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11章:遭人埋怨

    两人间发生了刚才这几幕插曲后,关系似乎变得爱昧起来。回去的路上,张慧脸色一直羞答答的,之前那副爽利开朗的劲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李睿倒是没想太多,一个劲儿的催她快走,道:“快走吧,秘书长还等着咱们呢……”

    二人与杜民生等人汇合后,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村里早有准备,就在村委会的院子里摆起了农家菜的宴席。李睿与杜民生一席,由南河县乡的领导座陪。张慧跟孙大中等自己人一席。

    席上有一道菜,是用未完全成熟的山核桃肉与百合、杏仁一起炒的,三种食材都是白嫩嫩的,令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张慧吃了一口后,觉得味道还不错,想要再夹一筷子,忽然想起,山核桃就是用大粪做天然肥料的,而自己刚刚踩过一脚那东西,胃口就忍不住的恶心起来,用餐巾纸挡住嘴巴的一瞬间,目光正好瞥过李睿,想起刚才他殷勤仔细的给自己洗脚的情景,又是开心又是得意,可很快的,又想起自己曾经抓住过他裤子里那东西,又不自禁的面红耳赤起来,心中也犯疑惑,他裤子里面好像没有穿着裤衩呢?难道他……他堂堂的代处长、自己的领导,竟然只穿着一条裤子就出来调研来了?

    午饭过后,众人稍事休息。随后,杜民生等人再次与县乡村领导干部召开座谈会,就南河县的实际情况展开讨论,讨论如何为民办好事,如何做好群众工作等。

    等调研结束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一行人乘坐中巴车返回市区。

    一路上,张慧安安静静的坐在李睿身边,一句话都不说。几次李睿想跟她说话,她却似乎先害了羞,转开头去不给他搭讪的机会。她这一副小女儿情态,看得李睿又是喜欢又是好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她忽然间不跟自己说话了。要知道,上午过来的时候,她可是缠着自己话语不休的呢。

    快到市区的时候,李睿低声说:“小张,你回去可别忘了告诉大伙儿,晚上我请客的事。”张慧也不看他,低声道:“处长你不害臊。”李睿愣了下,不知道她此话何意,低声问道:“什么意思?我请你们吃饭怎么就不害臊了?”张慧红着脸又说了一遍。李睿忍俊不禁,笑着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张慧哼了一声,转开头去。李睿轻轻拉了拉她的胳膊,她这才勉为其难的转回身,低哼道:“你就是不害臊。”李睿再问她什么,她却闭紧了嘴巴。

    回到市委,已经五点多了,眼看就是下班的时间了。

    李睿跟杜民生请假,说晚上下班带一处的同事们出去吃饭。杜民生说,宋书记那里没事的话,你就可以走人了。

    李睿又去见宋朝阳。宋朝阳今天心情还不错,原定两天的人大常委会,只一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最为关键的是,他在这次常委会上被成功推举为代主任,距离明年年初人代会上当选为真正的主任又进了一步。尽管,这件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当选为代主任更是必备的前奏,可是能真正落实下来,还是很令人开心的。

    他听李睿说要请客吃饭的事情,哈哈一笑,摆手道:“那你就去吧,有事回来再说。”

    李睿稍事准备了一下,便赶到秘书一处。此时,一处这些人都知道他要请客的事情了,都在眼巴巴等着他本尊现身,见他来了,气氛便起来了。大家聚在一起说笑了几句,把手头上的事情暂时放下,这就起身前往饭店。

    姚伟已经派人在定点饭店定好了包厢,人们分乘两辆车赶了过去。

    赶到包间以后,姚伟吩咐服务员上菜上酒。等菜的时间里,众人围坐一桌,说说笑笑,交流彼此的生活工作经历,气氛倒也融洽。

    不一时,饭店经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手里擒着两瓶五粮液走进包厢,开口就向李睿贺喜,又说明那两瓶五粮液是送的,让众人吃好喝好。李睿跟他推辞了一番,也没把酒推回去,只能就这样算了。

    后来,在吃饭的过程中,不时有隔壁包厢的人过来向李睿敬酒。这里面有市委各部门的大小领导,也有政府下属的机关单位,虽然来路不同,却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都是吃官粮的。

    官场之上还不就是这样,花花轿子人抬人?一人发达,众人仰视,要是有接近的机会,自然要上去亲近亲近,哪怕混个熟脸也好,这样以后求人办事也方便点。李睿如今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又是秘书一处的准处长,俨然是青阳官坛(这里还不能说是政坛)最新升起的一颗政治明星,谁不争着巴结?

