。牧羊少主若有所示,公输一族必定唯命是从,绝不忤逆。”

    哗啦啦

    公输一族的所有人全部都跪倒了下去。

    胖子公输垣傻乎乎的跟着叔伯们跪倒下去,等到他抬起头看向李牧羊时,又觉得这样不太对劲儿。

    自己和李牧羊是兄弟,就连兄弟的命都是自己救下来的,怎么能跪自己的兄弟呢?

    那不是跟自己家的兄弟见外吗?

    刚想爬起身来,九叔公输鹊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门上。

    胖子的膝盖一软,再一次跪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