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13章:主动提出

    车里气氛很尴尬,两人谁也不说话。

    半响,李睿大着胆子说:“小……小张,我刚……我刚才,不……不是……”张慧嗔道:“不是什么啊?不是故意的?就算不是故意的,你不也亲了我了吗?难道你还想抵赖?”李睿忙道:“我没抵赖,我……我就是……”张慧哼道:“就是什么?瞧你那点胆子,我又没说让你负责。”李睿讪讪陪笑,不敢看她的眼睛。张慧面带笑意看他两眼,道:“你瞧你这点胆子,不就是亲了我两口吗,至于这么害怕吗?人家当领导的直接带女下属去酒店又怎么着了?”李睿微微吃惊,道:“你说什么?谁……谁带着女下属去酒店去了?”张慧说:“就咱们市旅游局啊,一个姓李的副局长带着办公室女下属去省里开会,晚上带人家去酒店了,结果被人瞧见啦。”李睿讪讪的说:“那就太过分了。”张慧哼道:“过分什么啊,人家你情我愿,关外人什么事?”

    李睿想不到这丫头嘴里能说出这种离经叛道的话来,微微诧异,只是看着她。

    张慧对他嘿嘿一笑,略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你……你刚才干嘛亲我啊?”李睿脑袋里面轰的一声炸开了锅,回想之前,自己似乎是因为看着她实在太像丁怡静,这才忍不住亲过去的,可问题是,自己面对丁怡静本尊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这种胆子呢?张慧见他不说话,又问了一遍。李睿胡乱说道:“我……稀里糊涂的……就……”张慧哼道:“那可不行。你怎么能稀里糊涂的亲我呢?你肯定是喜欢我,喜欢我对不对?要不然怎么会亲我?”李睿苦笑道:“呃……你魅力确实不小。”张慧听了很开心,笑嘻嘻的看了他一会儿,也忘了之前轧狗的事情,将车子发动,继续前行。

    发生了这么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李睿实在没脸再跟张慧说话,一路上除去指路外都闭紧了嘴巴。

    车到李睿家单元楼下,李睿要下车了,不能再不说话,硬着头皮跟张慧道谢。张慧表现得倒是很爽快,纤手连连摆动,道:“得得得,趁早别跟我见外,赶紧下车。”李睿自觉很对不起她,想要道歉,却开不了口,只能尴尬的下了车。

    张慧倒车离去,李睿咂吧咂吧嘴巴,似乎还能感受到她口唇的腻滑娇软,再想想她所说的领导带女下属去酒店的事情,暗自犹疑不定,难道这丫头喜欢自己?这是暗示自己还能跟她发生进一步的关系?不然的话,她怎么表现得那么大度,而且还说起这种事呢?

    昨天晚上几乎没怎么睡,此时他已经困得要命,回到家里洗了个澡,倒在席梦思上就睡起来。

    第二天早上,他发现手机里多了一条来自于张慧的短信,发信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多,她写的是:“你是第一个吻我的男人!”

    李睿看到这条短信就脸蛋发烧,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自己负责吗?可她昨晚上已经说得很明白啦,这种小事她根本没放在心上,甚至暗示自己,只要你情我愿,就算去酒店她都能接受。那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这天上午,发生了一件大事。不过,这件大事相对于李睿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当时,他正陪宋朝阳在郊县调研,市医院的杨萍忽然给他发来短信,告诉他:“你那个女同学的奶奶刚刚去世了。”

    杨萍所说的这个李睿的女同学,自然是指的丁怡静。

    李睿看到这条短信,第一个念头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丁怡静肯定会从省城赶回来的,如果自己有那个意愿,说不定今明两天能跟她见个面。可是,正值她悲伤的关头,就算自己跟她见了面,又能说什么?安慰她节哀顺变吗?那还不如不见。佯作对此事不知情?那倒完全没问题,可就是没机会跟她见面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或者交情,其实就是由一次次的见面汇聚而成的。有人说了,我网聊,不见面,同样也能交到好朋友甚至结为情侣。那是你不知道,其实每次聊天的时候就等同于是见了一面、一次网络上虚幻的见面。总而言之,越是打交道,两个人的关系才会越来越亲密。总是不见面不说话,那就别想着有任何关系上的进展了。