    当然,李睿也通过这次酒宴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尽管这里所谓的“朋友”,只是停留在敬酒喝酒的基础上,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但总算是认识了,认识了以后就好办事,这是毋庸置疑的。

    饭后,李睿要付账,却被姚伟告知已经签单了,有些不好意思。姚伟低声说:“今年咱处预算还多着呢,必须花完,要不然还得遭人埋怨,明年也就没这么多钱花了。”

    众人从饭店出来,该回家的回家,该回去继续工作的就继续工作。李睿还有些事情要跟宋朝阳汇报,因此必须回办公室。

    在回市委的路上,张慧跟他走在一起。她的车还在市委大院里面放着,不能不回去开。

    张慧忽然低声哼道:“处长你不害臊。”李睿今晚多多少少喝了几杯酒,虽然没有上脸,但酒意已经不浅,闻言呵呵一笑,道:“臭丫头……”张慧不等他说完,就在他身上又拧又掐,撒娇道:“你才臭呢,你才臭呢,你手抓过大粪的……”李睿这才想起自己触动了她今天的糗事,呵呵笑道:“好吧,算我说错了。丫头,你不要故意逗我了,赶紧告诉我吧,我哪里不害臊了?”张慧看看左右没人,低低的说:“你不穿小裤!”

    李睿闻声立时惊呆了,又是尴尬又是惭愧,站在原地走不动了。张慧见他这副模样,得意地说:“让我猜对了吧?你就是不害臊,还当处长呢,竟然不穿小裤。多大的人了,还以为你是三岁小孩吗?”李睿很快恢复过来,斥道:“别胡说!丫头片子,整天不研究好事,就研究这些乱七八糟的……”张慧嘿嘿笑道:“你恼羞成怒了吗?”李睿道:“我才没有呢,因为你在胡说八道,我自然不跟你一般见识。”张慧哼道:“你就是没穿,我今天抓你……抓你的时候,哼,里面空荡荡的,一抓就没小裤头。你真不害臊啊,嘿嘿。”李睿本来就喝了酒,今天又逢喜事,不免有些得意忘形,何况这丫头说的话还特别爱昧,便逗她道:“你还说呢,今天你抓得我差点断子绝孙。”

    张慧听了就嘻嘻的笑,道:“活该,谁让你推我呢。”李睿说:“我不强制你你还不下水呢。”张慧哈哈笑道:“我今天也有的吹嘘了,市委书记的秘书,我们一处的处长,竟然亲自给我洗脚,哈哈。我回去就要告诉我爸妈,让他们知道下他们女儿的魅力。”李睿说:“得了吧,还魅力呢,这是你脚踩屎的霉力。”张慧嘿笑道:“反正不管怎么说,是你主动给我洗脚的,这就是我的魅力。”李睿说:“好好,算是你的魅力好了吧。你回家路上开慢点,我要继续忙去啦,再见。”张慧忙扯住他,道:“处长,为了奖励你今天对我这么好,晚上我送你回家吧?”李睿说:“不用,我不知道还要陪书记多久呢,你先回吧。”张慧说:“我可以等你啊。”李睿说:“你能等我到九点多?”张慧道:“切,你也不瞧瞧,现在就快八点了,我在车里玩会儿手机就到九点了。你就去忙吧,我在车里等你。”

    李睿闻言对她来了兴趣,笑道:“你还真要送我啊?你这叫什么,护花使者?不对,护领导使者?”张慧说:“随便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我乐意。对了,你记下我手机号,你完事了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你要去青阳宾馆送书记,我过去接你。”李睿想了想,便把手机号告诉了她知道。张慧回拨了一个给他,两人算是交换了手机号。

    等张慧钻进车里后,李睿拿出手机给李明打去了电话,跟他了解孙小宝案的最新进展。

    李明跟他说了几点情况。

    第一,孙小宝经过市公安局法医处的尸检,证实是窒息而亡。正常人肯定不会自己憋死自己,排除溺水的情况,那肯定是被人捂住口鼻后活活憋死的。这点非常重要,证明了孙小宝死于他杀,并且从根本上否定了市第四医院给出的验尸报告。李明与市南区区委书记杨华泽商量后,已经派出以公安分局、检察院和区纪检委工作人员组成的调查组,展开对市第四医院相关医职人员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