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6章:考量

    李睿出去把王国放叫进去,马不停蹄地赶往秘书长那里。

    见到秘书长,李睿恨得牙痒痒,心说你瞒得我好苦,只说吕青曼是你的外甥女,却瞒着她父亲的身份不告诉我,哼,害我差点闹个大乌龙。虽说最早你奉吕舟行的命把我从水利局调到市委办公厅,等于是给了我新生,帮了我好大的忙,但这件事我还是不会原谅你的。

    杜民生见到李睿,表情也不自然,苦笑着摇摇头。

    李睿忍不住问:“秘书长,你怎么了?”杜民生笑叹道:“有人怪我多管闲事咯。”李睿奇道:“什么闲事?”杜民生道:“不就是你跟青曼的事!”李睿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试探着问道:“是吕……吕省长?您姐夫?”杜民生哼道:“可不就是他。前天晚上从青曼丫头那里知道你的事情以后,就打过电话来抓住我一顿好骂,怪我多管闲事,乱给青曼介绍对象……”李睿算了下,这个电话应该是吕舟行见自己之前给杜民生打的,那应该无妨,就松了口气,道:“秘书长您受委屈了。”杜民生冷笑道:“我当时就告诉他了,你忙起来,照顾不了自己的亲闺女,让她一个人度日如年,我当舅舅的,给她介绍个对象,找个爱护她的人跟她一起生活照顾她,又怎么了?当时他也说不出什么,发了顿脾气就挂了。对了,他没难为你吧?”

    李睿摇头道:“还好,不算太难为。他……他反正是同意我跟青曼交往了。”说完这话,心里忍不住的得意,不仅是因为可以追求吕青曼这等温婉貌美的女子,也有她父亲是常务副省长的缘故。杜民生叹道:“青曼第一桩婚姻是他给安排的,结果婚后青曼很不幸福,很快就离了婚。他肯定也会因此自责,挑选女婿方面就会更加严格一些,这也是为什么青曼离婚后始终单身的缘故。一晃四五年过去,追青曼的人虽然不在少数,可是全被他刷下去了。可是我却没想到,他竟然能相中远在青阳的你。真是奇怪……”

    他嘴里说着奇怪,疑惑的目光也盯在李睿脸上,似乎急需他给自己解释。

    李睿心里多少能明白他的疑惑,吕青曼身在省城,人长得漂亮不说,官位也不低,还有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父亲,不知道省城多少王孙贵族争着抢着的追求她呢,可是到了最后,反倒是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来自偏远青阳的普通小伙儿获得了她父女的认可,这件事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的。就算勉强相信,也一定会猜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存在。而事实上,还真有猫腻。自己当日在九坡镇山谷洪流里面凑巧救了他吕舟行的性命,事后又表现得爽朗大方,肯定在他心里留下了还算不错的印象,说不定,自己就是仗着当时那点微末功劳才得到他老人家认可的呢。

    李睿并不知道,秘书长疑惑的还真就是这点猫腻。

    杜民生心里再次想起了当日吕舟行嘱咐自己提拔水利局一个名叫“李锐”的小伙子的旧事,只觉得眼前的李睿跟他一定早就认识,但两人是因为什么认识的、彼此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就搞不明白了,只是隐隐觉得,吕舟行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认可他,就是因为两人发生过什么的缘故。可是李睿不说,自己总不好多嘴去问。

    两人各自疑虑,各自胡思乱想,半响没说话。

    李睿却不敢在他这里久留,很快醒过神来,忙上前跟他初步确认本周宋朝阳的行程安排,完事后又把刚才遇到王国放等人的事跟他说了。

    杜民生听了暗皱眉头,虽然可怜孙小宝的遭遇,却也为他们不按常规出牌、拦截市委一号车的事情感到头疼,这是第一次,如果宋朝阳真给他们办妥了此事,以后说不定会有更多的人效仿,那到时候市委一号车还开得出去吗?道:“那个指点王国放的老头叫什么名字?”李睿说:“他没说,我也没问。”杜民生道:“太不像话了,这等于是泄露领导机密啊。如果人人都像他那么做,不就乱套了?我跟你去见王国放,问问他,那个老头叫什么名字,同时也要加强市委安保人员的保密教育,这还了得?走。”