    抽出空来,李睿给杨萍打去了电话,问她见没见到“我那个同学”。杨萍说暂时没见,又说如果下午还见不到她的话,那么她很可能就不会再来市医院了。李睿想想也是,去世的老太太要去殡仪馆火化,而丁家办理完出院手续等相关后续后,自然会离开医院,丁怡静还去那里干什么?谢过杨萍后,心里另有了打算。

    午后一点多的时候,李玉兰忽然给李睿发来短信,告诉他自己已经在市里了,说要是有时间的话,就抽时间见个面。

    李睿收到这个消息还是很开心的,想到那位美女副书记对自己无私的好,又想起在她办公室里自己跟她的亲热举动,恨不得现在就去见她。可惜的是,宋朝阳的调研行程还没结束,只能再等等了,发短信回复李玉兰:“你在哪里?晚上有时间去找你。”一天的调研结束后,李睿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下班走人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急着想要下班。不仅仅是想去见李玉兰,还想着抽空跟丁怡静碰个面。当然,这并不是他能安排得了的,一切还要老板宋朝阳同意才行。

    可惜的是,宋朝阳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晚上陪自己散步回青阳宾馆的生活节奏,便没再像以前那样、到下班的时间就让他先走。李睿自己也不好主动提出,只能跟着干耗。这一耗就耗到了晚上八点多。

    李睿已经从李明那里了解到孙小宝案在今日的最新进展,其实也没什么进展。

    警方所抓获的那些殴打王国放等人的地痞流盲,确实属于韩水房地产开发公司拆迁队。他们对于殴打孙小宝家属一事,供认不讳。问他们打人的缘由,他们说是看不惯王国放等人嚣张的气焰,说孙小宝明明是自己死的,王国放等人却非要赖在韩水房产公司上,还索要巨额赔偿。他们看着有气,所以就出手了。警方又问他们跟孙小宝被杀有没有关系,这些人全都否认。另外,还有几个打人的主要首脑仍然在逃,还没抓到,估计如果抓到他们几个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好消息。

    另外,市第四医院给出虚假验尸报告的相关医职人员,面对联合调查组,承认自己在工作中有疏忽,却不承认是被人授意才那么干的。负责主要验尸过程的张某,直接承认,自己验尸那天喝多了酒,脑子有点不清楚,所以就没有仔细检查。这样的回答,虽然模棱两可、不太容易令人信服,却能很好的解释验尸报告存在问题的事实。联合调查组暂时也无计可施,只能继续更深入的调查。

    回青阳宾馆的路上,李睿把这些事汇报给了宋朝阳知道。宋朝阳听了以后不太满意,让李睿抽空传达他的指示给李明以及联合调查组与市南区公安分局针对孙小宝一案的专案组,“务必加大调查与侦缉力度,全面、深入、细致地展开调查,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取得较大的进步”。

    其实,市一级针对市南区原区长吕兴业的调查也正在逐步展开,只是还没有正式开始。市纪委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打算深挖吕兴业所有的违纪违法问题。市公安局派出的技侦小组已经就位,随时可以对吕兴业办公室电话与私人手机展开通讯记录方面的调查。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罩在吕兴业身上,随时可以让他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宋朝阳笑道:“小睿,你知道吗,有人见我要动吕兴业,一天的时间已经向纪委送了十来封举报信,都是举报吕兴业违纪违法问题的。”李睿陪笑道:“是吗?”心中却也暗敲小鼓,不知道吕兴业被调查的时候,会不会向调查组吐露出,曾经送给自己这个市委一秘一张购物卡,尽管这件事自己可以矢口否认,但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己可以装傻,大家可不是傻子,真要是传得世人皆知,自己可就没脸做人了。

    宋朝阳又说:“你说李明曾经见过,韩水很多次出入吕兴业的办公室,而且都是吕兴业亲自送他出来,两人关系非常亲密。所以,我特意嘱咐冯卫东,派技侦小组去查吕兴业以往的通讯记录,尤其是前天晚上抢尸事件发生之前那段时间里,吕兴业所接所拨的所有电话……说不定,就像你们都怀疑的那样,吕兴业是给人帮忙擦屁股的。”

    回到贵宾楼后,宋朝阳终于下了圣旨,准许李睿回去休息。李睿要给吕青曼打电话,还想跟两个女人见面,自然不会赖着不走,告辞后开门离去。