    李睿跟在他身后出去,心里暗暗好笑,秘书长有时候也是个挺可爱的人,孙小宝这么大的人命案子他不去关注,反倒关注起门房泄密的事情来了,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不过话说回来,杜民生这么想也没错,毕竟孙小宝的事情不归他管,而门房泄密的事情才是他这个市委大管家的心头大患。

    两人来到宋朝阳办公室门口,王国放还没出来。杜民生也不客气,敲敲门就走了进去。

    李睿暂时不理会这件事,静下心来学习领悟“四群”教育活动的内容。明天,市人大将召开常委会,宋朝阳要留在市里参加。李睿因此有空,要陪同杜民生去南河县调研市委办公厅挂钩郊区开展“四群”教育活动的情况,可能到南河县后还要发言讲话。因此,去之前,要把“四群”教育工作吃透摸清。

    过了一会儿,王国放走了出来,兴奋得一头热汗。李睿看的惊奇不已,里面可是有空调的呀!

    王国放告诉李睿,宋朝阳让他进去。李睿不敢怠慢,让他在沙发上稍坐,快步走了进去。

    屋里面,宋朝阳正在跟杜民生商量孙小宝意外死亡这件事的处理办法,叫李睿进来,一方面是叫他旁听,一方面是叫他记录。

    杜民生说:“书记,这件事发生在市南区,又跟拆迁有关,理应由市南区政府负责处理。咱们市委从中插手,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啊。”宋朝阳说:“你说得没有错,但是你刚才也从王国放嘴里听到了,他市南区政府有人管吗?”杜民生说:“我怀疑市南区政府领导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件事。要不然,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们怎么可能不管?我建议,把这件事发给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们知道后,这件事自然也就由他们负责处理了。”宋朝阳想了想,点点头,道:“先按你说的做,看看市南区政府怎么处理此事。”

    李睿趁机说道:“书记,上周市南区区长吕兴业问过我,看您什么时候有空,他想见见您跟您汇报一下工作。当时您调研在外,我就给他推了。正好现在市南区发生了这件事,不如我把他叫过来,您把王国放当面交给他?”

    他嘴里说的是,把王国放当面交给吕兴业,实际上就是说,把孙小宝这件人命案子交托给吕兴业处理。宋朝阳与杜民生都是绝顶聪明的人,怎么会听不懂此意?

    宋朝阳拍板道:“好,那你就把他叫过来。今天上午先不出去,处理清这件事再说。”

    李睿便走出去给吕兴业打电话。

    吕兴业听出他的声音时,美得跟什么似的,道:“李老弟果然是信人,这才几天就来了好消息,等我见过宋书记,我说什么也要请老弟你吃顿好的,哈哈。”李睿好笑不已,低声道:“吕区长,谁告诉你是好消息了?”吕兴业吓了一跳,道:“老弟,你可别逗我玩,我心脏不好。”李睿说:“那就准确告诉你,不是好消息。你现在马上赶来市委,宋书记要见你。”吕兴业吓得声音都紧张起来:“老弟,到底是什么事,先给我透个气儿?我已经在宋书记跟前丢了次脸了,要是再来这么一回,我可就要沦为笑柄了。”李睿说:“你来,到了我再跟你说。”吕兴业谢道:“那我先谢谢你了,我马上就赶过去。”

    吕兴业来得很快,不出二十分钟,已经到了李睿跟前。当然,市南区政府距离市委大楼也不远,横竖几道街而已。

    吕兴业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王国放,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不敢当着他的面问李睿详情,急得脸上汗珠子横流。李睿看在心里也有些不落忍,把他带到门口,低声将孙小宝的事情跟他说了。

    吕兴业听完后立即赌咒:“老弟,这件事我半点不知情啊。我要是知道了不管,我……我特么不是人揍的。”李睿低声道:“不用激动,考虑下见到宋书记怎么说话。等你准备好了我就去给你通报。”

    吕兴业立时握紧了拳头,脸色也凝重起来,好像要参加决定性战役的士兵一样,在门口努力静心。

    过了几分钟,他对李睿点了下头。李睿立时进去通报,随后把他带了进去。

    李睿暂时也没出来,打算看看宋朝阳对吕兴业的态度再说。

    吕兴业站在宋朝阳桌前,脸色惶恐,手足无措,跟做错了事情领罚的似的,上来就说:“宋书记,刚才在外面李处长将事情跟我简单说了说,这件事我真的是一点不知情啊,如果我知道的话,那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